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神主宰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压死骆驼的草

第一百二十八章 压死骆驼的草

  萧瑟的风,有股凉意,刮在光秃秃的荒芜林中,让人有种迟暮之感。[燃^文^书库][www].[774][buy].[com]【燃文书库(7764)】

  狂风呼啸送群雄,短短的时间有多少英杰葬送于此?地面上小河般的血液汩汩流动着,血腥味十分强烈,狼狈的地面犹如几十万大军厮杀的战场,说不出的惨烈。

  “爷爷……”一座繁华的城中,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天空,那是一名少年,不过二十上下却已经是一名道丹巅峰境界的强者。能够在这等年纪达到这种境界,在神武帝国绝对是数得上号的天骄之辈。

  他面容平凡,但很刚毅,身上有一股锐气与傲气,双目中仿若有一股火焰能够喷涌而出。

  “阮少……发生了什么?”一间酒楼中有另一名青年,眼中满是讨好与献媚,小心翼翼地问道。

  “裴元,带领你们家族的人跟我走。”那名为阮少的青年面无表情地道。

  “阮少……”闻言,名为裴元的青年有些迟疑,他感觉这趟去多半会损失惨重。

  “事成之后,我让我爹破例直接升你为无极宗的内门弟子,带领你的人跟我走。”阮少再次说道。

  无极宗的内门弟子可是神武帝国无数少年的梦想,这是一种荣耀,是一种前途的肯定,不知多少人在憧憬。

  这无疑是一枚爆炸性的you惑,对裴元来说这是一个重磅炸弹。

  心中一咬牙,他豁出去了:“好,不过,我只能够调动觉醒之境以下的人手,其他的长老级别的我无权调动,并且我爹带领他们正跟越虎城的陆家交战呢,恐怕没有那么多的人手。”

  “少废话,将能调动的都带上。”阮少转头一喝,冰冷的目光能够冻死一头龙,恐怖的气势爆发,在他高深的修为下,裴元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不愧为无极宗的天骄,恐怕在神武帝国的诸多天才中也足以名列前十……’裴元暗暗心惊,此人的强势他早就听说过了,此刻亲身体会到感觉更胜闻名。

  不到一刻钟,一大队人马聚集,足有近百之数,全是道丹境的。其中道丹巅峰之境的竟然多达八位之数,另外的道丹七八层的也有二三十人阵容非常恐怖,就是觉醒之境的强者见了也要掉头逃跑。

  “再往前,西南方向,快点……”阮少不断催促着,他的心沉到了极点,心中阴霾,潜伏着一股杀意,一直在隐忍。

  “全都给我散开,仔细寻找,发现任何人都要向我报告。”阮少再次吩咐。

  一片光秃秃的残破树林中,稀稀疏疏地,三五棵折断或残破的巨树随风摇曳,有个别的叶子飘落。

  坑坑洼洼的地面,一条条血液化成的河流缓慢流动着,好像一条条蜿蜒的血色小龙。

  这里残破不堪,唯有一道黑色身影最为醒目,那是一名少年,头发乌黑,剑眉星目。此刻,他紧闭双眼,呼吸匀称悠长,面目非常祥和与安静;他体内的血液宛若滔滔江河,汹涌奔腾,发出雷霆般的响声。

  此人正是王道,他由于之前全力施展元神之力,损耗极为严重,甚至可以说是透支。在不久前灭掉诸多大敌之后,他一直昏迷着,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

  “阮少,阮少……那边……那边有一具无头尸体……”远方,一名裴家的子弟惊慌来,这是一名道丹一层之境的少年,大概十七八岁的年纪,脸色吓得煞白,显然没有经过生死杀戮,神色惶恐。

  闻言,阮少急忙前去查看,一具魁梧高大的尸身静静地躺在地上,身体已经僵硬,血脉早已停止流动,全身冰凉。

  “阮少……这,这……不是无极宗……”那名为裴元之人见此,心中大震,他认出了那具无头尸体身上的服饰,袖口的金色圆圈是那样的醒目,好像一件宝器,有光芒流转。他不止一次地幻想,他期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够穿上这种袍服。

