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362章 都是平等的

第362章 都是平等的

  “那个周晗你确定能和她解除婚约吗?”

  “能,我已经和她协商一致,六个月之后公布解除婚约。”

  “那你能坐到这六个月不联系小娴吗?”

  “阿姨,你为什么不让我们联系呢?我不是你想象中的有夫妇之夫,这个小娴也知道,我和周晗一直都是契约。”

  “可是,别人不知道是契约啊,我可不想让小娴背个插足别人感情的罪名你知道,人活着名声就是脸面啊,尤其是一个女孩子,好的名声可是她的身价!”

  钱小娴不得不承认,几个月不见母亲,真的是刮目相看,看来,和谁在一起真的很重要,文化不高的母亲和王伯伯在一起几个月,别说说话的水平,就连思路也高超了,她左拐右拐,最后又拐到她的立场,就是不让高鉴联系她。

  “好的,阿姨,我答应你,六个月之后再联系她。”

  “你真能保证不联系吗?”“好的。”

  “刚才,你在下车的时候,秘书给你两部手机,你说再买八部的意思是什么?”

  “阿姨,你可以当侦探了。”高鉴说着走到茶几上拿起公文包,掏出三部手机说:“阿姨,初次见面,不知道给你们买点什么,今天让秘书买了三部手机。”

  “我怎么觉得这手机都是给小娴买的呢?”钱母看了看手机又说:“你知道小娴的手机被我没收了,你就开始给她买备用机,我说六个月就六个月。”

  “阿姨,我有个要求,能不能从我这次走了之后开始计时?”

  “行。”在一旁一直沉默的王伯伯终于忍不住了说:“行了,孩子大老远的过来了,你总该然他们谈谈怎么把这件事办妥吧。你就别跟着掺乎了。”

  “小娴那么小,她哪有什么主见,她完全是被他支配,我是她妈呀,我总不能看着她上当受骗。”

  “阿姨,你放心,现在当着你和叔叔,我保证我不会骗她,一辈子都不会辜负她的。”

  “哎,不是我不相信你,你们俩的条件太悬殊了。”

  “什么条件?”高鉴皱了一下眉头说:“悬殊,是阿姨说得我们之间的年龄吗?阿姨似乎一直在嫌弃我的年龄,为了她,我什么都能改变,唯有年龄无法为她改变,这个我也无奈,但是我并不会因为自己年长几岁就觉得配不上她,如果她遇到的同样是20岁的我,她也许不会喜欢我。”

  “主要的吧。”钱母迟疑了一下说:“主要的是我觉得咱们两家门不当户不对。”

  “阿姨说得是经济条件吗?如果是,我要说明一下,财富这东西是没有定数的,富翁和负翁有时候只是一夜之间,不管别人什么看法,我觉得门户不能用财富定义,我觉得所有人在财富面前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何况,学历家庭情况这些硬件性的条件是可以通过奋斗得到的。”

  钱母还是不认可高鉴的这番话,她还是将信将疑地说:“你们的各种条件都很悬殊,你们能聊到一起?三观能合?”

  “三观不合怎么能聊到一起?我们不止能聊到一起,更重要的是有感觉了,是想要永远生活在一起的感性冲动了”。

  高鉴看钱母不说话,他接着说:“当然,阿姨的顾虑也是有道理的确,学历也高低和人的视野还有话题会有一定关系,我们周围也有那么一些男人,因为条件比较好,比较大男子主义,会拿这些不对等的事情来说话,婚后难免有矛盾,如果换位思考,我是女人我也一定不会选择这种男人,尊重是一个人最起码的教养,何况,没有尊重哪来的爱?爱一个人就要尊重她。”

  “阿姨,请你不要顾虑这些了,不要把家庭、学历、年龄与感情混为一谈,我们要尊重自己,这是一个平等的世界,人人皆有高贵的灵魂,大家都是平等的。”

  高鉴的一番话说得钱母哑口无言,她那里是高鉴的对手呢!

  这时候还是王伯伯圆场说:“这些等以后在说吧,今天是小年,我们难得聚在一起,大家好好吃顿饭吧。”

  吃过饭后之后,王伯伯收拾完回去了。

  因为客厅和餐厅相同,客厅里的油烟味也很大,钱母只好把客厅和厨房的窗户都打开通风。

  高鉴说:“阿姨,我能不能给她看看数学题?”

  “啊……好吧……”

  钱母放下手里的抹布说:

  她说完在水龙头上匆匆冲了一下手,然后,在高鉴之前打开钱小娴卧室的门。

  “小娴,你去餐厅搬两把餐桌椅过来。”

  钱小娴搬了两把椅子放到床边,高鉴拉了一把坐下说:“你把不会的题整理出来了吗?”

  钱小娴从床头柜上拿出一叠试卷说:“用红笔画圈的都是不会做的。”

  钱小娴又拿了笔和草稿纸放到床上。

  高鉴看了看卧室说:“我明天让秘书买张书桌?”

  “不用吧,之前我都在厅里的茶几上,反正就几个月。”

  其实,前几天王伯伯也说要买,钱小娴可不想再让他花钱了,这些日子,家里的生活费都是王伯伯买的,虽然他和母亲结婚了,可是,自己必定是成年人,这样靠继父养着,总觉得不自在,他再好,也不是亲生父亲,不可能心安理得。

  不安是有些不安,可是这些天她别提多幸福了,尤其是母亲和王伯伯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她总是不由自主的蹭过去看几眼,她觉得就像她想象中家的样子。

  温暖,温馨。

  这个王伯伯长得很平常,和照片上的父亲相差很远,可是,钱小娴却是越来越觉得他和善的样子,真的很男人,都说父爱如山,并不伟岸的王伯伯成了她心目中的的山。

  命运是公平的,别人欠你的,命运总有一天会加倍还给你,幸运对于每个人从来不会缺席,只是或者早或者晚。

  这时候,母亲递过一本书放到床上说:“给,用这个垫着。”

  钱母就依靠在床头,看着两个人。

  高鉴是什么人?什么场面没见过?被几千人注视一样侃侃而谈,可是,在钱母的注视下,他的脸竟然也红了。

  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他拿着一叠卷子看了看说:“最近没有老师指导了,数学还吃力吗?”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