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08章 别无选择吗

第208章 别无选择吗

  “高先生!”

  钱小娴突然站起身,高鉴真的是疯了。

  高鉴又站起身挡住她:“你别走。”

  林伟也站起身一把拽住高鉴的衣服,他攥紧拳头说:“你再纠缠她,信不信我……”

  “林哥!”钱小娴拉住林伟的手说:“林哥,别这样,他……可能是你的哥哥啊。”

  林伟松开高鉴,他靠在床头说:“好,你继续说……”

  高鉴坐到沙发上,说:“我实话告诉你吧,钱小娴是我的女朋友,她还有可能是你未来的嫂子,所以,你以后离她远点。”

  “这个我做不到,她是我朋友的妹妹,我答应朋友照顾她一辈子。

  ”

  林伟提到表哥,又加上现在尴尬难堪的局面,钱小娴不由得眼泪又流下来,为了不让他们发现她赶紧站起身,没想到高鉴又拉住她,他从腋下掏出温度计说:“别走,你给看看烧不烧?”

  “自己看!”钱小娴说着想绕过他,可是高鉴拽着她不放手。

  “钱小娴,你又想逃吗?你想逃避到什么时候?”

  钱小娴侧过脸不看他,这样僵持了几秒,林伟突然起身走过来一把拽下高鉴的手说:“拿来,我给你看好了。”

  高鉴拿出温度计,眼睛却还是盯着钱小娴。

  林伟拿起温度计看了看说:“39.1。”

  “呀,高烧?”钱小娴突然从林伟手里拿过温度计看了看说:“林哥,要不要带他去医院?”

  “去吗?”林伟巴不得打发高鉴走。

  “不去。”

  “那赶紧吃退烧药吧。”钱小娴说着拿起茶几上药盒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板,然后拿出一颗扑热息痛递给高鉴。

  她娴熟地做着这些,无意中她发现林伟一直看着她,他的目光里有明显的介意,钱小娴这才觉得自己的确有点过分了,不过,她拿着水杯还是轻声说了一句:“我去换一杯热水。”

  “不用。”高鉴拿过水杯吃了药。

  钱小娴看他吃了药,还是拿过杯子到了一杯热水说:“喝热水才会把体温降下来。”

  高鉴站起来走到床边,拽过一个枕头皱着眉头说:“有新的枕头床单吗?”

  林伟说:“都是新换的。”

  “啊,你等一下。”

  钱小娴知道高鉴的矫情,她闪到隔壁120房间,拽下自己的床单抱起自己的枕头,那是自己第一天来的时候,林伟从家里拿来的新的。

  钱小娴给他换完了说:“好了,赶紧休息吧。”

  她转过身对林伟说:“林哥,我们走吧。”

  钱小娴说着走出房间,林伟紧跟在后面关了房门,他没看钱小娴而是径直回了自己房间。

  钱小娴知道林伟心里一定难受。

  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开始给表姐发微信,把林伟和高鉴有可能是亲戚的事情给表姐说了。

  “啊,原来他们长的像吗?高鉴长得像林伟那么帅吗?天啊,有颜值的人还靠才华吃饭吗?他颜值那么高还有钱,做什么董事长啊?”

  钱小娴被她说晕了,她本来没心情,还是反驳了一句:“长得帅就不能是董事长吗?靠才华吃饭没有靠颜值吃饭好吗?”

  “做董事长多累啊,这几天我给他打电话,不是出差中,就是开会中,想见他一面都难,他有必要这么拼吗?”

  “啊,你……”钱小娴听表姐这样说,才想到自己找她的意图,想到表姐这些日子因为贷款和高鉴联系,她的气不打一出来。

  “你那贷款怎么回事?”

  “那是我的贷款吗?是你表哥那个死货做的孽,想起来,恨得我压根都疼,他这是死不留念想,死了还坑我。我咋这倒霉遇到这么个牲口啊。”

  钱小娴一看表姐又开始咒骂表哥,她也忍无可忍了。

  “表哥走到这一步,你也有责任。”

  “我有责任!就像他也得不想回家看我一张臭脸,我愿意吗,我在外面给客户堆了一天笑脸了,我脸都该抽筋了,回家我还要给他陪笑吗?”

  “他说我河东狮吼,我愿意啊,我一天天要工作还要照看孩子,我晚上还得伺候他,他累需要安慰,我就不需要吗?”

