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02章 又见“鉴在娴上”

第202章 又见“鉴在娴上”

  钱小娴趁机接通电话,然后又匆匆挂了,她趁机对高鉴说:“庞小龙喊我赶紧回去,现在客人太多了。”

  高鉴拉住她的手。

  就在这时候,高嘉的手机也响了。

  他用另只手拿着手机打电话。

  电话是他的秘书李希打来的,钱小娴正心急如焚,她没心情听高鉴和秘书交代公司的事情。

  但是,他挂断电话的最后的一句话,让她心惊肉跳——“这些日子,我住在兴隆大酒店,不要和公司的任何人透漏的住所。”

  高鉴挂了电话,看着钱小娴说:“你几点下班?”

  “很晚。”

  “很晚是多晚?”高鉴目光犀利:“你表哥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钱小娴一愣,他说的什么?好像他知道自己来酒吧上班是因为表哥?天啊,他怎么知道?

  钱小娴这才想到他来酒吧,不是巧合,是他专门来找他的,天啊,他从哪里知道的这个消息?自己手机的定位设置已经关闭了啊。

  “滴滴滴——”

  高鉴的电话又响了起来,趁他突然放开手拿手机的空挡,钱小娴打开车门跳下汽车,关好车门头也不回的闪进酒吧。

  好在高鉴没有追过来,也没来电话。

  钱小娴忐忑不安的在吧桌前穿梭,她的大脑不停的过着高鉴亲她的情景,他这次太可怕了。

  她突然想到他出差前说,要她等他,他要和周晗公布取消婚约,看来,他是真的。

  钱小娴悄悄拿出手机,去旭日圆股吧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没有高鉴说的公告。

  钱小娴的心里七上八下的,这些日子,吴慧事件,表哥的事故,让她心力交瘁,她累了,她觉得自己再也经不起任何折磨和打击,即便高鉴戴着迷人的光环,再次触动着自己的心。

  钱小娴还是怕了,她怕这一切再成云烟,自己再来一次失去的痛苦,而且,想到林伟,她更是去意已决,她有了林伟,今生有他就够了,她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普通人的日子。

  想到这里,她四下环顾,她想找庞小龙,让他尽快找人。

  庞小龙并没在一楼。

  钱小娴想给他打电话,拿着手机她却迟疑了,她望着喧闹的人群,一想到过几天就不在这里干了,多少心里有些不舍的。

  这2年,她在表哥的民宿,员工就自己一个,有时候会觉得孤单,现在置身在这个小团队,她感到了有朋友的快乐。

  这时候,丁丽霞走过来愁眉苦脸地说:“小娴,我和你商量个事呗。”

  丁丽霞脸色暗黄,眼圈发黑。钱小娴问:“怎么,生病了?”

  “没有。”丁丽霞凑过来小声说:“你和你男友再说说,你搬回来住吧。”

  “怎么了?”钱小娴心想,自己酒吧的工作都要辞职了,不可能搬到出租屋去住了,但是,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丁丽霞说:“你来了,田老板就不从这过夜了。”

  “啊?田老板来出租屋?他,他住在哪啊?”

  “哼,还能住哪?住王夏的房间,这俩人真是有病,放着别墅不住,在这里偷偷摸摸的。”

  丁丽霞凑到钱小娴耳朵旁说:“昨晚上,我都12点回去,你说,之前他俩干什么干不了,可是后半夜还有动静,你说,我尴尬不尴尬啊。”

  “什么呀。”钱小娴突然懵了。

  “哎呀,你都恋爱的人,总该不懂些吧。”

  “你是说他俩开始恋爱了?”

  “哼,开始恋爱?我看这节奏是快结婚了。”

  这时候庞小龙从二楼的楼梯走下来。

  “哼。”丁丽霞对上面呶呶嘴巴说:“这厮,昨晚上说送我,非要和我进去,我就知道他是想看王夏,进屋看到门口摆着田老板的皮鞋,这家伙脸都绿了,说,今晚上让我自己回去。可恶的东西,前几天他故意接近我,就是想趁机接近王夏。”

  “好了,今晚上,你坐林哥的车,我们先去送你,反正也没多远。”

  “小娴,还是你好,对了,你男友有没有单身的哥们啊……”

  “你俩干什么?没看到那边客人招手呢吗?”庞小龙黑着脸走过来说道:“丁丽霞,这月的奖金还想要吗?”

