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359章将来会后悔

第359章将来会后悔

  她也知道高鉴的气场太强大,与其抵挡费劲,那干脆就是绝缘,不给他们见面的机会就安全了。

  所以,高鉴是不能住在这里的,刚才女儿处处维护高鉴,什么?还要让他感受自己家庭温暖,这个死丫头真是爱得不可救药了!钱母简直是恨铁不成钢,死丫头,当初林伟,她又是这个理由又是那个理由,处处躲避,现在换成这小子,她何止是放下架子,简直就是……

  不行,太危险了。

  钱母想到这里,她还是拉下脸来说:“至于小娴的以后,你就不用操心了。”此话一出口,一直在卧室偷听的钱小娴坐不住了,她飞快的闪出来说:“妈,咱家还有感冒药吗?我好像感冒了,头有点疼。”

  “咋突然头疼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一直都在疼,我以为忍忍就好了,忍不住了。”

  “疼得厉害吗?要不要去医院?”高鉴收好笔记本站起身,对她摆摆手说:“过来,我看看是不是发烧了?”

  “家里有温度计。”

  钱母赶紧阻拦道。

  说话时候她的脸色已经绿了,她在心里狠狠的想,什么?你看看,你是医生吗?想到这儿,她的心忽悠一下,天啊,这口气,他们得有多熟悉了?

  她一直以为,在民宿他们没怎么接触,这些日子,女儿一直在林家,他们不会有太多的接触,可是,高鉴这句话这口气,怎么又让她不寒而栗呢?

  不行,这小子太危险了。

  还好钱小娴并没过来,她显然也被高鉴的话吓了一跳,她顺着母亲的话说:“妈,温度计在那儿呢?”

  钱母蹲下身在茶几下翻腾了一下,恍然大悟一样站起来,她撑着腰拍了一下脑门说:“看我这记性,这是在新租的房子里呢,我还以为在老房子里呢!这样吧,我给你王伯伯打电话,让他送过来。”

  高鉴却已经站起身,几步跨到钱小娴的身边,他左手托住她的后脑勺,右手放在她额头,只是停留了一秒,他的左手又从她的后脑勺滑到她的后脖颈,飞快地试探了一下说:“不烧。”

  这一连串的动作只是在三秒钟完成,但还是闯进了钱母的眼睛,钱母的眼珠子差点蹦出眼眶。

  她快走几步,一把拽着钱小娴的胳膊说:“不烧吃点药就行了,你先去卧室等着,我打电话让你王伯伯送来感冒药过来。”

  “别麻烦王伯伯了,我去睡觉,也许睡一觉就好了。”

  钱小娴也看出母亲不高兴了,她想还是溜之大吉吧。

  “不打了?”钱母迟疑了一下说:“疼得厉害吗?不行,还是让他送过来吧。”

  “王伯伯住得远吗?”高鉴说着低头看看手表说:“药店也许还没关门,我去买。”

  “别了,我打电话让他送吧,有车,也就十几分钟。”

  高鉴已经穿了衣服走到门口。

  钱母看高鉴下楼了,她回到卧室瞪着钱小娴说:“你以后离他远点,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妈,他刚才只不过是试试体温。你又大题小做。大惊小怪。”

  “我大惊小怪吗?他又不是医生,凭什么给女孩子试体温,他一个已婚男人怎么这么不自重?你也是,女孩子得学会保护自己,他伸出咸猪手的时候,你就该躲开,或者呵斥住,你怎么不知道保护自己呢?”

  “都什么呀!”

  钱小娴发觉母亲魔怔了,一口一个已婚男人,她这是嫌弃高鉴和周晗登记了,可是,自己不是已经解释了吗?

  母亲就是不听!

  钱小娴也知道,她是过不了那个坎,她一直把林伟当做她的准姑爷,高鉴理所当然的成了她眼中钉肉中刺,怎么都不舒服。

  钱母坐到钱小娴旁边说:“虽然,我也看不出高鉴哪儿不好,可是,我就觉得他不如林伟适合你,你能不能重新考虑一下,真的,妈是过来人,我看得没错,俗话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将来你会后悔的。”

  “不经历过不试一下,怎么知道会不会后悔?”

  “等你试验完经历完了,后悔都晚了。”

  “我和林哥就能保证将来不后悔吗?哎呀,妈,我不结婚行了吧,不结婚就不会后悔了。”

  “你这是抬杠……”

  “哎,我头疼……”

  “哎呀,真操心,我也头疼了!”钱母说着走出卧室。

  很快,高鉴提着两个大袋子回来了。

  钱母接过袋子说:“哎呀,你这是把药店买回家了?”

  “各种常用药都来了一些。”

  钱母看了看袋子:“还买了钙片。”

  “液体钙,这个阿姨你吃,还有这个增强免疫力。”

  高鉴说完拿出一盒布洛芬说:“这个给小娴吃吧。”

  “好的。小娴,你出来一下。”

  钱母是怕高鉴进卧室,所以她喊了一声。

  没想到钱小娴赌气一样说:“你给我拿进来吧。”

  “这孩子。”钱母匆匆看了高鉴一眼:“我给她送过去。”

  “给。”钱母把药递给钱小娴,钱小娴接过去,然后把水杯又递给母亲:“水!”

  钱母瞪着她,依然飞快地接过去。

  钱小娴小声嘀咕:“从今天晚上开始,我不踏出卧室半步。”

  钱母拿着水杯去接热水,正好高鉴洗完手从洗手间出来。

  “阿姨,今晚上我住在?”

  钱母指着北边的客卧说:“我和小娴住在主卧,你就住客卧吧。”

  高鉴转脸看了看沙发说:“我住在沙发上也行。”

  “沙发上怎么睡?”钱母说着给钱小娴接了水给她吃了药说:“我给他换床单被罩去。”

  “你一个能套被罩吗?”

  “我和他一起套总该可以吧。”

  钱母走出卧室,钱小娴紧跟在后面,钱母扭头说:“你跟着我干什么?我不是说了,我和他一起套吗?”

  钱小娴指了指卫生间说:“我去一下。”

  钱母找出床单被罩,她对高鉴说:“那个,嗯,我就直接说吧,虽然你在公司是董事长,但是,在我家里就是客人,你又是晚辈,那我就直接喊你高鉴吧。”

  “好的,阿姨,你喊我干什么?”

  “帮我套被罩,这个我一个人有点费劲。”

  “我自己来就行了。”

  “你会?”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