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392章 明天就去学游泳

第392章 明天就去学游泳

  和林伟通过电话后,钱小娴又接到林母的电话。

  林母最近也很忙,海边的旅店也开业了,她找了几个服务员,因为母亲住在家里,虽然又请了保姆,家里家外的事情大多数是林父操持,但她还是觉得心力交瘁的。

  她心也累,因为最近股市在一波大的调整之后,又开始反弹了。

  林父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虽然他也知道股市有风险,他也经常在家里和钱母说,以后绝对不会让林伟炒股、炒期货、炒黄金。

  这些投资真的不是普通老百姓能玩转的,他嘴上这样说,可是就像中了毒一样,股市一红,他的心里就长草。

  林母不得不警告林伟不能纵容他进股市,还是那句话,要是觉得有精力闲的没事,想要干点什么,那就干实业。

  林母的观念就是挣钱一定脚踏实地挣心安理得的钱。

  林伟把母亲的话直接说给父亲,他对父亲说:“我还是觉得我妈说的对,你说,如果不是我妈管钱管的紧,咱家能存下钱吗?”

  林父看林伟也不支持,只好作罢,但是,看着每天不停上涨的股价,他还是坐卧不宁。

  人生在世,没钱的时候烦恼,有钱的时候也有新的烦恼。

  每天都是歌舞升平的,每天都笑逐颜开的,那是梦想中的日子。

  看着林父煎熬的样子,钱母就想让钱小娴常来家里坐一坐,这个家里老弱病残的,她也觉得实在是缺少一点年轻人的阳光和活力。

  知道钱小娴已经考完了,并且考上了大学,林母才敢联系她:“好久没看到你了,姥姥和你叔叔都想你了。”

  林母邀请钱小娴去家里吃饭。

  钱小娴还真的想念她们了,如果不是碍着和林伟保持距离,她考完就想去看他们了。

  母亲觉得也应该去看看,她说和王伯伯买些礼物一起去看看林姥姥,她也想去当面表示一下感谢,必定钱小娴在人家住了很长时间,林父林母对她就像对自己孩子一样照顾她,这份感情太难得了。

  因为林母着急,问明天能不能过去,钱母一口答应说明天就去,她对钱小娴说:“干脆这些海鲜拿过去一起吃。”

  钱小娴说:“阿姨家以前开海鲜店,她们都吃腻了,还是买别的吧。”

  第二天钱小娴和母亲王伯伯去了林家,吃过饭后几个人在客厅里聊天,林母悄悄把钱母拉到卧室,说:“我得和你说说小娴的事情。”

  钱母说:“我也是想和你聊聊这事呢,其实啊,我真心喜欢林伟这孩子,可是……”

  林母说:“谁说不是呢,我也是喜欢小娴,可是……哎,前几天,高鉴的母亲给我打电话,说高鉴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工作,都快工作狂了,再过年他都三十岁的人了,他这种状态怎么给老高家传宗接代?”

  钱母问:“他妈妈的意思是着急让他结婚吗?”

  “是啊,那个周晗在国外呢,她和男朋友感情很好,听说国庆节就要结婚了。”

  “她结婚?她和高鉴解除婚约了?”

  “还没呢,高鉴的母亲说,周晗近期要回国和高鉴办理离婚手续,偏偏高鉴在澳大利亚,估计这月底他们能够凑到一起吧。”林母说着看了看钱母说:“高鉴母亲的意思是,他们办完离婚手续,她就想让高鉴结婚。”

  “她让高鉴和谁结婚?”钱母突然紧张起来。

  “当然是小娴了,高鉴说非她不娶,我也和她说了,小娴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子,更重要的是两个孩子经过千辛万苦的实在是不容易,我们做家长的就不要难为他们了。”

  “啊?”钱母听出林母话里有话。

  “我也直接说了,高鉴和母亲说你不让他们联系,要等小娴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再说,可是高鉴的妈妈说,四年之后高鉴都多大岁数了?”

  林母看钱母不说话,她接着说。

  “你的想法也没毛病,可是也真该为高鉴想想,他的年龄真的不小了,她妈妈的意思是,如果你不想让别人知道小娴结婚了,能不能让他们先登记也让这事安稳下来,这样,也不影响小娴上学。”

  钱母说:“我家小娴八月份才21岁呢,我真不想这么早就让她结婚。”

  林母说:“你也知道高鉴的身份,想把女儿嫁给他的可是大有人在啊。”

  钱母说:“年前高鉴在我家住了几天,我才刚认识他,他这个人怎么样,他父母怎么样,我还不太清楚,我不能就这么随便的就把闺女嫁给他?”

  “这个你放心,我从去年认识他也将近半年了,高鉴和他母亲我也了解了不少,高鉴这人整体还不错,尤其是人品真的很好,这点他像我们家人,正直善良。他妈妈吧,以前精神受过刺激,有时候有点偏激,不过心眼真的挺好的,我也悄悄问过了,她其实也挺喜欢小娴的,唯一不太满意的就是小娴的学历太低,不过,现在小娴不是考上大学了,研究生博士生,她要是想,那咱就考呗,小娴这么年轻还怕没有高学历吗?”

  钱母说:“要说呢,为啥我不想让小娴早早结婚,就是想让她好好读书呢。”

  林母说:“你想法也对,但是具体情况也得具体分析,高鉴的情况你也得考虑一下,包容一下。”

  “这个?”钱母实在是不好再说什么。

  “你再好好考考虑虑,高鉴妈妈的意思,她希望对外公布立刻给他们举行婚礼,你要是不同意,只有先登记先隐婚,不过结婚给他们安置的家啊彩礼什么的都会给。还有,你们有什么要求直接和我说,我就算他俩的介绍人吧。”

  从林家回来了,钱母忧心忡忡的,钱小娴并不知道林母和母亲说了什么,她以为一定是母亲看了林家,觉得他家的家庭氛围好,一定觉得自己错过了一个好人家。

  晚上的时候,母亲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去高鉴家的时候,她妈妈对你怎么样?”

  “我就住了一晚上,就和她说了几句话,能看出什么?”

  钱小娴心想,看看就是吧,母亲一定是因为林母对她那么好,她母亲怕高鉴母亲没有她对自己这么好。

  钱母说:“高鉴父亲没了,家里就他和他母亲,我听说这样的家庭婆媳关系不好处呢。”

  “为什么呀?钱小娴觉得母亲想得太多了,但是她还是好奇的问了一句。”

  “两个人抢一个人的爱呗。”

  钱小娴忽然笑了:“妈,都什么呀,对母亲的爱和媳妇的爱不冲突吧。”

  “怎么不冲突?你没听过流传的那句话吗?”

  “什么话?”

  “就是男的妈和媳妇同时掉进水里,男的先救谁?”

  “啊,那我明天就去学游泳!”

  “你这丫头真是的,我的意思是……”

  钱小娴也急眼了说:“妈呀,要是像你这样前怕狼后怕虎的,我真的嫁不出去了。”

  “你才多大啊,就急着出嫁?真是的,你咋变这样了,以前不是说不结婚吗!不是说24岁之后才考虑吗?”

  “好,那就24岁再结婚。”

  “一言为定!”钱母又强调说:“这可是你说的,我没逼你,你自己说要24岁之后才结婚的,要是有什么变动,你可别懒我。责任自负。”

  “啊?嗯。”

  钱小娴不解的看着母亲,不是她说大学之后才让他们联系的,明明是她逼的,怎么又让责任自负?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