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神主宰 > 第四百一十二章 放龙血,活捉纳兰冰 中

第四百一十二章 放龙血,活捉纳兰冰 中

  ,!

  碎石沫子乱飞,烟尘滚滚,这里说不出的乱,地层显得很脆弱,大片的爆碎。

  王道手中抡着一丈之巨的残破钵盂,像是一个破碗,巨大的体积与他的身躯格格不入,极不搭配。

  他神力无穷,抡动起来狂风大作,雷声隆隆,好不霸气。

  “砰!”

  龙盖天无比憋屈,不断倒飞出去,口中咳血,脸色很苍白。

  “唰!”

  王道手疾眼快,迅速地接住飞出的血剑。

  “还真是够结实,居然没有打出精血来,。”王道徘腹,刚才他那一击直接轰在龙盖天心脏处,可被他的手臂挡住了,没有被打出精血来。

  “王道,你可敢与我堂堂正正一战?”龙盖天大喝,这样打下去太窝囊了。

  王道手中的破碗万法不侵,坚不可摧,任他施展何种逆天之术都撼动不了,让这位绝顶强者心中徒生无力之感。

  同时,他在心中不止一次的自问,仙湖怎会化成这么一个破碗?那仙液又如何会有这般威能?

  王道口口声声说的三千星河又是怎么回事,哪来的三千星河?他又如何做到入仙湖而不死还得到了这家万法不侵的宝器?

  不止是他,其他人也不断自问,局势转变之快让他们有些无法接受。

  “砰!”

  王道,没有回答龙盖天,现身一碗底砸了过去,将他砸的浑身骨骼都出现裂缝了,眼中喷火。

  想他天资绝世,何曾被人这样压着打过?

  “给我老实点儿,现在没工夫跟你堂堂正正,没看到还有那么多人排号等着我收拾吗?”王道回应。

  自交战到现在,他一直是这种风格,每问一个问题,都是要挨一碗底,然后王道才会给予回应的。

  “轰隆隆……”

  龙盖天打出绝强一击,催动准圣器,圣则乱舞,道音隆隆,无比浩大,隐约间似乎让人见到了一尊神灵在开坛**。

  光芒万丈,击飞了许多袭杀过来的水珠,可那水珠太快,仿佛有一种灵性,专挑一些薄弱处突破,有**滴水珠轰击在龙盖天身上。

  “轰!”

  噗……

  龙盖天闷哼一声,忍不住再次咳血,感觉像是被一头太古神象撞击了一下的感觉。

  尤其是见到每次自己吐血,王道就不亦乐乎的跑过去接住,这让龙盖天非常愤怒,对他来说是一种耻辱。

  他是龙族,无比高傲的龙族,自己的血脉更是罕见的虚空古龙,精纯度古来罕见,有返祖的现象。

  平常自己就算偶尔受伤也会将流落的血液收回来不会浪费,可这次交战道现在都遗失多少血液了?

  “哼,想要我的血,没那么容易!”他冷哼一声。

  “嗡……”

  一股莫名出波动自他躯体扩散,仿佛牵动了天地中的某种气机。

  很快,王道手中的玉瓶震动,里面的血液爆发灿灿神芒,翻涌着,仿似有一股灵性,要冲破玉瓶的束缚。

  “给我定!”王道脸色一变,施展法力将玉瓶稳住,但似乎效果不大。

  几个呼吸之后,玉瓶再次发动,里面的血液灿灿发光,流转一股精华之力。

  “收!”

  龙盖天神色疯狂,双手结印,在召唤自己的神血回归。

  “轰隆隆!”

  王道那玉瓶中的血液仿似燃烧了起来,滚滚沸腾,“咔嚓!”玉瓶出现了一道裂痕。

  王道变色,施展绝强修为,。但任凭他如何施法都没有多少效果,玉瓶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最后,王道直接将之扔进了道源天珠中与龙盖天断了联系。

  龙盖天变色,他发现自己居然真的感应不到自身的血液了。

  “这怎么可能?就算再高级的空间宝器或是圣器也不可能断了我的心神联系。”他神色大震,难以相信。

  片刻后,他双目灼灼生辉,“他身上有重宝,是一件逆天至宝!”龙盖天心中想到,只有这种无上至宝才能做到断绝自己高贵血脉的感应联系。

  突然,王道舍弃了龙盖天,拎着破碗冲向纳兰冰那里。

  因为他发现,那个女人实在可怕,有一种防御神术,又有参杂了少许的神金丝炼制的遮天纱幕,她在催动太初仙火的一点火星蒸发星河水珠。

  若是昔日的三千星河自然不怕这区区的太初仙火的一点儿火星,就算是真正的太初仙火也可抗衡。可惜它受损了,不复昔日之威,王道更是将能驱动的一道水剑化作了漫天水珠,太分散了,很有可能被那个女人逐个击破。

