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96章 让她也伤心

第196章 让她也伤心

  秦燕妮眼睛冒着火,她突然扑过来:“你个死丫头,你还知道我是谁吗?他是亲哥,我就不是你亲姐了!你居然为了他泼我脏水?难道你也和他有关系吗?这么私密的事情他都和你说?我早就看出他对你不正常!”

  “你……住嘴!”

  没等秦燕妮说完,钱小娴再也控制不住了,她也扑了上去。

  因为刘浩,两个亲姐妹厮打在一起。

  “死丫头,我早就看出来了,你表哥对你好的不正常,你们是不是有事?”

  秦燕妮就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她把对刘浩的恨全部发泄到钱小娴的身上。

  那天,瘦弱的秦燕妮,把王夏打的得落花流水,教训了王夏,但是还没有教训刘浩,刘浩还欠她一顿暴打,一顿耳光。

  此时此刻,她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对象。

  '“……秦燕妮!你三观不正!你心理有问题!难怪表哥说你神经病……”

  现在,凶神恶煞的对手是表姐,钱小娴再生气,她也不能下黑手啊,所以很快,钱小娴就被表姐骑在身下。

  林伟冲过去,用两只手控制住秦燕妮,可是,秦燕妮已经打红了眼睛,她大吼一声:“刘浩,我和你拼了,刘浩,刘浩……”

  秦燕妮手里喊住刘浩,两只脚蹦起来踢林伟,因为手被林伟牢牢抓着,她就用头狠狠的撞击林伟,她嘴里歇斯里底的喊着:“刘浩,我恨你……”

  说着,她开始撕咬林伟的衣服,转眼之间,林伟的衣服被扯开。

  “嫂子……”

  情急之中,林伟抬手给了她一个耳光。

  秦燕妮突然愣了一下,因为此时林伟已经放开了她的手。

  可是林伟的一个耳光不但没有打醒她,反而激怒了她,她疯了一样窜到林伟身上,手脚嘴并用……

  “刘浩……我和你拼了……”

  林伟不敢再打她,但是,必定他力气大,几次把秦燕妮摔倒在地,然后,秦燕妮又是一阵疯狂的反扑……

  在一旁看呆的钱小娴,突然看到表姐流血的嘴角,她的心突然疼了一下。

  这时候,林伟再次把秦燕妮推倒,钱小娴突然冲过去抱住林伟的腰,并且给了他两拳。

  “林哥,你也疯了吗?你打表姐干啥?表哥不在了,你还打她?”

  林伟扎着胳膊无奈地说:“她疯了,你没见她疯了吗?”

  秦燕妮又扑过来:“刘浩,你竟敢当着我的面,抱着小妖精,小妖精,今天我不把你撕烂了,我就不姓秦……”

  说着,秦燕妮又扑过去……

  “秦燕妮,你个疯子,我不是那个小妖精……”

  最后是林伟挡在她俩中间,被她两个狠狠暴打了一顿。

  打着打着,两个人发觉不对劲,这才撒开手,各自到一边大哭。

  第三天下午,林伟和钱小娴准备回旅店了。

  秦燕妮不好意思地说:“林伟,这几天多谢你了,没想到他还有个这么靠谱的朋友,他在九泉之下也该瞑目了,他有你这么妹夫,再也不用惦着他妹子了。”

  林伟还是听出她话里的仇恨,他说:“嫂子,就算刘哥犯了错,可是他已经不在了,你就不要活在怨恨里了。”

  “我的命好苦啊,阳阳和晨晨以后怎么办啊?”

  秦燕妮听了林伟的话,又开始掉眼泪:“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这样啊,这个可恶的人,他说要对这个家负责的!他说绝对不会像他那个畜牲舅舅一样没良心!他说……”

  林伟突然想起一年前,刘浩喝醉的时候说过的话:“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我和那个男人没完,我要杀了他。”

  林伟说:“你不要乱来,嫂子也承认了,不是那个男人的责任。”

  刘浩开始痛骂:“秦燕妮,你个贱人,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不久前,林伟请刘浩吃饭,林伟旁敲侧击再次提醒刘浩,珍惜家庭。

  已经喝醉的刘浩说:“我最恨的人是我舅舅,因为他的事情,秦燕妮经常疑神疑鬼,她一直担心我也会像他一样,我发誓我不会,我也以为我不会,可是,是她逼我犯错,有些事情一旦做了,脱身真的很难……”

  最后,刘浩醉眼迷离的望着林伟说:“兄弟,出轨并不美好,刺激的代价是良心的拷问,摆脱不掉的包袱,担惊受怕的折磨,你以后,不要走我的路,不要犯我的错,好好对小娴,要不,看我怎么收拾你……”

  刘浩不停说着:“晚了,我完了……”

  一失足成千古恨,世上从没有后悔药可以卖,面对灾难,谁又能逃过悲伤!

