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神主宰 > 第三百零四章 太苍乱

第三百零四章 太苍乱

  夜晚,月光如水,星河璀璨!

  一群少年浑身发光,不俗的气息缭绕,时而有几道修为突破的声音爆发轰鸣。[燃^文^书库][www].[774][buy].[com](燃文书库(7764))

  王道启动了道源空间的时间加速,笼罩了所有人。到现在,他已经不怕这件秘宝泄露,有无痕这尊强大的存在坐镇,谁也抢不走。

  更何况,这群兄弟是不会泄露丝毫的。

  他将得自丹府的丹药合理地分配给了众人,比如踏天丹,可无视神通下的大小瓶颈,只要一直积蓄灵力突破修为就行。

  这种丹药若是配合那种精进修为的灵丹,修为几乎可以坐火箭般直升。

  不过,王道为了让大家的修为不至于虚浮,保持应有的战力,并没有这么做。他让众人缓慢地进行,同时对他们进行术法指导。

  在术法方面,同代甚至一些老辈人物都甚少有及上王道的,他绝对算是祖师级人物。

  许多人得到他的指点后,如茅塞顿开,将大术的威力发挥的更强了。

  但由于丹药种类不同,数量也不同,不可能每个人都服用相同的丹药。

  如踏天丹,效果虽然逆天,可数量并不多,只有几十粒,大多数人都无缘服用。

  不过,也有些资质较好的少年,他们不愿使用这种丹药,感觉修为还是自己突破来的踏实。

  因此,采取众人的意见,王道合理地分配,并没有引发众怒。

  经过一夜的修炼,相当于外界半个多月,这一夜,对众人来说是蜕变的一夜。

  许多兄弟使用了那种伐毛洗髓的丹药,脱胎换骨,浑身精气蒸蒸,资质得到了较大的改善。有的则修为暴涨,连跳了好几阶。

  史天琼与李元虎两兄弟,他们已经达到了开藏巅峰。这两人可是半步紫丹的根基,战力十分可观,可力抗天凡一层境的高手了。

  楚齐龙则冲击到了开藏六层,就要破开瓶颈,达到开藏七层了。

  沈千浪他身在天凡三层,此刻也已突破,达到了天凡四层之境。

  清荷倒是并没有着急,她说她的道有些特殊,只是服用了些改善体质与稳固修为的灵丹,气息更加浑厚了,整个人空灵如仙女。

  王道没有修炼,在为众人护法。

  这一切还没有结束,有些人突破后,王道磨练提升他们战力,亲自陪练。有他这尊妖孽陪练,效果是相当可观的。

  纵然有些兄弟被他揍得鼻青脸肿,可战力却在疯涨。

  有些人则需要静悟,毕竟道不同,修炼的方法也不同。

  王道着实重点照顾了楚齐龙三兄弟,将三人打得那叫一个惨。鼻子都折了,脸肿得跟气泡似得,牙齿飞落一地,骨骼经常噼啪作响,几乎断裂。

  “呜呜……王大哥,您不能公报私仇啊……”楚齐龙委屈地道,说话都不利索了,嘴唇肿的老厚,跟油条似得。

  “擦……大哥,您这是谋杀啊,有这么陪练的么?会出人命的。”李元虎也抱怨,他本来就长得有些凶神恶煞的,此刻更是看不出人样,跟猪头似得。

  “没事,咱有的是疗伤丹药,死不了。严师出高徒,刚才那一式术法我都演练好几遍了,你们是怎么做的?活该!”王道厉声说,非常严苛。

  令一些兄弟都想要逃了,这简直就是魔鬼地狱啊。但刚要逃跑,就被王道像拎小鸡似得抓了回来,一旦发现逃兵,特殊照顾,惨嚎连天。

  “砰砰砰……”

