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55章 开门

第255章 开门

  林伟从钱小娴的话里听出的都是一往情深,他的心里一阵失落,同时,他也有深深的担忧。

  “小娴,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不能太相信他了,周晗怀孕了,他还和你纠缠,你怎么解释?这种人,你让我怎么放心?”

  “林哥……”

  “你涉世不深,不知道江湖的险恶,有的人真的很渣,尤其像他这种在国外生活的人,他们的观念很超前很随便的。”

  钱小娴无言以对,她想说高鉴不是随便的人,可是,林哥说得也对,周晗怀孕了又怎么解释?

  “滴滴滴……”

  这时候,钱小娴的手机也响了起来,钱小娴看看手机又看看林伟,她还是接通了。

  “你在哪儿?和他登记了吗?不许和他登记!”

  面对高鉴一连串的问话,钱小娴狠了狠心说:“高先生,你好好对周晗吧,我们不可能了!”

  “钱小娴,你什么意思!你把地址发给我!快!”

  “我不想见你了,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钱小娴挂断了电话。

  刚吃过午饭,林伟接到签约公司的电话,公司似乎有什么很着急的事情要他马上过去,钱小娴看他迟疑,她说:“林哥,你有事就去忙吧,我正好去书店买点资料。”

  “那好吧。”林伟把钱小娴放到新华书店门口,他说:“我很快就回来,等我电话。”

  林伟开车走了,钱小娴看书店旁边是一个小文具店,她买了一些碳素笔和几个笔记本,然后进了书店。

  这个书店并不大,装饰的格调优雅而有情调。

  钱小娴从书架上拿了一本英语高考必刷题,坐到书桌前。

  书店里人不多,很安静,可是钱小娴的眼睛盯着页面,心神不定的怎么也看不进去。

  一直到了书店下班时间,林伟也没来,也没来电话。

  钱小娴在街角的小吃店,吃了一碗肉丝面,刚结了账,林伟打来电话说:“我现在走不开,你打个车先回旅店吧,我妈那儿,我和她说了。”

  “哦,我回旅店吗?”

  “只能这样了,我和我妈说今晚上我们住在旅店,然后,我悄悄回家把房车开出来。”林伟停了一下又说:“要不,你跟着我的车在国内玩几天?”

  “不了林哥。”

  钱小娴挂了林伟的电话,她拎着新买的书出了小吃店,外面太冷了,无处可去。

  她没有打车,其实步行也就20分钟的路途,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街上车辆和行人很多,这似乎给萧瑟的冬天增加了些许热闹的人气。

  回到旅店天已经黑了,旅店里黑乎乎的,有点瘆人,钱小娴打开大厅的灯,又把走廊的灯全部打开,然后打开自己住的房间,关上门。

  旅店没有暖气,很冷,钱小娴没有脱羽绒服,她拿遥控器打开空调,开始调温度。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一下,是高鉴的电话。

  “开门。”

  钱小娴被高鉴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问懵了。

  “我知道你在旅店,开门。”高鉴看钱小娴不说话,他又重复了一遍,声音不温不火。

  “我不见你。”

  “外面很冷。”

  钱小娴急得团团转,他怎么会追到这里呢?

  原来,上午的时候高鉴去民政局拦截钱小娴和林伟,可是,周晗带着一些媒体的记者赶了过来。

  高鉴把周晗带回她的家。

  高鉴说:“我最讨厌你查我的行踪!”

  周晗说:“如果你没鬼,你害怕我查吗?”

  “你凭什么查我?你太不守信誉,我们说好了契约,你却耍赖,你到底想怎样?”

  周晗冲到高鉴面前,说:“你怎么这么冷酷,我的心你不懂吗?我给你说多少次!我把青春感情全部压在你身上了,你想逃避吗?”

  “这么多年,你别以为我不在国内,我就不知道你的生活,什么心里只有我,从小到大只有我,你给我说,你大学四年里有我的名字吗?”高鉴瞪着周晗说:“别和我虚情假意。”

  “我……”周晗的眼睛闪过一丝惊慌,她说:“你就这样评价我对你的感情吗?”

  “你想我怎样评价?周晗你别得寸进尺,你当我是什么?我念在我们两家世交,念在你我一起长大,我不想伤害你,我希望我的冷淡能让你醒悟,能让你知难而退,可是,你呢,你假惺惺的提出契约订婚,原来你的契约不是为了安慰我父亲,你是想得到我。”

  “原来你就是想得到我。”

  “对,我就是要得到你,这能叫得寸进尺?你未婚我未嫁追求幸福光明正大。”

  “你知道什么是幸福吗?你是受虐狂吗?喜欢被冷落吗?”

  “我愿意。”

  “周晗,你不缺钱你还年轻,你倒底图我什么?”

  “我不缺钱,但是我希望钱越多越好,而且,我找不到比你更好的,你比我大学里的前男友要好几百几千倍,我就赖上你了,你别想甩开我。”

  高鉴被周晗死皮赖脸的样子激怒了,他压低声音说:“周晗,我,不当接盘侠。”

  “你……你……你美国的洋妞一个一个的换?你凭什么嫌弃我?”

  高鉴推开周晗,他顺势拽过周晗的包拿出户口本。

  周晗又扑过来,她伸手强夺:“高鉴,你鬼迷心窍吗?林伟和钱小娴要登记了,你跟着倒什么乱?你就不怕做接盘侠吗?”

  高鉴摔门而去。

  他给林伟和钱小娴打了电话之后,他又去了民政局去,他确定在他来之前林伟和钱小娴并没有登记,于是,他戴着墨镜口罩在那里守到下班。

  他从民政局直接去了林伟家,林母知道林伟和钱小娴在外面吃饭,她还是让保姆做了一桌子好菜,她说这是一个值得庆祝的好日子。

  吃饭的时候,高鉴看吃饭的就他和林父林母,他问:“他们呢?”

  林母说:“你说林伟啊?他和小娴上午登记,下午定婚纱,晚上两个人在旅店单独庆祝呢!”

  高鉴匆匆吃了饭,立刻赶到旅店。

  刚才听了林母的话,他突然觉得心安了很多,因为,他已经调查了,今天所以登记的情侣名单里并没有林伟和钱小娴,而林父和林母却在庆祝,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管怎样,只要他们没登记他就有希望了,高鉴一路上都在想:“他不能失去钱小娴。”

  他终于遇到了这样一个人,她打破了他的原则,改变了他的生活,她成为他唯一的一个例外。

  她让他觉得这种变化如此美好,他觉得期待和她的未来是那么美好。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