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34章不得不分开

第234章不得不分开

  最近,高鉴正在考察的是,海域区博头奥村的一个旅游开发项目。

  他觉得博头奥村距离市区很近,距离海域场也很近,而且,在火车站汽车站之间,交通方便,。

  高鉴觉得这里打造一个娱乐观光饭店一体的旅游景区,应该很有前景。

  因为澳洲GEG旅游公司的这个项目马上完工,高鉴打算竞标博头奥村的这个项目,至于项目负责人高鉴还是想到了杨文远。

  杨文远是他金坦福大学的同学,他双学位的第二个专业是旅游管理,他的学历在旭日圆股份里应该是无人能比的。

  他认为杨文远负责这个项目是最好的人选,不过,高鉴觉得一个人必定身单力薄,所以,陈奕山虽然专业不对口,但是,能力很强,有他辅助,他俩应该是最完美的组合。

  高鉴因为父亲在国外治病,公司的很多事情,他不能亲临现场,尤其是澳洲GEG旅游公司的这个项目,多亏了杨文远和陈奕山,他一直觉得自己把两位老同学挖过来,是明智之举。

  他觉得,左膀右臂还是得靠兄弟。

  其实,对于周晗和李希的事,高鉴也看出一点端倪,只是,他没想到她俩的动静,惊动了陈奕山,而且,李希的突然辞职似乎证明他也许有鬼。

  陈奕山哪里知道,这事对于高鉴也许这是好事,所以,高鉴迫不及待的让陈奕山找到李希。

  这些,高鉴不好和钱小娴说,当钱小娴追问周晗知道他联系她的时候,高鉴只是说:“我的户口本被她藏起来了,不过,你放心,对付她我有办法。”

  钱小娴听了,不禁黯然神伤,她的爱情之路怎么这么崎岖呢?

  冬天的夜,萧瑟,寒冷。

  两个人走在冷清的人行路上,想到以后再也不能这样一起走,不能再联系,钱小娴的心还是酸溜溜的。

  所以,一番闹腾之后,她也只好接受了现实。

  因为小,容易相信和原谅。

  因为爱,舍不得更怕分开。

  她乖巧的被高鉴牵着手,两个默默的并肩走着。

  虽然夜越来越深,空气越来越冷,她还是希望,就这样一直走,一直在,永远都不要到达目的地。

  高鉴一直沉默着,可是他的心里却是澎湃也,刚才当他说离开她的时候,她过激的反应还是让他感动,他懂了,她之前的千帆拒绝不过是硬撑,在关键时刻还是崩溃了。

  这个女孩的出现,让他世界里的女人都黯然失色了。

  她的善良她的率真她的单纯,她的柔弱她胆怯的她对他的依赖,甚至她的只有几分钟的小脾气,都让他心旌摇曳,眼生爱怜。

  他的心也是焦灼的,他想着尽快结束这种尴尬的关系……

  快到旅店的时候,高鉴说:“你打算一直住在这里吗?”

  “不,我打算明天搬走了,既然和林哥没有哪种关系了,我住在这里很尴尬的。”

  “有哪种关系你住在这里就不尴尬吗?哪有没订婚,就长住在男方家里,而且,还只有两个人的旅店。”

  “你,说什么呀?”

  本来,两个人刚融洽了十几分钟,提到林伟,高鉴立刻锋芒毕露。

  钱小娴解释到:“我们是特殊情况好不好,我来的时候,我们并没有这个意思,而且,他父母也住在一起,10月之后才没有游客了。”

  “好了好了,别解释了,反正,你和他住在这里,我不放心,明天,我给你找个地方。”

  高鉴的口气不容置疑。

  “我不,我回家……”

  钱小娴没说完,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林母打来的,她的声音很着急。

  “小娴啊,林伟怎么不接电话啊,他干啥呢?”

  “我也不知道,他出去了。”

  “他没在旅店吗?他去哪儿了?”

  这时候,钱小娴和高鉴刚好走到潮汐旅店门口,钱小娴看了看店门,这个旅店都黑着灯,看来,林伟还没回来。

  钱小娴只好说:“阿姨,林哥和我说去朋友家,他还没回来呢!”

  “你在旅店吗?你叔叔刚才去旅店找过你们,他说旅店锁门呢!他以为你们一起出去玩了。怎么,你自己关灯睡了?”

  “没有。”

  钱小娴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打岔说:“阿姨,这么晚了,叔叔过来干什么呀?有事情吗?”

  原来,林姥姥到了林伟家之后,又哭又闹找妈妈。

  林母知道她找钱小娴可是,林母想,林伟和钱小娴在医院整整陪护半个月了,恋爱中的两个人好容易可以独处了,她不好意思打搅。

  一直熬到天黑了,林姥姥还是哭个不停,而且,晚饭也不吃。

  急得林母团团转,后来,林姥姥哭累了,迷迷糊糊睡着了,林母才长舒一口气,可是,也就是一个小时,她睁开眼睛又开哭,林父看林姥姥嗓子都哭哑了,他实在看不下去了,说:“这么哭不行啊,回哭坏了的,不行,我还是把他俩接回来吧。”

  林母对林姥姥说:“别哭了,给你接小娴去。”

  林姥姥立刻不哭了,说饿了。

  林母叹了一口气说:“天啊,老了真可怕啊!”

  钱小娴听了林母的叙述之后说:“我这就过去。”

  林母说:“林伟没在,你怎么过来?他手机没人接啊。”

  “我打车过去吧。”

  林母说:“大晚上的,你一个女孩子打车多不安全啊,你等着,我让你叔接你去。”

  “好吧。”

  钱小娴挂了电话说:“姥姥哭着找我呢!”

  “我听到了。”高鉴突然抱住钱小娴,他亲吻着她,生死离别一样……

  钱小娴赶紧推开高鉴说:“你赶紧走吧,叔叔的车十分钟就到。”

  高鉴不松手,又过了几分钟才松开说:“你先打开旅店,进去等吧,我走了。”

  钱小娴的眼泪扑簌簌的流下来,她哽咽着说:“你,你去酒店吗?”

  “嗯。”高鉴把钱小娴拉到旅店门口说:“钥匙呢?”

  钱小娴找出钥匙,打开旅店的门,高鉴给她打开灯说:“我走了,到酒店再联系你。”

  “不是以后不联系了吗?”

  “总该给你安排好了吧,总该有个过度吧。”

  高鉴说完走出旅店。

  他什么意思?

  钱小娴就站在门口兀自发愣,直到高鉴消失在街角的路口,她才进了自己的房间。

  坐在床上,她又发了一会呆儿,不久,林父的电话才让她突然惊醒一样,自己今晚上眼泪哗哗的,脸上一定有泪痕。

  林父吸取之前的教训,他进旅店不再像一样无所顾忌,他怕再碰到尴尬的事情。

  虽然他又给林伟打了电话林伟还是不接听,他还是怕林伟和钱小娴都在,所以,他先打个电话。

  妙书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