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95章 变成你的未婚夫

第195章 变成你的未婚夫

  她拿着手机正在迟疑,高鉴的消息又发了过来。

  “我回国一周了,刚把父母安置好,公司又接手了好几个大项目,明天我还要出差两周。”

  “快告诉我在哪儿!”

  “宝贝,真的很想你。”

  “乖,别闹了。”

  钱小娴看着他一连串的消息,她突然想哭,等待的太久,想念的太久,积累了太多太多的委屈。

  她几乎是含着眼泪编辑着消息:你是别人的未婚夫,别喊我宝贝!

  钱小娴的消息刚发过去,高鉴秒回:“我尽快变成你的未婚夫,出差回来行吗?”

  钱小娴的心突突的跳着,他说的是真的吗?可是,他们都发订婚公告了,那能那么容易说变就变呢?

  虽然之前高鉴说过他和周晗是契约订婚,可是,周晗的微信朋友圈里却全是货真价实的秀恩爱,周晗能同意解除婚约吗?

  钱小娴想到吴慧,想到周晗曾经自杀,她突然感动一阵儿不寒而栗,假如周晗再有个好歹,自己真的要成罪人了!

  想到这里,她认真的编辑一条消息发过去:“谢谢你想念我,这些天我也想过你,这种罪恶感的想念快让我崩溃了,我累了,再也经不起任何风雨,请你放过我,放过我们吧!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做你最听话的宝贝,你看在我这个的愿望的份上,就不要逼我了,也不要逼债了好吗?你忍心看我无家可归吗?我一定会还你钱的,给我一个期限好吗?你不要回消息了,我马上关机!祝你幸福,祝你们永远幸福!”

  钱小娴看消息发送成功,她迟疑了一下,关了手机。

  快到中午的时候,林伟走到102门口说:“手机怎么关机了?刚才是我不好,不该和你说那种话。”

  他看了看他的手机说:“我妈刚才打电话,喊我们吃饭。”

  “林哥,能不去吗?”

  林伟走进房间坐到沙发上说:“小娴,别闹了,好吗?”

  钱小娴一愣,同样的话,竟然在一天同时出现。

  “今天中午你不想去,我找个理由,就说我们中午从外面吃,但是,以后,我们还是象征性的回去几次,好吗?不光为了我父母,也为了你母亲。”

  “我刚才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钱小娴还是没说话,但是,她看了他一眼,她用眼神表示疑问。

  “我们的事情。”

  “我们没有必要躲躲闪闪的了,我们两次相亲,不是没成功,就是连机会都没有,而且,大家拼命的撮合,我们还是没有一点发展,我一直在质疑,为什么我们一点缘分都没有呢?”

  “我现在想明白了,是我配不上你!之前,我妈和我嫂子给我介绍那些相亲对象的时候,我很高傲,我觉得我的条件在我的生活圈子里,真的不会失败!可是在你面前,我特失败!”

  “不,不是,林哥,不是这样的。”

  “你想说吴慧是吗?你介意我和她的五年恋爱史是吗?”

  钱小娴没想到林伟会这么说,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真难为情。

  “这几天,我一直很内疚,这五年我对她应该说不错吧,你已经知道我们的导火索是一张床,其实,如果没有我妈反对,就是再贵的床,我也给她买,因为,我觉得,一个女人把一生交给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应该力所能及的满足她的要求,人一辈子不就是结一次婚吗!”

  “其实,这五年,我每年都花在她身上很多钱,这让她觉得我很有钱,也就惯出了喜欢乱花钱喜欢虚荣的毛病,我承认这是我的错。”

  “五年了,物质方面我对她是十分投入,感情也一样,五年了,我对她一直都很专一,只是,感情方面我不喜欢主动也不善于表达也不主动表示,她总觉得我不够爱她,所以,让她没有安全感,也做过试探我的荒唐事。”

  林伟说完这些叹了一口气,有些伤感地说:“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如果能换回她的生命,我可以忍,可以一辈子忍耐,只要她能活着……”

  林伟说着,突然哽咽了。

  “林哥……”

  钱小娴第一次见林伟哭了,她不知所措地说:“林哥,你,也不要太自责了,不怪你,她要和你分手的,她没珍惜你,她都咬过你……都怪她自己作……都怪她不珍惜你……”

  林伟摇摇头说:“她打过我……我也不恨她,以后,我再也遇不到像她那样爱我的人了,可是我曾经爱她却没有爱你多!”