  “哼!”丁丽霞白了庞小龙一眼:“有权不使,过期作废。”

  “还不快过去。”庞小龙斜眼瞪着丁丽霞,看她走了,他扭过头来笑着对钱小娴说:“刚才,我故意打电话把你叫过来,你没事吧,你们什么关系啊,他瞅你的眼神不对劲,他是不是和你有一腿啊。”

  钱小娴左右看了看:“嘘,你说的真难听,他是我以前民宿的客人。”

  “啊,是这样啊,我白浪费心机解救你了。”

  “谢谢你,龙头,我还想和你说,你赶紧贴广告招新的服务生吧。”

  “你不想干了?”

  “嗯。”

  “你再坚持几天,行吗?现在不好找人。”

  “嗯,你赶紧找吧人,越快越好。”

  庞小龙走了之后,趁着不忙,钱小娴拨通了方圆的电话,她直接问:“你告诉高鉴我在那里吗?”

  “没有啊!”

  方圆立刻否定,她问:“怎么,他去林伟家找你了吗,我发誓,你和林伟的事情我真的没说,虽然,今天第一天来,他对我很热情,可是,他询问的都是你的事情,我都是能不说的不说。”

  钱小娴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确没有和方圆说来酒吧上班的,她只知道自己住在林伟的旅店。

  “你都对他说什么了?他怎么找到你的?”

  “他怕你不见他,所以,他下午要我和他一起去你家找你。我只好说,你不在家里,和他说你妈妈去南方治病了,我说你在你表姐家。没想到,他说我骗她,然后,我就说,你表哥不久前出事了,你可能在你表姐家,我不知道才混过去了。”

  钱小娴突然觉得不对劲:“他去学校找你的吗?”

  “嗯……”方圆吞吞吐吐地说:“我这不是想找份兼职的工作吗……”

  钱小娴也没追问方圆怎么去的旭日圆公司,

  ,可是她不敢和方圆多说,她怕方圆问起高鉴,因为方圆去高鉴公司上班了,有些话更不能和他说了。

  于是,钱小娴说:“好吧,那等以后我们再聊。”

  “等一下。”

  没想到方圆开始问了。

  “小娴,你在哪儿?你那里好乱啊,你和林伟出去玩了了吗?哎呀,我觉得高鉴对你还是不死心啊,他知道你表姐家吗?为啥我说你在你表姐家,他说我骗他呢?”

  “他这样说的吗?难道他给我表姐打过电话?”

  钱小娴突然想起,高鉴有民宿在网上的客服电话,找到表姐是很容易的,不对,他可能有表姐的电话,因为表姐和自己要过高鉴的电话,而且,和他推销过她美容院的会员卡。

  可是表姐不知道自己在酒吧上班啊,难道是前几天林伟告诉表姐了?钱小娴突然想起来,的确是林伟说过,她和表姐吵架的时候,林伟说自己为了劝退王夏,才去的酒吧。

  一定是表姐。

  想到这里,钱小娴的心扑腾腾的跳起来,看来,高鉴真的不是冲动,他费这么大周折找到自己,他是铁了心的要和周晗取消婚约,然后……

  想到这儿,钱小娴赶紧问方圆:“你在公司见过周晗了吗?他们,嗯他们怎么样?”

  “我今天第一天来,哪能见到周晗,不过,今天高鉴问起你的时候,我就大胆问了他一句说,你和周晗都订婚了,你就不要打扰小娴了,哎呀喂,他瞪了我一眼生气地说,我不打扰她要你来公司干什么?记住,以后,我和钱小娴的事情不要和公司的任何人讲起。”

  钱小娴有点蒙,她问:“哎呀,我有点晕,到底怎么回事吗?”

  方圆说:“小娴,不管怎样,我还是劝你,好好的守着你的林伟,不要站在这山望那山高,最后,鸡飞蛋打后悔都来不及。”

  钱小娴没底气地说:“你说得这么难听干什么啊,我不是一直躲着他吗?再说了,我和他也没什么?他长什么样,我,我都快忘记了。”

  “喂,你不知道他穿着西装在公司多帅啊,等一会我给你发几张,我今天偷拍的,哎呀,在这里上班,每天能看到他都感觉幸福啊,而且,今天他找我谈话,我们这组的员工都异样的看着我,还追问我是谁介绍来的,我说高鉴,她们都不相信,可是,不信也不行啊,他们说,一个大学生来公司兼职,第一天就被董事长接见,这可是有史以来第一例,然后,有个眼尖的就问我,是不是我的微博叫圆圆,哎呀喂,我才想起那段风波,吓得我啊,给他打电话问,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周晗会不会找我麻烦。”

  方圆停顿了一下,钱小娴追问:“他怎么说?”

