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00章 谁都不嫁了

第200章 谁都不嫁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107雅间,菜已经上来了。

  林伟看到他俩一起进来的,奇怪的问:“你俩怎么碰到的?”

  王帅笑着说:“我刚到饭店门口,就看到嫂子在打电话,怎么?你俩不是一起来的?”

  “是一起来的,她只是出去打个电话。”

  “哈哈,嫂子,打电话还要出去打吗?怕我哥听吗?”

  钱小娴的脸腾的就红了,因为,她不知道王帅什么时候来的,但是,她和母亲的最后一句话,他一定听到了。

  王帅和她打招呼之前,她和母亲正在大喊:我不嫁了,谁都不嫁了。

  钱小娴确定王帅听到了,他的目光告诉自己,他很好奇,他在林伟面前强调出去打电话说,也分明显示他很好奇。

  林伟看钱小娴一副为难的样子,赶紧打岔:“王帅,你家那位怎么没来?”

  “昨天海边太凉了,拍婚纱照感冒了,要不她能不粘着我吗?”

  林伟说:“啊?你俩速度够快的,你们才认识几天?”

  “哈哈,的确有点快,我家那位听了你的事说,得出的经验是,恋爱不能时间太长了。”

  林伟听王帅这么说,瞪了他一眼,。

  偏偏王帅拿着筷子正去夹菜,他没看到林伟的警示。

  他非但没感觉到林伟的意思,反而信口开河地接着说:“你们要是早点结婚,能有这事吗?估计现在,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王帅!”林伟实在忍无可忍了,他从脚桌底下踹了王帅一脚。

  王帅这才恍然大悟的看了林伟一眼,然后,他又飞快的扫了钱小娴一眼,说:“林哥,你和嫂子打算什么时候办事啊?拍婚纱了吗?我们看了好几个婚庆公司,最后选的梦巴黎婚庆公司,等你们……”

  “吃饭!”林伟加了一块排骨放到王帅的碗里。

  王帅看看林伟说:“说真的,林哥,嫂子又年轻又漂亮,你这才不能犯上次的错了!”

  林伟看王帅不开窍,只好打岔道:“你定日子了吗?”

  “定了,元旦,林哥,你给我当伴郎怎么样?当然了,如果你先结婚,我就给你当伴郎。”

  林伟只好说:“我们还没订呢,到时候再说吧!”

  王帅说:“对了,前几天你说要把婚房卖了,卖了之后打算才哪儿买了吗?要是没买,我们小区有一套,三楼的毛坯房,90平米的。”

  “我想卖,可是我妈说再等等,说房价还要涨价。”

  “啊?等?喂,你的年龄可不能再等了,你可以把那套房子卖了,然后直接买新的,这样,就算房价涨也是同步上涨吧。”

  “嗯,我回去和我妈商量一下。”

  “喂,林哥,商量什么呀,你总不能在那套房子里结婚吧!嫂子能不介意吗?”

  林伟又瞪了王帅一眼,王帅汕汕地看了钱小娴一眼,说:“林哥,我怀疑你当初的确是藏了私心,嫂子本人比照片好看啊,性格也好呢,哎,后悔啊!”

  “王帅,你今天怎么了,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哈哈!”王帅笑着说:“就是看到嫂子比我家那位漂亮,心理有点不平衡,哎,这缘分真是奇怪的东西,你说,本来你给我介绍的,怎么就成了你缘分了?看来还真是有福不怕晚啊。”

  “滴滴滴……”

  钱小娴的手机又响了,她拿起来看了看,对林伟说:“林哥,我妈又来电话了,我去接一下。”

  她还是来到饭店外,才给母亲回了电话。

  钱母说:“你说你这儿一会儿挂了我三次电话,你啥意思啊?”

  “没意思。”钱小娴刚才在饭桌上又受了刺激,所以,她的语气里都是怨气。

  “死丫头,那你说说,你刚才说的那话是啥意思?什么谁也不嫁了?是说林伟吗?”

  “是!”

  “死丫头,你凭啥不嫁他啊,现在,连你胖婶都知道你们住在一起了,你不嫁他,你还能嫁谁?”

  “谁和她说的呀,杨红姐吗?她的嘴巴真快,真是的,她一天天的这么闲吗?”

  “人家不是为了你好吗?”

  “我不领她情,要不是她骗我,我能来旅店,我能跑到林伟房间吗?”