  林伟说完快步回到101房间,他又关上了门。

  钱小娴呆坐在沙发上,一直到中午,她不得不打开手机。

  手机里立刻传来高鉴的消息:“等着我!”

  钱小娴足足盯着三个字看了一分钟,然后,她把高鉴的微信拉进黑名单。

  林伟的话震撼着她,林伟说再也找不到像吴慧那样爱他的人,自己不也是这样吗?她再也找不到林伟这样对她好的人!

  记得她看过这样一句话,找个爱自己的人结婚才是最好的选择。

  想到这里,钱小娴给林伟发了一条消息:“林哥,等我考上大学,大学毕业了我们再结婚,好吗?”

  林伟没有回复。

  钱小娴悄悄走到林伟的房门口的,慢慢拧开门锁。

  突然,林伟一下拽住她的手,然后把她拥在怀里。

  林伟用手托住她的脸,低头望着她,她仰着脸也望着他。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凝视,钱小娴感觉实在难为情,可是她刚想低下头,林伟已经俯下身……

  钱小娴不由得闭上眼睛,这一刻,钱小娴突然产生错觉,虽然林伟的动作轻柔,她还是觉得这是高鉴……

  这些天的思念,那么久的渴望,她的双手紧紧的抱住他。

  “林伟,你妈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

  这时候,房门突然被拧开,林父出现在门口,他愣了一秒,然后关上门说了一句:“你妈让你们回家吃饭。”

  钱小娴听到远去的脚步声,她赶紧推开林伟。

  林伟说:“回去吃吧。”

  “今天还是不要回去了吧,太难为情。”

  “早晚都知道,走吧。”

  钱小娴只好站起身,这时候,她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她的脑海里立刻跳出:“高鉴知道自己拉黑了她,给她打电话问罪来了!”

  她不敢看来电显示,也不敢看林伟,她匆匆说了一句:“你等我一下,我去接个电话。”

  “谁电话啊?怕我听。”

  林伟只是问了一句,并没有跟过来。

  钱小娴也不好再接茬,走到102房间关了房门,她才打开手机。

  是表姐来的!

  “钱小娴,通知你一下!”

  钱小娴吓了一跳,表姐的口气及其吓人,她就像诉说别人的故事一样说:“你表哥在天娱市开车撞在了路旁的大树上,救治无效已经身亡。”

  说到这儿,表姐冷笑一声:“你不知道他死得多爽,他和饭店的美女店长,两个人地狱风流去了。”

  钱小娴几乎是目瞪口呆一样听完,她对着话筒大喊:“表哥好歹也是你两个孩子的父亲,你就这样诅咒他吗?我真的受不了你了,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绝,上次你就说,让表哥死无葬身之地,你说这样的话,让表哥知道他多心寒!”

  “钱小娴,他心寒个P,我没和你开玩笑,你表哥永远听不到了,你不相信你表哥是这样人,你那渣爹,你还不信吗?他们身上一样是下贱的基因!我没给二姨打电话,但是,你转告她,我恨她,因为她给我介绍了一个畜生。”

  “表姐,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表姐已经挂了电话。

  钱小娴听着听话筒里的忙音,双腿一软跌坐在沙发上,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林伟跑过来,问:“怎么了?”

  “我表哥死了!”

  “刚才是你表姐的电话吗?”

  “是。”

  “你表哥怎么……”

  “车祸!”钱小娴哭着说:“他车里还坐着那个店长……”

  “刘哥的技术,哎,不可能啊!”

  “你说,他脑袋里一堆烂事,能不出事吗?”

  七天之后,钱小娴和林伟帮着表姐料理完了表哥的后事。

  这几天,钱小娴就像从鬼门关走了一圈一样,几天前吴慧的死,必定是陌生人。

  这次,是她最亲的人突然没了,一个活生生的亲人突然消失了,他的音容笑貌就在眼前晃动,他怎么可能没了呢?

