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九幽天帝 > 第3682章 李流心与他的剑

第3682章 李流心与他的剑

  “九幽大帝,我等已在中州等候多时,前来参战!此战,愿听从您之号令!”

  随着石枫率领百万大军前来,阵阵呼声,便不断地于这片天地中响起。

  石枫这一次,可谓是起了正义之师,代表天恒大陆,与那异族做终极了结。

  天下之士,纷纷响应,前来尽自己全力,与那两大异族决战。

  石枫与凌夜枫见到,除了曾经所知的一些势力、武者之外,还有一些,乃是隐世所出来的势力,武者们。

  “那几个家伙,貌似还没有出现。”灵魂之力扫荡天地,石枫暗暗低喃着。

  他所说的那几个家伙,自然是曾经与他进入天恒大陆战力排行榜的那几位。

  当年,他九幽大帝虽然排在榜首,但其实有几位,实力与他不相上下。

  石枫真想看看,曾经与石枫并称为妖孽的那个几个存在,如今,到达了何等修为。

  但一个接一个到来,那几个家伙却始终没有出现。

  “咦?”

  忽然间,一阵惊疑之声,从石枫嘴中响起。

  前来的武者之中,他还真的见到了一道感兴趣的身影。

  身穿蓝色衣衫,留着稀松的胡须,怀抱一柄长剑。

  “这个家伙,竟然混入人群,不声不响地来了。”石枫暗暗低喃。

  紧接着,便见他的身形顿时一个闪动。

  “师傅!”见到师傅像是遇到了什么事似得忽然消失,凌夜枫顿时沉声一喝。

  “没事,见到个故人,我去会会他。你们在此等候便是。”紧接着,石枫的这道声音便于凌夜枫的脑海中响起。

  一片人群之中,武者们开口,声音显得有些噪杂。

  “这些异族,实在是太可恶了!我们天恒大陆,已经被这些该死的异族们毁得差不多了。”

  “是啊!我真是恨不得将这些异族们全部撕成碎片!那神族,那可恶的魔族,根本就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这些该死的家伙们,就是连老幼妇孺都不放过。此战,我们一定要胜!一定要将这些异族,给杀个精光。”

  “此次前来,便是要在九幽大帝的率领之下,与他们彻底做个了结,能跟随九幽大帝参与这一战,就是死,我也已经无憾。”

  “我也是!誓死保卫我们的家园!”

  “说实话,此次参与这一战,我就没想过活着回去。拼尽全力,能杀几个异族,我就赚回来了。”

  “九幽大帝,对天下武者传下武道,那是何其的伟大。

  上一次,与神族强者之战,我也一直是看在眼中,那简直是为了我们天恒大陆所有生灵,拼尽了全力。

  大帝如今既然愿意做那异族做终极一战,我们,就算是死,也要助战!”

  道道声音,于这片人群中不断响着。

  显得有些噪杂。

  然而就在这时,人群之中的众人,忽然见到一道黑色伟岸的身影,出现在了其中。

  无数人的面色,顿时于这一刻纷纷一变。

  “大帝!”

  “大帝!”

  “大帝过来啦!”

  “大帝!”

  道道呼声,充斥着无比恭敬。

  听到这些恭敬的呼声,石枫对他笑着微微点头。

  不过这一刻,他的目光,凝视在身前的那道蓝色身影之上。

  此人,正是石枫曾经在天恒大陆云莱帝国,妖兽山脉所认识的那一位残花剑,李流心。

  “石石枫小”李流心见到石枫,差点“石枫小兄弟”脱口而出。

  不过紧接着,连忙一改,冲石枫笑着再呼:“大帝,好久不见!”

  石枫脸上也还一直保持着笑意,就这样望着他。

  而此刻,周围的人,也立即看出了大帝所过来的目的。

  竟然,是为这个人而来。

  “他的武道修为,不过是在武皇之境,原本我以为,这不过是前来送死的炮灰啊。”

  “是啊!我刚才也这样想,武皇境,实在是太弱了。”

  “但却没有想到,他,竟然认识九幽大帝。看来,此人的来头绝对不简单。”

  “能让大帝亲自前来,那必然是了。看来,武皇境,不过是他为了不引起他人注意,而特地隐藏修为了。”

  “嗯,一定是这样了。真没想到,我们之间,竟然隐藏着这个一位强者,而我们没有注意到。

  真不知道,这位强者的武道修为,到底在何等境界啊。”

  “能让大帝亲自前来,此人,必然是极不简单了。恐怕,修为强大得难以想象。”

  “嗯嗯!”

