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98章 出现裂痕

第198章 出现裂痕

  听钱小娴这样说,林伟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

  第一次母亲安排他和钱小娴相亲的时候,他打电话给钱小娴,高鉴说他的女朋友不缺哥哥。

  还有就是那次他受伤,高鉴给为什么给他和钱小娴办理的住院,而且是特护病房。

  而且,当时高鉴知道钱小娴的伤势之后,他要求严惩吴慧的弟弟。

  林伟把这些事件联系在一起,他不得不相信高鉴和钱小娴的关系非同一般。

  他突然很担心,一个买了钻戒项链的男人,仅仅是一时兴起吗?

  夜深人静,室内莫名的尴尬。

  钱小娴站起身说:“林哥,太晚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

  “你很爱他?”

  林伟站起身,目光咄咄逼人。

  钱小娴不敢看他的眼睛,她低着头说:“林哥,我和他在一起相处的时间还没有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多。”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爱他?”

  钱小娴突然抬起头,她盯着林伟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我承认曾经对他心动过,但是那只是心动……”

  林伟说:“那是爱。”

  钱小娴低着头,说:“我会忘了他的。”

  林伟站起身说:“以后,你别单独和他联系了,我和你一起去还钱。”

  “嗯。”

  林伟走出钱小娴的房间,帮她关门的时候,还是说了一句:“情敌太强了,压力真大。”

  听林伟关了房门,钱小娴一下扑在自己的床上。

  她一遍又一遍想着林伟的话,尤其是说他压力大的那句。

  是不是自己错了,不该和他说高鉴呢?

  错也好,对也好,反正自己和林伟说了。

  如果她没有欠债,也许她真的不会说。

  可是眼下,她不能隐瞒,因为她感觉高鉴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他们的事情早晚会被林伟发现。

  而且,也只有和林伟说了,才能最快的还上债,才能摆脱高鉴用债务为借口的纠缠。

  想到这里,她突然轻松了。

  终于不再有负债感了,终于有希望还清高鉴的钱了,可是,心里怎么还是有些失落呢?

  第二天,钱小娴给庞小龙打电话,可是庞小龙说:“王夏的伤还没有好,你再干几天吧。”

  钱小娴只好答应,正好王夏又给她打电话说,好久没看到她了,想见见她。

  的确,丁丽霞说了好几次了,说王夏念叨她怎么不来看看她。

  如果她不是表哥的小三,只是正常的同事,她的腿摔伤了,钱小娴是应该去看她。

  钱小娴想到自己要是不从酒吧干了,以后和她见面的机会也就少了,而且,有些话,在酒吧里也不好说,于是她买了水果去看王夏。

  因为来过一次,她很快找到出租屋。

  丁丽霞开的门。

  王夏的摔伤并不是很严重,拄着双拐可以活动。不过,她脸色苍白,眼睛里都是忧郁,看她这么憔悴,钱小娴早就准备的怒火,突然平息下来。

  “哎呀,小娴看你来了,你也开心点。”丁丽霞说完,悄悄对钱小娴呶呶嘴巴。

  王夏对钱小娴苦笑了一下,又低下头去摆弄着手机。

  丁丽霞接着说:“哎呀,别愁眉苦脸的了,老板对你多好啊,给你出医药费,工资照开,还派我专门伺候你,你也是,他要你住他家,你还不去,人家明显就是趁机给你负责一生,你还要回来,真是一根筋,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你还挑啥呀。”

  不管丁丽霞怎么说,王夏就是不接茬,拿着手机发呆。

  丁丽霞撇撇嘴,偷偷和钱小娴使了一个眼色。

  她的眼睛分明有几分幸灾乐祸,也带着几分疑惑。

  王夏的反常,钱小娴知道为什么。

  秦燕妮给王夏打过电话,她并没有告诉王夏刘浩出事了,而是说让王夏趁早滚。

  秦燕妮还告诉王夏,她别臭美以为是刘浩的小三,说王夏也许连小四小五都不是,说她不过是刘浩的玩物,他再不会给她打电话了。

  钱小娴知道,这些天王夏一直在等表哥的电话,一定因为等不到倍受煎熬,而开始相信秦燕妮说的是真的。

  滴滴滴……

  这时候,丁丽霞接到庞小龙的电话,她兴奋地说:“小龙约我中午吃饭啊。”

  丁丽霞最近不喊庞头了,而是亲昵的喊小龙。

  这几天,庞小龙知道老板经常来看王夏,因此,他对王夏彻底死了心,开始约丁丽霞,晚上下班天天送她回家。

  看丁丽霞走了,王夏对钱小娴说:“你也早点回去吧,晚上还要上班呢。”

  就是这样一句很体贴的话,钱小娴对她的恨顿时消退了好多。

  钱小娴看了看她,还是明知故问了一句:“你有心事吗?”

