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306章 那是圈套

第306章 那是圈套

  林伟开车去了海鲜店。

  钱小娴回到房间,她拿着手机开始发呆,刚才林母说,高鉴的父母和姥姥回来了,高鉴出院直接去了海关区的家。

  可是,高鉴为什么不给自己消息呢?

  想到这里,钱小娴又开始抱怨自己,怎么怪他呢?

  那天他发来消息是自己没有回复他啊!

  可是钱小娴又想,自己不回复就不再联系自己了吗?

  不知道自己是不方便吗?

  但转念一想,也许他也不方便联系自己呢。

  钱小娴并不知道医院里发生的一切,林伟并没有和她说。

  在医院里,高鉴答应林伟,在没有彻底解决他和周晗的关系之前,不再打扰她。

  不联系钱小娴对于高鉴也是残忍的,但是林伟警告他,现在的周晗已经穷途末路,极端的事情她也干过,而且周晗也这样歇斯里底地恐吓林伟:“看好你的女朋友,不要再让她去勾引高鉴,不然,我会让你们后悔的!”

  其实林伟理解高鉴的处境。

  他在周晗的身上看到了吴慧的影子,他不希望吴慧的悲剧再发生在周晗身上。

  所以,他一直劝说高鉴不要伤害她,可是当他得知周晗怀的不是高鉴的孩子,他也是无话可说了,周晗真够猛的。

  这事真不好办了!

  见高鉴愁眉不展,他说:“你早干什么去了?你对她没感情还和她签什么契约?”

  “那是她的圈套。”

  “你是小孩子吗?这种圈套也会钻?”

  高鉴叹了一口气说:“我知道这是周晗的圈套,我还是不得不钻,你知道什么样的对手最可怕吗?”

  “什么?”

  “亲人一样的对手,就是她怎么伤害我,我都不能伤害她,不忍心也下不了手,所以,注定了我的被动。”

  “借口。”

  “你不是我,你那知道我的处境?我和周晗一起长大,她从小就把我的家当成她的家,甚至我父亲喜欢她超过我,她也正是仗着这种关系,才如此嚣张,她太了解我了,我冷落她,我吼她,她还是相信我不会伤害她。”

  林伟说:“既然这样,你就为了亲情牺牲你的爱情算了。”

  林伟没想到刚才安排工作雷厉风行的高鉴,对待感情也却是优柔寡断的。

  两个人的交谈并不愉快。

  林伟从始至终都是带着情绪的,他知道他和钱小娴没有结果,但是,他绝对不让钱小娴再卷进这场风波里。

  特别,钱小娴和他说了周晗劫持的事件之后,林伟担心周晗再次伤害钱小娴。

  高鉴何尝不担心呢?

  他说周晗了解他,他又何尝不了解周晗?

  他最担心的还是,周晗对他不止是感情还有利益。

  在周晗眼里高鉴是完美的结婚对象,即能满足感情需要又能满足物质需要,只要和高鉴结婚了,她的虚荣心也就满足了。

  高鉴知道从小任性不服输的周晗,不会轻而易举的败下阵去。

  特别在钱小娴突然发生意外之后,他也觉得自己太自私,他一味的让她等待,等待的路途却是如此惊险,期限也是无法预知的渺茫。

  高鉴出院后在家里修养,工作也都是通过视频会议和电话解决。

  本来,他以为已经和揭穿周晗和李希的事了,周晗会知趣的退出。

  可是,高鉴没有想到,周晗却依然我行我素,她借着陪高鉴父母,也公然搬进了高家。

  她对高鉴的父母一口咬定孩子就是高鉴的。

  因为姥姥年事已高,千里迢迢的来认亲,又因为林伟姥姥因为情绪激动而出了意外,高鉴担心自己的姥姥又承受不了太多的打击。

  因此,他也没有把周晗的事情和父母说,他只是以受伤为理由,重新发了取消元旦的婚礼。

  他发公告也是经过一番斟酌的,如果直接取消和周晗的婚礼,势必引起轩然大波。

  现在的状况还不允许,如果是推迟婚礼,那就是默认他和周晗的关系。

  只有取消元旦的婚礼,这样怎么都可以解释,也只有这样才可以暂时稳定局面。

  这样,高鉴还是觉得这样对钱小娴是不公平的。

  在他刚恢复的时候给她发了消息,她却没有回复,他也认为钱小娴生气了。

  以前听说钱小娴和林伟在一起的时候,他发疯了一样去阻止,可是现在钱小娴就住在林伟家里,他却一点都不紧张不担心,这也是他们之间有了更亲近的关系之后,他相信钱小娴是爱她的。

  特别是在他跳入海中华去救她的时候,他相信在钱小娴的心里他就是他的生命。

  他以为他已经得到了她,她在哪里他都放心了,他认为就凭他们的关系和感情,就是时空转移都不会改变了。

  而钱小娴却不是这样想的。

  她觉得高鉴好了,应该知道她担心他牵挂他想念他,而且,高鉴也知道她也住过医院,总该有个问候吧。

  高鉴怎么知道,他的那几句简短的誓言怎么满足钱小娴无尽的思念呢?

  何况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周晗!

  钱小娴开始各自猜疑,她甚至想起方圆曾经说过的,不要让对方轻易得到,得到了就不会珍惜!

  难道高鉴也是这样的吗?

  钱小娴甚至又想到高鉴给她的这套房子,不会是他给自己的补偿吧,不会是无语的分手吧。

  钱小娴就像钻进牛角尖一样,顺着自己这种思路往里钻,甚至,高鉴最后发给她的那几句誓言,她也突然觉得是骗子的谎言。

  明显的患得患失症状,爱到极致的症状。

  如此几番,钱小娴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失魂落魄。

  她不知所措。

  她六神无主。

  可是,这些她只能自己承受,她拿着手机看着高鉴的头像,她还是不敢主动,最后,她实在受不了折磨,还是给方圆发了消息。

  “在吗?”

  方圆立刻回复她:“今天怎么想起找我了?不烦我了?不是要睡觉吗?”

  方圆的口气都是对钱小娴之前的不满。

  的确,从那次她们聊的不欢而散,她们好久没联系了,钱小娴最近实在没心情,她也没在意。

  而且,她和方圆也习惯这样高兴了聊个没完没了,不高兴了各干个各的,别说半个月不联系,就算半年不联系,到一起一样亲密如初。

  俗话说:吵不散,骂不走的才叫闺蜜,这就是真正友情的魅力吧。

  所以,对于方圆刀子一样的嘴,硝烟味的质问,钱小娴并不在意。

  她可怜巴巴的发了一个流泪的表情之后,发消息:“方圆我好烦啊。”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