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35章谁离不开谁

第235章谁离不开谁

  “叔叔,我洗把脸就出去。”

  钱小娴飞快的进了洗手间,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头发有些凌乱,眼睫毛还是湿的,眼白也是红红的。

  她怕林父进来看到,赶紧把头发整理好。

  林父并没有进旅店,而是在门口等着。

  锁好旅店的门,钱小娴上了林父的车。

  钱小娴系好安全带说:“叔叔,姥姥还没吃晚饭吗?”

  林父叹了一口气说:“吃了,一听说我来接你,她就张罗吃饭。”

  “那,姥姥以后都要住在这里吗?”

  “看看过几天是不是很点,现在只能这样了。”林父看钱小娴手里提着一袋子说:“什么东西,放到后面的车座上吧。”

  钱小娴这才发现,自己还宝贝一样抱着这袋子书。

  她把袋子放到后面的车座上。

  林父说:“林伟怎么回事?一晚上给他打了好多电话,他都不接。

  ”

  “我也不知道,他上午出去的。”

  “什么?”林父瞪大眼睛看着钱小娴说:“他上午就出去了?没和你在一起?”

  “没。”

  “这小子,最近怎么了?”林父启动汽车,他看钱小娴不接茬,他又扭过脸来看了看钱小娴,他的目光停留在钱小娴的眼睛上几秒钟,钱小娴慌乱的移开,看向窗外。

  因为她知道,她的眼睛一定哭红了。

  林父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俩吵架了?”

  “没有没有啊。”

  “没有眼睛怎么红了。”

  “刚才洗脸进去水了。”钱小娴赶紧打岔说:“叔叔,最近股市怎么样?”

  “好。”林父一听钱小娴提到股票,顿时眉飞色舞。

  “之前,我不是把股票卖了吗?前几天林伟把钱又给我了,还有你阿姨的那50万理财的钱,林伟让我还是买上理财,我悄悄买了股票。”

  钱小娴知道,本来这些钱是林伟准备替她还债的,可是,自己和林伟不了了之了,高鉴也不提债务,林伟准备的这些钱也就没有用处了。

  可是,钱小娴一听林父全部买了股票,她不由得担心起来,因为她知道林母最讨厌林父买股票了,之前住在旅店的时候,因为林母脱不开身,有两笔钱要存,她让钱小娴帮她存的,她说:“我可不能让你叔去存钱,他转手就给股市送去。”

  “啊?叔叔,阿姨知道会和你吵架的。”

  “是啊,我就进去了三天,昨天赎回来了,今天我就给她买上了理财产品,我没敢和她说进了股市,别说她担心,我也不敢放股市太多的钱,每天如履薄冰一样,压力太大了。”

  “叔叔,三天赚了多少?”

  林父笑着说:“10%,要是今天卖还能赚三个点,不过,怕套住,不贪了。”

  “赚了5万?”

  “是啊,你别和你阿姨说,不是我瞒着她,她要是知道我动了她理财的钱买股票,以后,我就别想碰家里的钱了。”

  “还是买的旭日圆股份吗?”

  “对,我一直关注这只股票,那天林伟说你要用钱,我就卖了股票,卖完了第二天又涨了两个点,然后它又开始下跌。”

  “股票跌了多少?”

  “跌了8%。”林父有些得意的说:“正好林伟说高鉴不会要这些钱,我在临近收盘的前十五分钟,成功抄底。”

  “然后,又涨了?”

  “是啊,一个涨停板上来的,然后,我把你阿姨的50万又追进去了,然后,这只股票又涨了10%。”

  “啊,这么幸运?”

  “是啊,我不光把理财赎出来了,我把所有的股票全卖了!”

  “为什么?股市不是挺好吗?”

  “在股市最忌讳的就是贪婪了,在股市赚钱,你不能把整条鱼都拿回家,得给别人剩一段,这样,也免得把吃掉。”林父笑着说:“半个月,挣了将近10万,我很满足了。

  ”

  “真的不少呢!”

  “是啊,这个家庭旅店夏天的收入也不过10几万。”

  林父看了看钱小娴说:“林伟前些天把房子卖了,比第一次多卖10万呢?我让他赶紧再卖一套,他却买了一辆房车。”

  “嗯,是呢。”

  说到林伟,钱小娴的心里一阵难过,是啊,他买房车,还说和人签了约,这事还瞒着他的父母呢!

  “我昨天和你阿姨商量,不能依着他,房子还是要买的。”

  “嗯,我表姐也说,还是买房子安全,她当初想从市里买,当时的价位是六千多,可是,没用上一年,一万多了。”

  “那是一万多?林伟之前提过你表姐的小区,我昨天去问了几个中介,一万二了!”

  “那就是说表姐的房子翻了一倍了?”

  “是啊,我和你阿姨商量了,这不,林伟的姥姥出院了,这几天,你和林伟去你表姐小区,转转。给你们买套大平米的。”

  钱小娴不知道怎么接茬,幸好这时间,汽车已经开到林伟的家。

  下了车,钱小娴和林父进了家。

  林母从客厅迎了出来,说:“哎呀,你可来了。”

  说完,她的眼泪扑簌簌流下来。

  “怎么了?阿姨。”

  “你姥姥又在楼上哭呢,吃完饭,稳当了一会儿,看你一直没来,说我骗她,又作呢!她一闹腾,我的心都疼呢。”

  钱小娴来到楼上,刚一上楼梯,就听到林姥姥咿咿呀呀的哭腔。

  见了钱小娴,林姥姥顿时止住哭声,她用一只有知觉的手紧紧的攥住钱小娴,怎么也不放,就是钱小娴说去洗手间,她把自己的包和手机放到林姥姥的脑袋旁,她才撒开了手,然后,眼睛不断眼珠的盯着门口。

  那种依赖,让钱小娴想到自己母亲,当初,她在病最严重的时候,也这样依赖着自己。

  10点多的时候,钱小娴和林母才给姥姥洗漱完毕,林母掐着腰坐到沙发上说:“天啊,林伟干啥去了呀,这晚上我可受不了,还是你和林伟陪着她吧。”

  林姥姥虽然出院了,可是还是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她人高马大的,大小便一个人根本没办法料理。

  之前在医院里,都是林伟和钱小娴陪着,林母这是第一次体验,从洗漱到刷完便盆,她已经是气喘吁吁,必定,也是将近半百的人了,最近又心力交瘁的熬半个月了。

  这时候林父也上来了,他说:“在医院里,那是不得不让林伟伺候,这回家了,哪能还让他照顾呢?”

  林母这才醒悟一样:“这都几点了,大伟咋还没回来呢?”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