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神主宰 >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下落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下落

  王道看着那只盒子,心情激动,他颤抖地伸出右手,伸向那只普通的盒子。[燃^文^书库][www].[774][buy].[com]【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王道颤巍巍地拿起那只盒子,拿在手中,很轻,就是一只普通的盒子,里面像是空的。

  王道下意识地打开,可是,居然又一次没有打开。

  “轰隆!”

  刹那间,王道黑发飞扬,气血隆隆,强大的气势将众人冲出去很远。

  他浑身散发滔滔金芒,神力无穷,有股不败的意志!

  “开!”

  他低喝一声,掌指下有千万筠力,“咔嚓!”一声,木盒终于被打开。

  旁边的众人回过神儿来,震撼地看着王道,若不是青云、金翅大鹏与那神通老者以修为护住他们,绝对要重伤。

  月紫妖父女、水莲月与晴儿、还有神通老者都有恍惚,王道刚才展现的实力……他的力量……太可怕了,看不出深浅来。

  水莲月多次以为自己已经对王道的实力有了大概的了解,可她发现王道如一口神秘的黑渊,深不可测,永远看不到底。

  月紫妖父女自然更加吃惊,天凡六层强大到这种地步简直颠覆了他们的认知。王道不仅迈过了天凡与神通的那道天堑,并且还要更强……

  老者是神通三层的修为,可王道的力量令他心悸与骇然。

  同样的,面前的两个年轻人也是那般强大,真是难以想象大世界的妖孽到底多么强,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青云两人上前,好奇地看看王道的娘亲会给他留下什么东西。

  其他人犹豫了下,也凑了上去。

  里面是一张纸,雪白的纸,普普通通,这张纸不大,折叠着,可以见到有漆黑的墨汁,里面有字。

  王道颤抖地拿起那张纸,缓缓地打开:

  “轩辕?什么意思?”青云疑惑地问。

  纸条上只有轩辕两个娟秀且流畅自然的字迹,这是娘亲的笔迹,王道很熟悉的字迹。

  “轩辕?”王道也轻声轻语地重复这两个字,到底是什么?

  王道仔细地翻看这个小盒子,里面再无其他东西。

  “我想,这两个字应该关乎重大,伯父伯母或许并没有打算让你知道,也或者他们在犹豫,因此,最终留下了这张纸条。”

  “我推算过,这个盒子其他人就算修为再强应该也无法打开,最终只会毁掉。你是唯一能打开它的人,但也需要你有实力……”月紫妖缓缓说。

  王道听到月紫妖的话,突然浑身一震‘轩辕’?

  “你们可听说过这两个字?”王道问向青云与金翅大鹏说。

  “我好像听我爹说起过,这……是一个很低调的势力,好多年前的了,都不知道现在还存不存在呢。”青云想了想后,说道。

  “轩辕家族可能是一个隐世世家,也可能是一个帝皇世家,在我那个时代很神秘。不过……你回去后可以去问问碧云狂,他家跟这个势力似乎关系不错!”

  金翅大鹏仔细地想了想后,说道。

  王道又一次吃惊,轩辕这个势力在太古就存在么?

  并且还那么的神秘?

  王道暂时无法联想什么,只能先将这件事情放下。

  他取出一个玉盒,将桌上那根娘亲的长发珍而重之地收起。

  一根长发,一只酒壶,父母究竟是什么意思?父亲通常是不可能将酒壶给丢了,母亲的修为那般强大,也不可能掉落一根头发,这是他们有意为之。

  “道儿,你记着,爹的酒是天下最烈的酒,是世间最炙热之物……”

  “哇塞,真滴呀,爹好厉害……”

  王道脑海中浮现出小时候他爹王义天抱着他在石桌前喝酒的一番对话,那时他很小,仅有三四岁的样子。他爹说什么他就信什么,并且还是一副很崇拜的样子。

  可等到长大了,他就有些怀疑,他渐渐明白,那是他爹哄他开心的,虽然到现在他爹还经常这样对他说。

  “道儿,你记着,爹的酒集合了自然造化之功,可逆转一切,颠覆乾坤……”

  “咿呀,爹的酒好厉害……”

  小时候的一番番画面在王道脑海浮现,他以前觉得被他爹给坑的够惨,一直不以为然。

  可现在……

  “爹,您究竟想要告诉孩儿什么?”王道心中自问。

  ……

  良久后,王道收拾了杂乱的思绪,他脸色变得更加凝重与认真。

  “请告诉我现在的情况!”王道看向月紫妖,迫切地说道。

  别人不了解,这个女子一定知道什么。

  “唉,这正是我想跟你说的,很不妙!”月紫妖叹息一声,坐在桌前,众人随之而坐。

  “与你熟悉交好的黑幕前辈已经遭遇不测,被无极宗主吸尽精元而死,他的残躯至今还挂在天山!”月紫妖徐徐说道。

  天山是无极宗主重出天下以来的立门之山,它处于神武帝国最南方的一座高山,那里是天下最高山,直入云端。

  王道面色平静,可拳头却握的嘎嘣响,胸中的杀意滚滚沸腾着。

  “荻原前辈也被杀了,头颅同样被挂起,五行前辈被废了全身修为,终日以酒消愁,如今在一座小城角落里……”

