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04章 隔空相望

第204章 隔空相望

  “对不起,我真的不会。”

  说完,钱小娴端着清扫完的污物匆匆退出6号雅间。

  她刚想关门,一个穿着妖艳画着浓妆的女人一手握住门扶手,一手捏着鼻子。

  她从钱小娴身边闪过,推门进了屋,然后,钱小娴就听到一声娇滴滴的声音:“哥哥,我接到你电话立刻打车过来的呀,你看看,人家都冒汗了。”

  这声音!钱小娴只觉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她匆匆扔了垃圾,赶紧在洗手间一遍遍洗手。

  洗着洗着,她的脑海又浮现出沙发上趴着的那个女人的样子,她不寒而栗:“世界上原来还有这么可怕的地方!”

  这些女人,常年在这样的环境上班,陪着这些醉醺醺的男人唱歌喝酒,人生有意义吗?

  “滴滴滴——”

  还没等她回到服务台,电话又响了起来。

  又是6号雅间的男人:“服务员,拿两瓶红酒过来。”

  “好的,马上到。”

  她放下电话,心想:“哎呀,都灌醉一个了,还要喝酒,这都什么人啊!”

  又忙活了好一阵儿,钱小娴才回到服务台。

  因为昨晚没睡好,刚才又是一阵忙碌,她感觉全身就跟散了架子一样。

  钱小娴趴在吧台上发呆,音乐袅袅娜娜就跟催眠曲一样。

  她看看手表,还有5分钟就10点了,高鉴要走了吧。

  这时候,随着一阵儿喧嚣,楼下传来高鉴的声音——

  想你的声音你听见了吗?想你,不要忘了我有多么的爱你想你所有一切都不重要……

  这首歌是TRY的《想你》。

  原唱是女声,可是高鉴唱起来却是更一种深情。

  钱小娴的心脏扑腾腾的跳着,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耳朵上。

  她听着,她好希望这首歌永远都不结束……

  就在钱小娴听的如痴如醉的时候,刚才趴在6号雅间沙发上的女子跌跌撞撞的来到吧台。

  她拉了把椅子坐到钱小娴面前。

  刚才在雅间,钱小娴没有仔细看他,现在离得很近,她在发现这个女孩子和自己的年龄差不多。

  她皮肤很好,眼睛很大,而且是那种清纯少有的儿童蓝,她的头发依然有些凌乱,刚才在雅间穿的很少,现在外面套上了一件大大的米白色的外套。

  钱小娴在心里暗暗叹息,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为什么来这种地方,做这种没有尊严的工作呢?

  小姐翻看着酒单,指着一款淡红色的红酒说,给我来一杯这款的酒,她说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钱小娴:“你是新来的服务生吗?”

  “是的,你喝醉了,别再喝了快点回家吧。”

  “喝酒是我的职业,回家?喝西北风去?”

  “恩…………”

  钱小娴想说点什么可是,她不知道说什么?

  “丫头,我从你的眼睛看出了不屑。”

  “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钱小娴笨拙的否定着。

  “你不承认?你别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你刚来,还嫩着呢!一年之后,也许你就成了现在的我。”

  “我不会的。”

  “哼!曾经我也是像你一样坚定的认为,我不会干这个,就算收入是服务生的几倍,我也不会干,我也知道他们用刀子一样的眼睛盯着我,这种感觉就像被脱光了展览一样让人羞愧难当,可是,我的难处谁又能知道?我孤零零的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没有学历,只能在小餐馆打工,可是那些钱除去房租水电费依旧维持自己一天的温饱,我怎么帮父母养家,我什么时候才能过上有车有房的正常日子呢?在这里,虽然,每天要应付各式各样的男人,要陪着笑陪自尊,但是赚的钱可以给父母寄一点,自己还可以积攒一点……怎么办啊,我要生活!”

  钱小娴默默听着这些话,是啊,每个人都想追求幸福,可是不是所有人都能有途径得到的那么快。

  “别愣着,赶紧给我拿酒啊!”女人的催促打断钱小娴的思绪。

  “好的。”

  钱小娴把酒递给她,然后呆呆的着她扭动着腰肢又向走廊深处的20号雅间走去。

  钱小娴的心真的受了触动,没有文化,没有学历,只能从事这些没有尊严的工作,可是,自己呢?自己也一样什么都没有,自己和她们的处境又差多少呢?

