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10章 被劫持

第210章 被劫持

  钱小娴赶紧摇头说:“不行啊林哥。”

  自己要是躲到林伟的婚房,这要是让高鉴知道,会让他误解的。

  “你怕什么?我和他直接说就是了。”

  “林哥,真的不行。”

  林伟也看出钱小娴的为难,他说:“快中午了,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

  这时候,林伟的电话响了,是林母让他带钱小娴回家吃饭。

  “去吧。”林伟挂了电话说:“前几天,因为我买房子的事情,我妈也知道了你和高鉴的事情,刚开始,她的确有所顾虑,主要是怕吴慧家里,她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死要面子。”

  林伟之前并没有和钱小娴说这些,主要是怕钱小娴有心理负担。

  昨天夜里,林母和林父从旅店回去之后,林母立刻把有可能找到母亲双胞胎姐姐的消息告诉了母亲,林伟姥姥更是一刻也等不了,她让林伟父亲去接她,她要看看高鉴,看看高鉴手机里的照片。

  可是林母说高鉴睡了,林伟姥姥只好早上跟着林伟表哥宋恭喜的车过来。

  当然,杨红也一起跟了过来,她一听高鉴有可能是自己另一个姑婆的外甥,她的眼睛立刻亮了。

  她没见过高鉴,但是听母亲说过。高鉴第一天来民宿的时候,就是胖婶先让他入住的,那天高鉴带着墨镜,但是,后来,胖婶在民宿和钱小娴说话的时候,高鉴再次出现,胖婶当时就看呆了,后来还和杨红说,世界上还有长的这么像的人。

  杨红说:“天啊,咱家还有当董事长的亲戚?干脆,我家暖棚也不能了,让我家宋恭喜去他公司上班吧,干啥都行,只要能混个养老保险就行。”

  而且杨红对林伟妈说:“姑婆,干脆也让林伟去高鉴的公司,海鲜店虽然很挣钱,但是去上市公司上班,那多气派啊!”

  林母却叹了一口气说:“八字还没一撇呢,这个等认亲了再说吧,眼下愁人的是……”

  林母只好把高鉴和钱小娴的事情说了。

  她之前让林伟确定高鉴和钱小娴确定没那事就结婚,林伟也骗她说,他和钱小娴在一起了,钱小娴是第一次。

  林母听了,才放心了,虽然还是有点介意,但是一想,高鉴和钱小娴恋爱过的事情,估计也传不到吴慧家里,而且,钱小娴实在是她千辛万苦挖来的好儿媳妇的人选,她真舍不得,而且,她也知道林伟也舍不得。

  但是,昨天她看到高鉴拉着钱小娴,他说的那番话,他和钱小娴的眼神,她又扎心了。

  这可怎么好啊,这以后要是真是一家人了,他俩不但有过去,要是他们旧情复燃那还了得?

  杨红说:“我觉得事情没那么严重,现在林伟和小娴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高鉴知道了,也就死心了,他也是有身份的公众人物,就算成了亲戚,小娴成了他的弟媳妇,他也不可能惦记了。”

  杨红一番话,说得林母宽心了一些,她又说她看着钱小娴从小到大,小娴的确是难得的好姑娘,说就从小娴面对高富帅的诱惑,都能保住最宝贵的东西,就拼这一点,她以后也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几个人把钱小娴又全面的分析研究了一番,大家一致认可了她,而且,决定让他们赶紧扯证,这样也让高鉴不再纠缠。

  林母把大家的意见说给林伟,没想到林伟却说不行,他说,这是得问钱小娴的意思。

  因为林伟也知道,他说和钱小娴发生关系的事情,那是当初为了让母亲不再质疑骗她的,可是,现在他也不好在解释这个。

  而林伟更加担心的不止这些,而是,他终于从钱小娴的眼睛,从钱小娴对高鉴的态度,他看到了钱小娴恋爱的样子,那是她和自己在一起不一样的样子。

  他之前也知道自己爱钱小娴更多,钱小娴对自己也只是感恩或者说喜欢,但是,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让她爱上自己,可是,当高鉴一出现,他发觉他错了,他的对手太强了。

