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60章 他父亲来接

第260章 他父亲来接

  还有高鉴,怎么办?

  自己怎么躲也躲不掉,怎么逃也逃不掉,想想刚才他的疯狂,她的心跳又开始加速。

  他不属于自己,可是自己却中毒太深,而且,和他纠缠不清的那些债务……

  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这一天发生的事情不停的在脑海里翻腾,她还是想不明白,林伟怎么突然回来呢,他把车开走了吗?

  几次拿出手机,可是怎么开口,怎么解释她和高鉴,几次三番,她还是放下手机。

  旅店里出奇的安静,不久高鉴还是来了电话,钱小娴不接,然后他发来消息:“睡了?”

  钱小娴没回复,还好,他也没再来,可是,钱小娴再也睡不着了,瞪着眼睛望着天花板。

  一直到凌晨5点多的时候,高鉴打了电话,接通只好,他问:

  “林伟怎么和你说的?”

  钱小娴一愣,她不知道这句话从何而来,她只好如实说:“林哥才昨晚上一直没联系我呀。”

  “他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他爸有可能过来接你吃早饭,他怕他爸看到我,他让我早点走。”

  “林哥走了吗?”

  “不知道,他没说我也没问。”

  钱小娴心想,他让叔叔来接他,那就是他走了?

  高鉴见钱小娴不说话,他说:“你还要在他家住多久?昨天我给你说的那些和你妈妈商量了吗?”

  “还没呢。昨晚上太晚了。”

  “一会儿,他父亲来接你,你是什么身份住在他家里?”

  “嗯。”钱小娴想了想,还是和高鉴说了实情:“他和那家公司签约的条例里,有一条是签约期间不能恋爱不能结婚,林哥打算这样和父母说,这样他父母就不会逼他登记了。”

  “他和你在一起是父母逼的吗?”

  “刚开始,是他妈妈先找到杨红姐来我家说的,这个你也知道的。

  ”

  “那他是因为签约放弃你了?”

  听了高鉴的话,钱小娴气呼呼的挂了电话,之前因为高鉴就不说了,看到昨晚上的那一幕,林伟是生气走的。

  可是他立刻又拨了过来。

  钱小娴大声说:“明知故问有意思吗?”

  高鉴波澜不惊地说:“一会儿我送你回去。”

  “不不不,你就别添乱了,你赶紧走吧。”

  “那好,我昨晚上的说的事情,你尽快做决定,那我们晚上见!”

  很快,高鉴开车走了。

  钱小娴还是给林伟打了电话,可是电话一直处在无人接听的状态。

  钱小娴的心开始难受起来,一定是他故意不接电话,早上,他给高鉴打电话,可是他居然一个消息都不发给她。

  钱小娴拿着手机五味杂陈,真不是滋味,她开始推理,刚才高鉴电话里的意思是,林父来接他,那就是林伟走了?把他之前打算说的话打电话告诉父母了?然后让他父亲来接自己?

  想得头昏脑胀,她又突然想起高鉴说的关于房子的事情,她想,也许,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何况,自己真的不能再在林家待下去了,她和林伟本来就结束了,完全是为了安慰老人,缓冲一下,晚点说出实情。

  现在借着这个机会赶紧撤吧!

  想想发生的一切,真的心累。

  可是,有些事情就是这样,总是在不经意间突然转变,就像道路上突然出现的岔路口,每一个岔口,就是另一个目的地。

  人生也是如此,遇到谁,发生怎样的故事,似乎,都是无法靠个人意志转移的。

  冥冥之中,好像真的是谁无形的操作着,你挣扎是一种命中注定,你不挣扎还是一种命中注定。

  想到这里,钱小娴拿出手机,可是,这么早给母亲打电话,似乎会让她觉得意外,钱小娴又怕,她问起自己和林伟登记的事情怎么办啊?

  母亲现在和林伟父母一样,以为她和林伟顺理成章的登记结婚了,想到这些她又也闹心,母亲知道不一定怎么和她闹呢!

  如果母亲知道周晗怀孕了,自己和高鉴在一起的概率也不大了,母亲一定会更伤心吧。

  这样胡思乱想着,她洗漱完毕,她打开房间的门,只见高鉴的房间门开着,她探身进去看了看。

  床铺整理的很整齐,钱小娴又去卫生间看了看,她这才发现,高鉴把她给她买的睡衣和剃须刀都拿走了。

  她愣了一下。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是林父打来的电话,因为钱小娴不知道林伟那边的情况,所以,她只是喊了一声:“叔叔。”

  “小娴,你起来了吗?你阿姨让我接你吃饭。”

  “嗯。”钱小娴不敢多问,她说:“叔叔,你别进来了,我收拾好了,这就出去。”

  她说完挂了电话,然后,转身回房间,把装着给林父买的剃须刀的袋子拎在手里。

  锁了旅店的门,林父从车内打开车门,钱小娴飞快的扫了他一眼,她希望从林父的脸上发现一点事态发展的端倪。

  可是,林父的脸上风平浪静的,除了一如既往的和蔼,没有什么异样。

  钱小娴也不好说什么?

  林父看了一眼钱小娴的袋子说:“你阿姨说你给我买剃须刀了?”

  钱小娴打开袋子给林父看了看说:“阿姨说还买以前的牌子。”

  “好的,花了多少钱啊?”林父说着开始倒车。

  “叔叔我给你买的!”

  “你给去我买我就很开心了,还能让你花钱?”林父说着看了钱小娴一眼,他的眼睛闪过一丝亮光,他突然神秘的说:“我给你说,你千万别和你阿姨说。”

  “什么?”

  “昨天我股票又涨了,你猜赚了多少?”

  “多少?”

  “嗯,至少能买十几个这款的剃须刀。”

  “真的啊,叔叔,炒股真的这么赚钱吗?”

  “炒好了赚,炒不好,赔得也惨,有时候就像坐过上车,这么多年,我也知道炒股这条路不好走,可就是上瘾,不过,干什么都是,天道酬勤,昨晚上我又研究半宿呢?半夜我还看了两个小时的道琼斯指数呢。”

  “道琼斯指数是什么?”

  “是美国股市,相当于咱们的上证指数。”

  “看美国股市干什么?有关联吗?”

  “如果美国有大的震荡,国内的股市还是有反应的。”

  “嗯……呵呵……”

  钱小娴扭过脸看看林父说:“叔叔好厉害,什么都懂。”

  的确,钱小娴从小就失去父爱,在林家的这段时间,和蔼可亲的林父,让她特别温暖。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