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71章 做贼心虚

第271章 做贼心虚

  钱小娴很庆幸,她遇到的,不是一个真正的纨绔子弟,他正直诚信善良,难得遇到一个懂自己能欣赏自己的人,只是他们之间有那么多的障碍!

  钱小娴匆匆瞟了他一眼,此刻的高鉴眉头紧锁,看来,他真的是被周晗的事情难住了。

  她想了想说:“你可以找到那个让周晗怀孕的人,让他承认孩子是他的,你父母也许就不会逼你了。”

  高鉴淡然一笑。

  “这是第二个方案。”说着高鉴靠近钱小娴说:“我还是觉得第一个方案好,我认为你很单纯,很好……”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寻找一个合适的字眼,他翘着嘴角似乎在想要不要说出来。

  “很好忽悠是吗?”

  “现在才知道忽悠你更难!”高鉴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他滑动了一下手机屏幕,然后盯着页面,似乎在思索。

  刚才,高鉴和钱小娴说话的时候,时而会看一下手机,好在她已经习惯了他一心二用的毛病

  虽然她有时候也不平衡,和自己说话,他还看手机似乎这是不认真的表现,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他很忙,每时每刻似乎都处在工作状态,他是利用工作的狭缝时间和自己联系。

  想到这儿,钱小娴稍稍探了一下身,她伸长脖子看了看他的手机屏幕——旭日圆股份股价异常波动公告。

  她不懂,忍不住问了一句:“股价异常波动是什么意思?股价为什么会波动呢?”

  “这是前几天的公告了,股价连续涨停或者跌停就是异常波动,至于为什么这个不好说。”

  “我听叔叔说,你公司的股票涨的很好啊。”

  “不久前股价出现连续涨停,不过,最近两天出现大量获利回吐。”

  高鉴看钱小娴对股票充满好奇,他劝她说:“你现在还是不要涉猎这方面的知识了,好好学习吧,普通投资者都想利用股价的波动,高抛低吸以获取收益,其实,真正做到很难的。”

  “为什么难?”

  “股市就像一个无形的战场,你一个人和无数精英团队较量,能胜出的机率有多大?”

  “嗯。”钱小娴想到高鉴最近买了房子,一定是他赚钱了,于是,她小心翼翼地问:“你公司的股价涨,你也赚钱吗?”

  “当然了。”

  “哦。”钱小娴不好再问什么,她怕自己的问题太幼稚,高鉴会笑她傻。

  “前一段时间,股价低迷,我向全体员工发了买入公司股票的倡议书,就是若因在指定期间内增持股票产生损失,由我个人资金予以补偿,没想到正好赶上行情不错,我的员工在这波行情里至少赚了百分之五十。”

  高鉴说着露出一个灿烂的笑。

  “当时我增持了239.2万股,你说我赚了多少?”

  钱小娴摇摇头说:“不想算。”

  高鉴把手搭在钱小娴的肩头说:“你老公是不是很厉害?”

  钱小娴的脸开始火辣辣的,这个称呼太难为情了。

  她用手挡住他靠过的脸,他却顺势抓住钱小娴的手放在他的脸上。

  “说这样的话,我的脸也发烧呢。”

  钱小娴心想,发烧还说……

  为了摆脱眼前浓浓的暧昧,钱小娴赶紧打岔:“我们刚才在说你的第二个方案呢。”

  高鉴盯着她说:“第二个方案需要好多人配合,第一个方案只许我们两个。”

  高鉴看钱小娴没立刻拒绝,而是迷茫的看着他,他立刻乘胜追击:“为了我们的未来,你就出份力量不行吗?”

  钱小娴第一次没有说不,但是,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高鉴的霸气,完全是他做主的样子,可是,自己做不了主,自己似乎真的没资格做主,没资格和他在一起,也没资格说不和他在一起。

  自己的人生怎么这么被动呢?

  现在自己似乎就是别无选择!

  对于命运,自己一直在挣扎,可是大都是别无选择。

  比如投胎,别无选择。

  比如辍学,到最后还是别无选择的辍了学。

  可是,假如这场爱情也最终是别无选择,该多好啊!

  高鉴看钱小娴还是不说话,也不拒绝,他突然一下抱住钱小娴,在她耳边说:“我一定对你负责的。”

  钱小娴还是推开他说:“我答应你的第一个方案,但是,我们先登记。”

  “好。”

  冰冷的冬夜,因为爱情变得很温暖……

  已经是深夜零点,拥抱再甜蜜,还是要分开,钱小娴有些困了,她说:“回家吧。”

  “好。带上安全带吧。”高鉴看了看手表,他开始启动汽车。

  钱小娴扣好安全带,还是问了一句:“那个周晗真的怀孕了吗?”

  “喂,你说的好不好。”

  “是谁的呢?你能查出来吗?”

  “我要说能查出,你是不是要反悔?反悔第一个方案?”

  钱小娴的确后悔了,她还是过不了那个坎,她以为等高鉴冷静下来,她再拒绝。

  可是,高鉴一下揭穿她的小九九。

  她只好侧脸看着车外。

  车里开着空调很暖,车内的座椅软软的,很舒服,坐着高鉴的车,在路上的感觉真好。

  她想,她想,她想坐一辈子。

  高鉴似乎并不困,他车开的很慢,他的脸上带着满足。

  他用了半个晚上的努力,才把钱小娴坚固的精神防备摧毁,他觉得,他马上胜利在望了。

  今晚,他本可以乘胜追击,她的颤栗还是让他的心不由得心生爱怜。

  他觉得她是那么的需要她,依赖她,又是那样顽强的抵触,她弱小却渴望强大,她想得到却又怕得不到,她的疑问她的抵触都来着不确定的未来。

  他们的未来,在钱小娴的眼里像是西天取经一样遥不可及,而高鉴呢?

  他虽然在钱小娴面前很笃定,但是,周晗真的是一座难灭的火焰山,其实,她何止是火焰山,她变成一路的妖魔鬼怪,如影随风。

  所以,最后,高鉴还是控制了自己。

  来到林伟的家,高鉴打开院门,把车开进院子。

  院子里的灯亮着,院子里没有人,很安静。高鉴开门的声音和汽车的声音,立刻惊动了狗窝里的小狗,它嘶声裂肺的一顿乱叫。

  钱小娴下意识地向楼上望了一眼,果然,林母房间的灯亮了。

  钱小娴拉拉高鉴的袖口,小声说:“阿姨会不会怀疑我们?”

  “你是做贼心虚。”

  “什么话?说得这么难听。”

  钱小娴放开他的袖口朝前走,高鉴跨前一步说:“你说我们是不是有病?”

  “不懂。”

  “我们有家有房子,却在别人家这样眼巴巴望着,你不觉得很折磨吗?”

  钱小娴突然站住,为难地看着他:“怎么和阿姨说啊,真的很尴尬的。”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