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379章不要再……

第379章不要再……

  快放手,都是人。”

  钱小娴慌忙向车外望了望,因为是在小区门口,来来往往的人和车辆都很多。

  “他们看不到手。”

  “快停车呀,就快到我家住的那栋楼了。”钱小娴用力抽自己的手。

  “好累。”高鉴无奈的放开手,满脸的落寞。

  钱小娴看了看他,悄悄的又抓住他的手说:“你不要胡思乱想了,我不会和别人搞暧昧,我有一个你就够了,我妈那儿你也放心,她爱我,她一定会让我和我爱的人在一起的。你对我的好,你对我的执着,我都记在心里呢,我不但不会让你输,我还要让你觉得人间值得……”

  高鉴测过脸来,他定定地看着钱小娴,他又反手把钱小娴的手攥在手心,紧紧的……

  “想你……”

  钱小娴却是移开目光,迅速扫了外面一眼,她用右手推开高鉴,然后顺势脱摘下左手腕的手链说:“这个还是你替我保管吧。”

  “好吧,那就不让你为难了。我把它和戒指放在一起。”

  钱小娴这才想起高鉴给她的钻戒还放在新房子里,她说:“家里没人会不会招贼?”

  “不会的,那个小区治安很好。”

  “你回去之后还去……那里吗?”

  “那是我未来的岳母家,我当然要去的,以后,我要是想你了,我就回去。”

  钱小娴的脸刷的就红了,她看高鉴把车已经停稳了,她赶紧推开车门说:“要不你先回去吧,你的车快。”

  “你先去吧,我打个电话。”

  钱小娴关上车门,对他笑笑算是回答,这时候高鉴也给了她一个微笑说:“坏丫头,回家不要再欺负我。”

  “我哪有欺负你了?”

  “不许再掐我。”

  “你不乱说话,我怎么会掐你……”

  钱小娴说完离开车身,快走几步,不知为什么,她的眼睛竟然有些发酸。

  来不及多想,她加快脚步上了楼,打开房门母亲就从沙发上站起来说:“怎么才回来了”

  “嗯呢。”钱小娴从袋子里拿出碘伏说:“林哥,手还在流血吗?”

  “不流了,没事。”

  钱小娴打开碘伏盒子,拿出一个碘伏棒说:“那也得消毒再贴创口贴。”

  林伟伸手接过碘伏说:“我自己来。”

  钱小娴说:“你别沾手了,我来。”

  伤口不深,但是挺长,一个创口贴只遮盖多半的伤口,钱小娴又拿出一个。

  砰砰……

  门口传来两下敲门声,钱小娴扭脸对母亲说:“妈,他回来了。”

  钱母看了她一眼说:“你怎么知道是他回来了?”

  砰砰……

  又是两声敲门声。

  钱小娴只好站起身,钱母却早她一步走过去:“你赶紧给你林哥贴上吧。”

  钱母开了门:“这么快就送回来了?”

  “是的,阿姨,我把叔叔放到楼下。”

  “坐沙发上喝点水,吃点水果吧。”

  高鉴走过来,钱小娴正把创口贴放到伤口位置,林伟说:“好了,我自己来。”

  “自己来干什么?温柔的小手给帮忙,多好!”高鉴并没有坐下,他对钱母说:“阿姨,我累了,去休息一会儿。”

  “好的。”

  林伟也站起身说:“阿姨,我好像真的喝多了,也去躺会儿。”

  林母看高鉴去了次卧,她指着钱小娴的卧室说:“林伟,要不你去这屋?”

  “不用,那床挺宽敞的。阿姨,你不知道我们那房车的床铺多狭窄。”

  林伟说着已经打开次卧的房门。

  钱母悄悄走到卧室门口,听了听里面没有动静,她走到沙发前,一把拽住钱小娴的胳膊。

  “妈,干啥?”

  钱母也不说话,直接把钱小娴拉到卧室,她关上房门,然后伸手拽过钱小娴的手腕,她瞪了钱小娴一眼:“你一走,我在心里就发慌,果不其然……费死心了。”

  钱母说完瘫坐在床上:“不管了,爱咋咋滴,我这是何苦呢,自己都快累死了,还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正好在楼下遇到,我就把手链给他了。”

  “就这么简单?”

  “是啊。”

  “他没说什么?”

  “没有,他说他先替我保管。”

  钱母扫了钱小娴一眼:“你也是有文化的人,有些道理不应该我教你吧。他确定能和周晗分手吗?周晗会同意吗?他那边什么都不一定呢,你就这么死心踏地,你对他太越是热情,他就会觉得你没他不行,他就被不会走心不会珍惜你了。”

  钱母看钱小娴不说话,她接着说:“尤其是我们两家家庭的各种条件这么悬殊,我们越是不如他们,越是不能低三下四的。”

  “妈,我没低三下四的,自从认识他,我都是躲着他,是他追求我的,你也看到了,他不是追到家里来了吗?他还说我总是欺负他呢!”

  “他说你欺负他?”

  “妈,你放心好了,他不是你想的那样,他的确有些霸道,但是,大多数事情上还是尊重我的意见,他也为我改变了很多!”

  “这你就感动了?恨不得把心掏给人家了?”

  “妈,人家一心一意的,你总是怀疑他干什么?还有,你能不能对他热情点,就像对林哥那样?”

  “我对他怎么了?死丫头,你这是在质问你妈?为了一个男人你质问你妈?”

  “哎呀妈,说着说着你就跑偏,我只是觉得你对林哥更好,我又不傻,我能看出来的。”

  “死丫头,你……你真是没良心,他对你好了几天,你就替他说话了?死丫头,将来有一天,你就会明白,世界上对你真正好的只有你妈,你应该对你妈最好!”

  “妈,你不能这样说,你不能和他比,你是亲情,他是爱情,亲情和爱情不是对立的,你和他不能互相争风吃醋。”

  钱母足足瞪了钱小娴一分钟,钱小娴扭过脸去,母亲的眼神陌生的可怕。

  “鬼迷心窍!真是鬼迷心窍!”

  钱母靠在床头上,随手拿个枕头塞在后腰处,她一字一顿的说:“钱小娴,就算你鬼迷心窍,我也不能不管,你赶紧给我手心,明天我就和他摊牌。”

  “摊什么牌?”

  钱小娴又着急了说:“他不是把他手机里的联系方式,还有我手机里的全部删除了吗?他不是答应你不和我联系了吗。”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