  一干少年被王道跟踢皮球似得,踢来踢去,惨叫不已。

  “跟你们说了多少遍,身法很重要,不能让我近身,若这是生死厮杀,你们早就被我一拳轰碎了,还能在这瞎叫唤?”王道说,他将战力压制地与众人一般,可他的术法太过玄妙,众人仍旧不敌。

  沈千浪见王道在那揍得带劲儿,他也叫过几人来指点,学着王道将战力压制地与众人齐平。

  可这家伙太托大,居然连挑上百人,最后反而被人胖揍了一顿,皮青脸肿的。

  两天后,相当于外界一个多月,众人实力有了很大的提高。而那些使用丹药令修为猛窜的,也被王道揍得根基浑厚无比,很扎实,并没有虚浮。

  在道源天珠时间加速的一个多月来,众人天天被王道打的体无完肤,浑身都要散架了,筋疲力竭。可战力增长的不是一星半点,术法更加的玄妙了。

  尤其是楚齐龙,这家伙资质很好,比他的两个大哥还要强些。在王道训练下,这家伙以后来突破的开藏七层之境居然能力敌他大哥、二哥,且还胜出了。

  只是后来被李元虎与史天琼联手胖揍了一顿,惹得他抗议连连。

  “可惜,时间太短,没有人突破到天凡。”王道惋惜,有人想要利用丹药直接冲到天凡去,被王道喝止了,这样对以后影响太大,他不赞成。

  王道这段时间教了他们很多东西,修为稳固后,众人都在静静地参悟着。

  “我也该突破了。”王道喃喃,他在丹府中感悟颇多,尤其先后与丹道帝尊、帝帅大至尊对话,宛若被道则、法则包裹,当时就几乎要顿悟。

  且帝尊无形间形态万千,阐释了诸多天地奥义。虽然高深莫测,不是他们这个境界能体悟的,但王道还是受到了一些触动,感觉有所收获。

  他盘膝端坐,心思空明,并没有着急突破,在回忆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体悟天地道则。

  慢慢地,他的身形有些模糊起来,变得飘渺,好像要透明般,他的道则在周身交织,若一条条金色的闪电来回穿梭。

  散发出的威压令众人心惊,这可是至强之道,有股无敌之风,碾压八方,横扫**,使人有股发自内心的胆颤。

  他仿佛与整片天地融为了一体,他的气息在慢慢消失,道则也在与虚空融合,有寂静的趋势。这一幕看着诡异,实则包含诸多玄奥,这是对道的理解达到高深地步的体现。

  沈千浪与清荷修为最高,他们看着王道修炼,在静心沉思,似乎有所体悟。

  其他人有的能受到一点触动,静心体悟,有的则云里雾里的,但在心里对王道更加敬佩了。

  这边,众人在苦修,太苍中却惨嚎一片,血雨腥风,恍如人间地狱。

  修罗门的修罗子出道,此人嗜杀,见到修为高一些,能与他比划两下的就一刀劈了过去。

  修罗道就是要脚踏尸山血海,登临绝巅,他们这种人不怕树敌多,那样只会是他们实力暴增,越战越强,很可怕。

  一名黑衣少年,相貌刚毅,身材挺拔。他的气息很冷,比腊月寒冬要冷的多,深入骨髓,使人不自禁地从心底升起一股颤抖,双腿发软。

  他手提一柄血色的刀,道痕交织,赤红如火,宛若要滴出血来。他的步伐铿锵厚实,给人感觉能够踏碎一片山岭。他脚下尸横遍野,残肢断臂,血流成河。

  他的目光很冷,被其盯上一眼,灵魂都要散了,浑身禁不住地颤抖。他若一尊杀神,浓郁的杀气缭绕周身,若地狱的修罗出行,使人胆寒。

  他对面,有一名天凡一层境的强者,此刻,那人面色苍白,浑身剧烈颤抖着,嘴唇哆嗦。他的同伴兄弟都死了,本应愤怒无比,可心中只有悚然与胆寒,腿肚子在转筋,都走不动了。

  “哧……”

