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92章 原来这是一个梦

第292章 原来这是一个梦

  “你和他这么说了?”

  “我说要和他分手,可是我真的不想和他分手啊,我不敢对他说我爱他,快疯了,我怕他为了我干出极端的事情……”

  钱小娴失控了,她对着手机和方圆诉说着对高鉴的不舍……

  后来,钱小娴的手机没电了,后来钱小娴睡着了……

  恍惚中,高鉴推醒她,说:“赶紧起来,我已经联系好了,今天我们去拍婚纱照。”

  钱小娴茫然的看着高鉴,没等她发应过来,高鉴拉着她上了高鉴的汽车,很快两个人来到梦巴黎婚纱照摄影公司。

  一个年轻的发型师走过来说:“我先给你做发型,这个发型比较麻烦……”

  “啊。”

  钱小娴茫然的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有一种虚幻的感觉。

  做好了发型,又过来一个女化妆师,她左右打量了一下钱小娴,笑着说:“高先生说不让化浓妆,只要轻轻的上点唇釉就行了,他说,他喜欢你清纯的样子。我看也是啊,你的皮肤这么好,眼睫毛这么长,都不用带假睫毛,眼睛这么大这么黑,也不需要戴美瞳了。啧啧,真的清水芙蓉一样,你是我见过最美的新娘了,不过,你脸上有道疤痕啊,哎呀,虽然不明显,我觉得还是要用遮盖霜。”

  “嗯嗯。”

  望着那道已经变淡的伤疤,钱小娴又想起了林伟。

  自己不是说等林伟结婚了才结婚吗?怎么突然答应和高鉴怕婚纱照呢?

  钱小娴的脑海一片空白……

  化妆师把伤疤遮盖了之后她拿着口红说:“其实吧,口红涂得艳丽一点,照片的效果更好,可是,高先生说,他不喜欢……”

  “哦,那就听他的。”

  钱小娴对化妆师礼貌的笑了笑,心里却是不开心,为什么都是高先生说了算呢。

  可是没办法,自己也曾经无数次幻想爱情,却还没来得及幻想婚纱照,订婚,结婚这些事情。

  她的脑海没有这些概念,现在她的脑海一片空白,突然她也没有主意了,也只好随高鉴支配,也许,有人为自己安排好一切也蛮幸福的。

  不过,钱小娴还是想,要是妈妈在就好了,妈妈一定会告诉她这些她不懂得事情。

  要是方圆在也好啊,她大一放假的时候,勤工俭学在婚庆公司做过一段时间。

  想到这里,钱小娴的心里突然不是滋味,

  一生只有一次婚礼,只有一次婚纱照,就这么仓促的,没准备好就被强迫开始了?

  她不甘心,她梦想中的婚姻和爱情不是这样的,她想慢慢的先恋爱,可以把最美的时光拉的长一点,再长一点,直到水到渠成的步入婚礼的程序,该多好!

  化完了装,钱小娴去更衣室把高鉴带来的婚纱换上,这件婚纱她在高鉴面前试过,那次,如果不是方圆的意外怀孕,她和高鉴早就拍婚纱照了。

  穿好婚纱,看着落出的雪白的皮肤,她浑身不自在,她拿过黑色的小外套穿在外面。

  高鉴早就换好了新郎的礼服,他在更衣室外等着,可是,他就没闲着的打电话,钱小娴专心的听了几句,好像是和他母亲的电话。

  化完妆穿好衣服,他俩和工作人员来到沙滩上,在高鉴和摄影师选景的空挡,她独自走到海水边。

  她提着裙子望着海水,明媚的阳光撒在海水上,像无数个钻石在波光中流光溢彩。

  钱小娴望着海水发呆。

  海水里游泳的人,让她突然想起表哥带着他们游泳的场景,表哥呢?表哥怎么好久没联系自己了呢?还有表姐也好久没来电话了,她和高鉴结婚找谁当伴娘呢,方圆?不行,方圆做过流产,要不,找丁丽霞?可是,记得丁丽霞说她做过三次伴娘了。

  想到王夏,钱小娴皱了皱眉头,王夏是谁呢?

  “钱小娴——”

  这时候,高鉴跑过来,他凑到钱小娴面前,看她眼睛又水汪汪的,他皱了一下眉头说:“怎么了?”

  钱小娴这时候突然想起来了,王夏是表哥的小三,表哥已经死了,钱小娴突然一阵心酸,一个失去亲人的女孩,在自己人生的关键时刻,就这么孤零零的无助的站在海风里,怎么不难过呢?

