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05章 约会吧

第205章 约会吧

  难道真的像文章里说的“酒吧总是给外面的人一种灯红酒绿的感觉,奢靡而香艳,可是里面的其实大多都是寂寞的。”

  钱小娴尤其对文章里这句话更是不寒而栗——

  在这里看到的阴暗面多了,渐渐的就会不相信感情。

  想到这里,钱小娴决定还是尽快辞职,我真的不喜欢这个地方,而且,她也不想让高鉴在这里演出了,如果被人发现,再次影响他公司股价,那岂不是又是自己的责任?

  10点的时候,沸腾的一楼大厅才平息了。

  二楼的钱小娴也回到吧台打算小坐一会儿。

  高鉴却突然晃晃悠悠的从楼梯口走上来。

  他走路有点踉跄,他走到钱小娴值班的吧台,趴在上面,眯着眼睛对钱小娴说:“你送我回家。”

  “我们这儿不负责接送客人。”

  钱小娴直接瞪着高鉴,天啊,这是喝了多少酒啊,醉眼迷离!

  高鉴伸过来抓钱小娴手,他闭着眼睛呢喃着:“我想你了!”

  钱小娴赶紧抽出手,四下看看,向后倒退一步躲开高鉴。

  “你不想我吗?”

  高鉴被抛开的手尴尬的搭在吧台上,他用手指不停的敲着吧台。

  “别乱动,后面有监控,我给你找个代驾好了。”

  钱小娴说着拿出手机。

  高鉴一把抢过她的手机,然后用手揉着太阳穴说:“和我回去吧。”

  “你再乱说,我不理你了。”

  钱小娴急了,她看看大厅,还好没有服务生看到。

  “你先做这儿等会儿,我给你找个代驾。”

  “你走了,谁管我?”高鉴耍赖有一把拽住钱小娴的胳膊。

  这时候庞小龙从楼梯上来,看到高鉴倚在吧台上和钱小娴说着什么,他快步走过来,微笑着说:“这不是高先生吗?你今晚好火啊,怎么,喝高啦?”

  “有一点,我想让她和我回家。她凶我!看着挺温柔挺文静的小姑娘,竟然满身是刺,说话也带刺!”

  庞小龙立刻明白了高鉴的意思,他笑着说:“高先生,你的意思我明白,可是,她是服务员,我给你找一个你需要的。”

  说着庞小龙就拿出一张卡片打算拨打电话。

  钱小娴看到那张卡片,突然就明白了庞小龙的意思。

  她赶紧抢过庞小龙的手机:“你领悟错了,他喝多了,想找个代驾。”

  庞小龙瞪大眼睛,恍然大悟的看着高鉴:“原来是这样啊。”

  高鉴眼光有些迷离,他指着钱小娴说:“我就想找她做代驾。”

  “我,我没驾照呢。”

  钱小娴急忙摆手,拼命摇头:“你等着,我给你约个代驾。”

  “约的不安全,我不要。”

  庞小龙说:“要不这样,你在休息室先躺一会儿,等一会儿下班了,我们送你回去。”

  “好吧,休息室在哪呢?”

  高鉴听了,觉得正中他的下怀,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对还在不知所措的钱小娴说:“我扶你。”

  “我来!”

  庞小龙上前一步,抓住高鉴的胳膊,把他扶到休息间,安置他在折叠床上休息。

  高鉴趴在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庞小龙退出休息室,走到吧台对钱小娴说:“他难为你了吧,我看他以前一定没在酒吧唱过歌,客人让喝酒就傻喝。”

  “怎样才能不喝酒?”

  钱小娴回头向休息室望了一眼。

  “嘴巴甜点,和客人周旋呗。”

  “哦——”

  钱小娴若有所思的应了一声,但是,她看看手表,快11点了。

  “林伟快来了。”她悄悄和庞小龙说。

  庞小龙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说:“那我们现在就把他送回去,赶在12点就回来。”

  他走进休息室喊了好几声,高鉴才睁开眼睛问:“你喊我干什么?”

  “送你回家。”

  “这就是我的家,这里有她……”

  高鉴翻了一个身,含糊的说了一句又闭上眼睛。

  庞小龙对钱小娴说:“这是喝了多少酒啊?醉成这样!小娴,你看看昨天和他签的合同上他家的地址是哪里?”

  地址?

  高鉴说在他一家酒店里,可是没告诉我酒店的名字,我们又假装不认识,怎么可能知道他住在酒店,可是,庞小龙要地址呢!

