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313章沉甸甸的红包

第313章沉甸甸的红包

  林母说着看了钱小娴一眼说:“你林哥现在也牛了,是有知名度的大明星了,你看看,他和我说话的口气都不一样了,不过,林伟,我可提醒你啊,你可不能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还没咋地先得瑟,那个名词叫什么来着?”林母眨眨眼睛:“耍大牌?”

  林伟淡淡地说:“知道了,我哪有耍大牌的资格?我叫什么大明星,以后,在外人面前你不要提这些了,我在家也就和你敢有情绪,在外面必须负重前行。”

  林父突然问道:“啊,什么意思?工作不顺利吗?”

  “没有啊,只是有些角色不喜欢演。明年我还是打算不再续约自己成立工作室。”

  “自己干是不是需要很多钱?”

  林母放下筷子盯着林伟:“我看你是惦记上买房的钱了吧,你上次你走的匆忙,没来得及买房子,我和你爸都看好一套了,打算你回来了就定了呢,现在房价蹭蹭的涨啊。”

  “还买房干什么,这楼上楼下这么多房间。”

  “废话,我还不知道房间多吗?再多也是在一起,现在谁愿意和老人住在一起?我也不愿意啊,万一你找个和吴慧一样的,我早早给气死了。”

  “吃饭吃饭!又提这事。”林父说着看了钱小娴一眼说:“小娴,你几点去书店?一会儿让林伟送你过去。”

  “不用,我骑车去。”钱小娴只所以这样说,并不是躲着林伟,而是林伟家住在郊区,步行也得半个小时的路程,如果跟林伟的车去,回来步行太浪费时间了,而且,她真的意图并不是买书的。

  “没事,小吴那帮忙的人也很多,我先送你去书店,买完我再送你回来。”

  “林哥,真的不用你,我很久没出去了,顺便转转。”

  林母说:“是啊,小娴天天在家,林伟,反正小吴那儿又不缺你一个,你干脆带小娴转转,该过年了,你和小娴买几件新衣服。”

  “阿姨,不用,我有衣服。”

  林母看了看钱小娴身上的衣服说:“我看你换洗的就两件啊。”

  “有,在新房……”

  上次,钱小娴和高鉴回自己的家,因为房子要拆了,她家的东西暂时要放在高鉴买的三楼房子的车库,钱小娴就把她自己冬天的衣服拿了回来,虽然高鉴一再说,买新的吧,她还是全部带了过来。

  钱小娴没有收拾母亲的,因为母亲的衣服她要是邮寄过去,还不如从网上买新的,她给母亲买新衣服,可是她不想给买新衣服了,自己欠别人的钱,还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没道理啊。

  回到新房之后,钱小娴才发现衣柜里的衣服让她大吃一惊,但是她不敢穿,因为好多衣服上还挂着商标,那价钱太吓人了。

  高鉴出事以后,她回来洗完澡也只是换上自己以前的衣服。

  而且,在林伟家她几乎很少出房间,她穿得随意也不化妆,就和在家里一样随便。

  林伟似乎看出钱小娴的惊慌和为难,他问林母:“妈,你也该买几件新衣服了,干脆你也去,让小娴给你看看,免得你老是羡慕有女儿的,说我给你选的衣服穿不出去。”

  “就是嘛,你给我选得衣服我就是穿不出去吗,等我拿出来让小娴看看,特别夏天的衣服,我都多大年龄了,你还竟选些露肉的。”

  “我选时尚的你嫌透,选保守的你就说那是我姥姥穿的,给你买衣服可真难,以后让小娴跟着你买吧,这事我真干不好。”

  林伟说完看了钱小娴一眼,然后低头吃饭,钱小娴只好说:“阿姨,那你和我们一起去?”

  这时候林父放下筷子说:“你阿姨以后再买吧,她腰疼,转不了商场。”

  “是呢,我这腰累着凉着就疼,还是你俩去吧。”

  没办法,吃完饭钱小娴坐上了林伟的车,她说:“林哥,我真的不买衣服。”

  林伟说:“我想买几件衣服,带走,你不陪我吗?”

  “噢,好吧。”钱小娴笑着说:“你钱在我卡上呢,我去给你付款。”

  下午5点钱小娴和林伟才回来,她拿了给林母买的风湿膏说:“阿姨,我给你贴上吧。”

  林母说:“不用了,今天元旦,你叔回来的早。”

  吃过晚饭,林伟要去小吴的新房帮忙,林母问:“小吴家的楼房在那个小区?”