  “这么多年,我辛辛苦苦的,最后换来的却是灾难,钱小娴,你居然还偏向着他说……”

  “不是偏向着他,有时候你对他的确有点过分。”

  “哎,你还小,你不懂婚姻,我和他也甜蜜过,可是想天天甜蜜是不可能,十几年的婚姻生活本来就是平淡如水的,作为妻子要照顾家照顾孩子,还要工作,还要像恋爱时候一样,每天撒娇卖萌讨好,有那个时间精力吗?”

  “而他呢,只顾个人欲望,他觉得他赚钱就是履行对家的职责了,他赚钱多功劳大,啥事不管还要妻子哄着才行,我没哄着他,他就赌气外面找安慰吗?”

  秦燕妮被钱小娴的话激怒了,一条条的消息,杀气腾腾的发过来。

  钱小娴无语了,其实她也能理解表姐的,表姐的苦,母亲也诉说过。

  “600万啊!我听到这个消息,就像五雷轰顶一样!我死的心都有,可是我死了两个孩子怎么办?”

  “姐,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和我说?”

  “和你说有用吗?你有钱吗?”

  “我找了高鉴,你还对我吼,你给我说,找你有用吗!”

  钱小娴看着表姐刀子一样的话,真扎心,可是,自己真的没钱,她欠高鉴的钱,还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呢!

  “姐,表哥怎么欠了这么多钱,他干什么用这么多钱啊?”

  “我查了,他其实也就贷了一百多万,可是,他走了,贷款没有及时还上,利滚利滚到600万了。”

  “哎,太可怕了。可是,一百多万也不少啊,他干什么了?”

  “大部分用在天娱市的饭店上,那女人管账,去向现在死无对证了,还有两笔20万转到王夏的卡上了。”

  钱小娴突然想起表姐说她没见过高鉴,她问:“高鉴怎么给你还的贷款?”

  “一个叫陈奕山一个叫李希的帮我办理的。”

  “这么多钱,他说是借你吗?”

  “我说借啊!我说等我把几处房子买了给他,然后,不够的慢慢还。他说……”

  “说什么?”

  “他说不要我着急,说以后养两个孩子的费用他出。”

  “小娴,当时我给他打电话,他说完这话,我对着手机大哭了几分钟啊,小娴,这样对你好的人,你怎么还拒绝呢?”

  “当初他母亲说和他结婚,有可能没名分的,而且,他和周晗订婚了。”

  “有名分又怎样?我和你表哥有名分吧?从当初一起奋斗,终于过得说得过去,我也就剩个名分了,小娴,不要错过了,这么条件好的男人。”

  其实,看着表姐的消息,知道高鉴说得那些话,钱小娴的眼泪一直悄悄在流。

  她怎么能不感动呢?谁能抵抗一个对自己这么好的人?而且,他还是自己心仪的人呢?

  可是,自己要是背负着巨大的欠款和他在一起,自己的压力表姐哪里知道啊!

  “姐,可是林伟怎么办啊!我不能和高鉴在一起,我不能对不起林哥!”

  “你和林伟又没婚约,也刚谈了几天,再说了,也不是说你抛弃他,是因为你不想拖累他,也是为了他好,这个理由可以说出口,他也能理解的。”

  “姐,你这话说得太没良心了。”

  “哎,别说良心,我的心都让你表哥给伤坏了,他成了我一生的阴影。”

  钱小娴只所以和表姐说出心事,是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刚才在高鉴房间,高鉴的疯狂真的是吓到他了,她觉得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天快亮了,街道上开始多了车辆的嘈杂,钱小娴的心还是乱的,本来,她好容易让自己接受林伟,不得不接受自己很嫌弃的他有5年恋爱史。

  可是,高鉴又像抛到她心海中的一枚石子,她的心又乱了。也可以说,她再次沦陷了。

  快6点的时候,钱小娴听到林伟拧开高鉴的房间问:“好了吗?”

  高鉴说:“好了吧,我马上回公司,晚上再去你家。”

  林伟:“可是我妈早上就让我爸把我姥姥接回来了,她到了就想来旅店,我说没起床呢!”

  高鉴:“早上不行了,我八点半开会,这个会很重要。”

  林伟:“晚上你几点能到?”

  高鉴:“我也不确定,等我电话吧。”

  林伟:“你电话多少?”