  看着秦燕妮哭得已经歇斯里底,林伟感叹,刘浩走了,解脱了,可是却留下无尽的痛苦让秦燕妮承受,他曾说的的报复却成了自相残杀,伤害从来都是双刃剑。

  “嫂子,没有过不去的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以后,有什么事,你给我和小娴打电话,我们会帮你把孩子养大的。”

  秦燕妮痛哭流涕,她突然拽住着钱小娴的手说:“死丫头,原来,你比我命好,你表哥真的没有林伟好。”

  从表姐的话里,钱小娴这才知道,表姐已经知道她和林伟的事情了。

  一定是林父把卧室看到的情景又和林母说了,然又很快传到母亲哪里,然后,母亲迫不及待了的和表姐说了。

  这几天,母亲来过几次电话,开心的别提多开心了,钱小娴只好敷衍母亲,几次差点暴露,都是林伟及时接过电话,赶紧问钱母的病情,才没让母亲觉察异样。

  这几天,钱小娴看着林伟办理各种事情,他也和表哥一样干净利落,说话办事都滴水不漏。

  她真的说不出他哪里不好,似乎,如果不是有五年的恋爱史,林伟就是一个完美的人。

  钱小娴认为他比高鉴更完美因为,林伟性格比高鉴好,也许是和高鉴接触的时间短暂,他对自己的好似乎有限,而林伟这些日子对自己的照顾让她真的难于抗击,

  尤其林伟这几天一直接送两个孩子上下学,照顾表姐,问候母亲,她觉得这个家都开始依赖他了。

  只是,在钱小娴潜意识里,林伟无法和高鉴相比的,是她认为高鉴的恋爱历史很单纯,虽然,周晗之前说,高鉴在美国和一些洋妞很混乱。

  可高鉴说那些都是为了劝退周晗,钱小娴真的就相信了,之前方圆也说高鉴这样的太子哥不可能没恋爱过,可是,钱小娴还是能感觉出,高鉴根本不会取悦女人。

  他和她在一起,他都是照着百度现学现卖,甚至,自从林伟吻过她之后,她才知道,高鉴和她一样生涩,而她觉得林伟很有经验。

  这就是高鉴在她心目中更宝贵的原因。

  钱小娴的内心是愧疚和杂乱的,表姐骂表哥的话,把她父亲和她也扯了进去,让她很气愤,但是,她又不得不面对。

  父亲就是出轨了,表哥也出轨了,这样的事情为什么都出现在自己家里,她不相信表姐说的是血缘关系,表姐真能说歪理,花花肠子也有基因?

  她不相信,但是,她的脑海里出现高鉴的时候,她就觉得对不起林伟,。

  他们从那天她们有了一次亲吻之后,应该是恋爱了吧,虽然只有那一次,这几天在自己家里,他们睡在两个房间,因为表哥的事情,他们也忘了恋爱的事情。

  但现在他们要回旅店了,钱小娴突然想起来,他们的关系和以前不一样了。

  自己因为林伟,拉黑了高鉴,可是自己还是会想起高鉴,她在心里想,自己这行为是不是精神出轨呢?

  天啊,就像表姐说的,她也有那种基因吗?

  她想象中的爱情不是这样的,她渴望的爱情是遇见一个人有一段纯洁的感情情然后爱一辈子!

  可是,现实并不像想象中这么简单,阴差阳错,她的生活闯进两个男人。

  这两个男人都很优秀,而且对她的好都是一样的难于抗拒,她无力按照自己的爱情轨道前行。

  有时候,谁又能逃过命运的安排?