  “医院对面的一个老城区。”

  “不是说没钱买房吗?”

  “小房子,六十平米的,两家出钱买的。”

  “媳妇家也出钱了?”

  “丁丽霞家里拿了20万。说都是亲戚借的,女方家怕女儿和公婆住在一起不方便。”

  “小吴家就一个儿子,怎么连一套房子都买不起呢?”

  “小吴说,以前一家就靠他爸一个人打工,没什么积蓄。”

  “六十平米的房子实在是小啊。”林母叹了一口气说:“该咋说咋说,这丁丽霞不嫌弃小吴家庭条件不好,看来是个好媳妇,家庭也不错,有的女方家要彩礼呀,她家还借钱支持。”

  听林母他们聊天,钱小娴全程沉默。

  她也插不上话,但是又不好意思走,今天想买的那个早孕试纸还是没有机会买。

  她想,要是明天还不来,她必须要买了。

  她打算明天丁丽霞的婚礼结束了,立刻去药店,可是一想到林伟是伴郎,那婚礼结束一定还会一起回来的,怎么才能摆脱他呢?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林伟站起身说:“我得走了。”

  “林哥开车要小心。”钱小娴站起身和林伟说完又转身和林父林母说:“阿姨叔叔,我也上去了。”

  林父跟着林伟出去了,林母却站起身跟在钱小娴的身后说:“小娴,等一下。”

  “阿姨,干什么?”

  林母掏出一个红包说:“要过年了,阿姨给你一个红包。”

  “阿姨,给我红包干什么呀,我不要。”

  钱小娴说着跨上楼梯,林母却是紧追一步。

  “我妈有病住院都是你照顾的,这段时间又陪着,这个家多亏有你在,我本来打算给你买件衣服,想想,还是给你包个红包,你自己喜欢什么买什么。”

  “阿姨,我真的不能收。”

  钱小娴连连摆手,林母却把红包塞进她口袋里说:“拿着吧,也没多少钱,你拿着我心安一点。”

  “阿姨,可是我也心不安啊,我住在这里,你和叔叔照顾我,我还白吃白喝的,我怎么还能收你的红包呢?”

  钱小娴掏出红包,她想再塞给林母,可是躲开她说:“小娴,你这样,阿姨要生气了,照顾你什么呀,就你吃的那点饭,哎。”

  林母叹了一口气说:“我每天一睁开眼睛就开始算啊,你还在这儿能住多久呢?大学九月一号开学,哎,算一天少一天,心里这个难受。”

  “阿姨……”

  听林母这样说,钱小娴的眼眶突然湿润了,在远离母亲的日子,林母就像自己的母亲一样,甚至超越了母亲给过她的照顾和关怀,这份情怎么回报啊。

  随着时间的增加,不安不断的累积,钱小娴也想过尽快离开,但是,每次下决心总是在关键的时刻张不开嘴。“阿姨,我新家离这也不远,我以后会常来看你和叔叔的。”

  “要是考上大学哪有时间啊。”

  “阿姨,寒暑假我回来呀。”

  钱小娴说着语调突然压低:“呵呵,还不一定能考上呢。”

  “能考上吧,我问过高鉴,他说给你辅导的老师说你成绩还不错,要是好好发挥,一本没问题。”

  钱小娴一愣,她还是幽幽地问了一句:“他问过老师吗?什么时候问的?”

  “早了,在出事前吧。”

  钱小娴趁机问题“他的伤恢复的怎么样了?彻底好了吗?没留下后遗症吧。”没等林伟说话,林母接茬:“没有,刚开始大家也都担心他会有后遗症,怕他大脑出什么问题,我和她妈妈打过电话,说他挺正常的,从医院回来,脾气好像还好了很多。”

  “嗯……”

  钱小娴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说:“我从网上查过,有的人会失忆……他会不会……”

  钱小娴咬了咬嘴唇,还是吐出两个她担心害怕的字。

  “失忆?”

  其实,她这样想,自己觉得也没道理。

  必定他醒了之后给她发过几个消息,只是她觉得奇怪的是,自己不回复他,他没有像从前一样追问,或者接二连三的发消息,打电话。

  钱小娴记得他醒来之后的第一条消息称呼她“娴”,而且内容也好像是知道她出事了,说明他还是记得自己的,只是他后来的消息就简单了。

  “好吗?”

