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15章思念的太久……

第215章思念的太久……

  房间里很安静,两个人一个低头一个仰头,距离很近。

  眼神开始深情,钱小娴赶紧推开高鉴,打岔道:“你的房间好大啊。”

  说着,她快步逃离高鉴,在宽敞的客厅走了一圈,在客厅和卧室的隔段处,她向里面望了一眼。

  豪华的灯饰壁饰电视墙。

  豪华的欧式大床,床尾是和床同宽度的沙发。

  钱小娴心想,他可真会享受,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看累了再去沙发上看吗?

  这时候,高鉴拉好客厅的窗帘,他又走进卧室,拉好窗帘。

  夜晚的感觉浓烈起来。

  钱小娴突然有些紧张,她抽身回到客厅,坐到沙发却不知道干什么,她突然想起,应该给林伟打个电话,因为刚才他在电话里好像有什么事情,而且,他让自己和她母亲说在自己家里,那就是说今晚他不回去了?

  为什么啊,这个问题一直在她脑海里打转。

  还没等她拨号码,高鉴端着两杯红酒走过来,说:“喝吗?红酒。”

  “不不,我不喝酒。”

  钱小娴像躲避瘟神一样,下意识的向后一闪。

  高鉴把酒杯放到茶几上说:“最近忙什么,小说怎么断更了?”

  “笔记本出了问题。”

  “电脑又坏了?等我给你看看。”

  一个“又”字,让钱小娴突然想起他们初相遇的那天,那天他……

  她不由得扫了他一眼,他正把喝完的酒杯放到茶几上,高鉴也突然扭过头来,正好遇到钱小娴的眼睛。

  钱小娴离开慌了,她的眼睛扫过他温润的嘴唇。

  高鉴不失时机的附身过来,低声说:“想什么?”

  他的眼神有点坏,钱小娴蓦地站起身,她走到窗户前,把窗帘拉开一道缝隙说:“雪吓得好大啊,明天怎么回去呢?”

  没等高鉴说话,她又说:“今晚,我住哪个房间?”

  高鉴靠在沙发上说:“明知故问,我带你回来的目的,还要我再说一遍吗?”

  钱小娴转身,但还是远远的望着他,是的,不能这样含糊不清了。

  “高先生,我绝对不会和你住在一起的,刚才,你一直开车,我没和你计较,现在我要和你说明白。”

  高鉴对钱小娴找找手说:“别离那么远,过来说。”

  “不。”

  “你不知道我开了一天车多累吗?”高鉴故意板着脸,他抬起手腕说:“限你9秒。”

  “8765432……”

  高鉴抬起眼睛盯着钱小娴说:“你要想好了,你过来,我过去,结局都是一样的,但是程度不一样!”

  “高先生,你,你知不知道你很霸道,你知道不知道,我不喜欢你霸道……”

  没等钱小娴说完,高鉴已经跨步过来。

  “我知道你喜欢什么!”

  一阵眩晕……

  思念的太久……

  禁锢的太久……

  情不自禁的时候,高鉴抱起钱小娴走进卧室,钱小娴却一下从床上蹦起来,她反手压住高鉴的脖颈说:“你再乱来,我就……”

  “那好,明天去登记,持证上岗。”

  高鉴说到登记,钱小娴的心又疼了一下。

  她突然想起林母刚才的电话,林伟的父母已经同意他们结婚,甚至,以为他们回她家去拿户口本。

  钱小娴站起身说:“我,我得给林哥打个电话。”

  “你给他打电话想说什么?”

  “我问问他在哪儿啊,他不给家里电话,还有就是……”

  “什么?”

  “还有……”钱小娴匆匆瞟了高鉴一眼,这些话真不好说出口。

  “嗯,我总该和他说说我在哪儿吧,解释一下……”

  其实她也不知道怎么和林伟说,她无法面对,也不知道怎么面对,想到这里,她说:“都是你,你不觉得你今天太鲁莽了吗?你这做,你想过林哥的感受吗?”

  “你太善良了,你总是考虑别人的感受,你怎么不考虑你的,考虑我们的感受?”

  高鉴见钱小娴看着他,满脸的无助和迷茫,他接着说:“你要学会拒绝,当断不断必有后患懂吗?”

  “我拒绝你了,可是又怎样?”

  “你听懂我的意思了吗?我让你拒绝的是他!”

  “我为什么要拒绝他?我想结婚了,他很好啊!”

  高鉴一把拽过钱小娴,瞪着她:“你不爱他,却因为他爱你,就答应他的求婚吗!”

  “你不是一样吗?你不爱周晗,你却和她订婚,你懂得拒绝吗?都怪你,现在这么尴尬的局面都怪你!”

  钱小娴再也忍不住了,她委屈。

  “本来,我们的世界只有彼此,是你让我们安静的世界乱了,你和周晗订婚了,我才打算和林伟结婚的。”

  “我不是说让你等我吗?”

  “我怕等不到。”

  “怎么等不到,我不是来了吗?我不是在及时出手扭转吗?”

  “你扭转了我的世界,可是你的呢?”

  “你给我时间,我尽快和周晗解除婚约。”

  “可是林哥那边我怎么交代。”

  “这个不用你操心,我去解决。”

  “你怎么解决,他给你打电话你都不接。”

  “刚才那种情况不适合接电话,你不也是一直担心吗?他情绪失控状态下开着车!”

  “我担心他会做出极端的事情,你不知道的,他刚受了刺激的……”

  本来,钱小娴不想和高鉴说吴慧的事情,但是,想到林伟,她还是几乎流着眼泪说了吴慧曾经这样为难自己,怎样诋毁自己,她说了她的自责,说了对表哥和王夏的厌恶。

  最后她说:“我怕了,我真的不想再搅和到这些是非里面去,我想要简简单单的爱情,我想和林哥安安静静的过日子。”

  高鉴突然愤怒了:“钱小娴!你才多大!你的这个年龄是每天想着结婚吗?”

  钱小娴也不示弱的瞪着他:“你既然知道我小,不应该过早考虑结婚,你还要和我结婚!”

  “你想和林伟结婚,你那是目的不纯,我们是爱情,爱情的目的就是婚姻。”

  钱小娴把头扭向一边说:“说不过你。”

  “说不过还要挑战?”高鉴又把她扳过来说:“你怕了这个又怕那个,就是不怕我!”

  钱小娴还是不看他。

  “怎么?不说话就是怕我?”高鉴接着说:“其实你最怕的还是我!”

  “怕你什么?”钱小娴挑衅一样扭过脸来瞪着他。

  “你表姐说,你之所以去林伟的旅店,是大家觉得你母亲去看病了,放你自己在家里不放心,所以,给你找个安全的地方,你去了,那是你觉得林伟不可怕。”

  “是,林哥不像你,动不动就有非分之想!”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