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14 能有共同语言吗

第214 能有共同语言吗

  又过了大约半小时,高鉴的车到了别墅区的家。

  想起上次深夜来高鉴家的情景,钱小娴的心里突然一阵发怵。

  高鉴把车停进车库说:“我父母都不在,家里就一个保姆在。”

  “嗯。”钱小娴还是惴惴不安的应了一声。

  “看你这小表情。”高鉴打开车门笑着说:“这儿就是你的家,紧张什么?”

  “没……”

  钱小娴慌忙下了车,立刻,风携着雪花扑面而来,钱小娴冷得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高鉴走过来一把揽过她的肩头说:“冷吗?”

  这一刻,钱小娴既温暖又自责,上次自己和他回家的时候,他还没有和周晗订婚,他是自由的,可是,自己现在和他回家算什么?

  而且,母亲曾经对她的教育是,不经过母亲允许,不能单独和陌生男人回男人的家,熟悉的男人也不行,女孩子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自己也曾觉得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在她身上的,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呢?

  第一次被他带过来,是不得已是无力反抗,这次,他是把她从林伟家劫持过来的,她有什么办法?

  她拼命反抗吗?她知道她反抗也没用,她战胜不了高鉴,她转念一想,自己就算和高鉴回家,也不会让他乱来的,再说了,高鉴也答应过,没结婚前,他不会碰自己的……

  而且,他真的要达到目前,是有很多机会的,其实,和他回家是一种危险,上了他的车何止不是一样的危险呢?

  因为没有事先通知保姆,保姆并没有准备晚饭,做麻烦的晚餐已经来不及,两个人中午没吃饭,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保姆热了两杯牛奶,然后做了两碗牛肉面,钱小娴先吃完了,她坐到客厅等着高鉴,

  高鉴快吃完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看放下筷子,然后也来到客厅,一把抓起钱小娴的手说:“走,去楼上。”

  高鉴一边走一边和对方打电话:“你等一下,我到楼上再联系。”

  电话是公司的李总打来的。

  来到楼上高鉴的房间,高鉴把手机放在茶几的支架上,他打开手机手机和对方视频会话。

  钱小娴坐在高鉴的旁边,她怕进入镜头,赶紧站起身走到一侧的书柜前。

  高鉴把手机放在茶几上和对方视频会话。

  “高总,上午你急匆匆的走了,这个方案明天还继续讨论吗?”

  “还讨论什么,就按我说的办。”

  “可是,大家都觉得充分授权有必要吗?”

  “我觉得授权很重要,生产线怎么改造,怎么能提高它的生产率,只有生产线的班组长普通工人的决策最准确最科学的。如果让董事会的决策,让董事会去制订一个生产线如何改造、如何提高生产率的计划,那才是是纸上谈兵!所以,应该让最了解情况的人有决策权,这就是我所说的充分授权。当普通的员工感到他有权力、他得到了尊重,他干得才有劲头有盼头。这样,不管公司是在高峰还是在低谷,他们会患难与共没有出现一个叛徒。

  “高总,大家只是觉得你改革的力度是不是太大了?”

  “力度太小只能隔靴搔痒,我之所以在这个关键时刻,同时推出几个方案,就是让力度产生共振。”

  “可是,高总,你那个董事长向全体员工发出买入公司股票的倡议书,是不是要慎重一点,我和老董事长沟通过,他说现在全球股票市场都在下跌趋势中,我们的股票不确定性太多了,若因在指定期间内增持股票产生损失,由董事长以个人资金予以补偿,你的这条规定风险太大了。还有你增持公司239.2万股,他让我们提醒你再慎重考虑一下。”

  “李总,我提醒你多次了,以后不管什么决定,都不要去征求高老先生了,他躺在美国的病床上,还想不放手吗?就这样吧,就按着我的方案执行。还有,还有你让杨文远把他昨天写的报告尽快发我邮箱。”

  高鉴挂了电话,站起身走过来,他见钱小娴眼睛不眨的盯着书柜里的书,他问:“发什么呆?”

  “我听你们说这些,就像天方夜谭一样。”

  钱小娴皱着眉头,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她幽幽喃喃道:“要是我们在一起生活,能有共同语言吗?

  高鉴突然伸手揽住钱小娴说:“在公司每天聊这些问题,我回家继续和你聊这些,有意思吗?难道我要没日没夜的都纠结这些事情吗?”

  钱小娴没动,而是抬起眼望着他说:“周晗懂这些吧,你妈妈说周晗能辅佐你。”

  “傻丫头,如果一个男人想靠夫人的辅佐才能胜任董事长,那他的公司能有多大的发展?”

  高鉴说着抬起手,拨弄了一下她的眼睫毛。

  “我这人比较武断,我不喜欢别人对我指手画脚,而且,现在公司的弊端就是人多瞎捣乱,说话的人多干活的人少,也就是战略人才太多了,战术人才太少,这些自以为能操控大局的战略家,整天在一起夸夸其谈,把简单的事情生生谈成复杂,其实,制定战略有我就够了,所以我需要的是战术人才。”

  钱小娴呆呆的望着他,她喜欢听他说这些,虽然听得云里雾里的。

  可是,听他说这些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闪着迷人的光辉。

  此刻,在钱小娴的眼里高鉴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有魅力,他的一言一行都是那么让她崇拜,她觉得自己无法不仰视他,自己在他面前是如此的幼稚和无知,自己在他怀抱里也是如此弱小。

  高鉴看她望着自己不说话,又伸手撩拨她的眼睫毛。

  “怎么了。”

  钱小娴闪了闪,用手挡住高鉴的手说:“你说的这些,我都是第一次听到,好多都听不懂。”

  “哈哈,不懂才好啊,我妈妈也不懂,要是她懂了,家里更不太平了。”

  高鉴看钱小娴犯愁的样子,突然笑了,他伸手握住钱小娴的手说:“其实,只要专注的坚持做一件事情,没有学不会弄不动的,以后,就是耳濡目染你也会精通的,不过,我真的不希望你可以来了解这些,你干你喜欢干的开开心心,我回家的时候,最好能看到你对我笑,我就满足了。”

  听了高鉴的话,钱小娴才突然觉得不对,他俩的聊天,完全是在一起畅想未来啊!

  可是,自己来这里之前,不是这样想的,可是,自己竟然这么快,让他毫不费力的攻下,她想,自己和他注定是自己失败,因为她虽然不想征服他,但是却逃不掉被他征服的宿命,他太强了,她逃不掉。

  妙书屋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