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12 《That‘s why you go away》

第212 《That‘s why you go away》

  好一会儿,高鉴才放开她,但是,他的右手一直攥住钱小娴的左手,就这样牵着手,彼此看着车外。

  天快黑了,天空飘起了雪花,这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刚开始是一片一片的,慢悠悠的,不久,雪片开始密集,雪片变大,纷纷扬扬的。

  很快地面白了,街边的树木也被白色的雪花笼罩着,世界变成了白色的。

  雪花是美丽的,下雪的时候心情是美丽的,总会让人联想起洁白无瑕这些美丽的字眼,会不由自主的联想起纯洁的爱情。

  高鉴拿出两瓶水,打开一瓶递给钱小娴。

  喝完水,他扭过脸来看着钱小娴说:“上午,我正在开会,可是心里总是感到不安,有一种要失去你的预感。于是,我才开车刚过来,现在我觉得自己真是英明果断,如果我再晚来一步……”

  说着高鉴打开音响,播放的是一首英文歌曲,钱小娴没有听过,但是感觉听着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她不由的问了一句:“这是什么歌?”

  “《That‘s  why  you  go  away》”这不是听高鉴第一次说英文了,但是他说得比较纯正,语速也快,钱小娴听的很费劲,她用自己水平极尽全力的想着这句话的意思。

  这时候高鉴似乎看出了她眼里的迷茫,说:“不辞而别。”

  “哦。”钱小娴看不到自己的脸,但是,她知道自己的脸一定红了。然后,高鉴跟着歌曲把英文歌词给她逐句的翻译成中文——

  Baby,  won’t  you  tell  me  why?

  宝贝,你真地不愿告诉我为什么

  There  is  sadness  in  your  eyes

  你的眼中含着伤悲

  I  don't  wanna  say  goodbye  to  you

  我不想就此与你告别

  Love  is  one  big  illusion

  爱是场华丽错觉,

  I  should  try  to  forget

  我该尽力忘却

  But  there’s  somet

  the  one  who  set  it  up

  当初一切因你开始

  And  the  one  to  make  it  stop

  现在一切因你终止

  I’m  the  one  who’s  feeling  lost  right  now

  而此刻的我感到深深迷失

  Now  you  want  me  to  forget  every  little  thing  you  said

  现在你要我忘了,你说过的每一件事

  But  there’s  something  left  in  my  head

  但有些事还留在我的脑海里,难以挥别

  I  won't  forget  the  way  kissing

  我将永生难忘你是如何与我热吻

  The  feeling's  so  strong  were  lasting  for  so  long

  那些强烈的感情,曾经延续了这么长的时间

  But  I'm  not  the  man  your  heart  is  missing

  但我并不是那个你心中正在想念的人

  ……

  Sitting  here  all  alone  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孤独地坐在这,仿佛身处无垠荒野

  Don’t  know  which  way  to  go

  不知该何去何从。

  听到这句不知道何去何从的时候,钱小娴别过脸去,望着车窗外,她哭了。

  如果再有办法她怎么会不辞而别,她何尝不是在痛苦的纠结何去何从,自己想要的爱情摆在眼前,就是不能拥有,这是多么悲伤的事情啊。

  高鉴又牵过她的手,攥在手心。

  “这是我最近一直听的歌,在美国的时候,你不接我电话不回复我,回来的时候,发现你不在民宿,你家里也没有人,你知道我是什么心情吗?就在昨晚上,他的妈妈说你是他的女朋友,你知道我是什么心情吗?”

  钱小娴不说话,她的泪水止不住的流,她用另一只手捂住嘴,不让自己哭出来。

  这样的情景,这样的氛围,这样的音乐。

  高鉴放开钱小娴的手,伸出大长胳膊,把钱小娴揽了过来,他把她的脸贴在他的胸口处,说:“你听听我的悲伤。”

  说完,他跟着歌声清唱起来,这是第一次,他给她唱英文歌曲……

  钱小娴还是不由自主的抱住她,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表达自己不能说出口的爱恋,只有这样她能感觉他真真切切的存在,只有这样才能感觉他不会消纵既逝。

  他的心跳,好近好近……

  他的歌声,带着魔力好迷人……

  钱小娴酥软的要睡去……

  唱完整首歌,高鉴突然把她板起来,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说:“回家吧,你饿了。”

  高鉴发动汽车,这时候路面已经有一层厚厚的积雪了,路上的雪被来往的车辆碾压的光溜溜的,高鉴的车开的很慢。

  “我们去哪儿?”钱小娴才如梦方醒一样说:“哎呀,你给我手机,上班的时间到了。”

  高鉴聚精会神的目视着前方,说:“上什么班啊,辞职。”

  “我早就不想干了,可是王夏从楼梯上摔下来骨折,酒吧缺人。”钱小娴说着接过高鉴递过来手机,开了机。

  手机里是一条条的消息。

  有6个林伟的未接电话。有一个庞小龙的未接电话。有2个丁丽霞的未接电话和个林母的未接电话。

  钱小娴一时不知道先给谁回复了:“哎呀,平时手机静悄悄的,今天怎么了。”

  一想这不都是因为高鉴把自己带出来引起的吗。

  因为已经过了上班时间,钱小娴先给庞小龙拨了电话,可是电话没有打通,钱小娴心想,真是交接班的时候,庞小龙也许正在楼上楼下的安排各种工作事宜。

  她想了想又给丁丽霞打了电话,铃声响了三声,对方拒绝了。

  然后丁丽霞从微信里发来消息:“你怎么回事啊,今天怎么关机了。”

  钱小娴:“手机没电了,我刚才给庞小龙打电话,没打通,你帮我请个假吧。”

  丁丽霞:“是这样,下午庞小龙给你打电话没打通,他就给我打了电话,他让我转告你,晚上可以不用来上班了。”

  钱小娴:“王夏上班了吗?”

  丁丽霞:“没有。”

  钱小娴:“找到新的服务员了?”

  丁丽霞:“没有,小娴,我也奇怪呢,庞小龙也奇怪呢,他和我说是田老板给他打电话,说让他给你结账,嗯,对了,庞小龙让我告诉你,他把你的工资打到你银行卡里了。”

  钱小娴觉得也奇怪,但是她还有一堆电话要回复,也没追问,但是,丁丽霞又紧接着发过一条:“我猜想一定是你得罪王夏了,她给田老板吹枕边风了。”

  “嗯嗯,好的,我还有事,等以后再聊。”

  钱小娴匆匆回复了她。

  钱小娴没功夫多想这事,她拿着手机想了想,是先给林伟打电话呢,还是给林母打电话呢?

  正在思忖的时候,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她看了看,是林母来的电话。

  钱小娴紧张的盯着手机屏幕,只是几秒她又飞快的瞟了一眼高鉴,高鉴领悟一样说:“实话实说。”

  钱小娴心里那个恨,说的轻巧,你不是我,哪知道我的难处?实话实说,我哪里说的出口啊!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