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385章考完了

第385章考完了

  李强在视频下的评论里写到:“高总好像有心事,一直盯着咖啡发呆!”

  钱小娴的落寞一点点散去,世界上真的有心灵感应吗?

  她在想他的时候,他也在想她?

  这个大年初一,钱小娴觉得很开心,那晚的梦也很美……

  时间如白驹过隙,高考的时间越来越近。

  钱小娴和母亲王伯伯回家了,其实在三月末,因为要体检,钱小娴回来过一次,她和母亲住在新房子,母亲看到新房子当时就哭了。

  在南方她最初和王伯伯只是租了一个40平米的一居室的小房子,因为钱小娴这两个月才换了一个两室一厅,房子大是大了点,可还是觉得不舒坦,因为那不是自己的家!

  现在,看着这么宽敞的房子,她简直不敢相信,装修如此豪华的房子是自己的家吗?

  她不光是喜极而泣,她高兴之余又叹息道:“咱家平房我都没看最后一眼。”

  钱小娴说:“我不是拍了照片吗?”

  钱母说:“咱家院子现在拆了吗,我们能不能去看看?”

  “不知道呢,说五一就能开业,估计拆了,还是不要去了。”

  在新房里,只住了三天,钱小娴就张罗回南方,母亲却是恋恋不舍说:“干脆别回去,咱又不是没有家。”

  钱小娴其实也不想回去,可是在第一天晚上,她拉窗帘的时候,突然发现楼下有高鉴的汽车,而且,他的车足足在楼下停了半小时才走的。

  第二天,钱小娴特意去楼下的房子看了看,楼下的房子是毛坯房并没有装修。

  她想,高鉴是来这里住吗?他发现窗户亮着灯才没上楼的?

  可是钱小娴检查过了,这里并没有高鉴的衣物,似乎他怕被钱母发现,之前柜子里的衣服都拿走了。

  第二天晚上十点钟高鉴的汽车又准时停在楼下,又是半小时之后走了。

  这三天钱小娴失眠了,分别将近两个多月了,虽然从李强的朋友圈能看到他零星的生活轨迹,但是,现在他突然的出现在楼下,她的心还是开始凌乱了。

  她怕这种情绪影响学习,也怕被母亲发现,所以,在这里只住了三天就匆匆回南方了。

  再回来,已经是五月中旬,王伯伯把汽车停在楼下,钱小娴才想起来说:“三楼的房子是有车库的,干脆把汽车直接开进车库吧。”

  钱小娴打开车库,却发现车库里已经停在一辆车,一辆新车,就是林伟说的奥迪A6L。

  母亲说:“他真的把车放这里了?还是他住在这里?”

  “他有车,他公司在山海区,怎么会住这里呢?”钱小娴想了想说:“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

  “问什么问,说好不联系的。”钱母眉头微蹙说:“你还有他的号码?你们还有联系?”

  “妈,你听过我手机响过吗?现在这就是一台沉默的手机。”

  钱小娴拿出手机说:“不信你检查好了。”

  钱母还是怀疑地看了钱小娴一眼说:“他有咱家钥匙吗?”

  “不会有吧。”钱小娴的心扑腾腾跳了起来,她又赶紧解释说:“咱家的房子是他朋友的,之前因为博头奥的工程,他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后来,他朋友说要卖房子,他就给咱买下了,他把钥匙给我了。”

  钱母也没在说什么,上了楼她刚坐到沙发上,她立刻喊到:“钱小娴,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你说他没有钥匙,这新车的钥匙怎么放进来的?”

  “钥匙?”钱小娴走过来,她拿起钥匙下的纸条。

  纸条上是高鉴的笔迹:“因为你马上要是大学了,以后再给你买车,这台车是我给叔叔买的。”

  钱母说:“这车咱不能要,你给他打电话让他开走。”

  “奥,还有我问问他怎么有咱家钥匙呢?”钱小娴拿起手机迟疑了一下说:“妈,我没有他号码了。”

  “行了,等以后再说吧,明天让你王伯伯把门锁换了。”

  “妈,这样不好吧,既然咱搬回来了,他就是有钥匙也不会来的,要不,他留下纸条和钥匙干什么?”

  钱小娴觉得要是高鉴知道换了门锁,太伤人了。

  “他怎么有钥匙?”

  “我不是说过了吗,这房子之前是他住的。”

  “哪有买了房子不换门锁的?你心可真大,万一房东还有备用钥匙怎么办?”

  钱母把茶几上的钥匙收起来说:“行了,等你考完再换门锁,车的事也等考完了,我打电话问问林伟妈,她一定有高鉴的电话。”

  之后几天,并没有发生钱小娴担心的事情,高鉴的车也没像上次一样在十点出现。

  微信里,李强的朋友圈几乎每天都有动态,只是隔三差五的才会发一张高鉴的动态。

  每一次只要有高鉴出现的动态,钱小娴都会悄悄看上一会儿,他的头发长长了,他好像瘦了,他穿着西服的样子很帅……

  转眼高考的日子来了,考前的那夜,钱小娴失眠了,转转反侧到深夜才迷迷糊糊睡着了。

  因为高考地点在市第一中学,早上六点钟母亲就起来做早饭,七点钟王伯伯开车把钱小娴送到学校。

  高考就是这样,十年寒窗苦,可是决定命运的只有这两天,那么多知识浓缩成几套试卷,需要实力也需要运气,这一年的题较上一年有一定难度,尤其是数学题。

  钱小娴觉得并不理想,第二天考完最后一门英语,突然下起了大雨,她随着人流冲出校园。

  母亲和王伯伯打着雨伞站在门口张望着……

  不一样的高考,也一样的结束了。

  这两天,王伯伯和母亲就和商量好的一样,他们根本不提考试,第一天考完了也没问她考得怎么样,第二天还是没有问。

  一路上三个人都沉默着,只是到了家里,王伯伯说:“好了,终于考完了,吃完饭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不饿。”

  钱小娴没有吃饭,她蒙头大睡到第二天中午,太困了。太累了。

  从去年报名的那一天,她的神经一直绷得紧紧的,她每次困得不行的时候都这样对自己说:“等考完了我要睡三天三夜。”

  中午,母亲实在忍不住了,她说:“天啊,你这是缺了多少觉啊,吃完饭再睡吧。”

  吃过午饭,方圆来了电话。

  好久没和方圆联系,她和方圆的友谊就是那种不常见面有事了有空了就联系,没空就人间蒸发,再联系的时候,从不生疏,几分钟热度就恢复如初。

  这种感情不需要维系但足够铁。

  “小娴,昨晚就给你打了电话,阿姨说你睡了,我问她你考得怎么样,她说你不说她也不敢问,她让我今天打电话问问你?”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