  就在这一瞬间,一道道目光,旋即紧紧地凝视于石枫与那李流心身上。

  诸人议论纷纷,纷纷猜测这一位,是何等来历,何等修为。

  “是的,好久不见。”石枫依旧笑着,对李流心说出这一句话。

  “在下实在没有想到,大帝竟然还记得我这个小人物,哈哈,哈哈哈哈,真的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

  李流心冲着石枫,不断地笑着说。

  “小人物?”石枫笑着吐出这三个字,接着说:“在我眼里,你可隐藏着很深啊。

  虽然多年不见,可这几年,我可是时常想起你。”

  “隐藏?”李流心再而一笑:“大帝可真是说笑啦,在下一介平庸武者,那隐藏什么嘛。

  这一次,恐怕不过是前来当炮灰送死罢了。”

  “好啦,在我面前,你就别在装了。对于你,我实在是充满着好奇。

  这里人多,很多话不方便说,走吧,我想找你谈谈。”

  “谈谈?谈什么啊?”然而,听到石枫这话,李流心还是一副茫然之样。

  一副好像听不懂石枫话语的意思。

  “走吧。”石枫已不管这么说,瞬间一股无形之力笼罩而出,罩住了这个李流心。

  随后,便卷着他,身形狂猛一动,两道身影,瞬间冲天而起,不过转瞬之间,便来到了一片无尽空荡的夜空。

  身下人群的目光,还是紧紧地追着那两道身影,众人纷纷抬起了头,凝视着他们。

  这里,只有石枫与李流心二人,石枫也不再卖关子,直接开口,问他:

  “说吧,告诉我,你与煞夜,到底有什么关系?”