  王夏低下头突然哭了起来说:“小娴,虽然我们刚刚认识,可是,我却觉得和你莫名其妙的亲近,我给你说,你千万别和别人说。”

  “哦。”

  “我爱了不该爱的人,现在他不理我了,他躲着我。”

  钱小娴不想告诉她实情,只是淡淡地说:“也许,你现在成了对方的累赘,他不躲你才怪呢。”

  “累赘?可是他说,他每天都想我,他离不开我,他和我在一起最轻松最快乐,不信,你看看……”

  王夏说着拿出手机,把她和表哥的微信聊天记录给钱小娴看。

  钱小娴本来不想看,可是,她看到聊天记录里有语音,她还是抵制不住对表哥的想念。

  虽然,那些话是说给别人的,可是,那是表哥说过的话啊。

  她恨自己,为什么之前没留下表哥的语音,在想他的时候,可以听一听,现在,从王夏的微信聊天记录里,听着表哥温暖的声音,她再也控制不住的哭泣起来。

  王夏莫名其妙的看着她,问:“你哭什么?”

  王夏不停的追问,钱小娴还是没有把表哥不在人世的消息告诉她,她想,就让表哥在她心里活着吧。

  “说话啊,你怎么哭了。”

  钱小娴只好说:“我想起了伤心事。”

  “哎!”王夏叹息了一声说听:“小娴,对不起,我也不想说,可是我实在是憋在心里太难受了,前一段时间,他给了我五万元,说不想再耽误我了,我哭着说就是死了也不和他分手,他说他打算买房子,然后娶我,可是他一走却没了消息,他不回电话不回消息,如果不是我腿受伤了,我就去找他。”

  “你知道他在那儿吗?”

  “我知道他家住在哪里!”王夏目光呆滞,一字一顿的说:“我一定要找到他,我知道一定是他老婆逼他不联系我的,可是,他说过会和他老婆离婚的,他说他爱的是我。”

  “哼,你真傻,他和你说的这番话,当初他和老婆婚前也说过。”

  钱小娴知道,表姐说过,表哥和他谈恋爱的时候,嘴巴就和抹了蜜一样,她就是被他那张嘴迷的神魂颠倒。

  现在,表哥的甜言蜜语又让王夏一往情深。

  王夏正打开朋友圈,她的个性签名是——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钱小娴说:“我不喜欢你的个性签名,我觉得这句话并不美好。”

  王夏问:“有毛病?”

  看着王夏的个性签名,看着一个女人对表哥用这样的诺言,钱小娴心里不是滋味。

  她真的想告诉王夏,表哥没有抛弃他,他在另一个世界,你去和他生死相依吧。

  可是看着王夏憔悴的样子,她终究还是没说出来。

  “你不觉得这句话太卑微了吗?用生死相依祈求对方不离不弃,我觉得一个若字好被动,如果把这句话变成誓言,就应该就八个字,——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我承认我爱的卑微,这些日子,他不理我,我就胡思乱想的,就像你说的,难道是因为我逼他和我结婚,他老婆不愿意,他才躲着我?如果真是这样,我找到他,我要对他说,我可以不要名分,我不要房子……”

  钱小娴心想,爱情真是太可怕了,王夏简直是执迷不悟。

  钱小娴看着她:“喂,你醒醒好吧,你明明知道对方有家庭,你还卑微的去爱,你用大好的青春去爱一个不该爱的人,值得吗?”

  “不是值不值得,是爱得没有退路了。”

  钱小娴不知道说什么,他叹了一口气说:“哎,你的个性签名真的不吉利,删掉,你也忘了他吧。”

  “你说得轻巧,我们快一年的感情了,说忘记就能忘记的吗?”

  王夏眼睛里含着眼泪,说:“你想听我和他的故事吗?”

  “不了,我得走了。”

  钱小娴被电击一样站起来,,她不想听了,真的不想听这些,她想到王夏和表哥在一起的情景,她就不寒而栗,是啊,他们的关系到了那一步,分手的确是很残酷的,钱小娴突然担心,王夏以后怎么办啊!她讲如何和下任解释?

