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神主宰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徒做嫁衣

第一百三十二章 徒做嫁衣

  “嗷……”

  “啾……”

  “呜……”

  “吼……”

  随后,各种恐怖的神兽天音响彻,震荡九天,或清脆和悦,或霸气凶残,那种气息令人不禁产生出臣服的心理。[燃^文^书库][www].[].[com]【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在这一刻,阮飞瞪大了眼睛,他从来不敢想象世间会有如此恐怖的景象,这……真龙、神凤、白虎、麒麟每一种都是逆天的存在,聚在一起足以灭世,恐怖的景象这让他如同看到了末日,心中有种大恐惧。

  “轰隆!”

  金光大盛,有雷霆般的巨响,大片的金色神霞将整片空间都淹没了,化作了一片金色的汪洋。隆隆而响的雷霆之音在金色霞光的海洋之中回荡,金浪滔滔,宛若一片金色的雷海暴动着。

  神威弥漫,异相惊世,随后,更有座座神山坐落,落在了金色海洋的边际。

  这一刻,天地精气滚滚如潮,不断的汇聚向王道头顶,天地玄奥一时间多了一倍之多,大阵疯狂地消耗着,外面的阮天语忙的不亦乐乎,由于大阵的隔绝,他并不知晓里面的情况。

  “啊……不,不,不可能……啊……”突然,阮飞大叫,他惊恐,不断地尖叫着。

  他惊悚地发现,原本自己吸收炼化了的王道的那些本源竟然仿佛受到了召唤,再次流动而回。并且,这还不算,王道的本源精华在离开自己体内之时,竟然顺带着连自己的诸多精华都被拐走了。

  随后,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本源在不断消失,自己越加的虚弱,甚至他的吞元体质都……

  “想要谋夺我神体?你还不够格……”这一道声音冰冷无情,从那浓郁的金霞与天地玄奥碎片的包裹中传出,这道声音让阮飞有种灵魂的颤抖,仿佛催命鬼音,让他莫名恐慌。

  “不,不可能,你……你怎么……”他不可置信,说话声音都断断续续地,一脸的惊恐。

  “哼!想要禁封我的真灵,简直就是异想天开,这是你们犯下的最大的错误!”他冷漠回应,本尊被浓郁的神霞包裹若一位盖世帝尊,只是那道冰冷的声音却破坏了他神圣的气质。

  这一刻,阮飞明白了,他心中有种感觉,同时也坚信,在林中斩杀自己亲爷爷等三大开藏高手,还有一个觉醒巅峰之境等诸多其他觉醒境界的强者,皆是眼前此人所为,这是一个死神,收割人命的死神。

  而自己居然愚蠢到将这么一个可怕的人物带了回来,这不是找死吗?

  并且,似乎也高估了自己的吞元体质,眼前此人的神体实在太过惊世,自己的吞元体质根本无法吸收,此刻身体都在发抖,好像是群妖遇见了真龙,凡剑遇见了剑中之皇一样。

  “嗡……”

  王道的神体有一股很强的吸力,很恐怖,四面八方的一切天地精气与玄奥碎片被其以极快的速度吸收,若乳燕归巢般。而后,在阮飞不可置信之下,自己的吞元体质不受控制,本源流逝的越来越快,他虚弱的几乎快要昏厥了。

  阮飞体内的那股吞元的神秘力量即将彻底消失,他的精气不断地被一股极强的力量抽出体外,体内的赤色道丹在颤抖,有崩裂的迹象。

  “哼!徒做嫁衣而已……”王道冷哼一声,若一道霹雳劈在了阮飞头顶,让他脑中嗡鸣。

  此刻,他们两人有那两座神秘的祭台相连,可以清晰地感应到对方的一切,甚至不分彼此。

  当然,之前阮飞并没有感应到王道的所有,在王道有意控制中,他只是看到了冰山一角。此刻,在那种气机的牵引之下,阮飞的所有都无所遁形,对王道来说如同囊中之物。

  阮飞有种自杀的冲动,但他根本无法动弹丝毫,在王道神体的神威下,他完全被锁定,禁锢住了。

  “作茧自缚”他脑中浮现出了这个词,用在这里再合适不过了。

  更让他吐血的是,估计自己的父亲阮天语还在外面拼命地忙活呢,可能还在为了维持大阵四处寻找珍材,恐怕家族的宝库、无极宗的宝库都被搬的差不多了。

  诸多念头只在电光火石间:

  “不……不……,我不甘……”他惊恐地尖叫,神情接近崩溃,他想要解开大阵向他爹阮天语求助却根本无法动弹丝毫,没有一丝机会。他爹就离他不足三十丈的距离,这是何等的悲凉?世间最大的悲哀恐怕莫过于此。

  “等等……不……求你放过我吧,我……我愿臣服于你……”他最后求饶,无助地望着王道。

  “你认为可能么?若是你我易位你会放过我吗?”王道冷漠地道,同时他所在的金霞光团中有一道璀璨光芒扫来,那是他的神目光华,冷目如电,让阮飞心中咯噔一下,他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知道了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这一刻,他心中感慨颇多,想到了在多年前被自己生生吞噬掉一身精气的亲弟弟,想到了这些年来被自己吞噬的诸多天骄……他想到了许多,如今自己也在遭受这种命运,这是因果循环么?世间真有因果么?