  “贱婢,向破我三千星河,看招!”王道拎着破碗带起一股狂风,无形间流露着一股霸气与凌厉,异常的威风。

  纳兰冰淡淡地瞥了他一样,美目中仍旧有一抹厌恶与恼怒。

  王道长相英俊,风采盖世,往往会给人一股好感。可不知为何,纳兰冰就是没来由地讨厌,感觉那个眼神儿似曾见过,让她讨厌。

  更可恶的是,他居然敢称呼自己为贱婢?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回,无论在太古还是现代,都没人敢这么称呼她。

  不觉间,她神情冰冷了下来,洁白的遮天纱幕披身,她若圣洁不染尘埃的绝仙,英姿凌然。

  “小贼,今日我就再次将你收了。”纳兰冰冷冷地道。

  她俏脸有些苍白,是之前被漫天水珠轰击的缘故。

  看着王道抡来的破碗底,纳兰冰神色如常,并未动摇,只是美目无比的冰冷。

  “还敢装仙子,看我不把你砸进地里变成灰兔子!”王道大喝,手下再次增加了几分力道,带着滚滚雷音与龙吟凤鸣,照着纳兰冰那光滑莹白的脑门就砸下,那声势好不骇人。

  “嗡……”

  出乎意料,纳兰冰娇躯一转,蝶衣飘舞,若一朵圣洁的仙道之花突然绽放,无比美丽。

  然后,她身上的遮天纱幕变得透明,融入虚空不见了。

  下一刹那,王道砸下的破碗感觉遇到了阻碍,像是碰触到了一股充满弹性与柔性的东西上,将他的神力尽数卸去。

  一股高温升腾,一瞬间王道浑身发烫,汗珠滚滚。

  “哼,还想用这招吗?”王道冷哼,心念一动,立刻漫天水珠袭杀纳兰冰。

  “砰砰砰……”

  王道将破碗当做一只大锤抡着横扫四方,不断砸向这件残砸少许神金丝的遮天纱幕。

  “轰隆隆……”

  纳兰冰挥动手中宝扇,狂风大作,山河爆裂与干涸,剑气、罡气、天风等将许多水珠都扇飞了出去。

  可还是有些水珠冲破了她的薄弱点,有那么二十几颗击打在她的娇躯,其他书友正在看:。

  “噗……”

  顿时,纳兰冰脸色苍白,整个人横飞了出去。也不知她施展那种浑身变作玉质一样的法决是何等神术,居然硬生生抗住了水珠的袭杀。

  二十几颗水珠的重量绝对可怕,就是龙盖天也要重伤断骨,可她看起来居然只是受了些许伤势,并无大碍。

  “哼,别费力气,这是参杂了少许神金丝的无上异宝,就是神通境界的大能也不可能将它毁坏。你还是乖乖束手,任我惩罚,或许还能让你苟延残喘几年,否则立刻将你炼化成灰。”纳兰冰冷冷地说,美目有一丝怨毒与厌恶之色。

  她心中恨透了王道,居然先后几次戏弄她,又称呼自己为贱婢,刚才更是要用那个破碗砸她那莹白的额头。如此一尊玉人儿怎么能下得了手?

  这要是被他给砸实了,该有多麽的难看与丢人?

  用个破碗底砸仙子的脑门?这可是从未有人做过之事呢,这家伙一点儿没有怜香惜玉之情,也难怪纳兰冰那么的气愤,这家伙就完全没有将她当做女人看。

  “仙火煅烧!”纳兰冰玉手结印,催动仙火,威能再增,恐怖的高温熊熊燃烧着,大地层都开始融化了。

  “哼,贱婢,死性不改,真以为区区火苗能奈何得了我?”纱幕中传来王道冰冷的声音。

  “轰隆隆!”

  他抡着破碗仍旧在生猛地砸,惊天动地,外溢的神力将虚空都震裂了大片。

  可是那纱幕非常的柔软,卸去了他大半的力量,很结实,让王道有力无处使。

  “狂妄之徒,今天必要将你炼化成灰。”纳兰冰说,她疯狂地逼退袭杀而来的水珠,再次挨了一击。

  她抓住机会又一次结印,凤目无比凌厉,疯狂地催动仙火。

  王道感觉又要被火毒侵入,无奈下只能躲进黑金钵盂中,那里有半条星河护身,无法伤他。

  王道面容发愁,难道就这么被困住?

  “哼,收!”纳兰冰冷哼,玉手一指,遮天纱幕迅速缩小,要将王道收入空间宝器中。

  见此,王道大惊,若被这娘们收了可就不妙,指不定会以什么手段对付自己呢。

  心念一动,他将准帝尊神器黑金钵盂放大,足有数十丈,无比沉重,致使纳兰冰无法收取。

  同时,他脑子转动,寻求脱身之法。

  “我怎么把这个祖宗给忘了。”王道一拍大腿,将锈迹斑斑的丹炉子取出。

  果然,丹炉一出现便震动起来,散发一股波动。

  它同样受损了,需要神金神料补充,眼下的遮天纱幕便有少许神金丝,那可是大补。

  “嗡……”

  遮天纱幕震动,烁烁生辉,在抵抗着神秘丹炉的吞噬,发出无比灿烂的光芒。

  纳兰冰动容,不知这件跟随自己多年的异宝为何会如此,她心生不妙。凤目转动,进退两难。

  ...

  !

看过《天神主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