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09章 何去何从

第209章 何去何从

  钱小娴觉得,表哥的灾难是对金钱对欲望的欲求不满造成的。

  她想起那个林伟她的雷雨夜,林伟劝说表哥的那句话:你在这里已经混得不错了,何苦抛开家庭去拼,挣多少是多呢?

  的确,不管你赚多少,总有比你赚得更多的人,有得到就有失去,表哥就是不懂得满足,得到了很多却失去了更多。

  他败在选择,选择了一条让他膨胀让他浮躁让他迷失的不归路。

  如今,钱小娴也要面临选择,可是,她心里更明白,等待她的也许是别无选择,因为,表哥的灾难已经把她推到一个绝地,幸好,把她推给的这个人是她想却不敢想的人,只是,却是阻拦重重,实在让人望而却步。

  走走停停。

  这段路,比平时多用了十分钟,虽然室外温度很低,钱小娴还是走出了一身汗,她来到出租屋,倚在门上一连打了几个喷嚏,她拿出手机拨了丁丽霞的电话。

  电话响了两通,丁丽霞懒懒的声音才从话筒里传来:“啥事啊,这么早……”

  “不早了,10点多了,你起来给我开门”

  “啊?你这么早来出租屋干什么?啊?难道是和林伟因为那事来到吗?”

  “你先给我开门啊!”

  丁丽霞挂了电话,随即睡眼朦胧的出现在门口,她愣了一下,眼睛从钱小娴的身上迅速移到她的后面:“他走了?你怎么没让他进来呢?”

  “他没来。”钱小娴拎着包直奔沙发,她把身上的几个包卸下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他怎么没送你来啊,我还有事和你说呢。”

  “什么事要当面说?你给他打电话啊。微信不是也有吗?”

  “他昨晚到现在电话微信都没回复我。”

  “啊,他家里有事。”

  “哎,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吧。”丁丽霞目光闪烁的说:“他给我介绍的那个对象吧,我们见了一面,也聊过几次微信,好像没感觉,我又不好直接跟那人说,还是让林伟说吧。”

  “啊?没共同语言吗?”

  “那人有点木纳,不爱说话,而且……”

  丁丽霞吞吞吐吐地说:“他家条件也不是很好吧,在市里没有楼房,家里的平房也不是新的。”

  钱小娴说:“房子很重要吗?不是所有人家在城里都有房子的,有住的就行呗。再说了,你们结婚后,可以一起从城里买房啊。”

  “小娴,你这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你家林伟又是别墅又是旅店的,你当然不考虑房子,就连王夏这个二手货,还找个有房子的田老板,你说我能平衡吗?”

  “嘘!”钱小娴指了指王夏的房间说:“她还没起来吗?”

  “她不在!”丁丽霞蜷缩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说:“小娴,你来的正好,王夏搬到老板那里了。”

  这可真是一个爆炸一样的消息,钱小娴还是不相信的向卧室望了一眼,问了一句:“真的吗?她什么时候走的?”

  “昨天下午。”丁丽霞突然凑到钱小娴面前说:“她好像真的和那个老乡分手了,啧啧,前一段时间还和我显摆那人要给她买房结婚呢,这才多久,就分了,估计她那个老乡根本就是在骗她,她也够狠的,估计也是伤心了,她说和田老板商量好了元旦结婚。”

  “哦。”钱小娴心想,前几天还和自己说离不开表哥,什么你若不离不弃,什么生死相依,这么快,还不是移情别恋了?

  “我还奇怪呢。”丁丽霞突然意味深长的瞥了钱小娴一眼说:“你和王夏怎么?”

  “什么呀?什么怎么了?”钱小娴被丁丽霞莫名其奥妙的一句话问愣了,因为,她知道她和王夏之间的关系,丁丽霞这么突然一问,弄得她敏感了。

  “我们没怎么啊。”

  “昨天,她搬走前,我俩聊天,她说结婚想让我当伴娘,小娴,你是不知道啊,我已经给人当了三次伴娘了,听老一辈的说,当伴娘不能超过三次,超了自己就嫁不出去了,我就和她说让你给她当伴娘,可是……”

  丁丽霞停顿了一下说:“可是她说别让我再提你,她说她恨死你了!”

  “她恨我?”钱小娴没想到王夏这样说,她想,到底谁应该狠谁啊!