  可是,他又舍不得,所以,他也只能把选择的机会交给钱小娴。

  早上,当他回到旅店,看到钱小娴的东西不在了,他第一感觉就是钱小娴在躲着他。

  他没有追问,如果追问得到的结果只是伤心,那还不如追问,假如自欺欺人也快乐,那就自欺欺人自我安慰,可是,刚才他提议钱小娴去他家里的时候,钱小娴却说高鉴还会追到他家里的,这句话让林伟顿时得到安慰,钱小娴话里的意思分明是说,她在躲避高鉴。

  钱小娴呢,她搬出来的初衷是想逃避这两个人,可是当林伟拿着她的东西再次从出租屋里走出来的时候,她觉得,她这辈子都不能伤害的人是林伟。

  所以,当林伟把家里几个人的想法,当然跳过了一些敏感的话题,把主要的和钱小娴说了。

  钱小娴立刻点头说:“好吧。”

  她就这样想都没想的答应了和林伟去登记扯证。她说:“林哥,你放心,我表姐的欠高鉴的那笔债,她要是把房产买了,欠的钱以后慢慢还就是了,如果,高鉴真的是你家亲戚,他应该也不会难为我表姐吧,还有我欠他的,我家的房子可以抵押给他的。所以,你不要担心我以后会有很多很多的债。”

  “你是这样想的?”

  听了钱小娴的话,林伟又惊又喜,他没想到钱小娴这么痛快的答应了,而且,她的意思是怕自己嫌弃她的债务,嫌弃她表姐的债务。

  “林哥,你不觉得64万很吓人吗?你不觉得600万不吓人吗?”

  “不觉得,我只知道钱小娴用多少钱都买不到。”

  林伟的话,钱小娴一颗飘忽的心才回到原位,和林伟这样安安稳稳的不是挺好吗?

  这不是丁丽霞期盼不到爱情吗?

  钱小娴羞涩的看了林伟一眼,林伟的目光却突然停留在钱小娴的手指上。

  钱小娴赶紧用另一只手遮住说:“林哥,你车上有创口贴吗?掉了。”

  “旅店有。”

  “那我们回旅店吧。我试过了,还是摘不下来,要是回家被阿姨看到,不好解释,”

  “你如果喜欢这枚戒指,我可以和高鉴说,我买下它。”

  “不行不行,等能摘下来的时候,还是还给他,我怎么可以戴着他的戒指和你结婚呢。”

  两个人聊着来到旅店,两个人刚把东西放进房间,林伟的手机响了。

  是房产中介打来的,有人要看林伟的房子。

  林伟说:“等我回来接你。”

  “好的。”

  看林伟走了,钱小娴把自己的一些日用品从背包里打开,这时候,外面传来脚步声。

  钱小娴以为是林伟又回来了,于是,她问了一句:“林哥,怎么又回来了?”

  脚步声停在她的房门前,便没了声音。

  “林哥……”她又喊了一声,随即回过头,她突然站直身子,嗫嚅道:“高先生……”

  “林哥!林哥!喊得真甜啊!我的女人每天和一个男人共处一个旅店,嗲嗲的喊着那个男人哥!”

  “这不叫嗲嗲的……”钱小娴听着高鉴说的太刺耳,她小声辩解。

  “你说怎样才叫嗲嗲的?”高鉴走进钱小娴的房间,环视了一下房间,然后坐到沙发上,点燃一根烟,优雅的吸着。

  他看钱小娴不说话,他对她招招手说:“过来,你很想知道你怎么嗲嗲的喊人,嗯,就嗲嗲的喊个高哥哥!”

  “坏死了……”钱小娴不理他,而是把自己的衣服放到床头柜子里,但是,心里想着他说的话,她的嘴角还是忍不住上扬,知道他说的话不好听,可是,怎么还是喜欢听呢?

  而且,他突然的出现,她的心又莫名的心率加速,之前在酒吧都是晚上看到他,他穿得很新潮,给她的感觉是明星一样的虚幻。

  而现在,他穿着西装,就像百度百科里那些穿着正装的照片,她无数次看过的形象,现在,真真切切的就在身后,可是,自己却不敢看。

  她弯着腰整理着柜子,脑海里不停的想着,怎么和他交涉,他早晨和林伟说,晚上才过来的,怎么中午突然就回来了?

  想到这里,她的心又扑腾腾狂跳起来,他早上说,晚上要带走她。

  难道他要提起行动了?

  钱小娴想到这里,突然站直身体,可是,晚了,高鉴从背后抱住了她。

  钱小娴用两只手用力掰高鉴的手,嘴里小声说:“高先生,你放开,门还开着呢!”

