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03章 诱惑

第203章 诱惑

  /

  不过,高嘉也回复了一个“好”,然后也没音了。

  钱小娴拿着手机,呆呆的望着他的新的网名——

  鉴在娴上!

  回忆又挡不住的袭来……

  她又点开和方圆的聊天窗口,看着方圆给她发来的照片。

  照片上的高鉴穿着正装,身边的员工也都穿着正装。

  看着这些场景,钱小娴想起电视剧里那些总裁的形象和气场,让她又想起自己曾经对他的定义——带着面具的人。

  其实,生活中谁不是带着面具呢?

  在陌生人面前,谁都是把真实的自己伪装起来,只有在最亲近的人面前,才会放下所有,卸下所有的牵绊,做真实的自己。

  她望着高鉴的照片,又把高鉴说的话回想了过了一遍。

  现在,他为了自己,竟然跑来酒吧签约唱歌,他是公众人物,他怎么能干这种事情呢!

  而且,他每天那么忙,他的时间是多么宝贵啊!

  昨天他从酒吧回去之后,还在电脑上看资料……

  钱小娴这样想着,感叹着,他的这种行为应该用疯狂都不过分,她的心也悄然萌动着。

  她不敢相信,她不停的问自己,高鉴所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她吗?

  认识他时间并不长,接触也不多,但是钱小娴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了他的秉性。

  他想做的事情,他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做到,他也曾经对她说,他想得到的一定得到。

  钱小娴一直怕他,高鉴霸道起来,自己还真不知道怎么对付!

  钱小娴的大脑就像一团乱麻,高鉴对自己的现在知道多少呢,如果真是表姐告诉他的,表姐和高鉴怎么说的?高鉴和表姐说了他们之间的事情吗?

  她找到表姐的微信,这个时间表姐一定睡了,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发了过去。

  “姐,睡了吗?”

  因为钱小娴也不确定是不是表姐告诉高鉴的,所以,她没直接问罪。

  果然,表姐没有回复,钱小娴关了聊天窗口,心想,的确是太晚了,还是明天打电话再问吧。

  又是一夜辗转反侧

  快到中午,钱小娴才醒了,她洗漱完毕,看到餐桌上有豆浆和包子,她用微波炉热了。

  刚吃完,林伟的电话就来了,他要带她去外面吃,钱小娴奇怪,以前都是说回家吃的,这两天他怎么张罗去外面吃呢?

  这个想法只是一闪,她也没往心里去。

  因为刚吃了早餐,她赶紧说:“我刚吃过了,你自己吃吧。”

  “那晚饭一起吃。”

  “我六点就上班了,5点半就得走,嗯,晚饭不想吃了,我得赶紧减肥,早点把戒指摘了。”

  钱小娴说着不由自主的伸出手,这枚钻戒实在太惹眼了,而且,戴的位置也吓人啊。

  昨天,她大多数时间都是两只手交差握在一起,有时间是用餐巾纸遮住,有时候背在身后,她时时刻刻的把这枚钻戒左右,一天都惶惶不安,就怕被谁发现,可是,必定不是长久的办法啊!

  林伟听钱小娴这样说,他也没再坚持。

  “好吧,那我也不回家了,这两天店里忙,又多了几个外送的客户。”

  钱小娴刚要挂电话,林伟又接着说:“昨天,丁丽霞问我有没有单身的朋友,她要我给她介绍对象,正好,我店里的周振民和她条件相当,你问问她见不见?”

  “等我问问再说吧。”

  钱小娴哪有心情管这些,她刚给表姐打电话,表姐居然没接她电话,她正心烦意乱呢!

  她又从微信给她发了一条,她还是没理她,真是奇怪,这让钱小娴更加相信,一定是表姐做贼心虚,她向高鉴透漏了自己的信息,她躲着自己呢。

  因为刚才提到戒指,钱小娴看自己的手怎么看都别闹。

  她在林伟的房间找到医用保健箱,找出一团纱布,她用纱布把无名指上的戒指包扎起来。

  她伸出手在眼前晃了晃,心想,钱小娴啊,你还是很聪明的,可是,为什么高鉴总是说你傻呢?

