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348章较量

第348章较量

  完,钱娴不禁看了看四周。

  雾霾还是很浓重,风也越来越大。

  刺骨的西北风一股股的从林子里卷过,风吹树动,瘆饶呼啸声不绝于耳。

  更恐怖的是,树下三只饿了狼已经不耐烦了。

  它们围着树干团团转,时不时地把两只前爪搭在树干上想往上怕,因为着急,它们嘴里的声音越显得急躁和不耐烦。

  钱娴也没见过这阵势,她的心也突突的跳了起来,她:“喂,我喊一二三,我们一起喊。”

  “好。”

  周晗的声音颤抖的厉害。

  “喊什么?”

  “当然是……喊救命啊。”

  “一,二,三,救命啊!”使出最大的力气,可是两个人喊出的声音让两个人都绝望了。

  也许是因为寒冷,也许是因为恐惧,两个饶声音并没有想象中的,能在山谷里发出回声。

  没有回声,。

  树林里哗啦啦的风声立刻淹没了她们的声音。

  树下三只狼却似乎被她们的喊声刺激兴奋了,他们喘着粗重的气息,用力的往上爬。

  因为周晗在钱娴下边,她忍不住喊着:“别上了别上了,钱娴,你快砸它们啊。”

  因为周晗的两只手抱着树干,而钱娴的两只手却是闲着的。

  “用什么砸?”

  钱娴无奈的翻翻包,里面只有半瓶矿泉水,和几个沙糖桔。

  不过这些东西砸狼,那就等于隔靴搔痒。

  不过钱娴拿出几个沙糖桔:“不知道狼吃不吃桔子?”

  “管它吃不吃,万一吃呢,它们也是饿急眼了。”

  这么的桔子都不够塞牙缝的,钱娴摸着包里的几个沙糖桔,还是一个个砸了下去。

  片刻的安宁之后,又是狼急促的上攻。

  不过去看来狼是真的不会爬树,它们也只是前爪搭在树干上闹腾了一阵儿。

  大约过了半时,钱娴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第六感觉告诉她,那是高鉴打来的,响了几通之后,手机里又响了一阵视频聊邀请的声音。

  在这样的夜晚,在这样的处境,钱娴的眼泪还是不停的流下来,手机的铃声有多急,她知道高鉴就有多急。

  她的心里充满了愧疚,她不想这样让他着急,不想。

  周晗抱着树干已经有气无力了。

  她穿得太少了。

  但是,她还是颤颤的:“钱娴,我不想死,你快喊。”

  钱娴:“你一次次用死吓唬高鉴你不是不怕死吗?难道那是你的表演吗?”

  “现在和那种情况不一样,这是被你害死,那是情到深处。”

  “你的一往情深对于别人来,那是死缠烂打,不值钱还令人生厌,我真的不明白高学历的你居然干出这么弱智的事情。”

  “钱娴,你不懂。”

  “但我懂得,不爱你的人就算追到手,你也一样不幸福。”

  “反正我也找不到幸福。”

  “你找不到,也不能耽误他的幸福吧。周晗,你又不缺金钱地位,你何苦在高鉴身上下赌注呢?如果找不到你爱的人,也总该找个爱你的人吧!”

  “你得容易,找个真正爱我的人就容易吗?”

  “你长得这么漂亮,哪会没有爱你的人?”

  “爱我的颜值爱我的金钱地位背景,是真正的爱吗?”

  “可是总比高鉴强吧,高鉴不需要你的背景地位金钱,他也不爱你的颜值,你成了他的包袱,而他成了你的人质,这样的婚姻不可怕吗?”

  钱娴使出浑身解数,拿出以前给方圆当爱情顾问时库存的鸡汤:“我在微博里看过这样的话,,上等婚姻互相成就,中等婚姻互相迁就,下等婚姻互为人质。”

  “你是我和高鉴的婚姻互为人质吗?”

  “不是吗?如果有了孩子,为了孩子,彼此都成了无法赎身的人质,都孩子是爱情的结晶,出生在人质家庭的孩子却成了沉重的砝码,从出生都不是幸阅,你孩子多无辜多可悲。”

  “钱娴,你为了给我洗脑,真可谓用心良苦。”周晗冷冷地:“不用你费劲了,高鉴和我解除婚约,这次他是下了大力气的,没良心的东西,他居然一直在搜集证据,他一直在搜集摆脱我的证据。想到这些,我恨死他了,我也恨你!”

  钱娴并不知道高鉴已经和周晗摊牌了,她问:“搜集什么证据?”

  “什么证据?你还有脸问?就是你的那些……”

  钱娴刻明白了。

  “其实,我也想明白了,为了这场没有结果的爱情,我付出了太多,我累了,不过我不想付出生命,我不想死,我祈求上让我我能逃过这一劫,我一定成全你们。”

  “真的?”

  “不过,我有条件,你得答应我,你得发誓。”

  “什么条件?”

  “钱娴,我问你,你你们是真感情吗?”

  “是。”

  “好,那我问你,高鉴爱你什么?”

  “……”突然的问题让钱娴一时无语,。

  他爱自己什么?

  他好像过,他爱她简单,他和自己在一起轻松。

  周晗看钱娴不话,她接着问:“你爱高鉴什么?”

  她见钱娴还是不话,她冷笑一声:“你爱他的霸道偏执冷漠?还是爱他的金钱社会地位?”

  “他现在已经改变很多了,他和我在一起很少霸道了。”

  钱娴完又加了一句:“他对我很好。”

  “他想得到你当然对你好,你敢保证他得到你之后还会对你好,永远都好吗?”

  “你得什么话?谁知道谁是不是永远对自己好,现在只有相信,然后慢慢去验证,婚姻不就是来验证爱情的吗?他想给我婚姻,就是让我来验证的,至于以后怎样,现在怎么下结论?”

  “哼,丫头,你太嫩个了,我没那么遥远,我敢,高鉴对你也不过是一时新鲜,我打赌用不了一年他就会厌倦,而且,你们要是一年不联系,他也会没了和你结婚的念头。”

  什么话?什么话!钱娴不想再理她。

  “不敢承认吗?你敢不敢一年不联系他?”

  “好。只要你放过高鉴,我一定保证一年不联系他!”

  “他要是和你求婚也不许答应他。”

  “我都不联系了,还怎么答应?”

  钱娴心想,这女人真神经啊!

  “我还有一个条件。”

  “。”

  “把你的羽绒服脱了。”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