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39章 她疯了

第239章 她疯了

  自从遇到高鉴,钱小娴开始关注那些嫁入豪门的故事。

  她感觉那些人攀到高处,看似很风光,实则攀得很累很累。

  就像那句话,高处不胜寒。

  有的人忍辱负重坚持住了,看似很幸福,但是,幸福的表面,却是冷暖自知。

  而有的人很快就摔下了,摔的粉身碎骨。

  看得多了,钱小娴不知不觉就产生了阴影。

  这也正是高鉴提到登记提到同居提到结婚,她迟疑不定不敢答应的重要原因。

  还有就是,她对自己没有信心,因为她除了年轻除了还算好看,她还有什么呢?

  隔壁的声音断断续续。

  反正也睡不着,钱小娴下床翻看袋子,翻了翻,她拿出一本英语试题。

  回到床上,她把被子盖在膝盖上,然后把书打开,她从第一页开始看,翻了几页之后,她突然找到了一些感觉,她拿出笔开始做一下选择题。

  做完之后她迫不及待的对了一下答案,居然没错几个!

  她的信心突然爆满,试一试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没变成得很惨!

  后来,她听不到隔壁的声音,直到姥姥突然醒了,钱小娴从才才题海战术里撤离出来,她下床去拿便盆。

  因为她试了试,自己还是翻不动姥姥的身体,她只好给林伟打电话。

  等把姥姥安置好,林伟突然发现放在床上的书,他抬眼又看了看桌子上的袋子。

  钱小娴小声说:“林哥,今天我报名了,明天六月份我就要参加高考了。”

  林伟翻了翻说:“今晚上和他又见面了?”

  “啊?”钱小娴一愣说:“林哥,你怎么知道?”

  “他给我打过电话了!”

  “哦……”钱小娴觉得脸开始燃烧起来,她就像犯了错一样垂下眼皮说:“林哥,我以后不和他见面了。”

  “为什么?”

  “他说的。”钱小娴眼睛一酸,眼泪又流出来。

  “他说以后不联系了?”

  “他什么意思?”林伟没想到钱小娴会这样说,不过,他立刻想起高鉴说钱小娴哭着说不要离开他。

  “他要和你分手,你求他不要离开他?”

  “不,不是分手,只是说以后不联系不见面了。”

  “为什么?”林伟的声音里充满失望。

  “林哥,你知道今晚上我们遇到了谁?”

  “谁?”

  “王夏。”

  钱小娴把王夏袭击她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和林伟说了,她说:“林哥,最近太忙,我也没和丁丽霞联系,王夏到底怎么了?”

  “她好像精神出了一点问题。”

  听了钱小娴的叙述林伟并没有惊讶,他只是说:“以后,晚上不要去那个胡同了,丁丽霞和她对象从哪儿走过一次,也被她打了。”

  “她疯了?连丁丽霞也不认识吗?”

  “好像是。”

  “丁丽霞不是和她住一起吗?怎么会不认识?”

  接着林伟告诉了钱小娴,这些天发生在酒吧的事情。

  其实,在办完刘浩的事情之后,秦燕妮一直沉浸在悲痛中,因为刘浩招惹的人必定不是王夏一个人,她也没心思关注这个可恶的人。

  可是自从她被网贷追款之后,她被刘浩欠下的这一大笔贷款吓懵了,也走投无路了,她悄悄追查刘浩贷款的资金去向,发现有两笔大份额将近20万是打给了王夏。

  秦燕妮立刻找王夏,要她还钱,没想到王夏一口否定和刘浩有关系。

  秦燕妮情急之中就把钱小娴如何去酒吧,钱小娴知道王夏所有的罪证。

  王夏才知道原来钱小娴来酒吧的真实用意,秦燕妮说到罪证,她立刻想起她给钱小娴看过她和刘浩的聊天记录。

  于是,王夏立刻让老板辞退了钱小娴。

  钱小娴辞退了,可是秦燕妮不是那么好甩的。

  虽然高鉴已经给她还了贷款,这笔钱她总是要换的。

  所以,她要把刘浩作出去的钱找回来,那些都是他们的钱,她的钱她凭什么不要?她要还贷款啊!

  她追到王夏的出租屋,又大闹酒吧,她这才发现老板和王夏的关系。

  秦燕妮顿时嫉火燃烧,怎么?这小妖精害得自己家破人亡,她又傍上大款了?还是一个钻石王老五,要明媒正娶她?

  秦燕妮找到酒吧老板,把王夏的黑暗历史告诉了酒吧老板。

  当时,酒吧老板就像吃饭吃到一个苍蝇一样恶心,她立刻辞退了王夏。

  这又一次致命的一击,王夏彻底崩溃了。

  王夏在出租屋里又哭又闹,房主收回房子换了门锁。

  丁丽霞只好和林伟介绍的对象小吴住在一起。

  她也不知道王夏去了哪里,直到有一天她和对象去遛弯,走过那个胡同的时候,王夏突然闯出来,打了丁丽霞,然后抱着小吴大哭。

  丁丽霞说小吴不是刘浩,然后,王夏就叫她:“秦燕妮你别打我,是刘浩主动找我的,是他说要和我结婚的。”

  然后,王夏疯疯癫癫的跑了,之后,丁丽霞和对象又去胡同找过她,可是没找到。

  秦燕妮大闹酒吧和出租屋的时候,丁丽霞也在现场,她知道钱小娴因为这个事来酒吧后,突然不想联系钱小娴了,她以为,钱小娴和秦燕妮合伙跟踪王夏,她觉得,杀人不过头点地。

  刘浩死了,王夏也受到惩罚了,何苦还有追着要钱呢?何苦要逼疯她呢!

  所以,丁丽霞最近没联系钱小娴,她只是和林伟说:“林哥,你能不能让小娴求求她表姐,放过王夏吧,她一个女孩子远离家乡,无依无靠的,那些钱就算了,就给她一条生路吧。”

  林伟没和钱小娴说这些,而是悄悄给秦燕妮打了电话。

  “她罪有应得。”

  秦燕妮知道后一阵冷笑,不过,她也听了林伟的劝说,她也说其实她也不知道王夏搬到哪里去了。

  林伟和钱小娴说了这些,他说:“高鉴的担忧不是没道理,他一定是看到王夏的下场,怕你也卷进这种灾难中,虽然,你和她有所不同,但是,必定,还是不算正常吧。”

  钱小娴听了林伟的这些话,更是乱的不行,她说:“林哥,我愁死了,我想好了,我以后不见高鉴了,这辈子我都不结婚了。”

  林伟叹了一口气说:“我也不想结婚了,可是做不了主啊,刚才我妈说,我要走可以,必须取了结婚证再走。”

  钱小娴这才恍然大悟一样,自己刚才光顾着刷题了,忘记问了,林伟的事情怎么解决的?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