  高鉴的名字,总是不经意间左右着她,想到这儿,她看着自己的手又发了一会呆。

  之后,她又给母亲打了电话。

  母亲迫不及待地问:“林伟妈怎样啊?还难为你吗?真没想到,她居然是个善变的人。”

  钱小娴一愣,没等她反应过来,母亲又接着说了。

  “林伟让我放心,可是我能放心吗?我和他说,他妈当初恨不得立刻把你领走,别提多称心如意了,咋,一听你和高鉴这点事,她就炸锅了?”

  “喂,昨天,我还没来得及细问,你和高鉴到底怎么回事啊?干啥呀,你的自行车就撞了他的车一下,就赔那么多钱?是不是他骗你啊,你表姐说他的车是价值千万的豪车,也不是不可能,你表姐还说,高鉴拿钱不当钱,相当豪爽……”

  “等等……”

  钱小娴越听越不对劲,她问:“你和表姐说这事了?”

  “啊,林伟妈昨天那么一闹腾,我这心里没底,就和你表姐说了说,你表姐还说你真有主意,高鉴都给你买钻戒了,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和家里商量,哎,话又说回来,商量什么呀,咱和人家根本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你没答应他就是对了。”

  “哎呀,别说这事了,人家都订婚了。”

  “你可真傻呀,这事你干啥和林伟说呀?”

  “我不说,有一天他也会发现的,我欠了那么多钱,能瞒着他吗?林哥也没在乎啊,只是,不知道他母亲怎么还介意了。”

  “他母亲说,怕吴慧妈笑话林伟,找了个让有钱人玩腻的,说他儿子当了接盘侠,委屈。”

  “她真这样说的?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这是什么话呀。”

  钱小娴的脸顿时燃烧起来。

  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么和蔼可亲的林母,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她突然想起之前,林母和吴慧针锋相对的情景!

  天啊,以后,她会不会也像对待吴慧那样对待自己?

  以前她喜欢自己的时候,什么毛病都没的说,要是不喜欢了,会不会也看她不顺眼,挑她毛病啊。

  钱小娴又突然想到,昨天上午林伟带她去外面吃饭,今天又是这样说的!

  难道是她的母亲开始反对他们,林伟不敢带她回家了?

  钱母叹了一口气说:“也别怪人家生气,必定人言可畏,你这招惹的人实在是太拉风了。”

  母亲的话让钱小娴一愣,心想,自从母亲和王伯伯在一起了,她说话的水平越来越高,连拉风都会用了。

  钱小娴生气了。

  “他家要是介意就那就算了,我还介意他的过去呢。”

  钱母又问:“那高鉴到底怎么和你说的,听你表姐说……”

  “表姐说什么?”

  “高鉴对她说,他对你是认真的,他决定和周晗解除婚约,娶你。”

  钱母说这些的时候,口气并不兴奋,她又叹了一口气说:“你表姐把高鉴夸的天花乱坠的,可是,我还是觉得林伟好,因为这个,我还生你表姐的气呢,你表哥出事那段时间,林伟对她多好啊,可是,你表姐却赞成你和高鉴,没良心的丫头。”

  “啊,表姐怎么会这样?对了,我昨天回去,她民宿的服务员说民宿租给别人了,怎么回事啊。”

  “不知道啊,缺钱?前一段时间她给我打电话问,咱家有钱吗?我说,咱家哪有钱,她说,她急需一大笔钱。”

  “她干什么呀,要那么多钱,把民宿租出去多可惜啊。”

  “哎,准是等着急用钱呗。”

  林母没心思管这些,她又问:“我觉得吧,还是林伟靠谱,你看看咱家这条件,找林伟应该知足了,所以啊,你千万不要和高鉴有任何瓜葛了,林伟给你还了钱,你和他高鉴就彻底断了吧,可千万不能因为他再闹出什么事情来啊,一个女孩子名声太重要了!”

  “嗯,我知道了。”

  听了母亲的话,钱小娴的心情低落到极点。

  “还有啊,林伟妈那儿,你嘴甜一点,赶紧把她哄高兴了,哎,昨晚上,我和你王伯伯还说呢,不行,我给她打个电话,干脆让你和林伟扯证得了,可是,你王伯伯说,咱女方主动说这个,好像咱真的怎么着了。哎呀,愁的我啊一宿没睡。”

  “你千万别打电话啊,这事你别管了。”

  钱小娴一听母亲这样说,她又急眼了,母亲跟着瞎捣乱,身正不怕影子斜。

  放下母亲的电话,钱小娴又给表姐打了电话,电话响了一通,表姐依然没有接。

  后来,她从微信里发了一条消息说:“忙!等过一阵儿,不忙了再聊。”

