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369章 就这样走?

第369章 就这样走?

  她和林伟也通过几次电话,她家门口的那些跟踪的人也都是林伟的朋友解决的。

  其实,在她老公刘浩出事之后,秦燕妮是排斥林伟的。

  虽然那几天,多亏了林伟和钱小娴帮她料理刘浩的后事,可是,她还是排斥林伟,因为看到他,她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刘浩。

  对于刘浩,简直成了她的恶魔,想起刘浩她就恶心,她不想看到刘浩之前的朋友亲人,一切一切和刘浩有关系的,她都恶心。

  破镜难重圆!

  有时候,真的不要轻易去伤害,所有的伤都会留下伤口。

  刘浩已经让秦燕妮的心支离破碎。

  成为最讨厌的人,有时候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秦燕妮拼命逃避关于刘浩的一切,可是,她逃避的了吗?

  两个孩子和刘浩血脉相连,人生就是这样,不是所有的事情,你想怎样就怎样,不过,孩子是无法排斥,但是刘浩的朋友她还是能远离就远离的。

  于是,秦燕妮断了刘浩的朋友。

  可是唯独断不了的是林伟。

  她知道林伟和高鉴的关系,从高鉴的嘴里,她也知道了高鉴和钱小娴的关系,她想当然的站在了高鉴这一方,只要高鉴和钱小娴能在一起,她的贷款就好说了。

  她不希望钱小娴和林伟在一起,原因还有,想到林伟成为自己的妹夫,那就是除了自己的孩子,又多个人把刘浩的影子带回来。

  知道高鉴有可能成为她的妹夫,这着实让她兴奋了一阵子,可是,一次偶然她发现了阳阳的手机里,有林伟的手机号码,而且,阳阳和林伟的微信聊天记录都在,她这才感到事情的严重性。

  因为聊天记录里,林伟就像长辈一样和阳阳说,不要总是玩手机不要总是聊天,要好好学习,秦燕妮发现是自己的孩子有问题,因为阳阳状态不好,她也不敢责骂孩子。

  她只好联系林伟,这才知道林伟和钱小娴说过这事,也想告诉她,只是钱小娴怕她走极端会对孩子不利,才没告诉她。

  林伟的意思是我们大人也没必要大惊小怪,阳阳纯属是失去了父爱,没有安全感才在他身上寻找一种寄托,慢慢就会好的,他希望秦燕妮暂时放下工作,专心陪着孩子,孩子不孤单了,对他的注意力就会慢慢转移,林伟说,他也会慢慢疏远阳阳。

  秦燕妮还能说什么呢?除了诅咒刘浩在那个世界掉进油锅之外,就是还羡慕钱小娴,她咋就这么命好呢?她怎么就能遇到这么好的男人,还一遇就遇到两个?

  秦燕妮关顾着羡慕,她那里知道钱小娴的遇见这些美好,并不是一帆风顺,多少风雨多少眼泪啊!

  秦燕妮羡慕着钱小娴,而钱小娴却是为她的女儿一直胆心。

  因为和林伟也没有说话的机会,现在也许是最好的机会,她刚想问最近阳阳有没有和林伟联系。

  可是,母亲走过来说:“我吃好了,我给你们煮饺子吧。”

  钱小娴只好把到了嘴巴的话又咽了回去。

  煮好了饺子,钱母喊高鉴吃饭,她看了看钱小娴说:“你先到沙发上和你林哥聊会天,我给你热热三鲜馅的?”

  钱小娴说:“我吃这个挺好的。”

  钱母的意思是不想让钱小娴和高鉴在一起吃饭,可是钱小娴却答应的很顺溜,钱母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还是嘀咕了一句:“你不是最爱吃肉三鲜馅的吗?”

  高鉴忍不住了,说:“阿姨,他她爱吃也不能光给她吃一种,牛肉营养价值高,特别是在特殊时期,应该给她吃牛肉。”

  “是吗?牛肉营养价值比猪肉高吗?”

  牛肉比猪肉营养价值高,这个母亲会不知道?她明知故问就是想趁机坐下来,看着他们。

  钱小娴眼瞅着母亲快要落座,她赶紧说:“妈,林哥大老远的来看你,你不陪他说说话吗?”

  “你王伯伯不是陪着聊吗?”钱母说着拿过大蒜说:“大蒜没了,我给你们包几瓣。”

  “妈,他不吃大蒜。”

  “你怎么知道?”

  “你忘了,我给你说过的。”

  “啊,我记起来了,他刚来的时候,你说这个客人难伺候,要多矫情有多矫情。”

  “你,这样说我?”高鉴突然看着钱小娴说:“背后还说过我什么坏话?”

  “她说,不知道将来谁会倒霉嫁给你。”

  “我又不让你伺候我,家里有保姆做饭,我不是说了吗?让你过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吗?”

  高鉴没想到钱小娴在她母亲面前这样说,他有些责怪的说:“钱小娴啊,没想到你背后这样说我。”

  “啊?那时候我们之间不是有误会吗?”

  “现在呢?现在还认为嫁给我是倒霉的事情吗?”

  钱小娴的脚从桌子底下碰了一下高鉴,她心想:“高鉴啊高鉴,这么聪明的人,你怎么不知道我母亲故意往这上面引呢?”

  钱小娴知道,母亲知道高鉴明天要走了,她是要和他挑明了,以后还是不会让他们联系。

  高鉴并没有理会钱小娴的提示,他直接了当地说:“阿姨,我本来打算明天回去,可是,我想想,还是想把我和小娴的事情定下来。”

  高鉴是什么人?他会怕钱母吗?就是怕,为了心爱的人他也得勇往直前啊,千里迢迢的来了,碰都不让碰一下,这对于热恋中的人也太残酷了吧!

  他就这样走?

  钱母也正等着他这句话呢。

  “是啊,我也是想和你挑明,你半年后才能解除婚约,但是,半年后你要是实现不了呢?总不能让小娴傻等吧,傻等还好说,只是浪费半年的时间,要是白等呢,不光是浪费时间还浪费了感情,也不能说是浪费感情,那简直是受伤害啊。”

  “阿姨,不会的,我保证。”

  “你保证可以,但是我没办法让自己相信,这样吧,这半年,你们也别联系了,你和小娴谁也别限制谁的自由,如果无缘呢,彼此投入不深伤害不大也无所谓,如果有缘以后还会遇到,这样不是很好吗?”

  “阿姨,什么无所谓?你以为我和她的感情是随便无所谓的?”高鉴扭脸对钱小娴说:“你和阿姨怎么介绍的,我们?阿姨怎么说得这么简单?”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