  “嗯,我问她为什么她还不说,可是,她的脸色贼难堪,就好像你抢了她老公一样。”

  “你想想,是不是那惹到她了?”丁丽霞说着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说:“饿了,洗完脸弄点吃的。”

  因为出租屋里没有卫生间,丁丽霞在厨房洗的脸,钱小娴也跟过来,厨房太小了,里面也就能容纳一个人,钱小娴说:“为什么不租个好点的房子呢?”

  “好的房子太贵,而且离上班的地方太远,经常上夜班,太远了不方便。”丁丽霞洗完脸拿出一包方便面,放进在灶台上的一个黑乎乎的铁锅上,说:“就是这个房子也住不长,这个小区是城中村,听说就快要拆迁了。”

  丁丽霞打着了火,钱小娴伸手去帮她开抽油烟。

  “坏了。”

  丁丽霞伸手把窗户打开一条缝说:“早就坏了,一直没修。”

  一股冷气从窗口吹了过来,钱小娴不由得缩了缩脖子,难怪厨房这么油腻腻的。

  不止厨房,整个出租屋都是黑乎乎的,放到东西也杂乱无章,在这哪像女人住的地方啊。

  趁着方便面还没熟的空挡,钱小娴把茶几上的垃圾杂物收拾到袋子里,又拿了扫帚把几个房间的地扫了。

  一会儿,丁丽霞把一碗热气腾腾的方便面放到茶几上说:“我还忘了问了,你吃了吗?”

  “吃了。”钱小娴正拿着抹布擦窗台上的灰尘,她用手抹了一把玻璃说:“霞姐,你们多久没打扫卫生了。”

  丁丽霞说:“上班挺累的,回来不想干这些了。”

  钱小娴心想,以前可是住着三个人,再忙再累也不应该把房间住成这样吧。

  丁丽霞看看钱小娴说:“等我吃完了,咱俩一起弄吧。”

  “我先擦,反正也没事干。”

  丁丽霞说:“哎呀,过来过来,我们聊会儿,你还没说,你怎么办出来了?林伟这次怎么同意了?”

  听她这么一问,钱小娴的心猛地又被触动了一下,本来,自己拼命忙碌想分散注意力,好让自己不去想这些烦恼。

  她坐到沙发上,叹了一口气,她真不想和丁丽霞说出实情,因为她知道丁丽霞的嘴吧实在是太八卦了。

  想到这里,她突然觉得自己来这里实在是太唐突了,她没想该怎么和她们说出来住的理由。

  她想躲开高鉴,可是,高鉴晚上要去酒吧呢,要想真正躲开,只能把酒吧的工作也辞了,可是,辞了又怎样?

  电话呢?不接了?

  债务呢?不还了?

  她发觉自己做的都是无用功。

  “怎么?你们吵架了?”丁丽霞看钱小娴呆呆的不说话,她这才抬眼打量着钱小娴说:“啊,昨晚没睡好吧,啧啧,看你憔悴的,怎么了啊?”

  丁丽霞说着端起盘子喝了一口汤,然后把盘子送到厨房,她折回来凑到钱小娴旁边说:“你俩还没谈多久,怎么会闹别扭呢?”

  “嗯……”钱小娴不知所语。

  “喂,你这手上是什么?”

  丁丽霞的眼睛发现新大陆一样,她抓过钱小娴的手,把她无名指上创口贴掀掉。

  手指上的创口贴钱小娴换过一次,这个也有几天了,已经没有了粘性,刚才洗抹布的又沾了水。

  “我的天啊,这是钻戒啊?”丁丽霞把钱小娴的手放到眼前,:“林伟可真有钱啊。”

  钱小娴一听她这样说,赶紧把手拽过去,她又试着摘戒指,可是,那戒指还是牢牢的套在手指上。

  “霞姐,你这还有创口贴吗?”

  “啊,你粘它干什么?”

  “我只是试试,谁知道就摘不下来了呢!”

  “那就戴着呗。”丁丽霞又抓过钱小娴的手,贪婪的看着说:“什么时候,谁给我也买一个呢?比这小点也成啊!”

  “霞姐,有吗?”

  丁丽霞摇摇头说:“没有,你戴着呗!多好看啊。”

  “不行。”

  “为什么不行?”

  “没订婚怎么戴戒指?”