  “他说不会。”

  钱小娴说:“没了?”

  方圆说:“好了,一会儿我把照片给你发过去,不能聊了,我这里不方便。你那里音乐也太吵了。”

  钱小娴挂了电话,因为酒吧真是人多的时候,一阵忙碌,她也没工夫想这些了。

  快12点的时候,林伟来接钱小娴,丁丽霞换好衣服,幽幽地说:“小娴啊,好羡慕你啊。啥时候,也有个人这样接送我。”

  钱小娴说:“林哥,我们先去送丁丽霞吧。”

  丁丽霞撇撇嘴说:“比路上可怕的是屋里的动静啊。”

  钱小娴看丁丽霞如临大敌的样子,她悄悄地说:“等田老板走了,你就直接和王夏说嘛,嗯,不行,直接说这些,有些难为情,你就劝说他们结婚算了。”

  “哎呀是呢,愁死我了,这种话怎么开口吗,你说那可是田老板啊,再说了,万一王夏当了老板娘,我这么直接说,纯属是自己把自己的活路给堵了吗?”

  “你和王夏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她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她会像你想的那样吗?”

  “应该不会吧,王夏人真的不错,要不,酒吧两个关键的人物都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的,哎。”

  到了租住的楼房下,丁丽霞指着出租房前的一辆黑色私家车说:“看到了吗,那是田老板的车。”

  “王夏的腿不是能走动了吗,她还有多久能上班啊?”刚才在路上,丁丽霞的话题都是王夏和田老板,可是钱小娴想的是王夏赶紧上班吧,自己好尽快逃离这个地方,逃离高鉴的纠缠。

  “哎,你说,就这种情况,王田老板舍得让她上班吗?”

  丁丽霞下了车,林伟见他进了单元门才开始启动汽车,他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坐在后座上的钱小娴说:“饿吗?我给你买了汉堡和饮料。”

  “太晚了,会长胖的,还是不吃了。”

  钱小娴攥着手心,之前在高鉴的车上,高鉴抓住她的手不让她走的时候,她的心都快提到嗓子里了,她只好钻进手心,然后又用另一只手捂住,还好,高鉴攥住的是她的手腕,他的手没碰到戒指。

  车停到旅店门口,钱小娴迫不及待的跳下车,拿着钥匙开了旅店的门,然后直接奔自己的房间,林伟锁好旅店的门之后,走过来敲了敲她的房门说:“真的不吃吗?”

  “不吃了。”她听林伟走了,她去洗漱间洗了澡,回来躺在床上,她赶紧打开手机。

  微信里,方圆果然发来了几张高鉴的照片,这些照片又戳到了钱小娴的泪点,想起高鉴在酒吧里对着她唱歌的情景,她望着他的照片忍不住哭了起来,这是她深深思念的人啊,如今,他回来了,可是,自己却没有了自由,自己没有了爱他的权利。

  曾经,他是她的梦啊,可是现在,她不敢再做那个梦了,那个梦美的不真实,那个梦太奢侈,也太折磨,她再也不想要了。

  突然,手机想起了视频邀请,钱小娴吓了一跳,来自“鉴在娴上”的视频邀请。

  钱小娴这才想起来,在车上,高鉴查看她微信的时候,知道她拉黑了他之后,他立刻把自己的微信重新添加上。

  因为这声音太刺耳了,钱小娴赶紧点了拒绝,她赶紧发消息过去:“不方便。”

  高鉴没再邀请,而是发消息说:“房间里住着几个服务员?”

  “三个。”钱小娴心想,看来高鉴真的不知道自己住在林伟的旅店里,她怕他再继续问下去,她赶紧敷衍着:“她们都睡了。”

  高鉴立刻发过一张图片,是他笔记本的屏幕,好像是英文的资料,钱小娴看不懂,她赶紧回复:“你忙吧。我睡了。”

  “明天还是夜班吗?”高鉴又发过来一句。

  “嗯。”太晚了,钱小娴实在不想再和他聊下去,她只打了一个字。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