  下午林伟来过一个电话,钱小娴只是应付了几句,挂了。

  本来,她想问问林伟,他母亲到底怎么想的,但是,她觉得自己主动问这些反而自己心虚似的。

  还是顺其自然吧。

  她累了,本来她觉得和高鉴在一起,会很累,现在,听了母亲的那些话,她想到和林伟的未来,她突然也没了安全感,她渴望的那份安宁,也突然被打乱了。

  一个下午,钱小娴失魂落魄一样,干什么都没有心思。

  上班时间,她也是魂不守舍的。

  高鉴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没有消息,他越是这样,钱小娴反而心里没底。

  她不得不承认,高鉴真的是太折磨人了。这是真的,他带给自己的折磨似乎大于甜蜜。

  今天和往常不同,因为知道高鉴今天来这里唱歌,所以,钱小娴不停的张望着酒吧的大门,也悄悄关注舞台上的歌手,。

  虽然,她知道高鉴签的是晚上9点到10点,但还是忍不住的去看。

  这一晚上,钱小娴不得不承认,她还是不由自主的等待,怕看到却又想看到,一次次看时间,一次次张望,一次次在脑海闪着高鉴的名字。

  她也拼命的抵住这些想法,可是,自己的思维就是不听自己的指挥。

  8点30……

  8点35……

  “小娴。”

  8点45分的时候,楼上的服务生玲玲半闭着眼睛,用手杵着腰,喘着气出现在钱小娴面前。

  “怎么了?”

  “我发烧了头晕目眩,浑身无力,求求你,你去二楼替我值班好吗,我实在坚持不了了。”

  这时候庞小龙走过来说:“感冒了,有药吗?你回去休息吧,我让小娴替你好了。”

  庞小龙说完,递给钱小娴一个小卡片:“楼上都是雅间,不过和楼下大厅服务一样的,要是有客人要陪唱陪酒的MM,你就打这张卡片上的电话号码。”

  “还有陪着喝酒唱歌的?”钱小娴拿着卡片,不解地问。

  玲玲趴在吧台上,有气无力地说:“你打电话就好了,也没你事。”

  “好的,你先到休息室休息吧,下班我们扶你回去。”

  钱小娴把玲玲扶到休息室,拿着卡片匆匆上楼。

  楼上总共有30个雅间,玲玲负责的1到10号雅间。钱小娴来到2楼的吧台,负责号雅间的莉莉和娟娟正在给自己的服务区里送酒水和点心。

  钱小娴看了看手表。

  9点5分,楼下大厅想起了音乐声。

  9点6分,楼下传了熟悉的声音,《爱你一万年》的歌声回荡在安静下来的大厅……

  “滴滴滴——”

  这时候,吧台上的电话响了。

  钱小娴拿起电话:“喂,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电话里传来一个醉醺醺的男人声音:“服务生,白小姐喝醉了,吐了一地,你来收拾一下。”

  “哦,请问你几号雅间?”

  “6号。”

  放下电话,钱小娴拿着拖布和抹布来到6号雅间,推开门,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钱小娴不由得用手捂着鼻子。

  雅间的沙发上坐着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女人趴在沙发上,头发凌乱,满脸通红。

  她上身只穿着一个吊带露脐小衫,下边是黑色短裙,脚上穿着一双高腰黑色皮靴。

  一个男人正拉着她的胳膊,她半闭着眼睛,痛苦的呢喃着:“哥,我不喝,我不喝了。”

  另外两个男人端着酒杯,依然在谈笑风生,他们见钱小娴进来问:“还有会唱歌的小姐吗?”

  “有。”

  钱小娴放下清扫的工具,从衣袋里掏出庞小龙给她的卡片,一个男人从钱小娴手里拿过卡片说:“你赶紧把地上的脏东西收拾干净了,我来打。”

  男人打完电话,把卡片递给钱小娴,他脸醉眼迷离的看着正在弯腰扫地的钱小娴,说:“你会唱歌吗?”

  钱小娴赶紧摇头:“不会不会。”

  “在这里上班的女孩哪有不会唱歌的?”

  “我是服务生,不陪客人唱歌。”

  男人掏出一扎钞票摔在桌子上,说:“就陪哥唱一首,这些钱都是你的了。”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