  “若何前辈重伤几乎半废,最后以一件奇宝逃脱追杀,下落不知……”

  王道听着一条条噩耗,胸中的杀意丝丝溢出,他再也控制不住,几乎要发狂。

  “我王家的子弟现在如何?天云宗又如何?我师弟疯老如何?白云山庄庄主又怎样了?”王道沉声说,接连问出了许多问题。

  “那两人性命应该无忧,他们修为太强,我仅仅能推算出模糊的天机,具体不知。不过,王家子弟与天云宗危在旦夕……”

  月紫妖认真地,又凝重地说道。

  天云宗传承悠久,比白云山庄的底蕴要深厚的多。他们的护山大阵非常牢固,即便无极宗的势力也无法在短时间内破除。

  不过他们在天云宗外布下了一座诡异的大阵,那座大阵封闭了外界一切灵力,并且还在竭取天云宗大阵的能量。

  众所周知,一旦大阵失去能量的支持,那便形同虚设。

  这种局面已经僵持了数月,天云宗日益危机,情况不容乐观。

  “王家的子弟应该无忧,有部分人进入了天云宗……”月紫妖说。

  “那……另一部分人呢?”王道近乎嘶吼地问。

  那些王家的子弟中还有四五岁的孩子呢!

  月紫妖沉默,并没有说话。

  但是,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她刚才说王家的子弟应该无忧,是性命无忧。可此刻她没有说另一部分人去了哪?

  那么,很明显,自然是被无极宗的人给抓了。

  “大长老呢?”王道又问。

  他想起了那个家族中的大长老,那个须发花白的老者。他无比的渴望家族振兴,每当自己修为大进时,老者总是会须发颤抖,仰天长叹,谢天谢地的……

  他本来想,若是大长老见到自己如今的成就,是否会高兴地飘起来呢?

  最重要的一点是,大长老是家族中自己唯一能够见到的长辈,看着他长大的老人。

  月紫妖又是一阵沉默,意思是大长老也不妙。

  王道再也无法忍受,腾地站起身,杀意冲天。但尽管他的杀意很重,却没有动摇这座院落丝毫。

  “天云宗还能支持几天?”王道站着,沉默了片刻后,问道。

  “一天,明天这个时辰应该就会被破,此刻那里一定有重重高手包围,等待明日的屠杀,说不定无极宗主也在那里。”月紫妖直直地盯着王道说。

  她知道,他已经不会再冲动了,历经杀戮洗礼,闯过诸多死关成就如今的实力,他不再是三年前的稚嫩少年。

  “如此再好不过,明日我要他们尽归黄泉!”王道冰冷地说。

  月紫妖没有多说什么,王道会有自己的打算,她也相信他。尽管有些不可思议,但她还是选择相信。

  “三少爷,无极宗的实力远非昔日可比,高手如云,阴鼎之境的强者就有数尊啊!”神通境界的那位老者恳切地说。

  “我知道,但那又如何?”王道平静地说,与金翅大鹏还有青云离去了。

  水莲月没有跟随,知道自己与王道的差距,她选择了留下。

  她看着月紫妖笑意盈盈,有些玩味儿地看着她,脸色微红,有些尴尬!到现在,她可是深深地理解与赞同王道对月紫妖的称呼,她真的很妖,是一个妖精!

  “你准备去哪?”出了这片时空洞府后,青云问道。

  王道没有回答,他几步踏落,出现在一座小城中,这里很萧条,这里很荒凉,这是一个旮旯之地,多是贫苦之人。

  王道神念扫视,他锁定了一个角落,那里有一道消瘦的身影,骨瘦如柴,衣不遮体,肩膀与小腿都裸露在外。

  他神色落寞,看起来无比颓废,他在举着一个酒壶,不断地喝着里面浓烈的黄酒。这里很荒凉与贫困,只有黄酒。

  他的神色一片死寂,感受不到丝毫的生机,面上的胡须很杂乱,也很长,碰头污垢,与那些贫困的乞讨难民没有什么两样。

  看到这里,王道神色一酸,想到三年前那个高大魁伟的身影,是那样的壮实,是那样的意气风发,豪情盖世。

  他是五行,是在三年前助他杀上无极宗的一位前辈高人,被天下众人所尊敬,名扬数万里。

  可是……曾经站在了神武帝国几乎顶尖一列的他,如今却……

  王道神色发酸,他一眼扫去便看出五行前辈已经踏入了半步神通,不日即可真正的破入神通之境。可就在这种如日中天之时,却因自己而被连累,被打入了万丈深渊。

  “死去的前辈,我为他们报仇,或者的前辈,我令他们重现神光,既然我回来了……”

  ...

看过《天神主宰》的书友还喜欢