  “啊,你说什么?你说,你主动跑到林伟房间啊?哎呀,死丫头,平时我怎么教你的,女孩子要矜持,哎呀,林伟一定以为,你和他主动了,那么之前和高鉴也没准主动!”

  “不是那样的,我是因为晚上梦见吴慧,我害怕,我才跑到他房间,我又没干什么?你们脑袋里都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能不想吗?能不想吗!你怪杨红骗你去旅店,我觉得你怪的没道理,林伟受伤因为你吧,因为方圆吧,方圆是你朋友吧,她恋爱了做流产了吧。”

  “你想说什么?”钱小娴被母亲转晕了。

  “你身边的朋友都这样了,你还让林伟给她签字,你说,你能不让林伟妈怀疑你吗?”

  “妈,你说话能不能跳跃性这么大,怎么又转移到他妈的身上了?”

  “哎呀,你就别对你老妈喊了,虽然我在几千里的外地,可是,我这颗心啊,哪天不是替你操心啊。”

  钱母见钱小娴不说话,她接着说:“听林伟妈那意思,你要是那啥了,她怕被人笑话,你说,她都知道你和高鉴那档子事了,咱不能背一辈子黑锅吧?你还是去医院,悄悄让医生开个证明。哎,要是你表哥活着就好了,他门路宽,认识的朋友多,开张假证明应该没问题!”

  钱小娴被母亲的话气得七巧冒火,母亲还是不相信。

  “好了好了,开什么假证明,我就去医院,光明正大的开个真的,好给我昭雪平反。”

  钱小娴挂了电话,她跑到路旁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回了自己的家。

  回到家,大哭一场。

  她想,不回去了,再也不去林伟的旅店了。

  她把自己家又收拾了一遍,前面的院子只有一些落叶,她很快收拾干净。

  可是后院因为是菜园,西红柿和豆角架已经歪歪扭扭的,有些竹竿已经被风折断,秧子也枯黄了一半,有的垂到地上。

  院子里各个角落的荒草也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她从北到南,从东到西,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荒草处理干净。

  她到自来水旁洗了手和脸,看着空荡荡的院落,空荡荡的房间,突然,她想,晚上自己一个人在家会不会做恶魔啊。

  她想起黄毛,上次她回家的时候,黄毛生病了,好像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闹肠胃炎。

  自己也打过几个电话给胖婶,胖婶说好了,然后有一次看杨红姐在胖婶家做直播,她看到黄毛就蹲在杨红的脚下,她才放心。

  进了胖婶家的大门,她喊了几声不见黄毛。

  胖婶从厕所了走出来,她说:“你咋回来了?”

  钱小娴没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六婶,黄毛呢?”

  “哎,别提了,前两天黄毛跟着你六叔去菜市场,丢了。”

  “啊?怎么丢了,它认识家啊,六叔没找吗?在批发市场吗?丢几天了,我去找。”

  “真是对不住啊,你六叔找了,后来从市场的垃圾堆旁找到了它的尸体。”

  看着胖婶满脸的歉意,钱小娴也不好再说什么。

  回到家里,她望着黄毛的狗窝,一阵酸楚,那是她养了两年的小狗啊。

  钱小娴刚要转身会屋子的时候,她突然发现黄毛睡觉的草垫子里,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

  她凑过去,她的眼睛顿时一亮。

  戒指!

  就是之前丢了的那枚戒指!

  她几乎是颤抖着从草垫里抠出戒指,她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失而复得,99万的戒指啊。

  她把戒指放到自来水龙头下冲洗干净,她的脑海突然冒出一个荒唐的念头,能不能把这枚戒指卖了,然后把钱还给高鉴。

  这样就不用花林伟的钱了。

  因为,刚才她也想过来,她把高鉴的事情告诉林伟了,林伟替她还了钱,以后,就算她嫁到林伟家,她在林伟家因此也会抬不起头的。

  嫁到他们家?

  心想,也许不但因为这笔钱抬不起,就连自己和高鉴并没什么深交的恋情,也成了她在林母的面前的没底气。

  她不是那个喜欢自己的林母了。

  钱小娴想不明白,林母凭什么嫌弃她的这点小过去?她认为自己的过去和林伟的过去相比,那是小巫见大巫!凭什么啊!

  “滴滴滴……”

  这时候她的手机又响了,是林伟来的电话。

  从她上出租车不久,林伟就来过来几个电话了,她都没接。

  他后来从微信发过一条消息:“不是接电话吗?怎么去这么久?”

