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06章 一样的手镯

第206章 一样的手镯

  “可是,他刚才说,你不来就让我回家。”

  “啊?”钱小娴想了想说:“你别管了,我一会儿联系他,我和他说。”

  钱小娴看看手表,已经是12点多了,太晚了,她只好拨了高鉴的电话。

  可是一直拨了两通,电话都显示在通话中,她只好挂了电话,在房间里急得走圈。

  过了一会儿,高鉴果然又打来电话。

  钱小娴赶紧挂断,然后从微信里发消息过去:“别闹了。”

  “你来。”

  高鉴突然又发起了视频邀请,这声音在深夜格外刺耳。

  “砰砰砰——”

  随着几声轻轻的敲门声,林伟喊了一声:“小娴。”

  钱小娴吓得一哆嗦,她赶紧点了拒绝问:“林哥,干什么吗?”

  “哦。”钱小娴把手机装进口袋,轻轻拧开房门,她手机上又响了视频邀请的声音。

  钱小娴只好点了接受。

  视频里,高鉴穿着睡衣,瞪着钱小娴说:“你躲着我干什么?”

  “高先生,你不要骚扰我了,我有男朋友了。”

  高鉴的脸抽搐了一下,刚才平和的脸顿时阴沉:“你再说一遍!”

  钱小娴慌乱的看了林伟一眼,刚要开口,林伟从她手里拽过手机,可是,还没等林伟开口,手机屏幕上的高鉴已经开始咆哮了:“你把手机给她,我不想看到你。”

  “钱小娴你躲什么吗?你给我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不说话,说啊,你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出轨,你忘了你怎么说的吗?没结婚之前,你不会让谁得到你吗?”

  钱小娴慌忙从林伟手里夺过手机说:“我,我没有。”

  “你看看现在几点,你和男人出现在一个房间里,你怎么解释?”

  “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

  高鉴的话让她难堪,尤其是林伟就站在旁边。

  她匆匆看了林伟一眼,然后对着手机说:“高先生,你欠的钱我会尽快还给你,求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

  因为激动,高鉴的语速很快:“钱小娴,你太心狠了,你忘了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吗,我给你唱过情歌,我给你买了戒指准备求婚,我和家长宣布过要娶你,你的身上有我的名字,你是我的,你怎么可以出轨别人?你怎么可以爱上别人?”

  钱小娴眼泪顷刻流下来,她哽咽着说:“我没出轨,你不要乱说,你既然和周晗订婚了,就不要再来找我了。”

  “我和她是契约,我给你说过多少遍了,我让你等我,我会和她解除婚约的,你怎么不等我!”

  没等钱小娴说话,林伟拿过手机说:“高先生,今天太晚了,明天我就把她欠你的钱还给你,以后,你不要纠缠她了。”

  高鉴:“她欠我的情呢?你怎么还?”

  林伟:“什么话!有你这样说话的吗?”

  高鉴:“你们订婚了吗?”

  “没有。”

  高鉴说:“那我就通知你,我给钱小娴已经买了结婚戒指,我们身上带着彼此名字的情侣项链,她是我的,你离她远点!”

  林伟:“你别忘了,你和周晗订婚了。”

  高鉴:“这些我不方便和你解释。”

  林伟:“你必须解释清楚,你既然订婚了,就不能再来骚扰她。”

  高鉴:“骚扰?是她欠我的。”

  “高鉴,我瞧不起你,你用金钱骗来的感情有意思吗?你发地址给我,她欠你的64万我立刻还给你。”

  高鉴:“她表哥的600贷款你能立刻还吗?”

  “你说什么?”

  一旁的钱小娴一把接过电话说:“你说我表哥怎么了?”

  原来,高鉴回国后,他找不到钱小娴,方圆也不说,他只好找到秦燕妮的电话,没想到,秦燕妮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刘浩生前欠下的高利贷已经滚到600万,绝望的秦燕妮只好像高鉴求救。

