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65章 假装的那叫演戏

第265章 假装的那叫演戏

  张老师把钱小娴送到楼下,她看高鉴的车就在单元门外,她才回身上楼。

  高鉴看钱小娴出来了,他从车里给她打开车门:“这么快?”

  钱小娴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和他说明情况。

  高鉴也觉得有理。

  大雾似乎还在下,空气里弥漫着呛人的味道。

  高鉴开出小区后,说:“找个地方喝杯咖啡?”

  钱小娴立刻回绝:“这样的天气快回家吧,叔叔阿姨会担心的。”

  “没事的,她们以为两个小时呢,至少,我们可以在外面待一个小时呢。”

  高鉴侧脸看了她一眼说:“回家之后,别说看到你,就是和你说句话都不容易,你知道这滋味多难受吗?”

  “难受你还来?”钱小娴小声嘀咕。

  “不过,我不来这里就得去兴隆大酒店,这里总比酒店温暖吧。”

  “你要在这里住多久?要等到工程结束吗?”

  “等项目走入正轨,这里就有杨文远和陈奕山负责,我就可以回公司上班,晚上可以回家住了。”

  高鉴迟疑了一下说:“等我母亲和姥姥过来,我们还会再住一段时间,不过,姥姥要是回国了,我住在这里好像就没有理由了。”

  “嗯,你总是住在林哥家里,真的不好。”

  “你呢?你住这里就好吗?”

  “我……”

  没等钱小娴说话,高鉴紧接着问:“和你妈妈商量了吗?”

  “商量了,我妈没意见。”

  “她说希望从哪儿买房了吗?”

  “没有,她也不知道哪儿的好。”

  “去海关区吧,这样我就不用跑这么远来保护你。”

  “保护?”

  “对,保护。”

  钱小娴不想在这个问题多说,她打岔道:“我还是喜欢海域区呢,海关区离我家太远了。”

  “你的家以后就变民宿了,远近有什么影响吗?如果你想家了,民宿随时可以住啊,反正是我们自己的。”

  高鉴完全是用恋人的口气恋人的思维和她说话。

  钱小娴也好喜欢他们这样一起谈论着未来,她从心里往外的排斥着周晗怀孕的消息。

  她甚至安慰自己,就当自己不知道这个消息,必定消息是林伟听丁丽霞说的,就当林伟不曾和她说过吧。

  就这样自欺欺人的欺骗自己,钱小娴是多么的无奈啊!

  钱小娴看过这样一句话:一生中一定会遇到某个人,他打破你的原则,改变你的习惯,成为你的例外。

  钱小娴没想到她的生活中也有这个人,他就是高鉴。

  自从遇到她,自己的生活一团糟,可是她却这样安慰自己,人生的路就是这样的,不可能一直是通天大道。

  在路上,会遇到土路的泥泞,弯路的曲折,还有十字路口的迷茫,这些不遇到高鉴,她也有可能依然会遇到让她更麻烦的人。

  遇到谁,不是自己拿掌控的。

  人生路上,总会遇到该遇到的人,也会遇到不该遇到的人,遇到了就是遇到了。

  所以,自己也只能和这些不情愿的人和解,和所有不期而遇的不如意和解。

  因此,这一刻,钱小娴也近乎贪婪的珍惜着和高鉴的每一分钟,就当周晗不复存在。

  她想,就等回家后再自责吧。

  回家后她再强制自己坚持自己的原则,再和高鉴保持距离。

  高鉴看钱小娴不说话,他又问了一句:“你的意思是从海域区买吗?这样离你的林哥很近!”

  “那好吧,你说从哪儿就从哪儿!”

  钱小娴看高鉴的语气又开始变酸,她只好妥协。

  雾霾里的时间好迷茫,就像钱小娴的心。

  她在迷雾中眺望,她看不清为她的未来,看不到她的未来!

  高鉴笑了说:“我就喜欢你听话的样子。”

  钱小娴无奈地说:“我还是不喜欢海关区呢!我对那里没有感情啊。”

  “钱小娴!”高鉴收起笑容,瞪着她说:“我在海关区,你怎么可以不喜欢海关区,爱屋及乌,懂吗?以后,你要对海关区最有感情!”

  霸道!钱小娴实在忍无可忍了,可还是忍住了。

  高鉴又说:“你还小,现在你得听我的建议,等你再大点,我绝对让你做主。”

  “十八岁就是成年人!我都是结婚年龄的成年人了。不小了。”

  高鉴说:“好,我给你分析一下,你母亲就你一个孩子吧。”

  “嗯。”

  “如果你结婚了,你不希望让她自己在家里独自生活吧。”

  “嗯。”

  “你母亲不会愿意跟着你住进别人家吧。”

  “嗯。”钱小娴绝对认可这点,她和母亲聊过这个问题,她说她将来结婚了一定带着母亲。

  林母却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她绝对不会低三下四的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如果你现在从海关区买房,那你结婚了你母亲不是离你很近吗?

  ”

  “奥。”钱小娴知道他说的结婚,就是和他结婚。

  说这些的时候,高鉴满脸光辉,钱小娴真不忍心扫他的兴致,可是,她眉头微蹙了片刻,还是小声说了一句:“你和周晗真的能解除契约吗?”

  “我保证。”

  “你们的关系……”钱小娴咬着嘴唇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出难为情的几个字:“你们到什么程度了?”

  她看高鉴测过脸瞪着她,似乎没听懂她的话一样。

  她只好又解释一下:“就像林哥和吴慧那样,甚至像方圆……”

  “不是。我和周晗没关系,没程度。”高鉴突然打断钱小娴的话说:“你怎么突然有这个想法?我以为你就像我了解你一样了解我,可是,你怎么总是怀疑我呢?就因为我第一次见你就冲动了,你认为我是随便的人吗?我给你说过,你是我的例外,唯一一个随便的例外。”

  “嗯。”钱小娴看着高鉴的眼睛,他的眼睛又黑又亮,曾经的凛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真诚和温情。

  钱小娴不知道怎么接茬,她不想傻乎乎的说:“相信。”

  这样似乎太仪式感,不真实。

  于是,她把目光移到车前面。

  她梦呓一样小声说:“我在心里一直期待一份简单的爱情,遇到一个人,然后互相好感,只是好感,然后好感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再慢慢发展成恋人,然后……”

  “那怎么办?我们没有按照你想象中的设定相遇,难道,我们假装不认识,再重新相遇一次?”

  钱小娴忍不住笑了:“假装的那叫演戏!”

  “哎!”高鉴破天荒的叹了一口气,沉重的叹息!

  真的,钱小娴从来没听过他这样沉重的叹息过。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