  一抹寒光扫过,整片大地赤红一片,好像夕阳般的红。只是,它的气息是寒冷的,冷的能将人活活冻碎。

  黑衣少年一刀劈出,顿时有尸山血海,阴风鬼嚎的异相,令人要崩溃,十分惊人。

  “啊……”

  对面的人连反抗都做不到,就那样被劈成了一团血雾。

  “哼,如此懦弱,根本没有活在世上的资格,这是一个强者的世界,弱者只能被斩杀。”那少年冰冷地说,他的眸子有刹那的血红,恍惚间,有一片尸骨堆成山,血浪奔涌的画面,凄惨悚然。

  “啊……是修罗子,快逃啊……”一座城池中,有人发现一股寒气与杀意扑面,激灵灵打了个哆嗦。

  刚要回头怒骂几句,却发现是那个传说中的冷酷少年,怪叫一声,掉头就跑。

  “哧……”

  这片天地一下子被鲜红的血渲染,阴风阵阵,鬼哭狼嚎,宛若下起了一场血色的雨。

  一柄血色滴血的刀劈下,一闪而逝,好像闪电一样的快。顿时,无尽刀气滚滚,穿金裂石,巨岳都要崩碎。

  “啊……”

  ……

  大片血雨洒落,腥味扑鼻,有断臂掉了在地,手指还在勾动着,有人头滚落,最后爆碎,骨渣漫天飞,森然渗人。

  本是一座宁静的城池,是供修士休息的地方,可在瞬间血河滚滚,变成了人间地狱。

  “哼,一群废物,这点儿实力也敢来太苍闯荡?”修罗子冷声道。

  “谁敢在我神将城撒野?”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恐怖的气息冲荡云霄,整座城池都在剧烈地震动。

  下一刻,一名青年踏空,衣袍冽冽,这是一名天凡三层之境的存在,实力之强足以盖过太苍中多数的天骄。

  “不错,可与我一战……”修罗子露出一抹笑容,他的牙齿很整齐与洁白。

  “你是……修罗子?”那人眸子一凝,近日来,修罗子的名声无人不知,闻风丧胆,他瞬间认出了。

  这一刻,这名天凡三层境的修士全身紧绷,如临大敌。

  “知道就好。”

  “哧!”

  修罗子没有过多的废话,一道劈出,刀芒冲天,斩开了九天的云,虚空在剧烈颤抖,漾出一圈圈涟漪,几乎要被破开了。

  这一刻,阴风鬼嚎,风雷滚滚,有尸山血海,修罗地狱的恐怖异相。

  那名强者刹那失神,强烈的杀气使他身心不受控制地颤抖,气势被压制,提不起一战之心。

  很快他反应了过来,全力出手,可还是慢了半拍,胸前被刀气划过,露出了森森白骨,差点被力劈两半。

  “轰隆!”

  那人强行稳定道心,尽量摒弃心中的恐惧感,将战力发挥到极致。

  他毕竟修为高深,就是修罗子也不可能将他瞬杀。这片地方被霞光淹没,古城崩裂,碎石击空。

  “你……”

  时间不长,那名强者不可思议地指着修罗子,瞳孔骤缩,脸上有浓浓的骇然。

  可他最后还是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就那么直挺挺地站着。

  “汩汩……”

  片刻,突兀地,他的眉心有一丝细小如游龙的血丝淌下,血哗哗地流着,然后胸膛破开,如同一条血河喷出将虚空染红了。

  “砰!”

  一股刀气在他体内炸开,整个人化为两半,在空中爆碎。

  “哼,这一代的同辈都这么不堪么?姬无伤、金赤逸传说无敌同辈,却徒有虚名。王道名满天下,却被我吓跑,不敢一战。金翅小鹏王据说被王道重伤,想必更加不是我的对手。剩下的只有那么几人了,青莲仙子、欧阳飞雪、上官少凡……”

  ...

看过《天神主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