  “阮少……这边……这儿有一具尸体,全身被洞穿……”

  “阮少,这儿有一摊血迹,触目惊心……”

  ……

  裴家之人不断地禀报,传来阵阵惊呼。不一会儿,他们发现了数具尸身或大片的血液。

  “什么人敢与无极宗作对?绝对不是爷爷他们正在追杀的那个小子,不管你是何人,敢杀我爷爷,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阮少心中冷漠道。

  “此次行动足有三名开藏与一名觉醒巅峰之境的高手,并且爷爷手中还有一宗秘宝,我就不信这么庞大的阵容你能够全身而退,毫发无伤?”他心中再次想到。

  青年名为阮飞,是其中一名开藏境高手的孙子,此次行动他爷爷本是带着他出来见识世面的,只因刚才事情太过突然并没有通知阮飞,故此将他留在了附近的城中。

  但就在两个时辰之前,他突然感应到他爷爷的生命印记突然消失了,这只有一个可能:从小疼爱他,教他练功写字,教他一切,对他寄予厚望的爷爷已经陨落。

  他随即便大怒,但瞬间又冷静了下来,分析出了大致的情况,做出了冷静的判断。

  他让裴元率人来此并非一时头脑发热,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认为自己等人很有可能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时间缓缓流逝,他们找到了一片又一片的血迹,一具又一具的尸体,皆是无极宗的人。

  “阮少……那边有一大片荒芜的树林,发生过恐怖的战斗!”有人来报说。

  “走,全都跟我走……”一听,阮少神色焦急,听那人的描述,那绝对是开藏境界的高手造成的破坏力。

  他心中很怕,怕见到爷爷的尸身,怕见到如同之前发现的那些尸体一样,他心中无法接受。

  很快,他们来到了另一片树林,这里方圆千米内全都变成了平原地带,没有一棵植被。依稀可感,有毁灭般的能量残留,非常恐怖。

  “嗡……”

  他神念一扫,发现了一具尸体,其上有股让人压迫的气息,很强横。

  “是段爷爷?这里是他的天音波造成的恐怖。”他发现了死去之人的身份。

  “嗖……”

  身形一动,化作了一道光彩,来到一具尸身旁,他心中有种悲凉。强大如段爷爷竟然也被杀了,他的头颅都被砸碎了,仿佛是被重物以极快的速度砸烂的,有点点干枯脑浆洒落在地上,触目惊心。

  在不远处,还有一摊血迹,洒落在四方。从其血液中蕴含的精华来看,此人的修为很高,非常恐怖。

  “难道那人最后与段爷爷同归于尽了?”阮飞心中猜想。

  “那……我爷爷呢?”随后,他再次下令,接着找。

  直到大约一刻钟后,他们再次发现了一片坑坑洼洼的地方,那里的状况更加的惨烈,方圆数千米内尽皆化为虚无,远方的十几座小山都炸平了,泥土稀稀松松的,还很湿润。

  刚一踏入这里,阮飞呆住了,他感应到了一股非常熟悉的气息,仿佛依旧有温暖存留,有和蔼以及严厉的神色,他脑海中往日的一幕幕不自禁地突然浮现,眼角有晶莹液体即将滑落。

  在这一刻,他竟然不敢上前了,也不敢用神念探测。

  “阮少,那边有大片的血迹,很多,都快成为一条小……啊……”裴家一名弟子前来报到所看到的一切,然而他一句话还没说完。

  “轰隆……”

  恐怖的气势冲天,那股浑厚的气息让他心底控制不住地开始颤抖,他心惊,恐惧地盯着阮飞。

  “胡说,你胡说……你该死……”

