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40章 骑虎难下

第240章 骑虎难下

  钱小娴这才看了看林伟,说:“阿姨说什么了?”

  林伟整理了一下折叠床的枕头,躺下。

  说:“睡吧,明天再说。”

  钱小娴忍不住还是扭过脸来,因为他俩之间隔着姥姥,所钱小娴坐起身,她说:“林哥,你今晚上拍什么视频啊?”

  林伟本来闭了眼睛,他睁开眼睛也测过脸看钱小娴:“视频短剧,就像小电影的那种。”

  “什么内容?”

  “爱情。唯美的那种。”

  “唯美?”

  “就是一个人遇到一个人,然后互相爱恋,然后一帆风顺的步入爱情殿堂。”

  “哪里能看到,我想看。”

  林伟笑笑:“还没拍完呢。”

  “林哥,你演男主角吗?”

  “试试吧,感觉很难。”

  “女主谁演?”

  “你演吗?如果你演……”

  没等林伟说完,钱小娴赶紧扭过脸去躺下说:“林哥,太晚了,睡吧。”

  她怎么可能去做那些呢?她知道,以后不能和林伟有过多接触了,这是姥姥突然生病了,如果不是这样,她觉得自己应该走了。

  不能在一起,还在一起真是太尴尬了。

  而且,她不能让林伟对她再抱任何幻想,真的不能让他再无辜的受到伤害了。

  第二天早上,钱小娴很早就醒了,然后又是一阵忙碌。

  吃过饭后,林伟和林父都出去了。

  林母坐到母亲旁边给她按摩大腿,林姥姥的眼睛却是追随着钱小娴,林母说:“你看看你姥,不动眼珠的看着你,就怕你走了。”

  钱小娴坐到折叠床上,然后把书放到姥姥床上,说:“我不走。”

  林母叹了一口气说:“小娴啊,昨天林伟说你还小,想等几年再结婚,可是,我这心里没底呢?”

  钱小娴翻着书,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哎,真不想瞒着她,可是,又怎么说得出口呢?

  想到总有一天,还是要说的,钱小娴的心里真不好受。

  林母看钱小娴不说话,她又说:“你也别为难,阿姨就是想问问,你到底啥时间才和林伟登记呢?”

  “阿姨,考完行吗?六月份七八号就考完呢!”

  “登个记也就是半天时间,也不麻烦吧。”

  “嗯……这个。”钱小娴又给噎住了,她嗫嚅着说:“林哥怎么说的。”

  “他说听你的。”林母看钱小娴好像有了动摇的迹象,她立刻露出笑脸接着说:“小娴啊,不如你们先登记了,以后你俩想啥时候举行婚礼都行。我也给林伟放了狠话,他不登记,他就别想出去。”

  林母又说:“昨天我问了,听他说在拍视频小短剧,我说是不是还有女的,他说有,他演男主角,小娴啊,我听了,更担心了,他们别在在日久生情假戏真做。”

  “啊,不会吧,阿姨,你看那些电影明星和好多人合作呢,还都假戏真做吗?那还了得,人家那是工作,演戏。”

  “哎,我真不想让林伟干这行,我还问他,他说你不反对,看来,你还真放心。”

  “嗯呢。”钱小娴只好瞎应付。

  林母还是不放心的问一句:“你真不在在乎?”

  “你可想好了,我问过了,那是爱情方面的,可是有些亲近的动作的,哎!我真不希望他签这个约。”

  钱小娴咬着嘴唇,不知所语。

  林母又安慰一样说:“我给林伟说了,不许演床上戏,就是那个亲嘴的也不行,林伟说,不是真的,是错位,就是看着很像,其实是特效。”

  “嗯嗯。”钱小娴的脸一下红了。

  她之前还真没想过林伟会是拍爱情短剧,不知道为什么,想到林母说的这些,她怎么也酸溜溜的呢?

  必定,林伟亲过她一次,想到以后在视频上,看到他和别的女人谈情说爱,哎,不是滋味。

  一个上午也没怎么看书,钱小娴着急啊,昨晚上躺在床上,她辗转难眠,她计算着距离高考也就六个月了。

  在这六个月把扔了两年的知识捡起来,多不容易啊。

  她昨晚上还计划,一个月内要把这几个科目的书全部看完,然后,每天刷一套试题。

  可是这一上午林母一直唠叨,好在林母看看手表说:“他俩去家政公司了,怎么还没回来呢?我去做饭。”

  林母走了,钱小娴感觉翻开书,可是这时候姥姥又含糊不清的说要喝水,等给姥姥喂了水,母亲的电话又来了。

  “林伟妈来电说,想让你俩定亲,然后登记,问我有意见没有,还问我能回来不,她希望有个仪式。”

  母亲在电话里那是掩饰不住的很兴奋,她没等钱小娴说话接着说:“她还说现在咱这儿订婚的礼金一万起价,她问我是喜欢六万八,还是喜欢八万六,她说礼金用吉祥数字,让我们做主,她还说,等取结婚证就把三金买了,把婚纱照拍了。”

  “定亲要给礼金吗?。”

  “对,这是咱当地的风俗,她说她这是参照本地普遍标准,她问我啥意见,我说给的太多了,我记得你杨红姐订婚结婚,婆家一共给了三万啊。”

  其实,钱母对于礼金的多少并没有太多在意,她认为林母给的多说明在意女儿,这值得庆幸,但是,她觉得礼金就是那么回事,意思意思随大流就行了,多了,反而觉得自己卖闺女一样,而且,她怕对方因为礼金给的多,以后在女儿面前趾高气扬呢!

  女儿以后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这事,完了再说吧。”

  钱小娴不想和母亲说,她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没想到林母都和母亲商量这事,钱小娴突然感到事情的严重性。

  这事骑虎难下了,越往后拖越不好摆脱了。

  她说太忙,挂了母亲的电话。

  然后,她再也看不进书了。

  满脑子都是这事,一团乱麻。

  中午,林父回来了,上午他去了两家家政公司,才找了两个合适的人选,一个二十三岁的长得挺壮,她说一个人照顾姥姥没问题,林父的意思是让她主要照看姥姥,然后又找了一个四十多岁的,负责全家的饭菜。

  林母说:“她俩晚上都住在这里吗?”

  “这不是他姥姥的体重,一个人有点困难吗?我讲好了,晚上两个人都住在姥姥房间里。”

  “天啊天啊。”林母皱着眉头说:“家里突然住进两个陌生女人,天啊,我这神经衰弱的毛病刚好一点啊!”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