  很快,阮飞的精气流逝殆尽,刚才吸收的一切逆天造化都已经易主,他的吞元体质已经彻底消失,本源枯竭,王道只给他留下了一抹生机保其性命。

  因为他怕把此人斩杀后外面的阮天语会立刻知晓从而停止大阵的运转,他还要将阮飞利用彻底,阮飞还不能死。

  王道的神体在轰鸣,散发出无量光,威严神圣。真龙、神凰等诸多神兽天音不断响彻,那些虚影似乎凝实了许多,异相惊世。

  神体受到刚突破的大量能量刺激而被激发后,吸收天地玄奥的速度更加惊人。并且阮天语为阮飞准备的所有造化都被他抢夺,连阮飞的吞元体质都被吸收了。

  有大阵相助,他无限地亲近大道,处于一种空灵状态,随时有可能进入顿悟之中。

  双目紧闭,内心无波,若一面水镜般平静。他在消耗得自阮飞的一切,那潜伏在体内的诸多造化种子被王道领悟得更多,自身在进行一场惊人的蜕变升华。

  “嗡……”

  他真灵有感,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气机,他进入了顿悟之中。

  “这……太惊人了。”外面大阵的运作突然加快了数倍,阮天语大汗,同时心中有股莫名的兴奋,忙的不亦乐乎,殊不知他的儿子已经奄奄一息,跟死狗似得生死不知,他还在这里瞎忙活,白白便宜了王道。

  “不行,这么下去根本支持不了多久……无极宗内还有一块珍惜的黑龙金精,一直被视为镇宗宝物,在镇守其大阵……”阮天语心中思虑着,他要再次去干一票大的。

  黑龙金精,乃是一块天地奇宝,据说是黑龙的一段骨遗留了无尽岁月之后,自动吸收天地精华产生了变异,变成了一块逆天珍材。

  这块珍宝一直被放在无极宗的宝库中镇守阵眼,宝库十分隐秘,并且有重重禁法符文,乃是整座大阵的阵眼。常人根本无法得知,这里除了无极宗主之外没有人能够接近。

  但偏偏如此重要之地,却被阮天语发现了,他意外地发现了那条通道,应该是当年无极祖师所留,还有一张简略的无极宗阵法图以及其他的几样珍贵之物。

  想到做到,阮天语一咬牙关,‘拼了’,他为了儿子,为了阮家今后的辉煌,他干了,要去干一票大的。

  若是王道得知这一切,一定会乐疯了,这阮天语还真是热情啊,这简直太客气了。

  他将剩下的所有珍材都投入到了大阵各处,他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偷盗无极宗的镇宗宝物可不是那么容易的,需要时间。

  这一去,足足用了大半天的时间,阮天语将无极宗的镇宗之宝黑龙金精给偷梁换柱,换成了一块普通的与其相似的珍材。

  但即便如此,还是震动了无极宗,幸亏他跑到快,前脚刚走,后面无极宗主就跟来了,但看到黑龙金精还在便松了口气,以为是自己太过敏感了。

  随后,他不经意间用神念一扫,鼻子都快气歪了,无极宗主瞬间杀气沸腾,震动了整座无极峰,将阮天语替换下来的那块黑疙瘩直接给一掌拍碎了。

  ……

  “呼……还好,及时赶回来了,有这块黑龙金精相助,应该最少可以坚持一个月,足够飞儿使用了。”阮天语高兴地自语。

  大阵内,王道一直处于悟道之中,天地玄奥的碎片若天河一般入体,被其神体吸收。他在顿悟,那些玄奥碎片被他以惊人的速度领悟着,阮飞的一切也在被他飞速消化着。

  令他惊喜的是,阮飞竟然是一位禁法名家,在这一道上的造诣很不错,虽然不足以与无痕相比较,但在同辈中绝对可以排的上号。

  这是一个意外之喜,他一直想要学习禁法却没有时间,这次吸收消化了阮飞的一切后,恶补了这一方面的缺陷。

  时间缓缓流逝,直至半个月后,他仍旧没有出关的迹象,幸亏有阮天语的‘相助’,不然大阵早就停止运转了。

  “阮家,对不起了,为了我们家族的辉煌,我不得不做出选择。”阮天语有些心痛地想到。

  就在前几天,无极宗主已经发现了那条通道,顺着通道他直接找到了阮家,最后的结局可以想象,阮家已经被灭族,他们承受不起无极宗的怒火。

  幸好这座地下宫殿远离了阮家足够远,在一处很偏僻的地方,不过,恐怕无极宗早晚也会找来,他打算着等阮飞一出关就立刻逃出神武帝国。

  ...

看过《天神主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