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394章 不是全部

第394章 不是全部

  晚上,方圆从微信发了消息。

  “怎么办?他说让你找个机会,他想见你。”

  “不行,真的没有机会,你和他说,等我到大学里也许会有机会。”

  “他问你能把户口本拿出来,他想和你登记。”

  “不行的,我没机会出去的,拿了户口本也没用。”

  “那只能等你到学校,去大学要带户口本的。”

  “那也不行,偷偷登记?我妈知道会挨骂的。”

  “反正他的话我给你带到了,你有什么意见你和他联系吧,我不想管你们的事,知道吗,他可是我领导,我在他面前紧张,他对我怎么一点情面都没有?”

  “怎么?”

  “就是对我冷呗!是不是他知道我的过去,他瞧不起我?哼,他不是男人吗?不知道那种事不应该怪女的吗?”

  “嘘,停。”钱小娴赶紧打住话题说:“你和他说你转达完了就行了。”

  “他要你的意见。”

  “你就说我这不行的。就这样。”

  这一夜,钱小娴失眠了,往事如潮水一样涌来,他们的爱情如此波澜,怎么就不能像正常的恋爱一样恋爱呢?

  聊聊天,约约会,怎么就不能这样子恋爱呢?

  没有恋爱经验的钱小娴,虽然已经过了十七八岁情窦初开的少女年纪,但是初次恋爱的她,还是单纯的像十八岁,也不可救药的把高鉴当成她生活的全部,爱他成了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可是偏偏事与愿为,没想到,最后,最有力度的干预竟然来自母亲。

  母亲到底想干什么?

  以前为了撮合她和林伟,为了让他们培养感情,不惜把她送到人家寄养,而现在却像盯贼一样盯着高鉴!

  她也知道,母亲想让自己考上大学,将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现在,这一切就在未来等着自己,这和高鉴恋爱有冲突吗?

  钱小娴不得不承认,此时此刻的她真的像张爱玲曾经写的那样:“遇到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喜欢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以前,钱小娴不理解这句话,可是,自从遇到高鉴,她以为自己坚不可摧,她甚至嘲笑方圆在爱情里的傻样,可是,自从爱上高鉴,她患得患失的那份感觉,她思念时候的不可救药的感觉,张爱玲描述的也似乎是她真实的心情写照。

  她也觉得女人不应该这样失去自我一样的去爱,可是爱情来了,如洪水猛兽一样挡都挡不住。

  不过,母亲在为她阻挡。

  为什么呢?

  那是因为母亲年轻过,也因为母亲已经经历过,她懂得也许晚了,所以,她才更加迫切的想让女儿懂得。

  钱小娴无奈!

  不仅仅是胳膊拗不过大腿,她不敢也不好意思和母亲说出她对高鉴的依恋。

  她怕母亲奚落她:“怎么净想着恋爱?有点出息行不?你要记住,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

  这是母亲最近经常叨叨的观点。

  爱情不是生命的全部!

  可是他们已经爱了,母亲怎么能把他们的爱情残忍的塞进漂流瓶呢?

  是的,她的确是像被母亲塞进了漂流瓶,不过没有被放逐大海,而是关进小黑屋。

  不是坐井观天,就是急得绕壁团团转,这样形容大学开学前的日子再也贴切不过了。

  大学前的日子,钱小娴和高鉴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在信息这么发达的时代,他们被断了联系。

  生日之后,方圆又约过钱小娴一次,她也直接问方圆:“是他让你约的吗?”

  方圆说:“是啊,他马上要出国大概要去一个多月呢。”

  钱小娴说:“不行,我妈还会跟着,你告诉他,真的没办法了。”

  第二天,从李强的朋友圈钱小娴看到他的消息,李强开车送高鉴去机场。

  高鉴的头发又长长了他戴着墨镜,身材高大笔挺……

  之后,因为李强在国内,他的朋友圈里便没有了他和高鉴的行踪,只是有一次转发了一个同事的视频。

  那是高鉴在和合作方领导聚会的视频,他手里拿着红酒,淡定地注视着镜头,他的眼睛炯炯有神……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