  高鉴立刻派人帮她全部还清债务,秦燕妮自然万分感激。

  当她听高鉴说,他打算娶钱小娴,秦燕妮震惊之后,告诉高鉴,钱小娴为了接触刘浩的小三才去了酒吧。

  她并没有说钱小娴和林伟的事情,高鉴让秦燕妮不要告诉钱小娴这些事情。

  所以,高鉴才出现在酒吧,他想给钱小娴一个惊喜,也想再次给她一个浪漫的相遇。

  没想到,他现在看到的却是钱小娴和林伟在一起,他急眼了,所以,他说出了600万。

  林伟立刻给秦燕妮打了电话。

  秦燕妮哭着说:“林伟,你放过小娴吧,我一直希望你们在一起,可是,如今,我遇到这么大的麻烦,我不忍心再让你帮忙了,你给小娴拿出80万也许不算什么,但是600万的债务,足可以毁掉你。这些日子,我很感谢你一直帮我们,我不忍心再牵连你了,你如果真的爱小娴,你就成全她吧,你也知道,小娴的身世很可悲,只有高鉴才能让她摆脱贫穷,也许,只有高鉴让她再实现上学,能够提升自己的梦想。”

  “嫂子,你怎么可以把你的债务让小娴还呢?你有房产啊,你太自私了,你是她姐啊。”

  “林伟,房子不是说卖就卖的,你知道高利贷吗?几天就有可能翻一倍,我再等下去只能跳楼了,如果,再有办法,我也不会这样做的,而且,我的房产全卖了,也不够啊,我也想过找你,可是,你的房子能立刻出手吗?而且,你的财产还完了600万,还剩多少,你父母能愿意吗?所以,只有高鉴才能拯救我们,你看在刘浩的份上,你就可怜可怜我们,你放手吧。”

  “秦燕妮!”

  在一旁的钱小娴再也忍不住了:“秦燕妮,我恨死你了!”

  秦燕妮:“哎呀,小娴,你不知道你姐,现在听到电话铃声,心脏都抽筋吗?大晚上的你发什么神经啊。”

  钱小娴对着手机大喊:“秦燕妮,你凭什么?凭什么让我为你家的600万买单?”

  秦燕妮:“那是你表哥造的孽,你不买单谁买单。”

  钱小娴:“你这是混不讲理,亏你还是我姐,你竟然这样算计我。”

  秦燕妮:“你别生气,你表哥没了,你让我怎么去找600万?我海边都去了好几次,安眠药已经买了好几瓶,可是,我死了,两个孩子怎么办,你给我养吗?你想让两个孩子比你还惨,不但没有父亲,还没有妈妈吗?”

  听了这话,钱小娴不由得哽咽起来,说:“你把两套房子,还有民宿还有饭店都出兑出去,我家的房子也卖了,我凑一凑,也许就够600万了。”

  “幼稚,你知道那贷款一天的利息是多少?等着我们把钱凑够了,600万就变成1200万了,小娴,现在,我才知道高鉴原来对你这么痴情,你个死丫头竟然瞒着我们,他都给你买钻戒了,你脖子上还带着他的情侣项链,你就是灰姑娘遇到白马王子了,你还哭个啥劲。”

  钱小娴:“他和周晗订婚了,就算他解除婚约,我和他也是不可能的,我已经有林哥了。”

  秦燕妮:“高鉴的父亲还在美国的病床上躺着,他不远万里飞过来,去酒吧给你唱情歌,人家是亿万富豪,人家缺纯情少女吗?他为你挥金如土,他救过你外甥,又来拯救你表姐,他对你还不够好吗?钱小娴,你别不识抬举,我是你姐,我才这样提醒你,我告诉你,你要是错过高鉴,这辈子你都别想翻身。”

  “别说了。”钱小娴挂了电话,她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机还在和高鉴视频中。

  她看着高鉴说:“你什么意思?”

  “你知道。”

  林伟对高鉴说:“你等着,我明天把所有的钱给你。”

  “林哥,600万啊?”钱小娴看着林伟说:“你去哪找这么多钱?”

  “我有办法!”林伟说完就要走。

  钱小娴心想,这可是600万啊,普通人一天之内凑上,简直是不可能的,她突然一阵颤栗,要是让林伟还钱,自己给林伟带来的是灾难啊!这么多钱,他怎么拿不出来,他会不会也像表哥一样去网贷?

  她一把拉着林伟,说:“林哥,你干什么去。”

  这时候,高鉴在屏幕上喊着:“钱小娴,你太无情了,我这样对你,你还要选择要他为你还债吗?你们别妄想了,你以为我是傻子吗?明天你想用600万打发我吗?你赶紧把地址发我……”

  高鉴挂断视频。

  钱小娴和林伟互相看了一眼,沉默着坐到沙发上。

  很快,旅店的大门被敲得砰砰作响。

  林伟站起身,钱小娴也紧跟在他后面。

  “开门!”随着一声大吼,房门被拍的砰砰作响。

  林伟刚打开房门,高鉴上前一步抓起钱小娴,说:“跟我走。”

  钱小娴说:“高先生,你不是要算债的吗?”