  “砰”浑厚的掌力发出,若烈炎般狂暴,这一掌足以轰碎一座山头。那名弟子在这种力量下,立刻暴成了一团血雾,发出了一声悚然的惨嚎。

  沙沙……漫天血雨洒落,有的滴落在一些人的脸色、头上,让人感觉是那样的冰冷,噤若寒蝉,而后,不再有人敢多说一个字儿。

  就连那裴家的少爷裴元都紧张地站在阮飞身后,不敢说一句话,生怕被暴怒中的阮少突然袭杀。

  良久过后,终于,他踏步上前,一步步走去,数千米的距离让他走了很久,但他仍旧觉得很快,再次放缓了速度。

  直至半个时辰之后,他终于走到一摊血迹前,不,是一条血河,弯弯曲曲地缓慢地流入一个个深深的土坑中。

  其中,有一股让他熟悉的气息,他永远都不会忘,那是他一辈子的依靠与骄傲,是他最尊敬的人。

  缓缓蹲下身形,拿出一个精致的玉瓶,他手一招,立刻,有一股血液凌空飞起,最后落到了玉瓶内。小小的玉瓶不过寸许高,却好像永远都装不满,大片的血液入内,没有半滴溢出。

  “嗡……”他神识扫射,瞬间,心中大喜的同时,又有一抹深深的怨毒与杀意。

  他抬起步子,快速向前走去,看到了一具身体静静地躺着,还有生命气息,他呼吸匀称,祥和而宁静。这是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一身黑衣,面貌俊朗,无形中散发出的一丝气息让他感到心悸。

  少年的体内仿佛有一股恐怖的力量蛰伏,气血在隆隆而鸣,他的体表有淡淡的光霞流转,很淡很淡,在烈日之下与其相映生辉。

  阮少在见到这个少年的一瞬间,身上的气息徒然变冷,温度低得可怕,虽然面前的少年不过道丹七层之境,比自己还有低两个小境界。但对方却给自己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他感觉,这里的人,包括自己的爷爷在内或许都是这个少年所为。

  虽然这种直觉很荒谬,但他就是这样认为,认为极有可能。

  “阮少,此人就是您的目标吗?”裴元在旁边小心翼翼地问道。

  闻言,阮少没有回应,但也没有否定,只是身上的气息更加冰冷了。

  “哼,阮少的敌人就是我裴元的敌人,小弟先去斩此人一臂一腿为阮少出气。”裴元非常义愤填膺地说道,似乎王道是他的杀父仇人,抢了他的女人一样,让他仇视。

  说完后,他见到阮少依旧冰冷,没有任何表示。头脑聪明,机灵如他很快便醒悟,阮少是默许了。

  他心中大喜,从腰间抽出一柄神兵,那是一柄刀,寒气蒙蒙,散发出淡淡的光晕,虽然不是多麽的稀有,也算上档次了。

  走到王道身前,以冰冷、锋利的刀尖向着王道手臂处比划了下,然后随手一挥,简单的一刀在神兵的加持下,竟然有劲风呼啸,空气似乎都被斩开了一片。

  刀速很快,“咔嚓!”“当啷……”两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裴元想象中的鲜血迸溅,手臂断落并没有出现,神兵落在王道臂膀处竟然发出了一声金铁交鸣之音,“铮……”翠鸣声清脆回荡,经久不散。

  “恩?”几人心中吃惊非常,尽皆动容,就算是阮少的眼中也有浓浓的讶异。

  “哼!皮倒是挺厚,我看你能接我几刀?”裴元心中虽然也惊讶,但更多的是羞恼,他感觉在阮少面前丢面子了,脸有些烫红。

  本想是出来表现拉拢阮少的,却没想到手持神刀可吹毛断发,削铁如泥,竟然连一条手臂都没有斩断。

  当下,他心中发狠,浑身灵力运转,有狂暴的气息弥漫,神刀散发出璀璨的光芒,刀气纵横,一时间方圆几十米内都暴乱了起来。

  ...

看过《天神主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