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367章 有舍才有得

第367章 有舍才有得

  现在想想,那也只是头脑一热。

  在股市混这么久了,他在股市的风险中沉沉浮浮,只是,他也逃不掉老股民的毛病,股票赔了,就捶胸顿足大喊永不进股市,股票赚了,就好了伤疤忘了疼。,恨不得倾其所有冲进去。

  冲进股市便开始幻想自己的股票翻倍,可是,到最后不但没翻几倍,反而被一次次拦腰斩断,最后只剩个韭菜根。

  也许,就像高鉴说的,资本市场是大资金大机构博弈的战场,普通投资者真的不适合参与。

  所以,他干脆把自己账号清了仓,安安稳稳的好和林母置备年货,买肉做火腿肠,享受生活享受家的温馨,他更觉得林母说得对啊,儿子也赚了不少钱,但是一个人漂泊不定的实在不容易,自己呢,也这个年纪了,照顾家钓钓鱼养养花草过健康的生活不好吗?

  林母没想到林父这次表现这么好,她开心,不过更开心的原因还是自己的儿子。

  之前,因为高鉴和钱小娴的事情,其实她一直耿耿于怀,因为她已经看出林伟有难言之隐,她觉得自己颜值能力比高鉴也不差,可是身份地位和人家怎么差那么远呢?

  高鉴出生在一个注重教育的家庭,父母文化素养高,身边的朋友也都是高阶层的人,而且,她母亲为了培养高鉴放弃了自己的工作陪孩子出国,他们注重投资教育。

  而林伟呢,他的父亲只有高中文化,母亲也只有初中,他们没有正式工作,刚结婚的时候,也只是做点小买卖,为了生计起早贪黑,根本无法关心学习,而且,从骨子里也没想过自己的儿子会有多大出息,他们身边的亲朋好友也都是如此,家庭环境。

  自从城中村拆迁之后,也算一夜暴富,他们更疏忽了对林伟学习的重视。

  可以说,林伟输在了起跑线上,而这个结论也是林母在遇到高鉴之后才发现的。

  她觉得如果林伟也和高鉴一样拥有高的起点,林伟也一样有高鉴一样的高度。

  现在,林母知道林伟混得不错,账户上的钱简直就是天大的惊喜,当林伟说以后自己作工作室,她并没有像林伟担心的那样。

  她不但没反对反而支持,有一天像高鉴这样有自己的公司岂不更好。

  这几天吴慧的父亲生病了,吴慧的母亲给林伟打电话说希望他回来,因为她一个女人实在是太难了。

  林伟把他们安置好,并且给交了全部的费用,林母也没说什么,因为如果不是这样,林伟还不一定回来过年呢,至于花点钱那都是林伟赚的。

  有时候家里没人的时候,她也会想起吴慧,虽然她们之间最后就和仇人一样,但是,必定也在一起相处了几年,吴慧的一家又这样了,她也觉得她们蛮可怜的。

  可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如果吴慧的弟弟不是那么鲁莽冲动,也许他们的现在是另一种结局,而吴慧的意外,林母也觉得一切都是命运,她和吴慧之间也不是一张床的关系,她真的在乎那张床吗?

  如果是钱小娴,她会因为一张床较劲吗?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许是吴慧和林伟恋爱时间太久了,觉得他们之间已成定局,她懒得装了,所以,在林母面前她也无所顾忌了。

  吴慧一次次过分的要求,触动了林母的底线,她积压很久的怨气终于爆发了,林伟和吴慧恋爱的这几年,吴慧吃的穿的用的,林伟都是给她买最好的,可是,吴慧就觉得林伟很有钱,她也习惯了什么都要最好的。

  林母想,要是林伟以前收入这么高,就凭林伟的性子,还不一定怎么惯着吴慧呢。吴慧呢,水涨船高,也指不定想要什么呢。

  凡事有个度,物极必反,可是,不经历,不体会,谁能悟谁能把控?

  一步错步步错,谁人不犯错呢?

  人生就是这样,错是一种命运,对是一种命运,现在的错也许是未来的对,现在的对也许是未来的错,谁成就了谁,谁也不知道,认真的走好每一步,真的很难很难。

  林母想归想,对于吴慧没成为她的儿媳妇,她并不遗憾,反而觉得庆幸,她在有时候在心里这样对吴慧说:你要是收敛些,别太早的目空无人,你要是不过分虚荣,知道忍,也许你就不会失去林伟,也许是另一种命运,就算和林伟没有缘分,也不至于走极端吧。

  这样想,她的心就安稳舒坦了很多。

  当林母知道林伟不但给吴慧父亲交了五万住院费,还给了五万的营养费,林母也没说什么。

  其实,吴慧家条件也不错的,家里也有一家旅店,也有两套房子,但是吴慧出事了,吴慧的弟弟吴越两年才能出来,因此,旅店只能出租。

  吴慧家的旅店并不大,租金也就五万元,这些钱也只能维持生活了。可是,林伟说以后每年都会给他们一笔抚养费,林母急眼了,凭什么啊,你帮吴慧纯属是心意,一次两次行,你要给他们养老,他们会觉得吴慧的意外咱有责任。

  林伟说:“我和他们说,吴越没出来之前,我养他们,以后他们有两个儿子可以依靠。”

  林母生气了:“你不上记性吗?以前,你就是对他们太好了,他们这种不识好歹的人你这样只能会让他们得寸进尺。”

  “妈,他们没有你想的那么坏。”

  林伟不喜欢母亲这样说吴慧一家,他也知道吴慧一家人或多或少有一些问题,有的地方他也看不惯,可是,必定在一起相处几年了,而且,他一直认为这就是自己准丈人家,爱屋及乌,他对他们还是多些包容和隐忍。

  林伟说:“现在,他们对我挺好的,我给的钱他们也不想要,说不该用我的钱,说我能帮他们出份人力就很感谢了。”

  “既然他们这样说,你还给?”

  “吴慧不在了,我想替她为父母做点什么。”

  “可你这一出手就是十万啊,咱家旅店一夏天才挣多少钱?”

  “妈,你知道吗?舍得,有舍才有得。以后,我会挣更多钱的。”

  听林伟这样说,林母也就无话可说了,如果吴慧和林伟结婚了,林伟也许没有走出这一步,现在,不知道以后会怎样,眼下林伟很顺利啊,这是不是应该感谢吴慧成全?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