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单挑王 > 824 环环相扣(十五)

824 环环相扣(十五)

  条子不负众望,主要还是没让木子龙对她们失去希望,在两人疯狂地逃离现场之后,警察被停车场血淋淋的一众人等吓得目瞪口呆,遍地的狼藉,主要还是因为太多的朋克党唉声倒地的画面太刺眼,还有数十辆汽车破碎倒翻的稀巴烂,活像一个特大型的交通事故现场一样。

  当然,还有两个让她们十分好奇但却平安无事的狗男女。之所以木子龙在警局里头还特意感谢了一下她们,没错,事后木子龙还是被发现了踪迹,所以被请过去喝了杯咖啡,跟电视里头的一样,难喝的要死,不过人心情好的时候,就是吃屎都能绽放出笑容来。

  除了金爷这一伙儿朋克党之外,还有木子龙这三人自然也是警方极力抓捕的对向,只不过除了医院里头已经度过危险期的南帝之外,还有活生生坐在局子里头的木子龙,而条子们此时就在询问他关于第三个人,也就是潘毅的下落。

  这小子身份特殊,早就已经逃回金三角了,所以即使木子龙实话实话警察一时也没办法,然而她们也只不过是循例罢了,因为在她们调查完血战停车场的事件之后,其实木子龙三人还是受害方,六七十余位朋克党几乎没有一个人死在现场,不过伤势过重的倒是不少,那个肠子挂了一地的家伙最后也在医院被救了回来,除了金爷当场即死之外,其她人暂时都没有生命危险,这一点还真是神乎其技老天眷顾,因为它只要了怂恿者丑陋的狗命,但是在木子龙眼中,真正的怂恿者现在还逍遥法外呢,这个混蛋。

  “金爷失败了,居然带了那么多人去杀他,然而还摊上了性命。”车君宝的财务公司里头,朱九天不可思议的说道。如果当时是他带队,就是10个木子龙他都有把握除掉,所以对金爷超乎寻常的能力他多半还是过于愕然。

  “那个白痴,自以为是不懂得见好就收,不过他还是小看了对手,但这也让我对那小子越来越好奇了。”车君宝靠在老板椅上吞云吐雾着,对金爷的失利他并不是很在乎,因为他的杀手锏可不止那么一招,他得为竞选龙头的位置未雨绸缪才行,金爷对他来说,只不过是最次的一招棋罢了,用他来对付最次的人,但是现在他得改变这个想法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让木子龙死里逃生了,如果这也算的上是运气的话,那他可真是不得了。

  “只要你点头,我马上就可以杀了他。”朱九天早就对木子龙这三个字抱着极大的仇视心里了,当初他夺去了自己铜锣湾扛把子的位置,光凭这一点他就必须死在自己的手上,也让车君宝看看如果当时让自己对战他的话,结果就不会变的那么麻烦了。朱九天知道,自己只是差一个机会而已,论辈分自己不如飞龙,所以奇差一招便少了很多的青睐和机会,现在,他得主动一些,在车君宝纵横Hk的计划当中,彰显自己强劲的实力。

  “我们不能太早让她们察觉到我有所动作,你明白吧,不然我找姓金的这种货色出来干嘛,一两句话就耐不住性子的人,这么大岁数都白让他长了。”从车君宝的语气当中,能够听的出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如果金爷稳一点不急功进取的话,这会儿自己借着话事人会议的功夫,绝对能让木子龙卸掉铜锣湾扛把子的头衔。

  “废物。”对于死去的金爷,他只能送他这两个字。

  “那接下来要怎么做呢?”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只不过时机还没有到,他的实力你见识过,你觉得当时换做是你的话会赢吗?”车君宝看向了一脸肃穆的朱九天。

  “我是新人,缺少的是机会而不是实力,如果当时宝哥信任我的话,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看着朱九天铿锵有力一字一句的话语,车君宝淡淡一笑道:“如果飞龙当时也像蓝枫一样慷慨的话,或许你会有那么一个机会,但是要两个新人去争夺铜锣湾的位置,你知道我对铜锣湾那是搓手可得的,很多人想不懂啊P他们的脑袋里头在想着什么,这是一个机会,她们买了高风险的回报,我力求稳胜,结果那一场比试让一个毛头小子一夜之间成为了风云人物,这是一个极大的赌注,我当时真觉得啊P是在玩一样,现在看来,啊P是真的捡到宝了,但这都阻止不了我称王称霸的道路,因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车君宝的话越说越低沉,话语中无不透露着他想要力盖上河的强大野心。

  “对了,你这话不会是在怪我吧。”车君宝抒发了一下心理的情绪之后,转而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信任是需要时间的,你肯让我跟着你就代表是看的上我的实力的,但我还想让你看的更清楚更实在一些。”

  “自从飞龙做了话事人之后,我身边就没有一个时常能伴我左右的得力干将了,其实我更想留你在我身边,不过现在看来你好像急着要离开我。”车君宝开玩笑似的咧开了嘴。

  “我只是想证明我可以兼顾做好更多的事而已,宝哥一句话我绝对立马出现在你身边听候差遣,绝对不会让你觉得我有应付不过来的时候。”

  “你这样说我好像一直无意中打压了你的能力,到了这个时候,也是应该让你出出彩了,飞龙一蹶不振之后,我好像一只手突然没了力一样,不过好在还有另外一只手,不如你杀了飞龙吧,他的位置就让你做好了。”

  “这..........”饶是朱九天平时死气沉沉的,但听到车君宝这话时还是错愕的愣了一下。

  “开玩笑而已,你这家伙都不会笑的吗,我可从来没见过你有什么表情,当然我知道你对铜锣湾才是情有独钟的。既然你如此肺腑与我,那我怎么也得睁大眼睛看看才行了,我把他留给你,不过当然不是现在,不过你得记住,我可不想再看到飞龙那样的情况。”说道这里,反复无常的车君宝一笑一冷之间着实比面瘫哥朱九天更让人忌惮三分。

  “放心交给我吧,我一定会成为你坚实的臂膀的。”男人从来没有不嫉妒不贪心的人,同样是左膀右臂的朱九天,但却没有自己的地盘,与飞龙比起来,时常跟在车君宝身边的他看似亲信,实则一无所有,所以他每时每刻都想着要证明自己,将压抑着的光芒散发出来。

看过《单挑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