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360章忘带手机

第360章忘带手机

  “没套过,不过我百度一下。”

  “啊?百度?”

  “是啊。”高鉴拿出手机搜索怎样套被罩。

  他给钱母看:“阿姨,看到了吗?视频教材。”

  “我的妈呀,逗死我了,套被罩也有人教?”钱母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百度还有这功能?”

  “是啊,阿姨,你以后有什么问题,直接去问,不喜欢打字,还有语音。”

  “真的?小娴咋没和我说过呢?”

  “阿姨,我教你操作,你想问什么?”

  钱小娴见母亲和高鉴在次卧聊得正热闹,她回到卧室,打开那个已经上锁的行李箱,把里面高鉴的衣服拿出来。

  她又把高鉴刚带来的拉杆箱拉到沙发旁边,她把衣服放到沙发上,然后把高鉴的背包放到衣服上。这时候母亲走出来看着她说:“你出来干什么?”

  钱小娴抄起茶几上的水杯说:“我再倒一杯热水。”

  说完她飞快的闪到饮水机旁,接完水拿着水杯快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高鉴正好走出卧室。

  他看了她一眼,然后目光从她脸上又移到她手里的水杯上。

  钱小娴这才发觉自己正拿着高鉴的水杯。

  她只好用口形状说:“睡衣放在沙发上了。”高鉴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后从她身边擦身而过,直奔沙发。

  他对钱母说:“阿姨,我洗个澡就睡觉了,明天早上要起早走。”

  “啊。走?是回去吗?”

  “不,是参加订货会。”

  钱母想了想:“明天还没有酒店吗?”

  “酒店离会场太远了,阿姨,反正我就晚上回来,而且,不过三个晚上。”

  “嗯。”钱母也没办法再说什么,心想,现在出租车这么方便,距离是问题吗?诚心的!

  高鉴把沙发上他的东西连同拉杆箱拿回卧室,他洗澡的时候,钱母回到钱小娴的卧室说:“药也吃了,你也睡觉吧。”

  第二天,钱小娴早早醒了,她听高鉴和母亲在客厅说话,她就没动。

  过了一会儿,有关门的声音。

  母亲推门回了卧室,看钱小娴醒了,她问:“头还疼吗?”

  “不疼了。”

  “不疼就起来吧,洗脸吃饭,他刚吃完走了,你就便吃了,要不,我还得给你热。”

  “走了?”钱小娴看了看手表说:“这么早?”

  “是,我故意问了他要去的地方,哼,离这儿只是一个半小时的路程,我从百度查了,那地方遍地都是酒店,睁着眼睛说瞎话,光明正大的骗我,他这样对我,还想将来娶我闺女?”

  “你的问题有毛病,人家也知道你会知道有酒店,你故意撵人家走,人家只好故意这样说,就是给自己一个台阶呗。”

  “胳膊肘往外拐!鬼迷心窍了!”钱母说着走出卧室,走到门口又会过身来:“赶紧的起来啊,今天可是小年。”

  钱小娴起床后去洗漱间,这才发现洗手盆下面的盆子里放着衣服,那应该是高鉴的衣服,她迟疑了一下端起来看了看,摆放得很整齐,拧干的,好像是洗过的。

  这时候,客卧里响起手机声。

  钱小娴看母亲在厨房忙活,她立刻进了客卧关上门。

  客卧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手机铃声是从枕头下传来的。

  她拿出来看了看,那个号码是高鉴常用的,她接通。

  “喂。”

  “嗯。”钱小娴应了一声。

  高鉴一听是钱小娴,他赶紧说:“喂,真的是你啊。”

  “是。”

  “赶紧把这手机放你卧室去,静音。”

  钱小娴立刻把手机塞进睡衣口袋,她出了客卧,看母亲并没有发现她,她几步闪进自己的卧室。

  她刚想把手机塞到枕头下边,就见手机有一条新消息:“帮把我的衣服晾到阳台去,我洗过了。”

  紧接着又一条:“你抓机会给我发消息,说一下怎么回事?”

  “这样咫尺天涯太难受了,我想听听你声音都那么奢侈。”

  “钱小娴!”

  “哦。”母亲的呼叫在身后乍起,钱小娴不由得打了一个机灵,她不由得用两只手捂住手机说:“我马上去吃饭。”

  “拿来。”母亲伸出手从钱小娴的手里拿过手机说:“他的?”

  “嗯呢。”

  “他手机忘带了?”

  “……”钱小娴不知道是说是还是说不是,她只好摇摇头。

  “你不知道?他没来电话找吗?”

  “哦,我不小心挂断了。”钱小娴皱着眉头说:“我给他你过去。”

  钱小娴说完立刻拨了高鉴的号码说:“刚才不小心挂断了,你手机是在床上呢。”

  “哦,好的好的。”钱小娴挂了手机说:“他让我替他充电。”

  “你吃饭吧,我去充电。”母亲拿着高鉴的手机走到客厅,她又到高鉴的卧室找了充电器。

  她一边走一边说:“这年头出门还能忘记手机?他不花钱吗?不打车吗?”

  “妈,他两部手机。”钱小娴不想骗母亲。

  “哼,他心眼可真多,果然,当董事长的人心眼真多。”

  “再多也没你多。”钱小娴嘀咕着去了餐厅。

  餐桌上放着俩碗新榨的豆浆,一个盘子里放着两块鸡蛋饼。一个里放着包好的桔子,切好的香蕉。

  母亲插好充电器走过来,她拿起一碗豆浆,又拿了一个碗夹了一块鸡蛋饼说:“吃吧,烙了三块鸡蛋饼一人一块。”

  钱小娴漫不经心的吃着,吃着吃着,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中午他回来吗?”

  “说晚上回来吃饭。”母亲也不看钱小娴,兀自嘀咕着:“他真不拿自己当外人了,说争取在晚饭前赶回来,让我们等他一下。”

  “那我们晚上吃烤肉和火锅?”

  “我和你王伯伯说那就改晚上吃吧,要不还愁着给他吃啥,人家好歹也是个人物。总不能跟着咱吃家常便饭吧。”

  “妈,其实他也没多矫情,有时候一杯牛奶一个面包就行了。”

  “人家来了是客人,怎么拿牛奶面包招待?那多不礼貌?”

  “他不在意这些的。真的。”

  钱母抬眼瞪着钱小娴:“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他以前不是民宿的客户吗!”钱小娴一看母亲的眼神不对,她把最后一口豆浆喝完,站起身说:“你吃完喊我一声,我洗碗。”

  “你洗?还是算了吧。”

  钱小娴从过来钱母就没让她干过任何家务活,不光是因为她要学习,还是对她的补偿。

  可是今天她自己主动张罗,钱母立刻明白了她的小心思。

  钱母不由得扫了一眼正在充电中的手机——高鉴的手机。

  都是这东西在勾魂!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