  高鉴抱着她移到门口附近,抬脚关上了房门。

  “林哥一会儿过去接我……”

  没等她说完,高鉴把她直接板过来,然后两只手托住她的脸,他低下头……

  钱小娴无法说话,她用两只手用力推搡,可是他不但不松开,反而更加猛烈,她只好停下来……

  房间里的空气仿佛静止了,房间的温度却是炙热的……

  滴滴滴……

  一阵儿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来,钱小娴这才潜能爆发一样推开高鉴。

  她有些慌张地说:“林哥说一会儿来接我,一定是他打来的,呀,他会不会就在门口等我啊。”

  因为刚才用力过猛,她的手拿着手机有些颤抖。

  高鉴伸手拽过她的手机看了看,关了手机,他一手攥着钱小娴的手腕,一手打开门,直接冲到旅店外。

  林伟的车果然停在外面,他正低头拨弄手机。

  “林……”钱小娴刚要喊林哥,林字刚喊出来,哥字把高鉴的大手堵了回去。

  钱小娴几乎是被高鉴拖着来到高鉴的车前,高鉴的车停在隔壁旅店的门口,估计他刚开始停车的时候记错了旅店。

  高鉴把钱小娴塞进驾驶座后面的座位上,他给她拉好安全带,然后他打开前面的车门,坐到驾驶座,他发动汽车,就在汽车冲出去的时候,钱小娴回过头去。

  林伟正打开车门从汽车里探出半个身体,。

  估计他给钱小娴打电话,发现她的手机突然关机,准备下车去看,他的脚还没有踩在地上,他突然发现狂奔而去的兰博基尼。

  林伟立刻关好车门,倒车,然后紧追上还没有开出视线的兰博基尼。

  很快,高鉴从后视镜里发现了林伟的车,他嘴角挂在一抹得意。

  “高先生,林哥的车在后面……”

  “上次他溜我了一个多小时,那天是在他熟悉的路段又是晚上,所以他胜了,这次,我让他在光天化日之下看我怎么甩掉他!”

  秦城分三个区域,距离分散,之间跨越一百多里。

  钱小娴所在的美苑艺术村属于海域区,而表姐买的房子是港城区,高鉴的公司所在地是海关区。

  就这样,高鉴的兰博基尼和林伟越野车在这三个区域之间,一会儿快一会儿慢,林伟几次想超过高鉴,都被高鉴巧妙地挡住。

  一路上,钱小娴不敢和高鉴说话,因为,她看高鉴和林伟在车流中穿来穿去,她血压上升,心都提到嗓子里了,现在,路上车辆少了,钱小娴才忍不住,说:“有什么话,坐下来说不行吗?”

  “有什么好说的?”高鉴望着后视镜说:“你的林哥给我打过电话了,他警告我,要么取消和周晗的订婚,要么离你远点。”

  钱小娴不说话了,本来,她想和高鉴说:“以后不许他再冒犯她,她也想告诉高鉴她打算和林伟登记。”

  可是她说不出口,想到刚才的行为,自己还有什么脸和林伟登记呢!

  过来一会儿,高鉴又放慢速度,他狡谐地看了钱小娴一眼说:“你林哥没油了。”

  “啊?”钱小娴回过头去,果真没有了林伟的汽车。

  她心里一阵儿难过,小声说:“你把我的手机给我吧。”

  “干什么?”

  “我给林哥打个电话,让他回家,让他不要担心我。”

  “不给,我要看看他执着到什么时候!”

  “高先生!”钱小娴忍不住了,她怒目圆睁:“你有未婚妻了,还来骚扰他的女朋友,你还这样说他,你太过分了!而且,你都知道他有可能是你弟弟,他妈妈也告诉你,我是他女朋友,你凭什么还乱来!”

  “凭什么!你不知道吗?就凭你爱我!就凭我爱你!我还想问问林伟,他拼什么说你是他的女朋友?他想趁人之危吗?”

  钱小娴的一番话,立刻招来高鉴的反击:“张嘴闭嘴林哥,离不开他了吗?离不开他为什么还回应我?说,你和他到底什么程度了?刚才我们这种程度的运动,你们做过多少次!”

  “你……”

  一股怒火瞬间点燃钱小娴,她瞪着高鉴,一字一顿地说:“你给我停车!”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