  有时候钱小娴也想,自己时常会想起高鉴,林伟会不会也一样想起吴慧?要知道,他们的关系比起她和高鉴,要深了几百倍。

  回到旅店,林伟接到母亲的电话,这几天他一直都在帮忙处理刘浩家的事情,海鲜店店里都是伙计表哥和父亲打理,母亲电话里的意思让他俩赶紧回家吃饭。

  钱小娴指了指自己的衣服,对林伟摇头悄悄说:“我得换衣服洗澡,还是不过去了。”

  说完,她进了102房间关了门。

  她洗完澡才想起吹风机在林伟的房间,林伟不在,她吹干头发听到厨房里有抽油烟机的声音。

  林伟蒸了米饭,一盘切好的土豆丝,应该是土豆条,刀工实在差劲,一盘是切好的西红柿。

  林伟把一碗搅好的鸡蛋,正要放进冒烟的油锅里。

  钱小娴走过去说:“林哥,我来吧,你去吹头发。”

  林伟也换了衣服,估计也是洗过澡了,头发是湿的。

  他把蛋液倒进锅里,然后把木铲递给钱小娴说:“好吧。”

  钱小娴做好了西红柿炒鸡蛋,醋溜土豆丝,这时候米饭也熟了,林伟也吹好头发,钱小娴只是匆匆看了他一眼,发觉他胡子很长了。

  她和林伟在一起,从来不敢多看他,看完就有罪恶感,因为会想起高鉴,其实,不看就不会想起吗?

  就算她低着头吃饭,余光中的形象也有他的影子,不过,钱小娴脱口而出的总是:林哥。

  因为两个人都默默吃饭,空气里流动着尴尬的气息,是的,之前,他们坦然自若,而现在他们应该是恋人了。

  钱小娴又开始像以前和高鉴在一起的时候,开始有一种不安全的感觉了。

  虽然,从那天林伟亲了她之后,再也没碰过她,甚至连手都没有牵过,钱小娴认为,那是没有机会,气氛不允许,可是,现在,这样的环境……

  突然默契一样,两个人突然抬起眼,目光匆匆交汇的那一刻,同时垂下去。

  钱小娴见林伟只吃土豆丝说:“林哥,我炒的西红柿不好吃吗?”

  “好吃啊。”林伟赶紧夹了一块鸡蛋说:“我爸糖高,他炒西红柿不放糖,我习惯了,不过还是放糖的好吃。”

  钱小娴说:“我妈也不爱放糖,因为我爱吃甜的,她也只好放了。”

  无关痛痒的话说完之后,两个人又没话题了。

  最后,还是林伟开口了:“明天不要去酒吧上班了吧,我和金钥匙书店的朋友,给你联系了一份管理员的工作,他说很清闲,没事可以看书。”

  “有住的地方吗?”

  “没有,正常时间上下班,早上八点半晚上五点半。”

  “金钥匙好像在港城区?”

  “是,你可以坐公交,36路到四道桥汽车站然后步行200米,挺方便的,咱这儿门口就有36站点。”

  “可是,这边房租我都交了,等过几天时间,酒吧找了新的服务生,我再转租给她。还是先在这干几天再说吧。”

  “不过几千块,算了吧。”林伟笑笑说:“我要是说我给你出,你会生气,可是我还是想说,我不想让你在酒吧上班,我不放心。”

  “林哥,没事的。过几天我就辞职。”

  钱小娴抬起头,林伟的脸在灯光下柔和俊朗。

  林伟似乎很介意钱小娴看他,他笑笑说:“我是不是特显老,胡子没刮。”

  “胡子的确长了。”

  “这几天太忙了,刚才发现剃须刀坏了。”

  钱小娴看看手表说:“现在出去买有点晚了,明天我去给你买。”

  刚吃完饭,酒吧的庞小龙来电话问,家里的事情办完了没有,因为王夏在老板的别墅,因为被小狗追咬,跑下楼梯的时候,腿摔骨折了,所以,酒吧现在又缺人了,庞小龙希望钱小娴尽快去上班。

  听了这个消息,钱小娴的心竟然有了一些平衡,表哥死了,虽然他的死亡和王夏没有直接关系,可是她认为,害死表哥的就是王夏和店长,听到她的腿折了,她觉得她罪有应得。

  钱小娴又和丁丽霞微信聊了一会儿,她这才知道,王夏挨表姐打的事情,丁丽霞并不知道,王夏从酒店住了三天,就去了酒店老板家里,给老板照看小狗,今天才回到出租屋。

  丁丽霞说对钱小娴说:“丁夏好像被那个男人甩了,好像还挨了那个男人打,脸肿了好几天,上班谁也不理,看她那样,我也没敢问,就问她房子买了吗?她就说了句还没买。”

  “她和那个男人这几天有联系吗?”

  “好像没有吧,上班的时候没见她看手机。”

  钱小娴心想,也许王夏还不知道表哥出事了,她以为表哥不理她了。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