  她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因为没有看到表哥最后一面,她总是觉得他还在,就像他去了天娱市,她以为几天后就会回来!好几次,她不由自主的拨打表哥拨电话,给他微信发消息。

  可是,手机里再也没有表哥温暖的声音,微信里再也没有表哥风趣幽默的消息。

  刘浩出事了,林母并不知道,因为钱小娴怕她受不了这个打击,秦燕妮和钱小娴决定,暂时不告诉她这个消息。

  这几天,因为在村里料理这些事情,林伟陪着钱小娴住在自己的家里,因为家里和隔壁的民宿,都有太多太多表哥的回忆。

  这些回忆,召之即来挥之不去,她神情恍惚,脆弱到动不动就歇斯里地的大哭一通。

  林伟说:“面对现实吧。”

  “你说得轻巧,面对现实就是我没有哥哥了!”

  “不面对现实,你也没有刘哥了。不过,你还有我啊,以后,我会像他一样对你好。”

  这几天,林伟忙前忙后的,也憔悴了很多。

  秦燕妮虽然比钱小娴淡定很多,因为无法释怀刘浩的出轨,所以,对他出轨的恨覆盖了他死亡带来的伤痛。

  她居然有些蛮不讲理的把自己的灾难怪罪成遇人不淑。

  她认为她的不幸是因为钱小娴的母亲,她的亲二姨造成的。

  因此,她把对刘浩的恨变本加厉给钱小娴,她对钱小娴呼来换去的,语气刻薄。

  林伟实在看不下去,他说:“嫂子,小娴也很伤心的,她一直担心你和表哥的感情,你知道吗,她为了你们,去酒吧上班,就是想劝退……”

  “她去酒吧上班?”

  秦燕妮瞪着钱小娴说:“你居然早就知道他和那个小妖精,你竟然瞒着我?你……你可真是你表哥的妹妹!”

  钱小娴被表姐的蛮不讲理,气得说不出话来。

  自己一番苦心,却被她埋怨,其实,她真的是为了表哥吗?

  她拼命的想阻挡想挽救,真心是想保护表姐保护两个孩子啊!

  林伟又抢先替她解释:“她发现后,一直让我想办法阻止刘哥,她说,你要是知道了,你不会原谅刘哥的,所以,她想劝退王夏,前两天,她知道他们在一起,我们开车到你家楼上……可是,还没来得及行动,刘哥就出事了。”

  “那天,我家楼房的灯是你们开的?”秦燕妮追问。

  “是的,在他们赶到之前,小娴先跑到楼上,开了灯,想吓跑他们,也想给刘哥一个警示。”

  秦燕妮说:“那天晚上,我从客户家里回来,想回家取点衣服,就看到你表哥和一个女的开车走了,我看到楼上的灯还亮着,我就以为他们刚下来,我开车跟踪他们,一直跟踪到兴隆大酒店,一直等到早上,我看见你表哥开车走了,十点多我等到那个丁夏出来,我扒了她的衣服,打了她一顿,我让她离刘浩远点,可是,那妖精说,刘浩要给她买房,要和她结婚……”

  秦燕妮说着大哭起来:“他原来早就有了贼心,他好几个月不给我钱了,原来,他在悄悄转移资产,没良心的,他就应该不得好死……”

  “姐,他都死了,你能不能别诅咒他了?”

  秦燕妮见钱小娴又替刘浩说话:“他办了丧尽天良的事情,还怪我诅咒吗?他就不是人生的,你他家没一个好东西,钱小娴,你可别随上他你家的花花肠子的基因!”

  “秦燕妮!你真混!”

  表姐的话彻底激怒了钱小娴,她再也忍不住了:“全天下人都对不起你吗?你……你怎么不反省你自己!你……你做的都对吗!”

  “我怎么了?我怎么了?你给我说清楚!”

  “你喝醉酒干过什么,你知道!是你先出轨的!”

  “好了,你少说一句。”

  林伟赶紧把钱小娴拉到一边,因为那件事秦燕妮以为只有刘浩一个人知道,而且,现在他在场,钱小娴翻出这件事情,实在尴尬。

  “钱小娴,你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出轨了?是你表哥说的吗?是他亲口和你说的吗?他纯属是自己做了亏心事,还想栽脏陷害我!他就是给他出轨找理由!他怕净身出库,他先找了人陷害我,让我往他的圈套里钻……他个没良心的,他这事都能干出来。”

  “你胡说!表哥和王夏是你出轨之后,天娱市的饭店也是你出轨之后他才开的,是你出轨让他受刺激了……你,你还诅咒他!他怎么也是阳阳和晨晨的爸爸,你为什么要狠心诅咒他……”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