  钱小娴揉了揉眼睛说:“表哥都没看到我穿婚纱的样子表哥不知道我嫁给了谁!”

  高鉴揽过她的肩头说:“他知道的,他见过我的,如果他知道我们在一起,他也会放心的。”

  “他什么时候见过你?”

  “一次我和晨晨在篮球场打球,你表哥来找他回家,我和他聊了一会儿,他说我救了他儿子,我的大恩不知道怎么才能报答,当时,你猜我想什么?”

  “想什么?”

  “在他的民宿遇到你,就是他对我的报答。”

  想到表哥的民宿已经兑给别人了,钱小娴又伤心的掉下眼泪。

  “脸都哭花了。”高鉴拿出纸巾给她擦着:“别哭了,不是还有我吗?”

  这时候,摄像师走过来拿着样图,举到两个人的眼前说:“这是一组,你们看看照片上演员的示范,当然也可以自由挥发。”

  “能不能不拍这组。”

  钱小娴看着那些亲吻的镜头,心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摄像师盯着做这些,多尴尬啊!

  摄像师好奇的看了钱小娴一眼,说:“这是婚纱照里最美的一组照片,怎么能不拍呢?别的情侣都没排斥过啊?”

  “我不喜欢。”

  “没有这组照片,还叫婚纱照吗?拍!”

  高鉴说完,把钱小娴拉到一边说:“我们恋爱多久了,可是我们连这个都没练习好,这么惨的恋人全球都找不出几对。”

  “那个……太难为情了。”

  “这是为了拍照,又不是街头乱秀恩爱,大家都能理解的。”

  高鉴不由分说的拉起钱小娴的手:“赶紧的,别耽误时间了,放心吧我们就做做样子。”

  钱小娴往后缩:“我——不。”

  “不许说不。”

  高鉴拉着钱小娴的右手用力往前一拉,然后用左胳膊拦住钱小娴的腰,他右手放开钱小娴的手,示意摄像师开始拍。

  然后他的右手顺势放在她的后背上,钱小娴用力往后缩,高鉴右手用力把钱小娴拉了过来,他微微低下头,侧脸挡住摄像师的镜头:“开始吧。”

  钱小娴不由得闭上眼睛,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让她头晕目眩。

  摄像师围着两个拥抱的人,从各个角度抢拍中。

  过了几分钟,摄像师打断了两个人。

  “高先生,还换个场景吗?”

  “换。”

  不停地换发型换衣服换场景换姿势,将近两个小时,终于拍完了,钱小娴累得快要虚脱了。

  “你在这儿等着,我去买瓶水。”高鉴看了看瘫坐在沙滩上的钱小娴,说:“今天表现不错,回去好好奖励你。”

  “哦,那我去车里等你。”

  “车在停车场,还要走一段呢,你现在这儿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钱小娴看到高鉴走远了,她从沙滩上站起,她刚才想去厕所。可是,又不好意思和高鉴说啊,正好,现在他去买水了,她飞快地站起身,四下张望,不远处,有个简单的移动卫生间。

  她跑过去。

  穿着婚纱实在是太不方便了,她把长长的婚纱掖到腰间。

  “滴滴滴——”

  过了一会儿,手机响了。

  “你在哪?”高鉴急切的声音。

  “我就在卫生间里,马上就回去了。”

  “好的。”高鉴把手机放到口袋,打开一瓶水,喝了一口,突然,他听到大海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叫喊声。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

  “不好。”

  高鉴脱了上衣扔在地上向着大海跑过去。

  浅海滩有个急得团团转的女人,她指着深海处一个在海水里挣扎的人说:“救命啊,他不行了,快去救救他吧。”

  此时的海水正在涨潮,海水是汹涌咆哮的,高鉴迎着一米多高的巨浪,奋力向深海游去。

  那个在水里挣扎的人已经开始下沉,高鉴发觉他已经游出游泳海域安全界限,这界限外的海域很危险啊,果不其然,那个人被海草缠住了脚,高鉴用力拽了几次,那个人的头还是沉了下去。

  可是,就在他沉下的一瞬间,他拼命抓住高鉴的手,高鉴绝望的发现,那人身高体重都超出自己好多,他一手划水,一手用力拽那人的手,他扎到水里试图用手去解开那人脚上的水草,沉下水的那人挣扎了一下,另一只手又抓住了高鉴的白衬衣……

  海里,只剩下翻滚的潮水,和哗哗的浪和浪撞击的声音。

  钱小娴托着婚纱跑到了刚才的地点。

  她四下望望,他去哪了?