  钱小娴没回复信息,她看林伟的电话又来了,心想,这样逃避也不是事情。

  钱小娴接通了电话,开门见山的说:“林哥,我们分手吧。”

  “你在哪儿呢?”

  钱小娴的声音很大,带着不容反抗的果断:“你别管,我们分手。”

  “分手行,但是你告诉我你在哪儿呢?你表哥要我照顾你,你这样突然消失了,将来,我没法和他交代。”

  林伟的声音和平常一样,并没有因为她不辞而别而气恼。

  林伟的说的话也触动了钱小娴的心。

  表哥出事的那些日子,林伟跑前跑后奔波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她突然对他喊不起来,嫌弃她的是他的妈妈,可是自己却和他赌气,

  是啊,和他自己总是可以任性,可以和他耍脾气,就像和表哥一样无所顾忌的可以无理取闹。

  想到已经失去的表哥,又想到刚刚失去的小狗,她又一阵难过。

  “林哥,我家黄毛死了。”

  “你回家了?我去接你。”林伟说完挂了电话。

  钱小娴没在说什么,她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呆。

  她从心里往外的感觉疲惫,是的,太累了。

  这一桩桩超出自己承受力的打击,让她疲惫不堪,或者,她真的希望尽快安定下来,此刻,她迫切的希望一个港湾。

  她一遍遍想着和林伟在一起的日子,刚才她和母亲说:他家就那么好吗?林伟就那么好吗?

  其实这句话是违心的,他家真的没有哪里不好,林伟也真的很好。

  刚才在车上想到自己要和林伟分手,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他,她真的难过了。

  而且,刚才林伟的一个电话,他温暖的声音,立刻化解了她对这事的怨。

  她想着这些,突然想起刚找到的戒指,她想,还是把戒指还给高鉴吧,自己刚才的想法太丢人了,不过,那也是被逼无奈啊!

  钱小娴拿着戒指,不知不觉中,她又缓缓的伸出无名指,也许是最近胖了,戴得有些费劲。

  钱小娴仰在床上,伸手欣赏着戒指,她的眼睛突然模糊了,这枚戒指承载了她多少美丽的梦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伟突然走进了卧室,钱小娴条件反射一样,从床上一骨碌坐起来,她把手背在身后。

  “林哥……”

  “怎么又哭了?”

  钱小娴小声说:“林哥,我家黄毛死了。”

  “嫂子也和我提起过,说她妈妈唉声叹气了一天,不知道怎么和你交代。”

  林伟说:“你也别伤心了,你要是还想养,我们再养一个。”

  “不养了,以后我再也不养小狗了,我受不了失去的痛苦。”

  林伟说:“我也是,所以,你也不要离开我。”

  钱小娴一愣,她小声说:“林哥,我和他在一起相处的时间还没有我们多,我和他没有很深的接触,我不是随便的女孩子,我和他真的没什么……”

  “我相信你!我们接触有一段时间了,你什么人我能不知道吗?只是,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知道他戒指都买了,实在是不相信他……”

  “没有,他虽然表面很霸道,他人还是不错的,而且,他是公众人物,他也不是随便的人!”

  “这种事情不是随便不随便的,恋爱时间太长了,情到深处……”

  钱小娴的话明显是刺激了林伟,好像高鉴不是随便的人,钱小娴不是随便的人,就他和吴慧是随便的人。

  钱小娴瞟了林伟一眼,小声说:“林哥,我也嫌弃你的过去!”

  “你要是也谈过五年,就不这样说了。”林伟也不生气,说:“我没办法了,你说怎么办吧?”

  “所以,你不能嫌弃我,还有,你父母也不能嫌弃我。”

  “我父母没嫌弃你啊,她怎么喜欢你,你不知道吗?”

  林伟还不知道她母亲给钱母打电话的事情,也不知道钱母给钱小娴通了风,他听了钱小娴的话,竟然笑了:“你因为这事和我分手吗?”

  钱小娴看他还不知情,她就把母亲的电话说给他听。

  林伟小声说:“去什么医院啊,我给你证明就是了!”

  钱小娴瞪着他:“你怎么证明?”

  “放心吧,我让他们相信就是了。”

  说着,林伟说着一把抓住钱小娴的手,问:“哪儿来的戒指?”

  这戒指太少见太特别了,而且,突然出现在钱小娴从无装饰的手上,很扎眼。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