  “在吗?”

  “回话!”

  钱小娴总觉得那里不对,可是她又说不出来,她几次想追问过去,但是,她还是忍住了。因此,她开始胡思乱想,是不是高鉴大脑出了什么问题?

  他忘记了以前,或者没有全部忘记,但是忘记了一部分。

  这是她最担心的了,特别是她感觉自己出了问题之后,她更加担心高鉴的记忆力,如果是那样就惨了,万一他不承认自己,不承认和她……

  想到这些她就不寒而栗,内疚愧疚,悔恨。

  可是晚了,她痛恨自己但是每次都会原谅自己,真的不怪自己没立场,实在对方太强势。

  想到这些,她总会想起王夏,她甚至开始原谅王夏了,遇到高鉴和表哥这样的男人,有几个人能逃得掉呢!

  钱小娴把犯错的主要责任归咎在男人身上,也许方圆说得真的是有真理,要想没烦恼就得远离男人。

  的确,要想不犯错,那就远离男人,可是,说是这么说,远离高鉴,对于钱小娴是一件残忍的事情,她感觉自己已经离不开他了。

  所以,她最怕他失忆了。

  她终于不怕难堪的开口问林母,可是林母的回答并没有让她心安。

  “失忆?不会吧,她妈妈说他脾气好了许多,没说忘记了谁啊,不过忘记什么事这个还无法确定吧,等我问问。”

  “嗯嗯。”听林母这样说,钱小娴的心啊,一颤一颤的。

  但愿,但愿……

  回到自己的房间,钱小娴把红包放到桌子上,她想,等有一天自己搬走的时候,她就把红包悄悄留下。

  她开始整理书桌上的书,这时候,手机响了两下,是丁丽霞发来的消息。

  “小娴,有时间吗?”

  “还行,一会儿要去洗个澡。”

  “小娴,心里难受,能和你聊几句吗?”

  “明天就要当新娘子了,难受什么呀?”

  “今天和好朋友聊天,她说我是个减价处理的新娘子。”

  “什么意思?”

  “就是彩礼那么少,自己还贴钱买房。她说我是个典型的倒贴女人,说像我这样的,男人没有花大精力大价钱得来的女人,他们不可能去珍惜的。”

  “我想想也是啊,我这样倒贴,要是将来离婚了,他没损失没有代价,离婚了可以重新找新的,将来,他会不会动不动就说离就离?”

  “啊?这都什么呀?怎么还没结婚就想到离婚呢?”

  “像你这样前怕狼后怕虎的,还爱不爱了。”

  发完第二条消息,钱小娴一愣,这句话是高鉴说过的,如今,竟然一下蹦了出来。虽然丁丽霞不会知道这是高鉴的原话,钱小娴还是觉得不好意思了。

  于是,她又发了一条消息:“你想得太多了,以后的事情谁能预料呢?既然你选择了他,就不要和别人攀比了,再说了,就算他现在给你的彩礼多就一定能栓住他吗?社会发展的这么快,几年之后这几万彩礼真的不算什么?必定,钱是在不断贬值的。几万彩礼真的不算什么?如果那时候他要是有钱了,他还会在乎这点钱吗?“”

  丁丽霞:“可是,至少他要是没钱,还是因为心疼钱,也不会……”

  “靠金钱维持的婚姻有劲吗?这样在乎钱的男人离就离呗。”

  钱小娴说完也觉得无奈了:“哎呀,明天都要结婚了,怎么说这么沉重的话题,换个话题吧。”

  的确,钱小娴本来就心烦意乱的,而且,对于婚姻,她真的没有什么发言权,就连自己的爱情都乱成一锅粥了,自己还迷茫呢。

  让自己这样给人指点迷津,她自己都觉得实在忍不住了没有资格。可是,丁丽霞的消息又一条接着一条的发过来。

  “哎,这不是和朋友聊聊天,聊得闹心了,我越想越委屈。”

  “他家彩礼是最少的,这还是林哥给争取来的,林哥给预支的工资,其实,彩礼钱又不是拿回我妈家,我又不是扶弟魔,我家还倒贴买房子呢,他们就不能给我一点面子,让我在小姐妹面前也能抬起头,省的她们说完是减价处理,说我不该早早住到他家里。”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