  她知道,那天她看合同的时候,发现高鉴的签约地址是自己的家庭住址。

  钱小娴着急了,她冲进休息室,走到高鉴身边,她用力推高鉴:“你住哪里啊?快说,我们好送你回去。”

  高鉴睁开眼睛,目光迟钝的看着钱小娴,钱小娴狠狠瞪了他一眼,她扭头看庞小龙正在翻找合同,钱小娴上前一步,伸出右手,在高鉴后腰上使劲掐了一下:“快清醒!”

  “哎呀,心狠手辣的丫头……”高鉴突然坐起来,皱着眉头瞪着钱小娴。

  “你快醒醒,我们送你回去,你住在哪里——快想!”

  钱小娴语气平稳,眼神却急的冒火。

  高鉴被钱小娴掐了一把,一下清醒过来:“秦城市兴隆大酒店609房间。”

  他脱口而出,说着,他掏出一张磁卡递给钱小娴。

  “庞小龙,别找了合同了,他住秦城市兴隆大酒店609房间!”

  钱小娴如释重负般松了一口气。

  庞小龙走过来扶起高鉴。

  一出门,外面的微凉的空气扑面而来,高鉴清醒了很多。

  但是,他依然倚着庞小龙晃晃悠悠的来到停车场,高鉴打开车门说:“你俩回去吧,我自己回去。”

  “酒驾啊!你还是坐后边去吧。”

  庞小龙拉开汽车的后门,让高鉴上去,又对钱小娴说:“你也坐后边吧,扶着他点,你看他东倒西歪的。”

  钱小娴坐到高鉴旁边,高鉴头靠着座椅,他看庞小龙还在车外,他的手迅速逮住钱小娴的手,攥着。

  庞小龙把车开得很慢很稳,高级车厢就像一个舒服的摇篮,疲劳一天的钱小娴竟然昏沉沉的睡着了。

  车开到兴隆大酒店的停车场,庞小龙扭头看到钱小娴倚着高鉴的肩头睡得正香。

  “嘘——”

  高鉴看庞小龙想喊钱小娴,他嘘了一声,轻声说:“今晚你俩都别回去了,我住的是套间。明天早上我送你俩回去。”

  “不行,我们得回去。”

  “她是我女友,我不要她走。”

  高鉴脱下外套,裹住钱小娴,不由分说的把她抱出车里。

  外面空气寒冷,钱小娴缩了缩头。

  “钱小娴,醒醒。”

  庞小龙跟着下了车,这丫头也是让人醉了,说好送喝醉的人回家,她却被喝醉的人抱着,还很享受的样子,有这么累这么困吗?

  幸亏有我跟着,没我今晚你就惨了,傻丫头,怎么一点儿安全意识都没有呢?

  庞小龙突然又觉得不对劲,高鉴刚才说钱小娴是他的女友!

  他突然想起钱小娴怕林伟知道才着急把高鉴送走,看来,她没准真是这人的前女友!

  哎,怎么办?

  他悄悄拽了她一把,心想,林伟对自己可是不错啊,不管钱小娴和高鉴过去怎么样,她现在可是林伟的女友,自己不能见死不救吧。

  “啊?”

  钱小娴突然惊醒,她问:“哎呀,几点了?”

  “钱小娴——”

  庞小龙对她努努嘴,意思是她还在高鉴怀里呢。

  钱小娴慌忙挣扎,说:“我下去。”

  高鉴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便利贴塞到钱小娴手里,说:“这是我电话,一会联系我。”

  钱小娴一愣,自己有他电话和微信,还给自己电话干什么,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慢慢打开:今晚我们约会吧。

  钱小娴电击一般迅速把纸条揉成一团,揣进口袋。

  她匆忙看了庞小龙一眼说:“我们回去吧。”

  钱小娴惴惴不安的熬到下班,这几天,高鉴不提欠款,也不逼她登记,就来酒吧亮相,这样扯着懵着太难受了。

  晚上林伟接她回家,车停到旅店门口,他没着急下车,而是扭过头来问:“你还没和他联系吗?”

  “没。”

  林伟迟疑了一下说:“小娴,我想和你说个事情。”

  “滴滴滴——”

  钱小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看了看是方圆,她说:“林哥,明天,明天我就联系好吗,太晚了,我们进去吧。”

  她说着打开车门,一边接通方圆的电话说:“方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晚来电话!”

  “喂,小娴,你那说话方便吗?”

