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296章乱套了

第296章乱套了

  她想起夏天的时候,她第一次看剧组拍摄,那时候她还不懂爱情。

  而现在,她懂了,她伤了,她的爱情没有未来,或者说,她的爱情被周晗抢走了。

  伤心……

  钱小娴再也没兴致关心电视剧的剧情拍摄。

  因为走了一段距离,她觉得双腿灌了铅一样沉重,身体的疲惫精神的疲惫让她迫切想回去。

  她累了,她什么都不做了,什么都不想想了,她只想睡觉……

  想到这些她正转身,想过马路到对面去,然后顺着小路回家,。

  她正在前后看车的时候,一辆汽车已经擦身而过。

  一辆银白色的兰博基尼!

  因为车已经开过去了,她看不到司机,于是,她的目光飞快的扫过车牌。

  没错,车就是高鉴的。

  钱小娴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紧接着,钱小娴的身边又驶过一辆大轿车,车身上写着“梦巴黎婚庆摄影”。

  钱小娴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车停在不远处的停车场,高鉴下车了,周晗下车了,梦巴黎婚庆摄影的工作人员下车了……

  钱小娴的眼泪流下来了,她想走,她想尽快离开这里,可是,她的双腿却不停她的大脑支配。

  她假装漫无目的的在沙滩上走过……

  因为她包裹的很严,高鉴并没有发现远远的孤零零的身影。

  海边的风依然很大,钱小娴感觉自己快冻成了一坨冰。

  因为怕被高鉴发现,她和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虽然全程泪眼模糊,她看不起高鉴的表情,她只能看到他高大帅气的身影。

  她的心在不停的战栗着,那个人是我的,我的,我的……

  而此时此刻,高鉴和周晗正看对着摄像师的镜头……

  钱小娴的心一阵刺痛,突然,她发现高鉴扭过头,似乎向她的方向望了一眼。

  钱小娴迅速转身。

  因为她想起,她身上的衣服围巾都是高鉴新买的,她背的包他也认识。

  想到这里,她慌忙奔向一处块巨大礁石地带。

  沙滩上人不多而且空旷,藏身真的不容易,正好,钱礁石上有几个女孩子那正拿着手机自拍。

  她想和她们混在一起,高鉴就不会怀疑她刚看到的是她了。

  她快步爬上礁石,这时候,一个巨浪扑了过来,几个女孩子笑着向后躲闪。

  可是,刚踏上礁石的钱小娴,却是脚下一滑……

  冰冷的气息立刻包裹了她,她拼命挣扎了几下……

  恍惚着中,她听到有人在喊:“救命啊,有人落水了。”

  然后,她失去了意识……

  钱小娴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医院。

  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病号服,她突然想起自己在海边不小心掉进了海里。

  “孩子,你手上有针头。”

  林母赶紧从床边的椅子上站起来,把她的手放平:“别动啊,有点回血了。”

  钱小娴惊恐的抬头看,一大瓶白色的药水正一滴滴往下滴:“我怎么了?”

  “阿姨,我……”

  “别说话了,躺下好好休吧!”

  钱小娴想问,林母怎么知道她在医院里?

  可是,她又怕林母问她为什么去海边,怎么掉到海里,自己偷偷去看高鉴和周晗拍婚纱照,这事,说不来实在太难为情了。

  想到高鉴和周晗已经登记了,已经拍完婚纱照了,钱小娴又是一阵难过。

  她知道,最近林母对她和高鉴的关系,是看破不说破,如今,林母要是知道自己的这种状态,她会怎样看自己呢?

  想着自己的现在,想着自己和高鉴没有了未来,想着自己这两天的迷失,钱小娴突然委屈的哭了起来。

  曾经,钱小娴不是一个爱哭的人,可是,自从遇到高鉴,眼泪就像还债一样。

  “别哭了……”

  看钱小娴泣不成声,林母竟然也突然掉了眼泪,她说:“傻孩子,你怎么能干这种傻事呢?你不想想你还有母亲需要你照顾吗?你要是走了,你让她下半辈子孤零零的怎么活?”

  钱小娴听林母的话不对劲,不过,她立刻领悟了,林母的意思是自己想不开去跳海吗?

  还没等钱小娴说话,林母又说:“都怪我,这事都怪我,高鉴也明确和我说了这事,都怪我就那么相信他了,没想到他竟然干出这事来。”

  钱小娴终于忍不住了,问:“阿姨,不是的,我是不小心掉到海里的……”

  “傻丫头,这时候了,你还替他推卸责任……”

  林母似乎并不相信钱小娴说话,她接着说:“你得和阿姨保证,以后好好的,再也不要干这种傻事了,你想想啊,你妈把你交给我,你要是有什么闪失,你让我怎么见她啊。”

  “阿姨,真的不是……”

  钱小娴还没说完,病房的门突然打开了,林伟走了进来。

  “小娴醒了?”

  钱小娴一愣,她瞪大眼睛仿佛不相信一样,说:“林哥,你不是已经在国外了吗?”

  原来,林伟昨天得知钱小娴出事后,立刻买了机票从荷兰飞过来。

  林母看林伟进来,赶紧站起来急切地问:“高鉴怎么样了?还在ICU急救室吗?”

  林伟说:“刚刚,周晗派人把他转到北京去了!”

  “还没醒吗?”

  “医生说还要一次手术。”

  钱小娴茫然的听着两个人的对话,高鉴?

  只是瞬间,她的第六感觉告诉她,一定是高鉴,她突然想起自己做的那个可怕的梦,她近乎颤抖的问:“阿姨,是他救得我吗?他怎么样了?”

  林伟对母亲摇摇头说:“小娴,他没事,你不用担心。”

  “他在哪儿?我去看他。”

  钱小娴的心突突跳着,梦中可怕的情景不断的冲击着她,现在,好像只有看到高鉴,她才放心。

  “他去北京了。”

  “他受伤了吗?他伤的严重吗?”

  “他的头撞到礁石了,有点严重,不过,你放心,周晗已经给他联系了北京最好的医院……”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害了他!”

  “别哭了,手上还输液呢。”

  林母活动着输液器开关按钮说:“你别这样说,是高鉴欺骗了你,就算他为了救你,又能怎样!是他自己造的孽,他该赎罪。”

  林母说着,声音也有些哽咽了:“也怪我了,高鉴和我说,他要和你在一起,我以为他是真心真意的,谁知道,他都让周晗怀孕了,早知道他们这样了,我说啥也不让他靠近你,你也不会受伤害了。”

  听到这儿,林伟急眼了:“妈,你真是的,我不告诉你了吗,必须让高鉴和周晗取消订婚,再允许他靠近小娴吗!”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