  钱小娴拿出手机,打开作家助手。

  电脑被吴慧摔坏了,丢了存稿,最近表哥又出事了,她彻底断更了,自己也曾经承诺不断更不太监的,可是,她也没想到写小说不断更有多难,必定,要生活,生活中各种烦心事要处理,自己就这样放弃,就这样虚度时光吗?

  随着深夜将近,客人开始结账。

  又一个雅间的客人走了。

  钱小娴又用了十分钟打扫干净,她看看已经是12点了,替班的服务生风风火火的冲上楼梯。

  她疲惫不堪的下了楼,一楼大厅客人也少了很多,舞台的霓虹依然在闪烁,乐队还在如痴如醉的弹奏着。

  舞台上是一个女歌手,正在如痴如醉的吟唱着一首不知名的情歌。

  林伟从角落的吧台上站起来,钱小娴一愣说:“林哥,你几点来的?”

  林伟说:“我刚到。”

  “啊,你等我,我换衣服去。”

  钱小娴脱了工作服,换上自己的衣服走出来,已经是深秋了,晚上的空气异常的冰冷,一出门,钱小娴就一连打了两个喷嚏。

  “有人想你了。”林伟笑着说。

  “什么呀,是冷空刺激的。”

  林伟说:“我妈就这么说,她说准着呢!”

  钱小娴的脑海却突然闪过高鉴,今晚,他没看到自己,他为什么不给自己打电话呢?

  林伟问:“想什么呢?今晚在楼上累吗?”

  “还行。”

  回到旅店,林伟没等钱小娴回房间,就一把拽住她的手说:“两天,我都没好好看你了,你在躲着我?”

  “林哥,等庞小龙找到新的服务生,我就不干了,我天天在家陪着你。”

  刚才在路上,钱小娴就发觉林伟一路上都紧锁着眉头,好像有什么事情,难道是因为他母亲给他压力了?

  钱小娴觉得林伟情绪低落,她想问是不是那个原因,可她还是觉得说不出口,她只好说:“林哥,太晚了,早点休息吧。”

  林伟看了看她,也好像要说什么,但还是点点头,转身回了房间。

  又是一个失眠的夜晚,她脑海里都是高鉴的声音,他的声音像施了魔法一样在耳边一声一声的喊:想你,想你……

  然后,她的脑海里却又不停的蹦出林伟心事重重的样子……

  钱小娴瞪着天花板,她想,明天还是和林伟说,让林伟尽快还上高鉴的钱,然后离开酒吧她不想再让高鉴大打乱自己的心,她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纠葛了。

  而此时此刻的高鉴,躺在豪华的宾馆的豪华套间里,也和钱小娴一样辗转反侧。

  父亲的病终于稳定了,他迫不及待的从美国飞了回来,因为钱小娴没有音讯,让他再也坚持不住,他的第六感觉告诉他,如果他再不回来,也许,他就真的找不到她了。

  果然,再次见到钱小娴,她开始对自己冷漠,她也似乎长大了一样,比之前有了主见。

  她最近的生活,他也略知一二,他知道钱小娴这几个月经历了致命的打击。

  他明显的感觉到,之前她对自己的狂热和迷恋正在消退,这个正是他担心的事情。

  他们必定没有什么契约也没有多深的交往,之前的亲近也完全是自己霸道的操纵。

  他觉得,他们的感情还是比较脆弱的。

  所以他有了紧迫感,因为他知道对待钱小娴,也不能死缠烂打,那只会引起她的反感。

  所以今天晚上他没有看到她,也没有给她打电话,一晚上也没去找她,他知道叼着胃口比紧追更有力度。

  因此,他只能用歌声和她诉说思念和爱恋,可是吧台却一直没有她的身影,

  他在签约的这一个小时,不是联唱,而是唱完几首后就休息一段时间,然后有客人互动,或者有另外的签约歌手接替。

  在每个休息时间,他都来到吧台的藤椅前坐下,要一杯红酒,然后在穿梭的人群中不停地寻找……

  后来,他实在忍不住,才问了庞小龙,才知道她今晚去二楼替班,他不禁抬头看了看二楼,他想,她应该能听到吧。

  之前看不到她,思念无法表达,可是现在她近在眼前,还是无法诉说思念。

  高鉴拿着手机,呆呆的看着钱小娴的微信……

  与此同时,钱小娴也是拿着手机,对着鉴在娴上,发着呆……

  第二天,玲玲满脸憔悴的来上班,钱小娴说:“你病得这么厉害,怎么不休息?去医院看过了吗?”