  她看到地上的衣服和水,一瓶水还没有打开,另一瓶打开的倒在沙滩上,水瓶里还有半瓶水没有流出去,瓶嘴的地方有一小块沙滩被弄湿了。

  “去厕所了?把衣服留在这让我等他?”

  钱小娴打开一瓶水,喝了几口。

  她舔了一下嘴唇,嘴上的唇釉早没了,火辣辣的有点疼。想起刚才拍婚纱的场景,太尴尬了。

  钱小娴拿出手机看了看:“他怎么还不回来啊。”

  “滴滴滴——”

  高鉴的手机就在衣服口袋里急切的响了起来。

  这人,真是的,怎么不带手机啊。

  他去哪里了?钱小娴没看谁来的电话,她跑到卫生间,他看到从男厕出来一个人,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过:“不好意思,里面还有人吗?”

  这个男人停下脚步冲钱小娴摇摇头,他又突然摘下墨镜,他冷若冰霜般的眼睛从钱小娴的脸上迅速的移动到肩膀上,然后,他的目光顺着钱小娴雪白的胳膊看下去。

  钱小娴因为脖子上带着项链,怕人看到,她大部分时间都是穿着穿着有领子有袖子的衬衣,所以身上的皮肤没怎么见过阳光。

  因此,皮肤特别细嫩润滑,雪白的肌肤衬着雪白的婚纱,白雪公主一样纯情娇美。

  钱小娴下意识用左手手捂着胸前的项链,突然,她又想起更刺眼的钻戒,他眼睛正盯着自己的左手啊,他要打劫吗?

  “哦,谢谢。”

  钱小娴匆匆和他说完谢谢,提起长长婚纱的裙子,转身跑回原地,拿起高鉴的衣服穿在身上,她的抹胸婚纱让她走在人群里很不自在,等了一会儿,还不见高鉴的影子,她只好在沙滩上寻找。

  走出100多米,她突然发现不远处的沙滩上围着一堆人,她跑过去。

  听到两个人在窃窃私语:“好人啊。太可惜了。”

  “是啊,掉水里一个,这又搭上了一条性命。”

  钱小娴钻进人群,。

  她看到人群中间有一个男人躺在地上,一个穿着泳装的女子抱着那人的头,两眼直愣愣的瞅着旁边的人,目光呆滞的嘀咕着:救救他!救救他!钱小娴不由得又看了那个人。他个子好大,好胖啊,他的肚子膨胀的像个球一样,他穿着泳装装,真难看,钱小娴赶紧移开目光。

  沙滩上还躺着一个人,因为被正在给他做心肺恢复的人挡住了视线。

  抢救的人跪在他的一侧,一手放在他的额头上向下按,另一手托起他的下巴往上抬,然后这个抢救的人深深吸一大口气,一手捏紧病员的鼻子,用嘴将气体吹入那人的口里。

  然后重复,在这人抬起头吸气的时候,钱小娴看清了躺在地上的人——是高鉴。

  “高鉴!”

  钱小娴大喊一声扑了过去:“高鉴你怎么了,你醒醒。”

  “你别动他!”

  给高鉴做人工呼吸的带戴眼镜的男人大声命令了一次。

  “闺女,别着急,幸好这有位医生。”

  医生眼神异常严峻,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伏下身……

  可是,高鉴一动不动,望着他惨白的脸,钱小娴突然想起表哥死的时候,脸白的就像一张纸,高鉴也死了吗?

  “哎呀,妈呀——”

  这时候,旁边的那个女人突然趴在胖男人身上,她“嗷“的一声,然后就是歇斯里地的大哭,那哭声撕心裂肺。

  “高鉴——”

  女人突然发出一声她凄惨的哭声,钱小娴一愣,这个女人竟然变成了周晗,钱小娴惊骇的看着她,周晗突然又扑到高鉴伸手大哭:“高鉴,你不能死啊!”

  高鉴死了?高鉴死了?钱小娴也突然大喊了一声:“高鉴!”

  钱小娴突然打了一个机灵,她惊醒了,原来刚才这是梦境……

  原来自己靠着门睡着了,她看着陌生的卧室,突然想起昨天的事情……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