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11章 道是无情却有情

第211章 道是无情却有情

  高鉴还没见过钱小娴发这么多的怒火,他也觉得自己问得有点过了。

  他说:“生气了?我相信你就是了。”

  其实,高鉴怎么不介意呢?他好容易找到一个白纸一样的钱小娴,没想到林伟突然介入,他担心自己没去破坏的完美已经不在了,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

  就像他那首歌里的歌词:给我一个空间从没有人走过。

  钱小娴是他认定的空间,一个没有人走过的空间,他不允许别人进入。

  钱小娴不吃他这套,她生气,之前林母怀疑自己和高鉴,现在,高鉴又说这样的话,他们为什么都把自己看轻!

  尤其高鉴,这么直接问,他怎么不难为情,还相信?难道他不该相信吗?

  越想越生气,钱小娴看高鉴还是不停车,她扭过脸来瞪着他说:“停车啊,我要下车!”

  “别喊了,马上给你停车。”高鉴左右看了看,说:“这儿不允许停车。”

  开出一段,钱小娴看他还没有停车的意思,她又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我要下车!”

  “下车去哪?”

  “不用你管!”

  “去找你林哥吗?”

  高鉴以为过了一会儿,她的气应该消了,可是,她却好像根本不想缓和,高鉴觉得钱小娴变了。

  自从她认识了林伟,她不像以前了,她像有了靠山一样的底气,高鉴认为是钱小娴的心里有了林伟!

  自己一个劲的强调她把林哥喊的太多太甜,钱小娴依然我行我素,林哥绝不改口。

  她这样无视自己吃醋,绝对不是她的迟钝,而是,林伟在她心中的分量。

  更让高鉴受打击的是,钱小娴又发狠的回答了一个:“是!”

  说完,钱小娴又扭过脸来正视着高鉴,毫不畏惧。

  “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我要和林哥结婚了!”

  高鉴瞪了她半分钟,他也是一忍再忍,但还是提高声调,语气带着爆发前的硝烟:“你是在和我赌气吗?”

  “不是,早上我拿着自己的东西去出租屋了,林哥去接我,他没有怪我不辞而别,而是什么都没说的把我的东西从出租屋里拿出来,在他的车上,他说他家里希望我们登记结婚,我答应了。”

  钱小娴说的很详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是想把话给高鉴说清楚,生怕他有什么误解一样,说这些话的时候,其实,她的心很难受的,她突然又想起林伟,他开着车一路紧追高鉴,而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坐在高鉴车里,他该多难受啊。

  想起上午,自己答应和他登记,他开心的样子,钱小娴的心就像针扎一样难过。

  高鉴的目光开始凛冽,依然咄咄逼人:“然后呢?”

  钱小娴避开他的目光,他知道高鉴害怕的然后,可是,自己如何说得清楚?林伟和自己在一起,并不像高鉴和自己在一起一样!

  可是高鉴却认为,林伟和他一样对自己有攻击性的霸道行为,有坏坏的想法?

  想到这些,钱小娴也回想自己和林伟有过两次次亲吻,然后第二次他发现项链上的鉴字,她推开他只后,他就再也没主动过。

  可是,这些怎么好意思和高鉴说出口?

  “说话!”

  高鉴不耐烦了,他急于知道结果,知道解除他害怕的结果。

  “然后,我们一起回旅店。”

  “回旅店打算干什么?”

  “……”

  钱小娴突然想到自己的目的,她不由得捂住左手,回旅店就是为了找创口贴粘住戒指。

  可是,到了旅店还没来得及。

  “别捂了。”高鉴飞快的扫过钱小娴的手。

  “刚才在旅店,你把衣服放进柜子里的时候,我已经看到戒指了,你戴着我给你的订婚戒指,你知道我当时什么心情?”

  “我不知道戒指为什么突然在你手上,但我知道这就是我想念的人,我的女人!”

  “你戴着我的订婚戒指,我抱住你的时候,你疯狂的回应我,然后你又说要和你的林哥结婚,你知道你的这种行为叫什么?”

  高鉴滔滔不绝,他怎么那么能言善辩啊!

  “我给你解释一下,这个戒指是之前丢的那个,我刚找到的,可是,我胖了,戴上就摘不下来了,我一直在减肥,为了能摘下来还给你,林哥说,实在不行他可以花钱买下这枚钻戒。”

  “钱小娴!你真是天真幼稚,订婚戒指是别人想买就买的吗?你这是欺人太甚!你拿着我的戒指投到别人的怀抱,还想给我一笔钱就把我打发了吗?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你懂吗?”

  钱小娴被他说得简直是没脸了。

  她也对他喊到:“别说了!我知道你没理也能辩三分,我知道你厉害,但是,请你不要用你的思想来定义我的想法,我没你想的那么复杂!林哥没夺走我,你的未婚妻是周晗。”

  “我厉害吗?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快要在我之上了,自从和你的林哥在一起,你成熟了很多,有些事情也开窍了?比如……”

  “你别说……”钱小娴知道高鉴将要说什么!

  “你的林哥经验丰富,你很享受是吗?你上瘾了,所以要和他结婚了吗?你的林哥真是高明啊,这么短的时间就能让你……”

  “你有完没完!不许你再说他!”

  “心疼了?”

  “是的,我心疼,刚才他在后面追你的车,我一直替他担心!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钱小娴,你在刺激我吗?”

  “我没刺激你,是你们刺激了我,我已经失去了表哥,所以我害怕再失去林哥,你不知道我表哥是车祸没的吗?你们却还在大街上飙车,你们顾及我的感受了吗?这一路,我胆战心惊的快要吓死了……”

  钱小娴说着已经泣不成声。

  高鉴放慢车速,把车停在路边一个岔路口旁边。

  他扭过脸来,伸手想揽在钱小娴。

  “你别碰我!以后不许你碰我,你有你的周晗,我有我的林哥,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钱小娴突然抬起手挡住他的手,高鉴顺势抓住她的手说:“戴着我的订婚戒指,你居然底气十足的对着你未来的老公吼,钱小娴,你太过分了!我要惩罚你!”

  高鉴说着迎了过去,钱小娴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刚才一路超负荷的担惊害怕,已经让她疲惫不堪,现在快到晚饭时间了,可是,中午她还没有吃饭。

  她瘫软在座椅上,她心想,高鉴说她上瘾了,可是她分明感到上瘾的是他……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