  玲玲说:“去医院?到那里就让你做各种检查,一个小感冒就能把我半月工资给造没啦!我从门口药店买的药吃了,在地下室里躺着怪没意思的,上班和你们在一起时间过的还快点!”

  钱小娴说:“你行吗?不行你在楼下,我去楼上替你!”

  说完这句话,钱小娴立刻后悔了。

  要是去楼上,今晚又看不到高鉴了,这个念头一闪,她又开始罪恶感,不是说好了,不想他吗?

  可是,高鉴近在眼前,却不联系她,这样钱小娴更加不淡定了,她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不想主动联系她,但是,她希望他来讨债吧。

  因为林伟已经准备好了,昨天他问:“你和高鉴联系还钱的事情了吗?”

  钱小娴没说高鉴在酒吧,她只好敷衍着说:“还没呢,我尽快联系他。”

  这两天,林伟好像有心事,钱小娴怀疑是他母亲施加压力了,因为今天林伟又带她出去吃的饭,他不提回家。

  钱小娴也不提。

  可是,想到他母亲,自己怎么心里发慌呢?

  “啊,小娴你真好,爱死你啦。”

  这时候,玲玲嗲嗲的声音打断钱小娴的思绪。

  玲玲说着,已经凑过来就要照着她的脸来一口,钱小娴用手迎了上去:“感冒菌!”

  玲玲嬉笑着停下来说:“小娴,你就再替我一天吧,这两天,一楼歌厅里来了一个帅哥歌手,简直是迷死人不偿命,你让我再过一晚上眼福,反正,以后你天天有机会看他。”

  “电视上歌星多了去了。”

  钱小娴知道她说高鉴,心想,自己就要辞职了,她不可能天天看到高鉴的,而且,她知道,如果她走了,高鉴也一定走了。

  “能一样吗?这个近在眼前啊。”

  这时候,庞小龙走过来说:“开工啦,开工啦。”

  晚上9点,舞台上主持人介绍完毕,随着《爱你一万年》的音乐响起,高鉴走上舞台。

  终于没有禁得住诱惑,钱小娴悄悄走到楼梯口的栏杆张望。

  楼下,绚丽的灯光投影在高鉴的身上,他就像梦幻中走出的王子。

  今晚他穿着一身银色的礼服,修长挺拔的身材,精致绝伦的脸立体炫酷如雕刻般完美。

  他的眼眸明亮如星辰闪烁,霓虹幻影中似乎有淡淡的迷人的忧郁。

  现在在酒吧唱歌的歌手,向来都是俊男美女,尤其舞台上的男人,越来越白越来越光滑,甚至超越了女人的胶原蛋白脸。

  而高鉴这样天然的健康肤色散发着十足男人味的歌手却是很少见。

  舞台上的高鉴如此光彩照人。

  灯光,音乐,情绪,这样的氛围的确很撩人,无法抗拒的把人带入一种虚幻般美妙的境界。

  高鉴怀抱吉深情的唱着,他的眼睛也正向二楼张望,很快,他发现了栏杆前的她。

  钱小娴本来想立刻走开,可是,她还是没有动,如果自己一溜烟的逃走,岂不是更显示自己的狼狈?

  不如,就这样静静的站着,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当歌声唱到高峰的时候,台下几桌的年轻人开始激动,开始疯狂起来,附和的声音超过了高鉴的声音,还有几个穿着时尚的妖娆女子牵手跑上舞台,围着高鉴载歌载舞……

  这一个小时,现场都很热烈,高鉴一直被客人纠缠着,有人送上鲜花,也有人送上美酒。

  钱小娴突然一阵茫然,她突然想起之前周晗说,高鉴有一段时间曾经沉溺酒吧,每天喝的烂醉,他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买醉吗?

  随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昨天她在网上看一篇关于酒吧的文章。

  那里面说,酒吧就是一个大染缸,再纯净的人在这里呆久了,也会染成五毒俱全的家伙。

  为什么钱小娴突然想查看这样的文章呢——

  因为昨天6号房间那个喝醉的小姐,让她好奇,好好的一个女孩子为什么来这里陪人喝酒唱歌呢?那些男人都是什么人呢?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