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321章 守住……

第321章 守住……

  高鉴迟疑了一下,他的声音低沉。

  “我父亲不行了。”

  “啊?”钱小娴没想到是这个消息:“怎么突然……”

  “在夏天的时候,医生就说他最多也就两个月的时间了,能熬到现在已经够顽强。”

  “那你赶紧回去吧。”

  “有事给我打电话。”

  高鉴匆匆穿好衣服,他走出卧室,又转身回来说:“把门锁好,你放心吧,我会给你和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高鉴急匆匆的走了。

  室内,只剩下了凌乱的钱小娴,她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都说爱情是甜蜜的,为什么她的爱情如此折磨人呢?

  她觉得自己很失败,想想,自己两次和高鉴说我们结婚吧,在高鉴看来,那是她在和他求婚。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是在惊恐之下的别无选择,她觉得一旦把最宝贵的东西给了一个人,那么,就别无出路了。

  而且,恐惧的事情迫在眉睫,她不得求他结婚,她觉得自己的求婚,其实就是卑微的求,很卑微很卑微……

  自己怎么会这样呢?

  曾经自己可是不为他所动,一次次拒绝他,可是,现在,她没有拒绝的法宝了,她属于了他,而且就像中了他魔法,中了他的毒,她再次防御的时候已经不能自控了。

  她终究陷入绝望的被动之中……

  滴滴……

  微信里高鉴发来消息——

  宝贝,洗个澡睡觉吧,明天早上我叫外面给你。

  一个短信再次安抚了一颗飘忽不定的心。

  这一切值得吗?

  给他的一切值得吗?

  其实,年轻的时候,遇到对的人,就是值得,遇到错的人,就是不值得。

  遇到对的人,叫被爱,你把最宝贵的给了他,是幸运的开始……

  遇到错的人,叫被骗,你把最宝贵的给了他,是幸运的结束……

  然而,世事无常,谁又知道谁是对的人,谁是错的人?

  要想保住自己尊严的砝码,自己的未来幸福的保障,唯有守住理智。

  可是,对于二十岁的年龄,守住理智,这不是说的那么容易,就像在黑夜,你置她于悬崖峭壁的边缘,就算她再千辛万苦的小心,也难免稍加疏忽。

  又如把她放到泥泞的河滩,她如何步步小心到永远不湿鞋?

  也许方圆说的也有道理,那就是远离男人!

  可是,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男人和女人共同组成的世界,男人和女人的结合才让世界永恒,方圆的话太片面。

  钱小娴很快又原谅了自己的过错,原谅了高鉴给她带进这种困境。

  钱小娴在一个不健全的家庭里长大,她太缺爱了,尤其父爱缺失让她更难抵住一个成熟的男人的好。

  高鉴的甜言蜜语又让她瞬间沉沦,刚才空荡荡的房间突然丰满起来,高鉴的音容笑貌无处不在的在眼前晃动起来。

  爱的力量是神奇,爱情真的会让人很容易失去理智……

  钱小娴把高鉴所有的好又重温一遍。

  特别她想到高鉴脑袋上的疤痕,她的心就开始隐痛,在她的心里,高鉴成了她最心疼的人,就像母亲一样重要的人……

  甚至,她在心里无数次呼喊,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

  等她感觉有了力气,她去洗漱间洗了澡,她才突然想起,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忘记了?

  她拿出早孕试纸仔细的看了说明,说明书上说早上测试比较准确。

  钱小娴突然后悔为什么不多买一些,这样可以多试验几次。

  一夜辗转,好容易熬到天亮,她拿着试纸冲击洗手间,等待五分钟左右好漫长,终于,试纸上出现的一道杠。

  钱小娴不敢相信一样,她又拿出说明书对正了一下,没有怀孕。

  没有怀孕!

  这些天怀孕的担心就像巨石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此时此刻,钱小娴绷紧的神经顿时松懈下了。

  谢天谢地,这么丢人的事情没让自己中招!

  可是,短暂的解脱之后,她又担心起来,她这种情况准吗?

  想起昨晚上,她的脸不禁火辣辣的。

  该死的钱小娴啊,都说好了伤疤忘了疼,你这伤疤没好就忘了疼吗?

  可是,她突然又把怨恨转移到高鉴身上,都怪他,都怪他……

  在爱的世界里,真的是不公平的,男人具有先天独厚的优势,能不能守住理智的防线,男人起着主导地位。

  如果所有的男人,都能发乎情止乎礼,在没有带她走入婚姻的殿堂,不要得到她,那么女人一定没有那么多伤害和不幸。

  早上八点的时候,高鉴又发来消息:“一会儿开门取外卖。”

  钱小娴赶紧发消息过去:“我刚才测过了,没怀孕……”

  高鉴秒回:“也许不准。”

  钱小娴:“我害怕昨晚……”

  高鉴:“会有的。”

  钱小娴看着高鉴的三个字,气得干瞪眼,自己害怕有啊,可是,他却盼着有?

  “我不想怀孕好不好,以后你不要对我这样了,我不想再过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了……”

  “好,等我们结婚了再怀孕。”

  “你好好吃饭,先不说了,不方便。”

  钱小娴这才问了一句:“你父亲怎么样了。”

  “今天凌晨他走了。”

  “嗯。”钱小娴匆匆回了一个字,高鉴也没再回复。

  吃过早饭,钱小娴又在沙发上窝到中午,林母又来了电话问:“中午回家吃饭吧。”

  “阿姨,我,我明天再回去吧。”

  “好吧。”林母的声音充满失落。

  中午,高鉴说给她要外卖,钱小娴赶紧给他发消息说:“不要了,我回阿姨家了。”

  自从知道高鉴排斥她喊林哥,所以,她尽量能说阿姨的绝对不再说林哥。

  想到这里,她还是担心起林伟,从昨天通了一次电话让他给家里回话,他们一直没有联系,刚才和林母打电话,她还忘记问林伟昨晚是不是回了家。

  高鉴回复消息:“找个机会和阿姨说搬出来吧。”

  钱小娴:“我不是和你说过吗,她说等我妈回来才让我走,我一个人她不放心。”

  “以后你不是一个人,还有我。”

  “什么意思?”

  “一周后我去我们的家住,不,现在那是你的家,你得收留我。”

  钱小娴还是惊喜的问:“我们结婚吗?”

  高鉴迟疑了一下说:“现在还不能,因为已经和周晗登记了,和她离婚必须在她终止妊娠六个月之后。”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