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25章他俩较量

第225章他俩较量

  滴滴滴……

  这时候钱小娴的手机响了,是高鉴来的,他说姥姥有事了,好像是找小娴。

  钱小娴收起手机,和林伟急匆匆的上了楼。

  听姥姥的话之后,钱小娴从床底下拿出便盆。

  林伟把两张床之间的布帘拉上,这样,就把高鉴隔在另一个空间。

  完事之后,林伟并没有把布帘拉开。

  钱小娴说:“关灯吧,让姥姥早点睡。”

  高鉴躺在对面的床上,刷着手机。

  林伟对钱小娴说:“你在那张小床上吧,我去外面长椅上。”

  “外面冷,你在这张床上吧,我和姥姥睡一张床。”

  钱小娴说着坐到姥姥的床角上,她脱了鞋,然后倚在姥姥的脚底下,她把脱下的羽绒服盖在身上。

  林伟把床上的枕头递给她,然后关了灯。

  他靠在被子上,也是用羽绒服盖在身上。

  因为没有拉窗帘,屋子里并不黑暗。

  这个病房放着两张床,姥姥的靠窗户。林伟的租的陪护床放在姥姥床的正对面,所以,林伟和钱小娴距离很近。

  而高鉴在靠门口的那张病床上,因为姥姥那张床拉了布帘,他看不到姥姥也看不到钱小娴,但是能看到林伟的下半身。

  高鉴站起身,他把姥姥床边的布帘拉回一半,这样可以看到钱小娴。

  钱小娴坐起身,高鉴小声说:“这样不挤吗?”

  “没事,以前我妈生病的时候,我就是这样睡在我妈的脚下,这样,姥姥晚上喊我才能听到。”

  钱小娴说着要拉布帘。

  高鉴趁机抓住她的手,紧紧的攥着。

  钱小娴的脸突然燃烧起来,她用另一只赶紧扣高鉴的手,嘴上小声说:“高先生,你早点睡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呢。”

  高鉴的手还不撒手,钱小娴只得用力掐他。

  高鉴这才悻悻的松开手,但是,他一把扯掉林伟的衣服,扔到林伟床上,然后拿过自己的大衣盖在钱小娴的身上。

  因为病床躺两个人,已经很拥挤,所以,高鉴没有给钱小娴被子,而是给她的大衣,之所以这样,也是向林伟挑战,钱小娴的身上,只能盖着他高鉴的衣服。

  高鉴回到对面的床上,拿出手机开始给钱小娴发消息。

  钱小娴慌忙把手机静音,这样接到消息就不会发出声音。

  “刚才去哪儿了?穿的谁的衣服?”高鉴还是以明知故问开始了审问。

  “林哥回旅店换衣服,他昨晚上遇到麻烦了,衣服破了。”

  “他遇到什么麻烦了?”

  “遇到碰瓷的了,哎,都是因为我,想想好难受。”

  “损失多少?”

  “三万吧。”

  “我明天把钱打给你,你给他。”

  “林哥不会要你的钱的,林哥不是你想的那样!”

  “一口一个林哥,因为你的林哥,你微信拉黑我,你处处维护他,他到底给你下了什么毒?”

  刚才,钱小娴出去找林伟,高鉴在病房里,那是坐卧不安,好容易等他们回来,却看到钱小娴穿着男士羽绒服,他的心里顿时不好了。

  “高先生,他没给我下毒,他是我哥,你要想接受我,就必须接受我这个哥哥!”

  钱小娴看高鉴的字里行间又开始攻击林伟,她也生气,是啊,就像林伟说的,自己本来要和林伟结婚的,可是,他一来,自己就改变了主意,林伟不但没为难自己,反而说理解自己,所以,看到高鉴这样说,钱小娴从心里往外的反感。

  高鉴那里会示弱呢?

  “钱小娴,他也许是我的弟弟,你丈夫的弟弟,他怎么可以是你哥哥?你以后要和他保持距离。”

  “我不,我不管你们怎样,反正他永远是我哥!”

  这时候,林伟看钱小娴不停的打字,他伸过胳膊拿走钱小娴的手机,飞快的看了看。

  然后,他在这个聊天窗口接着编辑:高鉴,这句话是林伟发给你的,请不要在发消息了,你们手机静音了,可是屏幕在黑暗中是亮的,你们谈恋爱,能不能考虑一下时间地点,能不能考虑一下身边人的感受。

  高鉴立刻怂过一句:“此时此刻,我们没在谈恋爱,我们在谈你!钱小娴的林哥!”

  “高鉴,我告诉你,我爱她,但是我退出,以后,我会换一个身份走进她的生活,我是她的哥哥,她唯一的哥哥,我要保护她,所以,你想爱她想娶她,都要经过我这关。现在,我就告诉你,你必须尽快和周晗解除婚约,我不会让你偷偷摸摸的和她在一起,你必须给她应该有的名分,和应该有的结婚仪式。”

  “这个不用你管,我的女人我会疼,我会保护,我的女人不缺哥哥,你老老实实做她的小叔子,我儿子的叔叔不是舅舅!懂吗?”

  “舅舅就是舅舅,这个不能改!”

  林伟发送完消息,然后关机。

  他递给钱小娴说:“睡觉吧。”

  这样尴尬的夜晚,又是三天,第四天的夜晚高鉴依然准时到达,好在他早上天没亮就被司机接走。

  在姥姥住院的这半个月,林伟的父母并没有发现高鉴,并不知道,夜晚两个人在病房里的较量。

  半个月后,林伟的姥姥出院了,她的病虽然好了。

  但是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不但是半身不遂瘫痪在床,而且,语言也是含糊不清,而且,记忆力下降。

  有时候会分不清谁是谁。

  她和高鉴叫过大伟,和杨红叫过小娴,和林伟叫过恭喜,和林伟的母亲叫过三姨,和林伟的爸爸叫过大舅。

  只是和钱小娴从来都是一个称呼,妈妈。

  因为在医院里都是林伟一家人照顾姥姥,所以,出院后,大舅和二舅商量,轮流接回家照顾她,可是,上午从医院刚到大舅家,姥姥就哇哇大哭。

  林伟的大舅说:“是不想从我家吗?”

  姥姥点头,接着大哭。

  没办法,大舅给二舅打电话,很快二舅开车又把姥姥接回家,可是,刚一进家门,姥姥又开始大哭。

  二舅说:“不想住我家吗?”

  姥姥点头,接着大哭。

  二舅说:“想回我姐家?”

  姥姥点头,二舅只好开车又把姥姥送到林伟家。

  这次,她没哭。

  等林伟的二舅走了之后,林伟妈对母亲说:“你可真心疼你闺女,我照顾你半月了,我累得快交代了,可想让你两个儿子换换,可是,你一天都不让我休息。”

  姥姥又开始哭。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