  “那种话你也信吗?我的感情是用金钱计算的吗?”

  “你放手!”林伟一把抓住高鉴的胳膊说:“你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

  高鉴突然从衣领里掏出项链,说:“看到了吗?这是她的名字,她的身上也有我的名字,我告诉你,她是我的,该放手的是你!”

  “那是过去,现在她是我的。”

  “你得到她了吗?你问她爱你吗?”高鉴一把拽过钱小娴,用一只手揽着她说:“钱小娴,你告诉他,你爱我,你这辈子只爱我一个人。”

  林伟瞪着高鉴说:“你讲不讲理?你怎么这样对她?”

  高鉴说:“她是我的女人,我怎么对她不用你管!”

  林伟抡起拳头对着高鉴砸了过去,高鉴一把推来钱小娴,然后抱住林伟,两个人在地上翻滚。

  “你们别打了。”

  她在一旁拉了这个又拉那个,可是,就是没办法把他们分开。

  情急中,钱小娴拨了林父的电话,很快,林父和林母风风火火的冲进来。

  林父抱住林伟,林母抱住高鉴。

  高鉴抓住林母的手,想掰开她,说:“你放开我!”

  “我不放开你,你私闯民宅,还打人,我要告你。”

  “是你儿子先动手的。”

  这时候,林父松开林伟,他跨到高鉴面前说:“你是……天啊,林伟,你过来。”

  “你放手,你看他和林伟长得一模一样啊……”

  林父说着拽林母。

  林母的手正被高鉴的手抓着,高鉴见林父吃惊的看着自己,又听林父说这种话,他赶紧撒开林母的手腕。

  林母这才放开高鉴,她皱着眉头甩着手腕说:“你这人,真是的,你和我有仇吗,你手就和钳子一样,我手腕断了。”

  高鉴突然又抓住她的手腕,愣愣的盯着她手腕上的银镯子。

  “你干什么?”

  林母惊骇的瞪着高鉴。

  林伟也伸手抓住高鉴的另一个胳膊说:“放开我妈!”

  “林哥!高先生!”

  钱小娴怕林伟还动手,她赶紧拽住林伟,然后指着林母手上的手镯说:“我突然想起来了,高先生母亲也带着同样的手镯。”

  林母扭脸看着钱小娴说:“什么?你见过他母亲了?你们都见过家长了?啊,你们都到了见家长的关系了?”

  “哎呀,你先别说那事情了。”

  林父慌忙推走林伟,然后对高鉴说:“你认识这手镯吗?”

  林母这时候也看清楚高鉴的脸,她瞪大眼睛凑到他的面前说:“天啊,我的天啊,你,你是谁啊!”

  高鉴的目光从手镯上移开,突然定格在林母的脸上,他撒开林母的手,又一把揽过钱小娴说:“你说她是不是和我母亲很像?”

  钱小娴难为情的用手掰高鉴的手,可是,高鉴牢牢地控制住她,她只好缩在他的怀里说:“喂,你放开我。”

  “说。”

  “是的,手镯也一样,不过突然不一样,你母亲手镯图案是龙,阿姨的是……”

  “凤。”高鉴没等钱小娴说完,他先说出,然后,又飞快的扫了林母的手镯一眼。

  林父上前一步拉着高鉴说:“走,坐到沙发上去说,小娴啊,有热水吗?你给高先生倒杯热水。”

  高鉴紧紧揽着钱小娴,林父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林母一时说不出话来,懵了几秒,她突然问:“你妈妈的手镯是她母亲的吗?”

  “是,是我姥姥的。”

  “你姥姥多大岁数了?”

  “她不知道她的年龄。”

  “她不知道年龄?”

  “是的。”高鉴说:“她是被抱养的。”

  “啊,我的妈呀……”林母喜极而泣,她突然拉住高鉴的说:“我大姨现在住在哪儿啊,她好吗?”

  林父说:“你先别激动,等确定了你再喊你大姨。”

  高鉴也被这突然的事情弄懵了,他说:“我姥姥在美国呢,她一直想找她的亲人。”

  “她记得家里的亲人吗?”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