  “林伟既然给你买戒指了,你接受了,那就是求婚成功了,不过是差个订婚的仪式。”

  滴滴滴……

  钱小娴的手机响了。

  丁丽霞看了看说:“林伟来的吧,我就说他不可能放你来这的,你也是,订婚戒指都给你买了,闹个小别扭至于跑出来吗?一点都不知道珍惜。”

  钱小娴看了看手机,果然是林伟来的,她看了看丁丽霞,还是点了拒绝,然后,她从微信发了一条消息:“林哥,我搬到丁丽霞的出租屋了。”

  林伟秒回:“我一会儿过去。”

  “别,你别来。”

  钱小娴看丁丽霞伸着脖子,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和林伟林伟聊天。

  钱小娴只好写到:“你别来,霞姐刚起床。”

  丁丽霞瞪了她一眼:“我饭都吃完了,怎么刚起了,你让林哥过来,我给他说说他给我介绍的那个对象。”

  钱小娴没看丁丽霞,而是直接发消息:“还有一个事,霞姐说,你给她介绍的对象算了。”

  丁丽霞一把抢过钱小娴的手机说:“哎呀,别这样说啊!”

  她开始在手机上编辑信息:“林哥,我是丁丽霞,不是小娴说的那样,我就是想让你问问,他家能从市里买房子吗?贷款的也行,只要他家交了首付,贷款我们还也行。”

  “好的,我和他问问。”

  林伟又发过一条说:“我一会儿过去接小娴。”

  钱小娴感觉发消息说:“林哥,你别来了,我不回去了。”

  “我十分钟后到,我们找个地方聊聊。”

  钱小娴收起手机,站起身说:“霞姐,我先出去一下,你这有多余的钥匙吗?”

  “李侠的钥匙在王夏手里,王夏的也没给我,等今晚上我和她要吧。”

  “那你一会儿出去吗?”钱小娴怕丁丽霞出去,她进不了屋子。

  外面实在是太冷,出租房里也没有暖气,但是,屋子小,丁丽霞把她房间的电暖气拿了过来,屋子还是挺暖和的。

  想想,还要在这混一段时间,真够愁人的,简陋也就算了,没卫生间太不方便了。

  “我最多出去上个厕所,你回来给我打电话就是了。”

  钱小娴走出出租房,来到胡同口,她给林伟发了一条消息:“我在胡同口等你呢,丁丽霞要是问我们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告诉她实情。”

  林伟回复:“我知道。”

  过来几分钟,林伟的车停在对面的马路旁,钱小娴走过去上了车,外面实在是太冷了,上了车钱小娴吸着气说:“好冷啊。”

  林伟看了她一眼说:“你穿得太少了。”

  钱小娴说:“过几天我回家取羽绒服。”

  “你等一下。”林伟说着下车。

  “林哥,你干什么去?”

  本来,钱小娴以为上了车,林伟一定兴师问罪一样问她为什么搬出来,所以,她才没话找话的喊冷,可是林伟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林伟并没回答钱小娴,他过了马路,快步消失在去出租屋的胡同,很快,他拎着钱小娴的几个背包走过来,他打开汽车的后面,把东西放到座位上。

  钱小娴看着他一系列的动作,她也没说话,而是疲惫不堪的靠在座位上。

  想想刚才费了好大劲才搬过来的东西,就这样,被林伟又拿了回来,她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林伟关好车门,上了车,他看了钱小娴一眼,钱小娴却是別过脸去,看着车窗外,她的眼泪又流下来。

  林伟说:“你去我家住吧,家里热闹,我姥姥和嫂子也在。”

  “杨红姐也在?”

  “嗯,我姥姥在,我表哥也在我店里帮忙,她顺便过来帮我妈做饭。”

  钱小娴心想,杨红在林伟家,林母会不会已经把自己和高鉴的事情和她说呢?

  她怕杨红和母亲说,母亲现在还不知道表哥欠了那么多债,还不知道高鉴替表姐还了债,表姐她也知道她利用了钱小娴和高鉴的关系,她没脸说。

  钱小娴看林伟的车掉头,准备去郊外的家,她突然着急了:“林哥,我不想去你家。”

  “为什么啊?”

  “他要是知道我在你家,他也会跟过去的!”

  “什么?你是说他住到我家里吗?”

  钱小娴为难地点点头,她扭过脸匆匆看了林伟一眼说:“现在你们之间的事情,他有可能借着这个理由……哎!”

  林伟把车停在路边,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不行,你先住到我楼房去吧……”

  钱小娴知道,他说的是他那套打算卖出的婚房。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