  这个最近经常过来的田老板,要是知道王夏的这段黑暗历史,还会来吗?

  这时候,正好林伟来了电话,说在出租房外面等她。

  钱小娴和王夏匆匆告辞。

  她想,她还是尽快离开酒吧,她再也不想看到王夏,看到她,她就无法克制的想起表哥。

  想起表哥,她的眼睛一酸,泪水又扑簌簌的流下来。

  刚才,在王夏的聊天记录里,她又听到表哥的声音,她又开始疯狂的想念他,她不相信,她还是不相信,一个健康阳光的人,怎么突然就消失了呢?

  林伟的车停在出租屋外的小区门口,林伟看钱小娴走过来,他打开副驾驶的门。

  “怎么了?”他发现钱小娴眼圈通红,他不由得向出租屋的方向望了一眼。

  钱小娴上了车,揉着眼睛眼说:“刚才在王夏哪里,我听到我表哥的声音了……”

  “啊。”林伟显然没想到是这个原因,他立刻递给她一张纸巾,说:“那个王夏的腿还没好吗?”

  “还没呢。”钱小娴用纸巾擦着眼睛说:“林哥,她也很可怜的,她还不知道表哥出事了,还以为表哥故意不理他故意躲着她。”

  “你告诉她了?”

  “没有,我不想说……”

  钱小娴突然又抽泣起来:“林哥,我真的不想对任何一个人说,我没有表哥了……”

  “好了,那就不说。”

  “林哥,你是没看到王夏,她失魂落魄的,失恋的人太可怜了,而且,她想的那个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她再也见不到他了,她一定没想过那天晚上,是他们最后一面……”

  林伟伸手拍拍钱小娴的肩膀说:“好了,你你看到过那句话吗?谁都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先来,谁都不知道,谁和谁是最后一面……”

  说到最后的时候,林伟突然戛然而止过,随即,他手握方向盘,启动了汽车。

  “我们先去一趟银行吧。”

  “去银行干什么?”

  早晨,林伟和母亲说要卖房子,可是母亲不同意。

  因为最近房价长的很快了,林伟的那套婚房中介给挂的是148万,可是,林母听说,同一个小区的一套面积差不多的,几天前买了156万。

  林伟这才把钱小娴欠了债的事情和父母说了。

  刚开始,林母也被这笔钱吓坏了,她还说,怎么这么倒霉,这可是百年不遇的意外!

  林母说她有一笔五十万的理财产品可以随时可取,然后又问林父股票里有多少钱,林父总共投资的13万元,已经变成了20万,虽然,他觉得旭日圆股份还有上升的空间,但还是忍痛卖了。

  林母在手机银行卖了理财产品之后,她再次琢磨林伟的话,她越想越不对劲。

  钱小娴撞了这个董事长的豪车,他却想用这个要挟钱小娴和他结婚?

  林父也震惊,这个董事长就是旭日圆股份的董事长,身价上亿啊。

  他们一致认为,钱小娴和他的关系非同小可,一个身价过亿万的董事长都买了钻戒准备求婚,他绝对不是一时冲动,他们一定有了感情。

  想到两个人在民宿两个月,林母顿时不淡定了。

  他们……

  她半头说不话来,黯然神伤之后,她拿起林伟的电话,然后连珠炮一样发问——

  “我还以为找了个单纯的儿媳妇,我的天啊,她和他在民宿一起待了两个月,面对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单纯女孩,那个董事长能没想法?”

  “会不会他们早就睡一起了?”

  “一定是有关系了,不但买了钻戒,项链上还刻了小娴的名字,他这是动心了!”

  “如果有了那事,这以后他们能断关系?”

  林母越说越担心:“我的天啊,这要是让吴慧妈知道,非蹦着高的笑话咱,这是捡了一个破烂货啊。”

  林伟听着母亲的这番话,他突然后悔了。

  真不该和父母说戒指求婚甚至项链的事情,如果就说钱小娴只是撞了他的车,母亲也许就没有这么多的疑问。

  可是,他当时不知道怎么了,想都没想,就如实和母亲说了。

  其实,他的潜意识里,他也在质疑着这些问题,他不是计较钱小娴恋爱过,只是她和这样一个大人物恋爱过,他觉压力很大。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