  第二章

  石枫这样望着这李流心,身上的煞夜残身,都已开始隐隐跳动。

  这李流心的身上,必然有着煞夜之物。

  当年,石枫也可是亲眼见到,这个一直装模作样的家伙,催动出煞夜之力,弄得魔雾滚滚。

  “啊,大帝,在下根本听不懂您在说什么啊。”然而这李流心,还是如此对石枫说。

  脸上的茫然之色,已然更甚。

  “还在装?莫非,你是要我对你亲手才现原形?”石枫的声音,瞬间冷了下来。

  “啊!我确实听不懂啊。”然而这个李流心,却还是这一句。

  石枫的眉头,顿时为之一皱。

  他的灵魂之力,一直笼罩在这个家伙的身上,然而这个家伙给他的感觉,却好像,不像是在说谎。

  不过石枫还是认为,应该是他,用着什么神秘的手段,让自己的灵魂之力有此感觉。

  接着,石枫也不再跟他说什么废话。

  心念一动,顿时间,石枫第三魔眼猛然大开,紧接着,魔耳、魔指、魔手、魔痣,也都纷纷显化。

  转瞬之间,这片夜空,便已是魔雾滚滚。

  石枫之所以没有全身显化,乃是魔之残躯,对于这个李流心,感应得最为强烈。

  “啊!”不过,当李流心见到从石枫身上所滚涌的魔雾之后,他的脸色,顿时于这一刻为之一变。

  双目猛然一睁。

  “铮铮铮!铮铮铮!铮铮铮铮铮!”随后,便见李流心怀中所抱的这柄长剑,不断地发出阵阵颤鸣。

  “啊!来了!这种感觉,又来了,又要来了啊!啊!”李流心面目大变说着这句话时,石枫发现,他的面孔,已显现着无比惊恐之容。

  他,像是在害怕着什么。

  “铮铮铮铮!铮铮铮铮!铮铮铮铮铮!”然而,他怀中之剑,却是越颤越为猛烈。

  “啊!”一道痛苦仿若凶兽般的吼声,从李流心嘴中吼响。

  这一刻,只见他惊恐的之容,显现着无比痛苦。

  “啊!不要!啊!啊!啊啊!”便见他整个人都已低下,在颤抖,在抽搐,在哀嚎。

  双手紧紧地抱着脑袋,仿若他的脑袋,即将就要爆炸了似得。

  石枫,就这样静静地望着他,眉头微皱。

  李流心的这种情况,像极了将要被邪物附身。

  很快,石枫的双目,便凝视于那一柄颤鸣不断的长剑之上。

  当年李流心手中之剑,便是魔雾以及魔力最为强烈。

  看来一切的名堂,主要便是源自这柄剑。

  “一直是此剑,在操纵着他?”石枫暗暗轻喃。

  “啊!啊!吼!”这一刻,李流心的哀嚎声,像是野兽在咆哮。

  石枫微微弯身,伸手去拿李流心怀中的那柄剑。

  忽然,便见李流心的吼叫声戛然而止,猛然抬头,面目已变得无比可怖、凶恶与狰狞,怒视着石枫,吼道:

  “滚开!”

  “铮!”随着他这一句话,便见他怀中之剑猛然出鞘。

  顿时间,这片本就魔雾滚涌的夜空,魔雾变得更加的强烈,仅这片刻,便已是魔雾滔天。

  石枫与李流心,都瞬间被淹没在了这一片魔雾之中,见不到身影。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那个人,好像带着某种邪恶的力量。

  然而,大帝,好像也拥有着这股力量啊。”

  “看他们的样子,像是要打起来了啊?”

  “对啊,我也有这种感觉。好像大帝在逼迫着他什么。”

  “难道,强敌未来,这里先来一战吗?”

  “那个人,好像是被什么邪物附身了,大帝,应该是要驱逐他附身的邪物。”

  “大帝慈悲,应该是这样了。”

  望着滔天魔雾,人们再而纷纷开口,再一次纷纷猜测。

  对于上空那片滔天魔雾,充满了好奇。

  “师傅!”大军前来,凌夜枫望着那片滔天魔雾,顿时一呼。

  紧接着,便见他身形暴猛一动,朝着那片夜空狂飞而去。

  “大帝!”就是八大鬼将,也齐齐暴动。

  还有那位蓝衣女子,静静地望了望后,也是飞向了那方。

  “铮铮,铮铮铮!”滔天魔雾之中,却听得那阵阵剑鸣之音,还在不断响着。

  当凌夜枫与八大鬼将接近之时,他们却忽地听到,石枫的声音,从这魔雾之中传出:

  “你们不必过来,各归其位即可。”

  听到石枫这道话语,那十道身影顿时为之一动。

  石枫的意思很明显,不用他们帮忙。

  不过这一时间,他们还没有回去,傲立于这片魔雾之外,纷纷感应着。

  然而,以他们的灵魂之力,根本感应不出,这魔雾之中发生了什么。

  “在战斗,两股邪恶的力量在战斗。”这时,他们忽听得那身穿蓝衣的女子开口。

  “为何,我总觉得一道气息,如此的相似。”接着,她又说出了这么一道莫名其妙的话。

  便见她的俏脸之上,秀眉轻轻拧起。

  她,像是在思索着什么,却,又总是想不起来。

  “铮铮铮!铮铮铮!”

  “轰!”

  而这时,这滔天魔雾之中,除了那阵阵剑鸣之外,还有阵阵狂烈的轰鸣之音传出,仿若狂雷在猛烈炸响,震撼天地。

  也就在这一刻,这片天地的所有目光,几乎都已集聚于那片魔雾滔天的夜空之中。

  “九幽大帝正与人战斗?”

  “那一位,到底是何人?”

  “能与九幽大帝战斗者,来历恐怕不会简单。”

  “听人说,好像是什么人被邪物附身,大帝正在为他驱逐邪物。

  应该是此邪物极不简单。”

  “轰轰轰轰轰!”诸人再而听到,暴响声一阵响过一阵。

  整片天都,都随着这暴响而微微震荡了起来。

  滔天魔雾中,已是黑暗剑影不断。

  李流心已变得满脸冰冷,手持滚滚魔雾笼罩的长剑,对着石枫不断地挥斩而出。

  每斩出一剑,便是蕴含极强极为厚重的力量,有时候,却又感觉极为轻柔。

  如山岳,却又如柔水。

  却又感觉一头头绝世凶兽,朝着石枫凶猛扑咬。

  很古怪很邪恶,很恐怖的力量,石枫只觉,剑意无处不在,从四面八方,朝着自己不断冲击。

  “除了煞夜之力外,此人,还有着绝世高超的剑技”

看过《九幽天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