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75章 在车内等车

第275章 在车内等车

  高鉴无所谓地说:“有什么好看的?”

  钱小娴也不解释,她把扶着大门的手缩回来放在嘴巴边哈着气说:“我要关门了,太冷了。”

  这时候,高鉴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对着手机说:“好,那你赶紧把公司的车开过来!”

  高鉴挂了电话,侧脸对钱小娴解释了一句:“我的车今天限号。”

  “噢。”钱小娴向旁边闪了闪,看他把车倒进院子,她又重新关上院门。

  她刚想进楼里,高鉴从车里探出头说:“上车,我有话给你说。”

  “什么话非要到车上说?”

  “我在这里等公司的车,想让你陪我。”

  “我……我没时间啊。”

  “你比一个董事长还忙吗?”

  高鉴说着打开车门下了车,他拉开后面的车门说:“你在车上刷题,我们互不干扰。”

  钱小娴只好上了车,不过,她真的从包里掏出试题放在腿上,旁若无人一样进入状态。

  高鉴关好车门,他开始打电话:“我现在就把地址发给你,你最好在八点之前赶过来。”

  “好的。”电话里传来司机李强的声音。

  高鉴挂了电话,扭过头来看了钱小娴一眼说:“我打电话会不会影响你?”

  钱小娴正低着头沉思,她并没有听到高鉴的话是说给她的。

  高鉴索性转过身,两只手搭在座椅靠背上,看着她。

  车内突然安静了。

  钱小娴低着头没看到高鉴看她,可是第六感觉还是让她突然抬起头。

  高鉴近在咫尺之内,他的气息依稀可触。

  她不自然的向后靠了一下说:“你没事可做了吗?”

  “在做啊!”

  钱小娴看了看他,低下头笑笑:“骗人。”

  “在做一件最美好的事情。”高鉴心情似乎很好,他抬起手拨弄着钱小娴的刘海说:“染发了?”

  “嗯呢。”

  “怎么突然染发了?”

  钱小娴突然一愣,是呢!自己怎么突然想染发呢?

  前几天她被丁丽霞拉到理发店,她看丁丽霞染了头发很好看,突然心动,理发师给她推荐的是奶茶棕色。

  钱小娴推开他的手说:“都是丁丽霞怂恿的,染完我就后悔了,昨天我和我妈视频,我妈说不好看。”

  “好看。”

  听到高鉴说好看,钱小娴立刻落出笑容,因为她染发有几天了,因为她觉得不好看,所以出去和回来的路上她戴着毛线帽子,高鉴似乎并没有发现她的变化。

  昨天她把帽子洗了还没有晾干,染发也有几天了,她也忘记掩饰了,现在突然被高鉴发现,其实,她也挺担心的。

  高鉴还在看她,钱小娴有些不自在了,她笑着说:“真的好看吗?”

  “眼睫毛更好看,真的假的?”

  高鉴说着手又伸过来。

  “喂,不是和你说过吗?真的。”

  “你和我说过?什么时候?”

  “嗯……”钱小娴想说第一天,但还是咽了回去,她想,最好还是不要提第一天了,第一次相遇真的不算美好,而且,昨天自己说的话已经让他难堪了。

  “滴滴滴……”

  高鉴的手机又想了起来,他拿着手机看了看,他又看了钱小娴一眼,然后转过身去,接通电话之后他轻声说了一句:“你好!”

  “今天你休息吗?能见一面吗?”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一会儿要去公司。”

  “周六也不休息吗?”

  “临时有个会议。”

  “那好吧。”

  高鉴迟疑了一下说:“明天吧,明天我休息。”

  “好的……明天什么时候?”

  “这个,我还不能确定,等我给你打电话,好吗?”

  “好的。”

  “那明天见。”高鉴刚想挂断电话,女人又说了一句:“高鉴,你……过得好吗?”

  “挺好的,见面再聊好吗?”

  高鉴挂断电话之后,他目视前方靠在座椅上。

  钱小娴不淡定了,她不知道高鉴在和谁聊,虽然高鉴和对方只是聊了几句,但是从内容和语气来看,对方不是他的员工不是他的客户不是他的朋友。

  钱小娴觉得对方是金岚,她约他见面?自己怎么酸溜溜的呢?

  她想问问是不是,可是高鉴却不回头,也不说话。

  他保持着同一个姿势至少五分钟,然后他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他给谁打电话呢?难道他是想取消会议去见金岚吗?

  这时候,电话接通了。

  高鉴说:“老陈,还没有李希的消息吗?”

  “高总,还没有,你放心,我会尽快找到他。”

  “我再给你一周时间,再找不到你和他一起消失!”

  “你放心,我已经买了明天的机票,我就不信这次找不到他。”

  “周晗最近为什么没来公司?新来的这个秘书是谁面试的?”

  “周晗最近感冒了。高总,作为老同学我还是想劝劝你,周晗对你也是死心塌地,你和她也订婚了,你能不能不要再折磨她了!”

  “陈奕山,是不是她让你来说服我?她是怎么解释李希失联的?你一直找不到李希的下落,是不是周晗的意思?还有新来的秘书是不是周晗面试的?”

  “周晗面试的新秘书有问题吗?”

  “他监视我的行踪!”

  “他监视?难道他也发现高总有什么秘密?”

  高鉴没有立刻回答,他和钱小娴的事情他和杨文远说过,陈奕山并不知道。

  “什么话?我有什么秘密!”

  说这话的时候,高鉴看了钱小娴一眼。

  “高总,周晗对你可谓用心良苦,作为她的老同学,我能不能给她求个情?你能不能不要找李希了,反正他也走了,能不能也放他一马?”

  “找,必须找,你给我尽快找到李希!”

  “高总,今天我和周晗打过电话,她状态很不好,她说你好多天不理她,工作的事情都是秘书转达,怎么,联系方式都给拉黑了?什么深仇大恨啊,你这样对她是不是过了呢?”

  “对她我已经无计可施了。”

  “你给她一个缓冲的过程,你好好和她说,你能不能对她好一点,她对你可是一往情深,我觉得她很可怜啊,你能不能再和她试试,也许你会爱上她呢?”

  “我如果对她好,我和她还能了断吗?陈奕山,我知道你对她有过感情你心疼她,可是,爱情不是同情,当初,你对她一往情深的时候,她不是一样没和你对付吗?”

  对于周晗,高鉴一直后悔不该答应她的那个订婚契约,。

  如果第一次就要斩钉截铁地拒绝,不给对方以幻想,不给对方任何机会,也许,不会让她越陷越深。

  真的是当断不断必有后患!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