  高鉴:“我给你打。”

  林伟:“你知道我号码?”

  高鉴:“让钱小娴从微信发给我。”

  林伟:“她微信不是把你删除了吗?”

  “你去看看她微信里有没有我!”

  钱小娴在房间里急得团团转,两个人又杠上了,高鉴的话没说明白啊,你就说我删你又加上不行吗?

  为什么,非要让林伟觉得我骗他呢?

  报复,他一定是报复自己告诉林伟删除了他!

  天啊,天啊!

  再怎么抓狂,她也不能出去。

  这半宿,她一直没有合眼,经过一场激烈的思想斗争,她做了一个决定,她打算一会儿趁他们不在的时候,搬到出租屋。

  在这里太尴尬了,更尴尬的也许他们有亲戚关系,想到这个,钱小娴更是不敢想下去,那就是,不管她和谁在一起,都不可能躲开另一个,这可怎么好啊!

  比如高鉴,他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和林伟在一起吗?必定自己和林伟也只有那么一次拥抱亲吻,而且,默认恋爱时间也没多久,而她和高鉴可是不一样了。

  突然钱小娴房间外面的门锁被拧了一下,然后是高鉴的声音:“让她收拾一下,晚上我带她走。”

  “你不是赶时间开会吧!赶紧走!至于小娴,你没权利说带她走。”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然后,走廊里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门口传来汽车启动的声音。

  钱小娴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半小时后,林伟给她发消息,我买了早点放在餐桌上,我有事回家了。中午一起吃饭。

  钱小娴赶紧回复:好的,林哥。

  洗漱完毕,她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了,看看时间还早,这个时间丁丽霞她们估计还没有起床,因为晚上12点下班,她们怎么也得睡到10点钟。

  钱小娴之所以着急是因为,她想在林伟回来之前,赶到出租屋去,他怕林伟不让她搬走。

  可是,她必须搬走,如果她不走,高鉴也不会走,为了避免像昨晚上那种事情再发生,她必须远离高鉴。

  她来到餐厅,餐桌上的放着一盒豆浆,一个纸袋里面是两块肉饼。

  肉饼有点凉了,她放到微波炉加热,在等待的时候,她又把厨房看了一遍,吃完饭,她把厨房和餐厅收拾干净,然后又把几个房间擦了一遍。

  看看时间还早,她又楼上楼下的转了一圈,要走了,这次真的要走了,这些日子安宁幸福的时光又开始在她脑海里纵横交错,逃不掉的还是留恋。

  这里,就是这里,她刚想把自己的心安放在这里,可是,高鉴又冲过来,让她本想安于现状的心开始异动……

  自己走了,林伟会怎样,他也和自己一样,准备从这里开始幸福的启程,而自己却突然不辞而别,想想真难受!

  已经是冬天了,窗外的树枝光溜溜的,在凉风中瑟瑟发抖,几只麻雀叽叽喳喳的,在枝头聊了一会儿,倏地一起飞走了。

  这么伤感呢?咋这么伤感呢?

  钱小娴下了楼,她前面斜挎小包,后面背着大包,手里领着一包。

  锁了旅店的门,她沿着马路向出租屋的方向走,因为也不算太远,她不想打出租车。

  平时林伟不开车接她的时候,她步行也不拿什么东西,现在,身上的东西怎么也有十多斤。

  真是远途无轻载,走到一半的时候,她只觉得双肩酸痛,双腿像灌了铅块一样沉重。

  一辆辆崭新的汽车从自己身边飞驰而过,钱小娴心想,想自己这样大包小裹步行搬家的,不知道是不是绝无仅有,反正,人行道道是,大都是是轻装而过的人。

  人行道上,时而又几片枯黄的树叶在风中挣扎着。

  钱小娴的心心境就像那片被风卷走的落叶,何去何从?

  她又想起表哥,从前,她有什么困难,一个电话就可以把他找来,可是,后来,他去了天娱市,假如他不去天娱市,那次大雨中,送他回家的也许是表哥,带方圆做手术的也可能是表哥,那么,林伟和吴慧是不是就不会误会加深,吴慧就不会死。

  假如表哥不去天娱市开饭店,是不是他和表姐的感情是不是就不会日渐生疏冷漠,那么表哥就不会出轨不会出事故。

  假如有假如,一切是不是另一种结局。

  可是,人生真的没有假如,有些事情注定躲不过。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