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18章 户口本不在

第218章 户口本不在

  “什么话!”

  高鉴只是简短的回复了一句,然后说:“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对于哈尔分厂完成交割的公告事宜,明天再决定。”

  钱小娴拿着手机,听高鉴那边还在开会,她刚想挂了手机,高鉴的声音又传过来。

  “还在吗?”

  “嗯……”

  “你刚才说什么?”

  “你能不能别让李姐跟着我。”

  “哈哈,你不是向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吗?你和我说过的,从现在开始,我要让你过上幸福的生活。”

  “你知不知道,有个陌生人这样在眼前参与,很尴尬的。”

  “你认为她妨碍我们的生活,我可以给她们放假,你把电话放了,我现在就给她们打电话。”

  “别别……”钱小娴赶紧阻止说:“我,不会在你这儿待很久的。”

  “你等一下。”高鉴说完挂了电话。

  钱小娴拿着手机愣了一下,他干什么?

  李姐还站在旁边,她看钱小娴看她,她赶紧说:“钱小姐,你赶紧洗吧。”

  “不洗。”钱小娴赌气的坐到沙发上,说:“莫名其妙,大早上洗什么澡?”

  “啊?高先生没和你说上午要去登记吗?下午要拍婚纱!”

  “没有!”钱小娴忽的坐起来,走出高鉴的房间,她拧开自己的客房,然后锁上房门。

  登记,拍婚纱,凭什么他说干什么就干什么?我是他的附属品吗?

  这时候高鉴的电话又打过来说:“我记得我家户口本是放你那里了吧,这样吧,我一会儿让司机开车去接你。”

  “等一下!”钱小娴赶紧打断她说:“没在我这儿,有一次李希专车来民宿找你的户口本,那次我把戒指也给他了?”

  “什么?,你是说你现在戴的戒指是第一次买的?李希拿走户口本?”

  “是啊,我和你说过的。”

  “我没印象了,我没让李希去取过户口本!”

  “我听他打电话,好像说是周晗让他去取的。”

  “那好吧,我问问。先挂了。”高鉴说完挂了电话。

  钱小娴瞪着手机屏幕发狠的说:“你想打电话就打,你说挂断就挂断,你太霸道了!”

  手机再响起的时候,钱小娴赌气的让铃声响了三通,她才拿起手机一看,是林伟妈妈来的电话,她赶紧接通。

  “小娴啊,林伟怎么又关机了?”

  “啊?”钱小娴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俩赶紧回来吧,林伟姥姥脑出血住院了,我和他爸忙不过来。”

  原来,昨晚上,高姥姥和林姥姥视频了,但是听说当初她是父母送出去的孩子,立刻伤心的大哭,说:“这么多年,我一直认为自己是被拐卖的孩子,或者是被父母不小心弄丢的孩子,没想到是父母不要的孩子。”

  高姥姥接着开始诉说她在养母家受的罪,聊聊着哽咽着说不下去就挂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林伟母亲又打过去,高姥姥很冷漠地说:“我不原谅这样的父母,我没这样的父母。”

  林姥姥赶紧解释当初家多么艰难,说:“姐姐就原谅父母吧。”

  高姥姥说:“你说得轻巧,我们一起来到这个世界,父母的爱都给了你,你没受过寄人篱下的苦,为什么当初父母扔的是我不是你?”

  高姥姥情绪激动。

  “以后,我们不要联系了,我是个没家的孤儿,不要找我认亲。”

  挂了电话,林姥姥半天说不出话,她父母死的时候,交代她一定要找到姐姐,一定要告诉她当年实在是生活所迫。

  可是,她找到了,这个姐姐却接受不了被遗弃的事实,拒绝和她相认。

  挂了电话,林姥姥就开始放生大哭,晚上突然脑出血。

  “姥姥病的严重吗?”

  “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昨天晚上就想给你俩打电话,可是,路上都是雪,没敢让你们回来。”

  钱小娴没敢再多问,而是赶紧说:“好的,阿姨,我们马上过去。”

  钱小娴挂了电话,直接拨了林伟的号码,可是林伟的手机是无法接通状态。

  钱小娴急得团团转,她拿起自己的包直奔楼下。

  李姐正在擦地,她看钱小娴冲下来说:“地滑,小心。”

  “哦。”钱小娴也看了她一眼,怕她阻拦,没敢和她废话。

  跑到院门口,李姐才反应过来,喊到:“钱小姐,你去干什么啊,高先生让你在家等他。”

  钱小娴快步走出院门,街上好多人在除雪,昨晚上的雪太大了,严重影响了交通,今天,几乎是全民除雪的日子。

  钱小娴从手机上查找一下公交站点,从海关区到海域区需要坐33路,再转成34路公交车,这样到海域区林伟的家至少两个小时。

  可是,路上的出租车实在太少了。

  正在东张西望的时候,33路公交车停在站点旁,钱小娴只好上了车,慢点就慢点吧,万一等不到出租呢!

  车上人并不多,最后一排还有两个空座位,她走过去坐在靠窗户的座位上。

  拿出手机她又拨了两遍林伟的号码,可是提示还是无法接通,钱小娴突然担心起来,林伟的母亲以为他俩在一起,就是说林伟一夜未归,他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回家呢?

  天啊,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她突然想起林伟开车追高鉴的情景,想着想着,她不敢再想下去,怎么办啊,他关机啊!

  钱小娴打开微信,从微信里又发消息给他,她知道,如果他关机,微信消息也收不到的,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呢?

  她望着微信窗口发呆的时候,突然想起,上次她脚扭伤王帅送她和林伟去看急诊的时候,王帅加了她微信。

  她从通讯录里找到王帅,发消息过去:“林哥电话关机了,我联系不上他,你能联系他吗?”

  没想到王帅秒回:“他在我这儿!”

  “他在你家?”

  “是的,昨天他开车去港城区,遇到碰瓷的了。”

  “啊?”

  “昨天下雪路滑,一个老头在他车旁摔倒了,到医院拍片脚踝骨折。”

  “林哥没撞到他,也有责任吗?”

  “那人先摔倒了,他看林伟停车了他把脚塞到前轮下。”

  “没摄像头吗?”

  “那片是摄像盲区,估计碰瓷的知道。我听路人说这老头经常摔倒才知道是碰瓷的,到医院我偷偷咨询了医生,医生说骨折新伤旧伤看不出来的,我就想从别的医院找个认识的医生朋友吓唬吓唬老头,可是林伟说下雪路滑别麻烦朋友了,他要多少钱,给他就是了。”

  “碰瓷的要了多少?”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