  钱小娴加快脚步,打开旅店的门,然后直奔自己的房间,她小声对方圆说:“有什么事?你在微信里说不行吗?不知道我在林伟家吗?”

  方圆说:“哎呀,事情不是着急吗?高鉴喝醉了,他给你打电话你不回,微信也不回,他给我打电话让你去他的酒店。”

  “我不去。”

  “哎呀,小娴,你不去他治我啊,他对我一通乱吼,好像我夺走你似的。他喝多了,你就去照看他一次吧,你说,他千山万水的飞回来,你却投到别人的怀抱,给谁都难受啊。”

  “胡说,他还不知道我和林哥,其实我和林哥也刚刚开始……”

  “小娴,我也没对他说,只是,我确定一下,你和林伟同居了吗?”

  “没有!”

  “你和高鉴彻底没戏了吗?”

  “嗯呢。”

  “那我替你去照顾他,行吗?”

  “方圆,你又想干什么?。”

  “小娴,现在他是心情最低落的时候,需要人安慰,我就是想照顾他。”

  “你别乱来。”钱小娴着急了。

  “放心吧,我乱来他也不会正眼看我一眼,我就是照顾他,没别的想法,你什么时候也变得会胡思乱想了。”

  “哼,我太了解你了。”钱小娴看看手表说:“这么晚了,你还有几十里你怎么过来?。”

  “我约车。”

  “不行!这么晚了太危险了。”钱小娴说:“方圆啊,你疯了吗,我问你,你和程程真的分手了吗?”

  “嗯,这个嘛……”方圆支支吾吾的说:“我们还那样……”

  “是吧,我就知道你离不开他,我警告你啊,你要是想和程程有始有终,白头到老,就不要和任何一个男人走的太近。”

  “他知道我在高鉴这兼职,他也不怀疑了我的,他也知道高鉴和周晗,所以,程程对我放心着呢!”

  “那也不行,深更半夜的你跑过来照顾高鉴,程程知道了,他一定会生气的。”

  “嗯,可是,高鉴打电话啊,他说我要是说服不了你,回家算了,我算看透了,他答应我来兼职,他是有目的的,我就是他进攻你领地的一个棋子。”

  方圆的声音充满落寞。

  “喂,小娴,凭什么啊,他凭什么对你这样念念不忘,他都和周晗订婚了,他还骚扰你,看来,他人品也不怎么样!可是,为什么啊,公司美女如云,他用得着找你吗?你说,你给他使了什么媚术?”

  “方圆,你别乱说,挂了吧。”

  钱小娴听走廊里有脚步声,一定是林伟关好旅店的店门,回房间了。

  钱小娴放了电话,她这才发现高鉴的几个未接电话,还有从微信里发来好多消息。

  这时候,方圆又发过几条消息——

  ——他问我给你打电话了吗?喂,小娴,今晚他喝了多少酒啊,我担心啊,你这要是去了,还能回来吗?

  ——你俩到底怎么回事啊?你赶紧把钱还给他吧,他这样,要是林伟知道了,你和他就完了。

  ——我担心,还了钱也没用,醉翁之意不在酒,我看他这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啊。

  钱小娴只好在微信里和方圆说了高鉴对他说的话。

  方圆说:“不可能,他不可能和周晗解除婚约的。”

  “为什么?”

  “你去看看周晗的朋友圈。”

  “我早就把她的号码忘记了。”

  很快,方圆发过一张截图。

  钱小娴立刻点开那张截图,截图的上端是周晗今天的发的动态,那是一组周晗和高鉴父母在一起的照片,配的文字是@高鉴:“我和爸妈就要回家了,你等着我们哦!”

  截图的下端是昨天的动态,那是一张她伸着手秀戒指的照片,配的文字是@高鉴:“老公,爸爸答应我们元旦举行婚礼了。”

  这时候,方圆又发来消息说:“看到了吗,人家才是一家人,你千万不要上高鉴的当啊,他不可能和周晗解除婚约的,他和你只是旧情难忘,估计是想把你发展成地下情人。”

  “不是的,他说解除婚约和我结婚!”钱小娴解释了一句,然后紧接着发过一条说:“算了吧,就算他解除婚约,我也不答应他了,明天,我就和林哥去找他还钱,以后,我再也不会联系他了。”

  “可是,现在怎么办啊?我怎么和他交代?”

  方圆紧接着又发过一条:“你要是拒绝他,他会不会辞退我啊!”

  “不会的不会的,你是你我是我,我了解他,他不会这样办事的。”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