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85章 是谁

第285章 是谁

  钱小娴这才觉得不对劲,高鉴的房子在红石路,离林伟家旅店很近。

  而这个小区所在位置似乎离逸园森林公园很近,有点偏僻,在这里看莲蓬山很清晰。

  钱小娴害怕起来,车外没有行人,车内两个男人,自己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记得以前母亲看到有女子把劫持的事情,母亲总是说,这种情况,女孩子不能盲目反抗,也不要恶语激怒对方,他们要是要钱就给他们,先稳住对方,然后再寻找逃生的方式。

  没想到,这千年不遇的倒霉事让她给遇上了!

  今年真是自己最倒霉的一年,怎么这么多倒霉事呢?

  汽车停在一栋楼前,前座的男人开始打电话:“人带来了。”

  他打完电话扭过头对另一个人说:“看好她,别让她说话。”

  后座的人看了看周围环境,说:“大白天的就这样出去不行吧。”

  这时候单元门口有一对夫妇带着一个孩子走出来。

  前座的男人拿出一条毛巾,然后示意男人把手拿开,钱小娴惊恐的喊了一声“不要。”

  可是,她还是被毛巾堵住了嘴。

  她第一次感到了恐怖的绝望,自己真的被劫持了啊。

  之前,自己竟然天真的认为是高鉴的恶作剧,她现在想想,自己怎么可以那样想高鉴呢!刚才他还那样的口气和自己聊天呢,他怎么会这样做!

  刚才,她之所以这样,完全是从两个人说朋友请她,她出了高鉴还能有谁是她的朋友呢?

  是谁啊?是谁让这两个家伙劫持自己,他们想干什么啊。

  还没等她想太多,她的头已经被一件衣服蒙住。

  她听一个男人说:“等一下吧,现在人太多。”

  “这人也真是的,这事应该晚上干,哪有大白天就在大街上抢人?”

  “对方说晚上没机会,这丫头最近很少自己出门。”

  过了一会儿,一个男人开始打电话说:“不行啊,这门口不时地有人出入。”

  因为他说话的声音很小,钱小娴的头被蒙着,她没听清电话的内容。

  过了一会儿,男人挂了电话,他指挥后面的男人说:“没事的,你背着她,我拎着袋子,别人会认为她是病人,越是这样大摇大摆的,越不会让人生疑。”

  “喂,兄弟,对方什么人啊,她一个女人想干什么?这小妞会不会是她老公的小三?靠,不会出人命吧,要是那样我们就惨了。”

  “不会吧。”

  “这事谁让干的?靠谱吗?”

  “靠谱,朋友说,她们是朋友,只是想找这丫头谈点事情。”

  “靠,没见过这样请人谈事情的,我去,没干过这事,心里慌慌的,看着这丫头无辜的眼神,我都不忍心了。”

  “我们只是受人之托,又没虐待她,只要把她送到楼上,就没我们的事了。”

  “可是……哎,以后这事你还是少找我,我可不干缺德的事情。”

  “别担心了,朋友说了,那人神通广大,出了事她兜着。”

  “她什么来头?”

  “不晓的。”

  “嘘,现在没人,赶紧行动。”

  两个人打开车门,一个人抱着钱小娴,一个人紧随其后。

  因为被衣服蒙着,钱小娴什么都看不见,她也无法动弹。

  无法预知的危险,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自己会不会死啊!老天爷,自己不能死啊!

  自己是母亲唯一的亲人,她死了母亲也会伤心死的!

  自己不能死啊,林母还等着自己买药呢!

  高鉴,高鉴还在辅导班门口等着他呢!

  想到高鉴就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和他一起去买药呢?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行踪也好啊。

  现在放学的时间到了,他一定在发疯的打电话,一定以为自己故意躲着他,他一定生气了,他难得休息一天来陪自己啊……

  想到这里的时候,钱小娴突然被放到地上,然后就是关门的声音。

  因为钱小娴只是头被蒙着,现在没人控制她的手了,她一下掀开头上的衣服,拽下嘴里的毛巾。

  她这才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卫生间里,她伸手打开卫生间的灯,然后不停的敲卫生间的门。

  “喂,有人吗?放我出去。”

  喊了几声,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钱小娴,你先在里面待一会儿啊,一会儿,高鉴就来接你。”

  钱小娴一下听出是周晗的声音,她问:“周晗,你想干什么?”

  周晗:“钱小娴,我真的不想这样,可是,我实在没有办法了。”

  “你,什么意思?”

  “我请你来,是想求你放过高鉴。”

  “高鉴说你们的订婚是假的,马上就解除了,如果你们是真的,我绝对不会和他来往的。”

  “钱小娴你上当了,你可真是幼稚!高鉴是什么身份?他怎么会拿婚姻当儿戏呢?实话告诉你吧,我和他订婚之后就同居了,而且,现在我已经怀孕了,他父母也已经知道了,他父母说,过一段时间他们回国就让我们举行婚礼。”

  “可是,高鉴不是这样说的……”

  “钱小娴,你太嫩了,男人的话你也相信?的确,他和我没感情,但是,我却是适合他的婚姻,他和你玩的感情游戏,他只是想在婚姻之外再找一份精神寄托而已。”

  “你胡说!”

  钱小娴不相信周晗说的,是周晗在骗她,高鉴不止一次的要和自己登记,每次都是自己的原因没有成功。

  她又想到最近高鉴给她安排的一切,他怎么可能是骗她呢!

  “钱小娴,我不是胡说,我和高鉴从小一起长大,我了解他,我和他之所以走到现在这种地步,那也是他不忍心伤害我,他对我没有感情,我承认,但是他对我有亲情,只要我不放弃他,他绝对不会狠心抛弃我。”

  “周晗,你何苦呢?你知道他不爱你,你还缠着他,你爱他,就不能成全他吗?爱一个人不是为了让他幸福吗?”

  “哈哈!钱小娴,什么年代了,你还把爱情说得这么美这么高尚?好,你这么高尚,你能不能成全他?让他不要再为这个事情焦头烂额,让他的孩子有个正常的家?”

  孩子?

  钱小娴大声说:“你确定你肚子里的孩子是高鉴的吗?”

  “是!我可以和他去做鉴定!”周晗的声音笃定,她又加了一句:“我一定把孩子生下来,我要让大家看看是不是高鉴的孩子。”

  周晗说得理直气壮,她感觉再也没力气和周晗抗争,她两腿一软,瘫在地上……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